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恋爱进行曲》-第一章 天堂,地域,祸首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23:58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个人,如果在一个坑里跌倒,爬起来继续前进,然后又在同一个坑里再次跌倒。这个人是不是已经笨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小文脸色苍白的坐在酒店的大床上。浑身赤裸,肌肤上布满吻痕。身体还隐隐有被人掠夺后不适的感觉。好吧。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惊慌失措伤心难过。没想到还会再次面对同样的事情发生。小文转脸看着窗户外面,艳阳高照。从酒店巨大的落地窗看出去,城市的车流往来不息。这不是她房间外的景色。准确地说,这不是她与慕容白所在酒店外的景色。

慕容白?

小文捧住脑袋开始回忆。心里为自己的这种怀疑而感到惊心。昨夜慕容白说心情很不好。他们一起出门坐车去了外面的酒吧喝酒。慕容白话不多一直沉默,于是小文就一默默地用看上去很甜,味道很果汁的一种东西灌着自己——如果她知道那是出了名的烈酒,也许她放倒自己的势头会缓慢一点——总之,后面的事情,她不记得了……

天啊天啊天啊,让她死了算了。小文大把的揪自己的头发。突然之间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猛地抬头。现在几点?!她依稀记得这是在东部的最后一天,而他们返程的飞机,好像是上午十点。

没有时间再想更多的。小文飞快的跳了起来穿衣,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拎着自己随身的小包冲出了酒店。这里果然不是他们下榻的地方,在昨天她与慕容白去的酒吧附近。小文跳上了一辆出租车,飞快的赶回到酒店房间,屋子里慕容白的房门紧闭着,陈秘书正在客厅里整理资料文件。

“小文。”陈秘书抬头,看见小文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回来了。”

“……嗯。”小文稳了稳自己的心跳,看了一眼少东白的房门:“……总经理?”

“还没起来呢。”陈秘书笑了笑:“我们的机票改签了,下午两点。你先收拾收拾,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就好。”

还没起来……小文呆在原地。心里说不出是轻松还是解脱。原来昨夜他回到了酒店自己的房间。那么昨晚的那个人,就不是自己的老板了。小文双腿酸软的跌坐到沙发里。苏小文,你要死啊!已经因为喝醉而失了一次身,怎么还不知道吸取教训?!只是……小文低下了头。她没有想到少东白看上去体贴有礼的一个人,竟然会把喝醉的她丢下不管。是她的错。他们若不是上司和下属,也不过是对陌生人,谁又需要对谁负责?

小文还沉浸在自己的愁云惨雾中,慕容白的房门开了。某人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了客厅里。瞟了一眼呆坐在沙发上的小文,心情格外的好:“小文。”

怎么突然用这么温柔和善的声音叫她。小文抬头。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总经理。”

“你……”慕容白看了一眼陈秘书,后者正专心的收拾着资料,不过竖起的耳朵出卖了他的好奇心。慕容白截住话头:“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待会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就去机场。”

小文应了一声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呆坐了半晌,啊的一声叫猛力蹂躏了一番自己的头发,冲进卫生间,洗澡。

慕容白看看身边的小文。从早上看见她开始,她的小脸就一直耷拉着,没有正面迎视过他的眼睛。是因为不好意思吧。慕容白满意的笑笑。脑子里想起昨夜小猫咪一般憨态可掬依偎着他的小文。这个女人。喝多了之后让他真是非~~常的满意啊!简直是热情如火,让他那个什么火焚身,咳咳……

慕容白咳嗽了几声偏过头,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掩饰某个明显不听话的地方。陈秘书殷勤的半探过身子:“总经理,您不舒服?是不是昨晚着凉了……”

“没有,谢谢。就是嗓子不舒服。”慕容白笑笑。他昨晚不凉。他昨晚非常的热。慕容白又飞快的看了一眼小文。后者正在发呆,突然身子一震,那熟悉的机器猫又再度响了起来。

小文拿出手机看了看,呆了一下。看那态度似乎并不太想接那个电话。慕容白压抑住自己探身过去看的冲动,抬头看着机场大厅的航班通知板,耳朵里一字不漏的收听着小文的电话。

“喂。”有气无力的小文。

“怎么了?”一个让他很不爽,直觉的觉得很欠扁,一听到就让他联想到某种厨房里经常出没的爬行动物,欲除之而后快的声音:“怎么这么没有精神?”

“没事……”小文低下了头,耳边的几缕碎发耷拉下来挡住了她的脸。

“……你今天回来是不是?几点到?我去机场接你。”

“到时间登机了小文。”

陈秘书拿起了行李,转身又可起的对着慕容白说了一声:“总经理,可以走了。”

很好,很好。果然是贴心的秘书同志哇。回去一定要加陈秘书的工资。慕容白心花怒放的看着因为被陈秘书打断的小文匆匆的说了一句:“我要上飞机不用了回去再说。”就挂断了电话。忍不住起身拍了拍陈秘书的肩膀:“干得好。”

莫名其妙的陈秘书:“谢谢总经理。(?)”

小文怏怏的起身随着两人进了通道。慕容白端庄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趁着陈秘书转过通道转角的机会靠了过去:“小文。”

“嗯?”小文抬头。这是她今天第一次抬起脸来看他。慕容白满心以为他会看见的是略带娇羞的面庞,或者有些羞涩的神情。或者……什么都好。总之有他想要得反应就行。没想到看见的却依然是那小鹿一般无辜清纯的眼神。她看着他的表情,就如同他只是她的总经理,没有丝毫昨夜的痕迹或者别的什么不同。慕容白的心口闷了一下:“昨晚……”

“昨晚我没事,谢谢总经理。”小文礼貌的笑笑,心里难受了一下。被人戳到了伤疤。第二次。第一次她还可以假装没有发生过然后把这件倒霉的事情忘记。毕竟现在这个年头,像她这样稀有的史前绝种C几乎没有,也没有几个男人还会在乎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还是不是C的问题,不过再次发生小文就不得不怀疑自己的人品。她正在深刻的自我反思期。她这样的一个女人,只怕也不值得姜圣那样的好男人。就知道老天爷怎么突然会对她这么好。平白无故送了这么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下来给她。原来是让她用来做一个衡量的标准以反思自己的丑恶嘴脸外加在以后的日子里回想起来心痛和怀念……

昨晚你没事?!谢谢总经理?!

慕容白额头的青筋跳了跳。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很好。昨晚你没事,不过现在我有事。很明显的。这个女人对于酒后的整个过程又失去了记忆。他真想切开她的脑子看看是什么东西做的。如果不是早上突然的紧急情况需要他回去处理,他看见她睡得那么香没有忍心吵醒,是不是这个女人就会正视他一点?!亏他还特意改签了航班,为什么他慕容白想要刻在她的记忆里就那么难啊啊啊~~~为什么她选择性失忆的对象总是他啊啊啊~~老天不要这么玩他行不行。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说出来他改还不行吗?!

“不好意思,借过。”

后面的人跟了上来,打断了慕容白明显开始飙升的怒气和思绪。小文怯怯的看着这个脸色迅速阴沉的男人。后者很不爽的扫了她一眼,一转身蹬蹬蹬上了飞机。

她到底做错什么了?小文莫名其妙,继续深刻的反思。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