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恋爱进行曲》-第二章 不做小蜜是原则问题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24:29 作者:


关灯
护眼

飞机缓慢滑行,降落到本城的机场。慕容白提了自己随身的行李,本想替小文拿她那个精致的小包,岂料陈秘书快他一步。慕容白于是酷酷的转过脸当先下了飞机。

出了机场通道小文重新打开了手机。没到一分钟机器猫就及其欢快的开唱。慕容白觉得自己的脑袋一跳一跳的痛。他都快要患机器猫症候群了。只要听见这个音乐,他就有要抓狂的倾向。

小文一叠声的说着不好意思从陈秘书手里接过了自己的小包落后两步接电话。慕容白的车已经预先停在了机场的停车大厅里。陈秘书请示着慕容白的意思,要不要他将车开到出口处。慕容白支棱着耳朵听着小文的电话,轻轻的点了点头。

机场太吵。广播一遍一遍的放着。他慕容白不是顺风耳,自然不可能在这么噪杂又在隔了一段距离的情况下听清楚她的电话内容是什么。不过小文讲了三两句就收了线。四处张望着向他走来:“总经理,陈秘书呢?”

“开车去了。”慕容白看了看小文小手里撰着的手机,问得不动声色:“家里的电话?”

“嗯?不是。一个朋友的。他说要来机场接我,我告诉他不用了。”

不用了?很好很好。慕容白阴沉着的脸放晴了一点:“那就搭我的车回去吧。正好让陈秘书顺道送你一下。”

“谢谢总经理。”

这次慕容白名正言顺的帮小文拎过了包。两人并肩走向出口。两次。醉的迷迷糊糊的她都是在他的怀抱里被他抱进的房间。平时也许是为了表示礼貌和他并行的时候小文总是会稍微落后他一点。不过今日的她有些心事重重,也许没有注意到,所以同他并肩而行。其实……她在他身边站立的感觉也蛮好的。小文个子不高,穿高跟鞋比他肩头高一点,换句话说这样身高的女人他只要伸出胳膊轻轻一揽,她就会柔顺的,小鸟依人的正好靠在他的肩头。多完美的身高比例。小文的腰很纤细。有人说女人最完美的腰围是男人的胳膊伸出,正好可以搂住的程度。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算,小文稍微瘦弱了一点。不过他不在乎。

他的脑海里紧接着闪过了两个限制级的画面。嗯。她的山峰很汹涌很……做女人挺好,他将脸埋在其中的时候能够闻到特属于她身上的,一股淡淡的奶香。那应该是她本身自然的味道。比起那些刺激的香水味,让他闻过了之后越加的上瘾,欲罢不能。还有小文的双腿。她的个子虽然不算高比例却很好。一双雪白的大腿修长柔软光滑,轻轻的缠在他的腰肢上的时候,让他色系魂予,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

“总经理?”

小文奇怪的回头,不明白慕容白怎么突然随着出口的旋转门又转了回去。这一声轻喊让慕容白回过了神。冷汗。他怎么不知不觉又转回来了。慕容白轻轻咳嗽了一声,对着玻璃外的小文开了口:“你们稍等一下,我去买包烟。”

魂不守舍啊魂不守舍。慕容白付了钱拿了烟开始反思这个问题。小文对他的吸引力好像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慕容白自从十七岁以来,身边的女人就没有断过。他不需要刻意的去追求什么。基本上他慕容白就等同于一个会对雌性产生吸引的发光体。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手指头都不用动就会乖乖的贴上来。而他也习惯了被女人重视,被女人紧张的感觉。女人于他是富于资源,不需要他特意的开发所以没有必要特意的上心。可是这个女人。慕容白转过身子往外走。机场外面风很大,吹得小文身上的风衣紧紧地贴在身上,让她玲珑必现。慕容白皱了皱眉头,很不高兴周围的男人用一种明显的,带着某种倾向的目光看着他的女人。

是,他的女人。这一点毫无疑问。她的第一次第二次都给了他。慕容白回想起第一次雪白的床单上那梅花一般盛开的印记,当时的他醒来之后看见觉得有些惊慌有些无措。不知道会不会因了这个理由而被这个因为酒醉的419对象而死死缠住。不过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心里满满的全是满足。她是他的。他一个人的。第二次的时候小文依旧有轻微的出血迹象,还会觉得疼。

他以为会借机死死缠住他的女人。根本就不记得他了啊。慕容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她显然还是很在意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她为什么认为,第二次晚上的那个男人不是他?奇怪的逻辑和推理。慕容白出了旋转门心里下定了决心:“小文。”

“嗯?”小文抬头。好大的风,吹得她的头发乱飞。自己现在一定很风中凌乱吧?大风让她不得不微眯起眼。这样略带迷蒙的眼神让慕容白无比的熟悉。他的心里微微一动,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唇舌有些干燥:“我送你回家吧。让陈秘书先走一步,直接回家见他老婆好了。省的他爱人总说我不体谅他。”

小文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陈秘书当然更加不会反对。于是二人同陈秘书道了别上了车,一路往市里开去。

小文坐在副驾驶座上,偏过脸看着车窗外。心里还在一阵一阵的懊悔。她苏小文以后一定要吸取这两次的教训,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喝醉。一定要保持自己神志的清醒。老天。小文砰的一下把头撞到车窗玻璃上。至少让她有一点点的记忆也好啊。让她记得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行。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会对酒醉而神志不清的女人下手。这样的男人……想来也不会好到哪去。一定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挺着大肚子,秃顶,满脸色迷迷猥亵的光。平日里欲求不满,所以才专拣她这样因为醉酒而毫无抵抗力的小白兔下手。小文越想越觉得恐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想她苏小文清清白白的身子就被那样的男人给占走了。天啊……

小文这边怦怦怦怦的撞着车窗玻璃,撞得慕容白心惊胆颤。赶紧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她:“小文。再撞玻璃就碎了。”

厄……忘记了是在总经理的车上。小文哗的一声红了脸:“对不起总经理,对不起。”

这一搭话才发现慕容白把车开到市里的河道边上来了。本城有一条碧波荡漾的大河穿城而过,政府大力绿化河道两岸,形成了沿河的风景区。慕容白把车停到河边上,转过头看着小文,他的手还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小文。”

气氛怎么突然之间变得那么奇怪?小文呆呆的看着慕容白。不是吧?不会是吧?不能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吧?她一定是太敏感了,误会了哈哈哈哈……

可惜这样的自我安慰在慕容白突然靠近放大的脸前嘎然而止。他的气息突然变得具有侵略性而危险。她的身子被带到他的面前,他微温的双唇覆盖在了她的唇上。

一瞬间仿佛有一种电流顺着两人接触的双唇瞬间传过两人的全身。小文颤栗了一下,慕容白的呼吸则明显变得粗重。这个女人。这个触感,他从今天早上离开就开始渴望了……

小文挣扎了一下,却引得慕容白越发用力的将她糅进自己的怀抱。他的身体肌肉坚实,隔着衣物也诱惑着她的感官。苏小文。你白痴啊你!你现在正在被人吃豆腐,竟然还想到诱惑?!你刚刚不是还反省,自己要吸取前两次的教训?现在被一个男人莫名其妙抱在怀里亲吻,就晕头转向了?!

“总经理!”

小文双手抵住慕容白的胸膛,将他推到一臂远的地方。因为激动,生气,还有害怕小文的脸通红,还在微微的喘着气。慕容白低头看了小文一眼,颇有些不耐的握住她的双手往旁一拉就又要吻上来。

这个女人对他没有记忆,但是她的身体对他还是有记忆的。否则不会他一吻她,她便明显的软化了下去。慕容白又在小文的唇边辗转了一番,方才抵着她的额头轻轻的开了口:“小文,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

竟然……真的……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小文犹如被晴天霹雳劈中。扬起脸呆呆的看着慕容白。她就知道。一开始就知道。从慕容白那次在电梯里对她奇怪的举动,到他莫名其妙的提她的职。她一直敏感到这个男人是有所求的。现在他的真面目暴露了出来。原来这所有做的一切,就是要她在他的身边做一个小蜜?!小文的脑海里迅速闪过李悠的面孔。那样的身世那样的样貌才会是他慕容白的女人。她这样的清纯小花就可以让他借职务之便随意的撷取吗?!

啪的一声脆响在车厢里萦绕,久久不去。慕容白被打得偏过了头,几乎不敢置信自己的表白换来的是一个热烈的巴掌。他偏过头,眼里噌的窜上了火苗。这个女人的神经回路到底是什么做的?!真他妈的是个上帝的残次品!亏他慕容白昏了头,居然想把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苏小文!”

“慕容白!”小文以比慕容白更庞大的气势吼了回去。被非礼的人是她,她当然气势汹汹:“你不要以为你是SR集团的少东,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我告诉你,老娘不干了!去你奶奶的,要我当你的小蜜,下辈子吧你!”

小文说着啪的一下拿起车座间的纸盒砸到慕容白的头上,气冲冲的推开车门下了车,烂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小蜜!?少东?!

慕容白张口结舌。不明白苏小文怎么会活生生的把问题上升到阶级斗争的地位。楞了半晌,慕容白无奈的长叹一口气,从头上拉下纸巾盒丢到一边,无力的靠坐到椅子上。这个女人。真是太强大,服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