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恋爱进行曲》-第二章 少东白的女朋友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37:47 作者:


关灯
护眼

SR公司本年度最火爆的话题,恐怕就是少东的另一半终于浮出了水面。虽然事前公司有过诸多猜测与流言。但是当真相突然赤裸裸的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反而没有人再私下议论。

小文无力的趴在过道的栏杆上,旁边的江夏没心没肺的在吃着自己的冰淇淋。天干物燥。人容易火大。特别是和某人在一起的时候。吃点冰凉降暑的东西有助于保持冷静与维持身体和心理的健康。

“唉~~”

小文叹了上午的第一百口气。江夏挑了挑眉毛选择忽略。小文终于忍不住,哀怨的抬起了脑袋:“江夏,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如果不是和这个女人有十几年的交情,那她一定会认为她这是红果果的炫耀。事实上,她江大小姐的直观感觉。这死丫头还是在炫耀,虽然是无心的:“能怎么办。如今你是公司的大红人。少东的女朋友啊。就算是杀手李都要礼让你三分。有什么好为难的。”

“问题是,我们只是挂名的男女朋友啊~~”小文忍不住爆发,跳了起来,一把抢过江夏手里的冰淇淋往自己的嘴里填:“我昨天明明和慕容白谈的好好的,只是做他的挂名女友。他突然间这么高调的在公司宣布,我……我怎么去面对姜圣?!”

姜圣?还想着面对姜圣哪。苏小文这个看不清楚形势的迷糊蛋。江夏不动声色:“唔。原来你们只是挂~名的男女朋友。那上次在家里,你们也只是挂~名的上床而已了?!”

小文呆滞。江夏扫了她一眼,夺回了自己的冰淇淋:“如果你要问我的意见呢。那就是对待慕容少东要柔情如水,千依百顺,用你女人的魅力缠住他。对待姜圣呢,就要欲语还休。将你的委屈你的心意无声的传达给他,以期达到脚踏两条船,开辟新时代,做多姿多彩的女人,过性福与幸福并重的人生……小文,你抽什么?!”

小文随着江夏的话头越来越低。听见江夏的问话抬手指了指江夏的身后。江夏顿觉浑身一凉。僵硬着身体转身,后面是似笑非笑的慕容白:“江夏,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的口才这么好。让你在销售部只是做一个普通的销售专员对你实在是太屈才了。我想想……嗯……你的人际协调能力这么的强悍,最近公司后勤做清洁的几个大妈总是因为分工不均闹矛盾。不如就把你调过去协调协调?相信有了你的大力协助,SR公司肯定能有一个完全崭新的面貌。”

江夏的眉角抽了抽。死猪小文!慕容白来了不提前通知她。去后勤?开什么玩笑。江夏赶紧哈哈干笑两声。最近可真是流年不利。拜苏小文这个霉星所赐,一路黑运:“总经理真幽默。哈哈。哈哈。那个我下面还有事情,不打扰你和小文了。”

小文看着溜的比兔子还快的江夏,欲哭无泪。这个死丫头。关键时刻没有一次靠得住的:“呃……总……慕容……你找我有事情?”

“嗯,中午了。来接你一起去吃饭。”

慕容白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仿佛江夏刚才的话他完全没有听见。小文干笑了两声,老老实实的跟在他的身后。两人转过了连接SR两栋办公大楼的天桥长廊,慕容白走向了自己的专用电梯,等到门打开,转身淡淡的看着小文:“走吧。”

看不出来他心里的想法。小文乖乖的进了电梯。慕容白摁了1楼。电梯平稳的开始下降。没想到刚过两秒,电梯里的天顶灯闪了闪,突然熄灭了。电梯顿然停止。运行时隐隐的嗡嗡声也骤然消失,紧跟着电梯里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工程部的经理。在27楼电梯口的监控录像上看见了慕容白进了电梯,赶紧打电话来解释。说是突发性故障。让总经理不要着急,正在组织人抢修。

慕容白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电梯里一片黑暗。只要想到此刻两人是悬空吊在二十多层的高空,小文便觉得一阵说不出来的紧张。黑暗中看不见慕容白,不过能够听见他深深浅浅的呼吸。小文不知道怎么的越发的紧张,下意识的往后退到了一角,环保住自己慢慢的蹲了下来。

空调的运行同时停止。在里面呆了一会,渐渐的觉得闷热。慕容白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给了小文巨大的心理压力。她终于顶不住颤巍巍的开了口:“慕……容……你……还在吗?”

黑暗中有温热的气息接近。随即一双大手准确的握住了小文的肩头。慕容白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带着一丝无可奈何:“我在。别怕。”

身体被拉起拥进他的怀中。慕容白收住双臂将小文紧拥在自己的怀里。这样的黑暗与闷热仿佛让两人分外的敏感。仿佛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可以透过空气的颤动传递到人的心里,让人莫名的不安。

小文僵直了身体被他拥着。然而他也只是静静的拥抱着她,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过了良久,小文才慢慢的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到慕容白往后靠到电梯的墙上,将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小文。”

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小文不敢接话,保持着沉默,慕容白轻轻叹了一口气:“对不起。”

嗯?感觉到他换了换手,双手从她的腋下环过她的腰肢更紧的抱住了自己小文又是一僵。慕容白的气息那么近的贴在她的耳后:“你怪我么?宣布了你和我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事情看上去更加的真实一些。下个月李悠就要回本城了。”

这样心中突然的一痛是为什么?小文不解。慕容白的气息顺着她的耳缘慢慢上移,明明没有碰触到她,却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发软。脑海里闪过他占有她的样子。身体轰的一声热了。电梯里的温度急剧飙升,让她难受到无法呼吸。

春天到了吗?为什么自己好端端的会想到这件事情。小文拼命的甩掉自己的旖旎思想。可是啊可是。她有记忆的就这么一次。而且出乎她的意料,印象深刻到难以磨灭的地步。明明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不可能。明明知道他的心里有别的女人。自己又不愿意成为可耻的小三。为什么身体还会对他这样暧昧的碰触有反应?

感觉到怀里女人明显变的急促的呼吸与发烫的皮肤,慕容白垂了眼。她的发丝贴着他的面颊,撩拨着他的感官,让他的心情慢慢的变得紊乱。身体不由自主的也越来越僵。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他慕容白到底是做了什么缺德事。上天要派苏小文来收他?!

哐啷的一声闷响打破了电梯里越来越紧张暧昧的气氛。一丝亮光从天棚上透进来,紧跟着是二个男人的手与脸。小文呆呆的看着上面俯趴着的姜圣和工程部的经理。前者面无表情。后者欣喜若狂:“唉呀没想到姜总监对工程方面也这么了解。幸好他主动请缨啊。总经理,请您和苏总监先出来吧。工程部那边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解决机械故障。”

慕容白抬头,与姜圣面无表情的对视。然后不可测的一笑,环在小文腰间的手越发的紧了些:“好。有劳你了。姜总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