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二〇一五年-秋 · 2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星期日 13:42:04 作者:


关灯
护眼

礼拜五回爸妈家过中秋节时,纸终于再也包不住火。郑代贤向公司请了一天假,早上七点一家三口便从家里出发,五小时后抵达釜山。和爸妈共进午餐后,郑代贤因为舟车劳顿,决定小睡一会儿。之前只要是开长途车,郑代贤和金智英都会轮流驾驶,但自从有了女儿,也许是因为安全座椅不舒服,每次女儿一上车就会哭闹不休,金智英比较懂得如何哄孩子、喂孩子吃零食,因此就改由郑代贤全程驾驶。

金智英洗完午饭的碗盘后,喝了杯咖啡,享受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就和婆婆一起去市场,采买一些中秋节团聚要吃的食材。从晚上开始,婆媳俩就分工熬煮牛骨汤、腌牛小排、清洗各种蔬菜并用热水汆烫,再将一部分烫好的蔬菜拿去凉拌,其余的则放进冰箱保存。此外,她们也把隔天要用来做煎饼和炸物的蔬菜及海鲜处理干净。然后,她们做好了一桌晚餐,直到全家人吃完、整理收拾好,才结束这一天。

隔天,金智英与婆婆除了从早到晚都在忙着做煎饼、炸食物、炖牛小排、揉松饼 (3) ,还要准备家人的午饭和晚餐。一家人吃着热腾腾的佳节美食,共度欢乐时光。他们的女儿郑芝媛也毫不怕生地不停地对爷爷、奶奶撒娇,得到了长辈的无限疼爱。

(3)  一种以糯米制成的韩国传统食品,韩国人会在中秋节时用来祭祖、食用,作为礼物送给亲友,邻居之间也常会交换自家揉制的松饼。——译者注

终于到了中秋节,刚好也是礼拜天。由于家族祭祀主要由郑代贤的堂哥一家负责,郑代贤家其实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一家人都会睡到很晚才醒来。早餐是前一天的剩菜,简单解决。大家吃完饭,洗好碗之后,郑代贤的妹妹郑秀玄回来了。她比郑代贤小两岁,比金智英大一岁,平时和丈夫以及两个儿子一起住在釜山,她的婆家也在釜山。由于她先生是长子,所以每逢过年或中秋佳节,她都需要负责准备食物、招待亲友,身为长媳压力非常大。郑秀玄一回到娘家,马上就瘫在沙发上,金智英和婆婆则抓紧用熬了好几个钟头的牛骨汤底来炖芋头汤,再煮一锅米饭,做煎鱼、凉拌小菜,又为郑秀玄准备了一桌午饭。

郑秀玄吃完饭,拿出送给侄女芝媛的五颜六色的连衣裙、发夹、蕾丝袜。她帮芝媛夹上发夹、穿上袜子,满意地笑着说:“要是我也有女儿就好了,果然还是女孩最可爱!”此时金智英虽然削了苹果和水梨,但大家已经吃得太饱,那盘水果几乎没什么人动。她又端出一盘松饼,只有郑秀玄拿了一块塞进嘴里,边嚼边说:

“妈,松饼是自己做的吗?”

“对啊。”

“哎呀,真是!都叫你不要做了,刚才也正想跟你说,以后别再自己熬牛骨汤底了,那些煎饼和年糕也去市场买就好,我们家又不需要拜祖先,干吗这么大费周章?妈年纪也大了,搞得智英也辛苦。”

婆婆瞬间露出难掩失落的表情。

“这些都是煮来给自己家人吃的,怎么会辛苦?过节本来就是要这样聚在一起做菜、一起吃饭才有趣啊。”

婆婆突然转头问金智英:

“你会觉得辛苦吗?”

金智英顿时脸颊泛红,表情变得柔和,眼神也变得慈祥。郑代贤马上察觉到妻子有异,内心忐忑不安,可没等他转移话题或支开妻子,金智英就开口答道:

“哎呀,亲家母,其实我们家智英每次过完这种大节日,都会全身酸痛呢!”

霎时间,空气仿佛凝结成冰,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郑秀玄长长叹了口气,喷出白色的烟雾。

“芝,芝媛……是不是该换尿布了啊?”

郑代贤急忙抓住妻子的手,想带她离开现场,没想到金智英立刻甩开了丈夫的手。

“小郑啊,我还没说你呢!每年过节你都在釜山待上好几天,但到我家里的时候呢,屁股都还没坐热就急着走,这次可得待久一点再走啊!”

金智英又对郑代贤眨了下右眼。这时,郑秀玄的大儿子正和弟弟玩,不小心从沙发上摔了下来,放声大哭。但谁也顾不得孩子,每个人都睁大双眼、张着嘴,被金智英刚才那番话吓得目瞪口呆。眼见没有任何大人来安慰他,郑秀玄的大儿子马上止住了哭泣。郑代贤的父亲则开始训斥媳妇。

“芝媛她妈,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在我们这些长辈面前干吗呢?我们和代贤、秀玄一年能见几次面?大家一起过节有这么多不满吗?”

“爸,不是这样的。”

郑代贤急忙起身,但一时间也做不出任何解释。金智英一把推开郑代贤,不紧不慢地说:

“亲家公,恕我冒昧,有句话我还是不吐不快:只有你们家人团聚很重要吗?我们也是除了过节以外,没有别的机会可以聚在一起好好看看三个孩子。最近年轻人不都是这样吗?既然你们的女儿可以回娘家,那也应该让我们的女儿回来才对吧!”

郑代贤赶紧捂住妻子的嘴,将她拉离现场。

“爸、妈、秀玄,智英她有点不舒服,真的,她最近生病了,我之后再仔细向你们说明。”1

郑代贤一家三口连衣服都没换就坐上了车。郑代贤把头抵在方向盘上,懊悔不已,金智英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开始唱儿歌给女儿听。郑代贤的爸妈没有出来送他们,只有郑秀玄帮忙把兄嫂的行李放进后备厢里。她叮嘱哥哥:

“哥,智英说得没错,是我们疏忽了,记得别和她吵架啊,也别生气,无论如何都要对她说声谢谢,知道吧?”

“走啦,帮我跟爸好好说一下。”

郑代贤并没有生气,而是感到茫然、心烦、害怕。

郑代贤先独自去找精神科医生,说明妻子的情况,与医生讨论治疗方法,再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有问题的金智英说,她最近好像都没睡好、很疲累,建议她去做心理咨询。金智英很感谢丈夫,因为她觉得最近心情的确有点低落,凡事也提不起劲,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育儿抑郁症。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