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恋爱进行曲》-第一章 呕吐事件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32:19 作者:


关灯
护眼

江夏扶额不想抬头。她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女人。苏小文可怜兮兮的看着两个明显已经石化的男人,委屈的,小声地,但是清晰的重复了一遍:“我……要……吃……饭……”

石头人慕容白首先恢复过来,僵硬的将服务生新上的装着牛排的瓷盘轻轻推到了小文的面前。好吧。不管怎么说。小文的肚子要先填饱再说。据说如果饮食不规律很容易染上胃病,时间长了就会落下病根,导致胃溃疡,胃炎,持续发展严重的有可能会形成胃癌。所以要将这样可怕的疾病现在就扼死在摇篮中。慕容白开了口,声音依然有点僵硬:“……吃吧……慢点吃……”

小文低头不再看众人,低头开始切牛排。光滑的刀刃切穿了嫩嫩的牛肉直接割到下面的瓷盘上,发出细小尖锐的刺啦刺啦声。江夏看了小文半晌。默了一下,终于决定开口:“……小文,冷静点,盘子不能吃……”

几乎同时两个男人的大手都伸到了小文的面前。石头白握住了小文的手以及手上的西餐刀,石头姜握住了小文面前的牛排盘。两个男人抬头,互相之间阴阴的看了一眼,石头姜再次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悠然自得的将小文的牛排盘拿到了自己的面前,拿起自己尚未用过的餐刀开始替她切:“牛排切的时候要断丝,这样才会让肉汁留在里面,保持鲜嫩的味道……”

慕容白面无表情,轻轻的放开了小文的手。小文放下餐刀,面桌思过。

“呐,切好了。慢慢吃。”

姜圣将瓷盘放回到小文的面前。小文细若蚊蝇的说了声谢谢,拿起叉子低着头,开始默默地吃。一桌人沉默不语,只有小文慢慢的,有节奏的,持续的吃着。

猪啊你,苏小文。江夏气得直翻白眼。这个时候你还真吃的下去。简直就是服了。

感叹到一半,猪小文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小脸红通通的。两个可怜的大男人顿时紧张:“怎么?又被牛排噎到了?!”

小文一声不发,推开桌子往洗手间跑去。江夏可算是找着个机会离桌,忙不迭的站了起来,说了声:“不好意思我跟过去看看。”便随着小文走了开去。

小文冲进卫生间哇哇一阵吐。江夏随后跟了进来,冷眼看了半晌,等到某只小猪吐得差不多了,才从旁边的纸巾架上扯下来一块湿巾递给她:“哪。接着。从来不吃的洋葱也吃的那么欢。我还以为你不过敏了。”

小文拿起湿巾捂住脸,半晌才有气无力的冒了一句:“我要死了……”

“很好。早死早超生。”江夏毫不客气的使劲敲了一下小文的脑袋:“你个死丫头,骗我吧你就。挂名女友,挂名能挂成这样?说,你到底把慕容白怎么了,是你吃了他的热狗还是他中了你的迷魂药被你先XX后OO,赶紧给我交代清楚。”

“没有哇。”小文欲哭无泪:“我向苍天发誓我和他是清清白白的!”

餐馆外面轰隆一个雷,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苍天:眼泪哗哗的。)

江夏认真仔细的看了小文半晌,总算是认同了小文的清白。(小文:我真的是清白的。我向苍天发誓!)(苍天:大姐你就饶了我吧。)沉默了一下。莫非慕容白看上了小文?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的小文也是水嫩嫩一朵小花,江夏点点头:“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一出洗手间的门,两个大男人正靠着墙站着,看见二人出来两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小文的身上。姜圣先一步开了口:“怎么了?”

“小文可能是不舒服,吐了。”

江夏看了看旁边呆呆站着的小文,猛地一把抓过她,让她的脑袋“虚弱”的靠在她的肩膀上,小文赶紧闭上了眼,配合的哼哼了两声。

慕容白皱着眉头看着小文:“好端端的怎么就吐了?”

“好像是闻着血腥味难受,牛排太生了。”江夏信口胡诌:“那个什么,你们二位慢慢用吧,我送小文回去,不再多陪了。不好意思,让让。”

闻到血腥味。心里难受?呕吐?慕容白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低下头算算时间。虽然小文的第二次他做了有效防护,可是小文的第一次他们都喝多了,所以并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事发到现在,不多不少正好一个月。难道……莫非……

慕容白脸色一白,撇下姜圣快跑几步跟了上去,在电梯门关上的一霎那截住了二人。江夏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追过来。刚刚抬起脑袋想和江夏说话的小文见着慕容白进了电梯,赶紧脑袋一偏砰一声靠江夏肩膀上继续装死。小文心里的小小文捂着脑袋一声哀号:江夏你个白骨精,疼死我了。

慕容白看了看二人,慢慢的开了口:“我送你们回去。”

有钱人。江夏在心里果断的对慕容白进行了精确的定义。宽敞舒适的黑色大奔。稳重而不张扬。原以为慕容白这样的年轻男人应该会开着火红色跑车招摇过市呢?慕容白从车后镜里看了看后排坐上的二人,一打方向盘离开了停车场:“小文这么不舒服,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的好,江夏,你说呢?”

小文依然靠在江夏的肩膀上。闻言偷偷的伸出手,在江夏的胳膊上使劲的拧着。江夏疼得泪眼婆娑,脸上依然维持着江氏水准的笑容:“不用,不用,我回家照顾她就好。”苏小文,你看老娘回家怎么收拾你。江夏愤愤地。

“也好。”慕容白想了想。如果是孕妇,体制虚弱,还是少去医院一类的地方比较好。免得平白无故感染上一些病症。据说孕妇怀孕期间不能用药,否则对母体和胎儿都不好。今儿个就先送她们回去。回头让黄医生特地上一次门替小文看看。

慕容白心里百感交集。唉,真是没想到,男人太强了,想不承认都不行,就这么一次,都能让她中招。实在是,太强了啊太强了~~

银色的雨丝遮蔽了视野。整个城市仿佛突然之间变得朦胧起来。慕容白将车停到了苏小文和江夏共同居住的楼下,打开车门,在江夏眼睁睁的注视中从她旁边抱走了小文,随即对她点头微微一笑:“麻烦你了江夏,这只猪还是我抱上去吧。”

(小文:泪。)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