《419恋爱进行曲》-第四章 暧昧的办公室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22:55 作者:


关灯
护眼

嗯?小文眨眨眼。这好像是少东白第二次这么问她了。人说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难道少东白果然同她有过节不成?小文开动大脑开始高速搜索。自己最近半年来曾经有否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一个外貌酷似少东白的人。想了半天,没有哇~~她苏小文是典型的外貌控。看见这样的男人必然印象深刻,更加不可能加以欺负……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慕容白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显然又陷入自己思想的女人。眼底掠过一丝怒气。这个女人,显然一点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都没有。慕容白动了动身子,往旁边让了让,一偏头:“进去吧。”

小文小媳妇儿一般小心翼翼的进了办公室。诺大的房间此刻除了她的房间还留有一盏台灯,别的地方都黑漆漆的。小文穿过了暗沉沉的办公室隔间来到了区域经理的办公室门口,方抬手慕容白的长手已经从她身后绕过她的腰间伸了过来握住了门的手柄,轻轻一旋门便开了。他的身体突然一下离她很近。身后传来无形的压力和灼热的体温。小文的脑子嗡的一声。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跳进了办公室。怎……怎么回事情?他怎么会突然之间做出这样的举动?虽然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地方。可是这样突然之间拉近两个人的距离。似乎也超出了一般的身体界限了吧?小文揣揣不安的回头偷看。后者正转身关上门,转头看了眼小文,表情没有丝毫的异常。指了指办公桌的桌面:“资料临下班前我已经让陈秘书给你准备好放在了桌子上。你先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言罢自顾自的在沙发上坐下,喝了一口热茶,打开了茶几上的笔记本。小文这才注意到原来他的办公包和笔记本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小文的脑子里闪过一连串的问号。莫非他下班了就呆在这里不成?还是一直在这里等我?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感觉怪怪的?

慕容白没有再提先前在门口的问话。专心致志地开始看自己的资料。小文磨磨蹭蹭的到椅子上坐下。唉。要加班啊?做销售员的时候虽然辛苦。可是每天时间自由自主。也不用下班了之后还要在办公室里一边承受老板的压力一边看枯燥的文件。小文放下包,拿起厚厚的文件翻了翻。天啊……这么多……这人是不打算让自己回家睡觉了是不是?!

小文把文件摞成两堆,把自己给埋了进去。慕容白听见那边她的唉声叹气与不断的小动作终于停息了。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只见那个女人愁眉苦脸的面对着面前的文件夹,但是不多时脸上的愁色就消失了下去,变得专心起来。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今天,能够成为去年度的销售冠军说明这个女人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草包。可是这几天留心下来,又总觉得她神经粗大到无法形容的地步。本来以为她是和他拿乔。不过这么看。她忘记了或者说干脆不知道是他的可能性看起来要大一些。毕竟那天晚上她醉得昏天黑地。他身上的衬衣都是被这个女人粗鲁的撕破的……

脑子里腾然冒起一具雪白的身躯与轻轻浅浅的,缭乱人心的呻吟,还有那迷乱中带着痛苦的神情。慕容白顿然觉着自己的身体轰的一声热了起来。赶紧低下了头看着电脑屏幕。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轻松?如果她当真不记得,他就没有必要为她负责。内疚?他记得那一瞬间的阻碍,她的痛呼还有床单上梅花一般盛开的印记。为什么胸腹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和隐隐的怒气?这个女人,竟然迷糊到自己把身子给了谁都不知道的地步吗?那样的一夜让他在隔日清晨落荒而逃连带着几日心里难安,而这个女人居然心安理得并且一点记忆都没有?!

前面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慕容白抬头,那个女人正垫高了脚在办公桌后的书架前奋斗。她的身材娇小,不过该大的地方可一点也不小……慕容白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甩掉脑子里的旖旎思想,起身走了过去:“你想要拿什么?”

怎……怎么又靠过来了?!小文一惊。这次可无路可退。前面是整面墙高的书柜。后面是某人温热的胸膛,从书柜的玻璃门里看过去,他高大的身影罩着她越发的显得具有压迫性。厄……如果从左边或者右边溜出去,是不是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了一点?毕竟人家只是靠的近了点,又没有做出什么非分的举动。他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也许受了老外文化的渲染,所以某些方面和传统的中国男性不太一样?……

“那个,去年度的市场报告。”小文指了指头顶最上面的一层。慕容白淡淡的嗯了一声,又往前了点,抬手去拿文件夹。他的身体因为前倾轻轻的靠在她的身体上。体温透过肌肤渲染到她的身体里。小文倏的红了脸。没事没事,小文心里安慰自己。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等了半晌。少东白依然微靠着她的身体,抬着手在上面翻翻捡捡。在这么下去自己恐怕不是死于脑溢血就是心脏休克了。小文困难的开了口:“那个……总经理……你还没有找到吗?”

“还没。”慕容白不耐烦地开了口:“你在我面前挡着,我怎么找?!”

冷汗。小文如蒙大赦,赶紧的从旁边钻出了慕容白的怀抱。厄……原来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根本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小文的脸滚烫滚烫的,有些尴尬的退到了窗边。贴着冰冷的玻璃冷静一下。提醒提醒,对方虽然是帅男,却不是她那杯茶。他就算是杯茶也是杯毒茶。喝了肯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死,,没听说自然界守则吗?越是鲜艳的,看上去漂亮的东西,往往毒性越大。

鼻端淡淡的清香消失,让他心慌意乱的柔软身体从他的怀里离开,让他安了心又有点失落。慕容白握着文件夹的手指紧了紧。轻轻松了口气。好险。差点丢人。天知道她软软暖暖的身体在他的怀中若有若无的轻触着他,让他不可自抑的起了正常男人的反应。他小心的后撤才没有让她发现他的异样。慕容白假装认真的寻找着,心里一个劲的咒骂,你还起来?还不下去?还不下去?!

“那个……总经理……”

小文的声音怯怯的在旁边响起。

“怎么?!”慕容白口气不郁:“马上找到了。”小文犹豫了一下,终于轻轻的开了口:“厄……总经理……你手上那份就是……”

小文的声音越来越小,慕容白凝目看了看。汗一下。在他修长的手指里扭曲的文件夹正是要找的去年度市场报告。慕容白咳嗽了一声,别过脸把文件夹抽了出来扔给小文:“喏,给你。”

果然是奇怪的人。小文看着少东白有几分不自然的脸,心里暗自耸耸肩膀坐到了椅子上,屁股刚落定少东白就开了口:“苏小文。”

“嗯?”小文抬头。少东白飞快的看了她一眼,转过头看着灯火迷蒙的窗外:“那个……临时突然安排加班对你没什么影响吧?”

“还好。”这算是老板体恤职工的一种表现吗?小文无趣的想。如果真的觉得会对自己产生影响,提前通知或者干脆不要让她加班就好了啊?从手上的资料看,也不是今天就能处理完或者是着急的不得了的事情。不过她是新官上任,老板要怎么玩,她也只能陪着。

“哦。那就好。”

少东白闷闷的说了一声,继续低头看文件,过了三秒又开了口:“苏小文……”

“嗯?”

少东白的声音不可否认的非常性感。这么轻轻叫着她的名字,总觉得带着几分勾引。毒茶!毒茶啊苏小文!肠穿肚烂啊肠穿肚烂啊!!小文深呼吸,再次提醒自己。

“你今天下班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吧?”

小文奇怪的抬头。少东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低头咳嗽了一下:“如果耽误了你的事情,我很过意不去,公司会考虑相应的给你补偿。”

公司的制度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小文耸耸肩低下头:“本来约了人。改时间了。没关系。”

“改时间了?”

怎么听上去有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小文抬头,正迎上少东白突然和珣的笑脸:“小文啊,后天我要飞去东部开会。你是去年度这个产品的销售冠军。应该对产品的资料很熟悉才对。不如你准备准备,和陈秘书一起,陪同我一起去。”

老板开了口,可以说不吗?可是为什么总觉得里面有一丝丝阴谋的味道呢?小文警觉地想。随即安慰自己,错觉吧错觉吧。他俩无怨无仇,能有什么事情呢?

“好。”小文点点头:“我回去准备准备资料就是。”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