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恋爱进行曲》-第二章 保姆少东白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32:50 作者:


关灯
护眼

如果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家赖着拿着薪水不去上班,真是梦想中完美的生活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烧了高香佛祖开眼,小笨猪苏小文现在过的正是这样理想的日子。慕容白将她送回家之后,很大方的给了她一个星期的带薪病假。让江夏红果果的嫉妒,可怜她每天累死累活战斗在销售第一线,现在好,还多了一项工作,要向少东白报告小猪的病情进展。

那只猪能有什么病?少东白离开之后小文立马恢复了青春恢复了活力,在家能蹦能跳能唱能吃能喝能睡能拉。每天干吃饭都能吃两碗,胃口好的不得了。再这么下去的话,今年过年苏家不用买肉了,直接把小文煮了都能够吃一个冬天的。

猪小文在家刚呆前两天挺有意思,第三天开始也无聊了。江夏每天要正常上班,早出晚归有的时候还有应酬。她自己一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小文穿着小熊维尼的棉睡袍,脚上穿着同色的拖鞋,整个一无知少女的打扮在家里晃来晃去。饿了,从冰箱里搜吃的,累了,睡觉,间或看看电视上上网。就在她认为自己再这么继续下去会长蘑菇的时候。门铃响了。

这个时间?小文抬头看了一下时钟。十一点。不早不晚,难道是收煤气费的阿姨?小文揉着头发打开门,呵呵。最近在家闷时间长了,竟然开始出现幻觉,能把收煤气的阿姨看成少东白。看来少东白对她的荼毒还真是深入人心啊。小文揉了揉眼睛。咦?没变?门外站着的,真的是慕容少东白?!

慕容白低头看着眼前的女人。披散了头发,眼神有些朦胧,穿着……慕容白皱了皱眉头,这样的睡衣,他以为女人过了二十岁应该就不会穿了。至少他见过的,不是蕾丝就是丝绸,一水的半透明诱惑装。像这样包的严严实实的,还实在真是少见啊。

“总……总经理……”

小文呆滞。慕容白身穿休闲套装,左右手都拎着大大的塑料口袋,上面还印着smart几个醒目的英文字母。依稀可见一个塑料袋里是两尾鲜活的鲫鱼,鱼鳃还在一张一合,一个塑料袋里是一整只已经处理完毕的乌骨鸡,另外还有一些绿的白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慕容白对着小文淡淡的点点头,绕过依然处于呆滞状态的小猪进了房间:“厨房在哪里?”

“左边……”小猪呆呆的关上门,少东白提着那些东西来,准备做什么?!

“家里怎么乱成这样?”

慕容白把东西放到厨房里,出来扫视了一圈,再次皱起了眉头。沙发上扔着小文的脏外套,桌上用过的碗筷放着没有清洗。大白天窗帘还闭得严严实实,平添几分阴森。慕容白走到落地窗前,哗啦一声拉开了窗帘:“多晒点阳光有助于增加钙吸收。”慕容白说完话,在家里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到江夏昨天晚上顺手搭在餐椅上的围裙上面。走过去用一个手指头挑起来仔细打量了打量。很好。连围裙都是粉色花边的小熊维尼。小文大囧,看着慕容白打量完毕慢条斯理的穿到了自己的身上,系好身后的带子之后,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将脏衣服都收到一起,然后走到卫生间放到洗衣机里,加水,开机。

“那个……总经理……”

小文呐呐的开了口,不知道慕容白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后者直接无视掉她,走到餐桌边将脏的碗筷收拾收拾拿进了厨房。他不会是……来干家务活的吧?!虽然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从目前的状态看来,却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小文赶紧追了过去:“那个,总经理。这些事情您怎么能做,让我做……就……好……”

小文的声音越来越小。慕容白将碗筷放到洗完槽里回过了身子挑眉看着小文:“嗯?”

“我……自己来就好……”

小文挽了挽袖子,想从慕容白的身边钻过去,却被他拦腰一横挡住了去向。慕容白轻呼一口气,放软了声音:“你在一旁陪我说说话就行,这些事情,我来就好。”

说完也不顾小文的反对,转身动作流利的开始收拾。小文目瞪口呆的看着慕容白迅速的将碗筷清理完毕,然后开始刮鳞剖鱼,将鱼放到锅里蒸上,转身继续收拾乌骨鸡。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停顿或者拖泥带水。

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文感叹。实在是没有看出来。原来慕容白男人的外表下,有这么一颗女人的心。真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小文凑过去闻闻,蒸锅里水开了,溢出了淡淡的清香,小文禁不住感叹了一声:“好香~~”

“你现在这种情况,多吃一点清蒸的鱼,补充蛋白质好。”慕容白揭开盖子尝了尝味,转身拿过瓶瓶罐罐往里又加了一点调料:“待会还有清炖乌骨鸡,喝点汤就行。鸡肉就不要吃了。药性太大。”

“哦。”

小文看着慕容白忙碌的身影,有些感动。这样的男人。自己不过是他的挂名女友,他都能这么细心体贴的照顾。若是李悠的话,还不定他会疼成什么样呢?真是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李悠要放?条件这么好的男人呢?

慕容白转身,正对上小文若有所思的脸。她倚门而站,几缕碎发垂在脸颊边。半透明的皮肤泛着微粉,红唇微微的嘟着,像是在引人前去亲吻。慕容白的心里顿时荡了一下。捏了捏手里的汤勺,慢慢的靠了过去,声音低沉蛊惑:“小文……”

嗯?小文抬头,赫然发现慕容白的脸已经近在眼前。他眸子里亮的光让她一阵心慌。他想干什么?小文咽了口口水,不会吧……

小文的身体往旁躲了躲,慕容白如影随形的继续靠了过来。他的热力熏然。看着她的眼神专注,不会吧?难道他真的想要吻她?!

小文惊慌的身手想要扶住旁边的墙,岂料离开了门,旁边放着的,是用水泡着的电饭锅内胆,这一下伸手打翻了内胆,水顿时倾泻下来,打湿了两人的衣服,听令哐啷在地面上跳跃着响个不停。

二人顿时一呆。小文赶紧扯过一条毛巾,一连声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便想替对方擦水,等到发现是擦桌布时讪讪的住了手不知如何是好。慕容白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个女人,心一横,握住她的手腕往自己的面前一带,低头就闻了下去。

天旋地转也不过如此吧?小文挣扎,却被他坚定的压制了下去。感觉到他温热的唇舌热切的,热情的寻索着她,让她逐渐软化。就在二人的意识都朦胧的时候,外面再度传来一声响。小文大惊,顿时清醒推开慕容白转头看去,只见自己百年不见的娘拿着钥匙呆呆的站在客厅里,手上的提包落到了地板上。

“……妈……”小文的脸顿时绯红:“那个……我……”

“阿姨。”

慕容白挡住小文,镇定的开了口:“您什么时候来的?!”

苏妈妈像是承受不住打击,后退两步,踉踉跄跄的跌坐到沙发里。小文大惊,赶紧扑了过去:“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妈妈是我不对,您血压高别生气……”

苏妈妈哀叹一声捧住脸,哽哽咽咽的开了口:“……小文哪……妈妈不会用手掌心炒黄豆哇……”

小文晕倒。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