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恋爱进行曲》-第一章 火山白对火山姜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星期三 9:39:39 作者:


关灯
护眼

姜圣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紧紧地看着小文,靠的越发的近了些,一字一句的开了口:“你再说一次,你和慕容,发生了关系?”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哇~~小文欲哭无泪,颤抖的看着浑身气息越来越冷的姜圣,怯怯的开了口:“姜圣……”

姜圣手上一紧,偏过头拖着小文就走。两人过了双子楼的天桥,首先经过的便是小文的办公室。外面的秘书间里林娜不在,想来是午休尚未回来。姜圣视而不见的越过了小文的办公室,将她拖向自己的房间。

姜圣这边说起来小文还是第一次过来,不过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屋子比她的办公室更加宽敞,同样配有私人卫生间和休息室。从落地窗看出去是广阔无垠的海景。可惜这个时候两人都没有心思欣赏。姜圣将小文拖进了屋子,啪的一声关上了门落上了锁。又哗啦一下拉下了百叶窗,冷冰冰的就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裳。

他、他、他想干什么?!小文大惊,绕到了宽大的沙发背后:“你……你想干嘛?”

“我还能干嘛?”姜圣脸色有些不耐烦。哗啦一下扔掉外套,向着小文走过来。小文绕着沙发躲避:“不……不行啊姜圣,你这样我接受不了……”

姜圣的脚步顿了顿,眼睛里腾起了熊熊的怒火,压抑的开了口:“我你接受不了,慕容你就能接受?”

厄。关键是当时慕容没有给她时间考虑能不能接受的这个问题。小文心虚的低下来了头,随即一声惊呼。所以说人的腿长在某些关键时刻就是有好处。姜圣一抬腿越过了沙发,猛地抓住尚且晕头转向的小文,掌下用力,某人于是只觉一阵天眩地转。等她发现时自己已经被摁到了地板上,而他则紧密地俯在她的上方,结实有力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的。

“呜……”

小文想开口。原本在她红唇上哄诱的姜圣趁机而入。这个吻一开始狂暴而带有惩罚的怒气。可是当他品尝到他向往已久的甜蜜,心中剩下的却只有想念的苦涩和因为晚了一步失去她的痛苦。

姜圣的吻突然间变得温柔起来。他放开了她,仿佛捧着一件稀世珍宝般捧着她的脸庞,静静的看了她半晌,对着她的眉头,眼睛,脸颊一路轻轻的吻了下来。

这样的吻和贮藏室里的那个吻完全不同。微微湿热的接触透过皮肤,有一种强烈的感情便传入她的心里。那是浓浓的想念和不舍。小文在姜圣再次吻到她红唇的时候轻轻抬手挡住了他。这一次姜圣停住了,这么近的距离不能看错。他的眼底深处是深深的痛楚。小文在这样的目光下自己的心痛得仿佛也要裂开。她不知道能说什么,长了张嘴,最后化作一声轻轻的对不起。

“你爱他?”

姜圣静静的开口。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文带给她强烈的压迫感和无法逃避的感觉。小文迷茫的摇了摇头:“不爱。”

姜圣的眼睛温柔了下来,语气也变得轻轻的,仿佛怕打碎什么:“你喜欢我?”

小文仔细的思考了半晌。肯定的点了点头:“喜欢。”

“我知道,你答应做他的挂名女友帮他追回李悠。”姜圣轻叹一口气,温热的手掌似是无意似是有意的轻轻揉捏着她的肩头,顺着她的胳膊一路下滑,让小文原本放松的心情渐渐觉得紧张。原来他说他知道了,说的是这件事情。小文大囧。这就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对吧?

“我不介意你过去发生了些什么。”

姜圣顿了顿,复又开了口:“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慕容。我也同意你帮他到底。不过有附加条件。”

小文眨眨眼睛。姜圣嘴唇边勾起一丝有点坏意的笑:“我要你搬过来,和我住在一起。”

小文尚未有所回答。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的一脚踹开。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得小文跳了起来,却忘记了正上方还有个姜圣。紧随着大门的巨响是一声闷闷得撞击以及两声痛呼。小文泪眼迷蒙的捂着自己的脑袋看着闪到一旁同样捂着下巴的某姜,他的俊脸痛得有点扭曲。

“姜圣!”

慕容白怒发冲冠,蹬蹬两步冲了过来,一把揪住尚且跌坐在地姜圣的衣领,抬手便是一拳,姜圣反应奇快,回手挡住慕容的拳头冷冷的开了口:“慕容白,我想问你,你是在用什么样的立场和我动手?”

慕容白一滞。只觉气血翻涌到要吐出血来。姜圣挥掉慕容白的拳头,指了指小文:“我的女人。看在我俩这么多年交情的分上,我同意她暂时充当你的‘挂名’女友替你追回李悠。不过请你注意,她只是你的‘挂名’女友,你还是不要太当真的好。”

慕容白深呼吸平静自己的暴怒,冷冷的笑了笑:“姜圣。小文神经回路有问题。莫非你也跟着有问题?(小文怒:你奶奶的熊,你才有问题。)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是我的。”

“如果你是指上床,无所谓。”姜圣耸耸肩:“都市生活,食性男女。我本身也不是处男,没有资格要求我的女人必须是。只要小文不爱你,你们之间的事情过去了便过去了。对我而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和将来。”

“你怎么知道,小文对我没有感情?”

慕容白再度挥手,这次手上一晃是个虚招,紧跟着长腿一抬,便是一记狠踢。姜圣侧身后跃双手下压挡住了慕容白的这一记,随即右手一拐,右肘迅速横击向慕容白的腹部。慕容白闷哼一声不躲不避,双手握住姜圣的右小臂与手腕,猛地便是一个卸关节的动作。姜圣及时随着他的扭向转身,关节虽然没有被卸下来,不过还是免不了肌肉被拉伤,两人打了个势均力敌。

这……这简直像武林高手过招啊~~始作俑者苏小文童鞋完全忘记了她应该挺身而出叫停或者及时表明自己的立场,在一旁两眼放光看的津津有味。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两人打架都打得这么有板有眼,动作流畅像武打片。

“死姜圣。从大学期间你就开始和我抢东西。我认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你个慕容疯子。见个女人你就上,整个一永远处于春天状态的公狗!现在还祸害我家小文!”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第四学年的时候是谁趁我喝醉了把我手放温水里试验尿床理论的。你个阴损的生姜块!”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爆炸试验的时候是谁把我的氢气换了害我被炸得灰头土脸的,死小白脸!”

啊~~原来是旧怨啊~~小文索性蹲下,看着两人继续打得虎虎生风。这么多前仇,看来她只不过是两人动手的一个借口而已。就说她苏小文,何时何地魅力大到这种程度?果然妈妈说得对。人可以自恋,不过不可以没有自知之明。

那边慕容白和姜圣一个错身。两人同时猛击向对方的腹部。这一下两人都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分开之后各自面无表情静静的站立着。小文睁大了眼睛等待最终结果。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两个剑客错身分开,过了几秒其中一个重重倒下,另一个便踩着结局的音乐消失在远方——只是不知道,这两人倒下的会是谁?

绷了大概半分钟。两人同时脸上变色弯腰捂住肚子,狠狠地看着对方,从牙齿里憋出一句:“算你狠……”

小文摇头。唉。果然。艺术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