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二〇〇一年~二〇一一年 · 3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星期日 13:48:53 作者:


关灯
护眼

金智英彻夜难眠。隔天早上,她在民宿附近散步时,恰巧遇见那名学长。

“眼睛怎么这么红?昨晚没睡好吗?”

学长和平时一样用温柔的口吻关心着金智英,虽然她心中冒出了“口香糖睡什么觉啊”这句话,很想当面让学长难堪,但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大三寒假开始之际,金智英也正式准备就业,她重修大一时考砸的科目,提升在校成绩,托业分数也越考越高。但光有这些还不够,金智英决心毕业后从事营销宣传工作,所以在寻找相关实习机会或学生竞赛等信息。但碍于她就读的科系与这些工作没有直接关联,很难通过系办得到实质上的帮助。

后来,金智英在寒假期间跑去听文化中心开设的相关讲座,比起学习,她更希望能借此拓展人脉,也真的在那里遇见几位聊得来的朋友,一起组成了类似读书会的团体。团体一开始只有三名成员,到后来增加到七人,其间陆续有朋友拉自己的朋友进来,有人退出也有人加入。这个团体中还有和金智英就读同一所大学经营管理系的女同学,叫尹慧珍。虽然她和金智英是同一届,但是是复读生,所以大金智英一岁,可是尹慧珍希望金智英不要对她说敬语,于是两人便以平辈之间的语气交谈,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

团员之间会彼此分享就业信息,也一同撰写自我介绍和简历;他们报名参加企业的实习,金智英甚至和尹慧珍组成一队,挑战各种企业竞赛,并在地方政府创意竞赛及大学生创新创意竞赛上得过几次奖。

在尚未正式投递履历、参加面试之前,金智英对未来并没有感到太过焦虑。她觉得只要能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即使不是大公司也无所谓。相较之下,尹慧珍就显得比较悲观,她明明成绩比金智英优秀,托业分数更高,也有计算机操作、文书处理等求职必备的证书,所就读的科系也是更受业界青睐的经营管理系,她却认为自己可能连个不确定发不发得出薪水的小公司都进不去,就更别说大企业了。

“怎么说?”

“因为我们不是最顶尖的人才。”

“你看那些回来做求职说明会的前辈,我们学校其实也有很多人毕业后进好公司啊!”

“那些人几乎都是学长,你仔细回想一下,有看到几个学姐?”

金智英一下子被点醒了,瞪大眼睛,这才恍然大悟。

她回想自己参加过的求职说明会和校友回母校做的分享会,那些场合里的确几乎看不见学姐的身影。金智英大学毕业那年,也就是二〇〇五年,一个求职信息网站针对韩国百大企业做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女性录取率只有29.6%;然而,光是这样的数值在当时就已经表示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升 (3) 了。同年,该网站又针对韩国五十大企业的人事部门主管做了问卷调查,题目是“如果面试者资质相同,请问会更倾向于选择男性还是女性?”结果44%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会优先选拔男性,却没有一人回答会优先考虑女性 (4) 。

(3)  资料来源:《东亚日报》:《从关键字看2005就业市场》,二〇〇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4)  资料来源:韩联社:《公司招募新人,依旧有外貌和性别歧视》,二〇〇五年七月十一日。

根据尹慧珍的说法,以她就读的经管系为例,虽然不定期会有非公开的工作机会通过系办或教授发起招募,但每次学校引介的都是男生。由于通常都是私下进行,所以确切是哪家公司需要人、审核条件资格又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除此之外,究竟是学校只推荐男同学,还是企业只想要男同学,也是一大疑问。尹慧珍又告诉金智英一名学姐的故事,那名学姐是几年前才毕业的。

学姐一直都是该学院的学霸,外文成绩极好,获奖经历、实习经验、各项证书、社团活动、志愿者活动等样样俱全,堪称拥有人人称羡的“完美履历”。当时学姐非常想进某公司,后来她辗转得知,那家公司早已通过系办招募了四名男同学,这是从其他面试落榜的同学口中得知的。学姐后来向指导教授表达强烈抗议,询问推荐学生的标准是什么,要是教授说不出个可以令她接受的理由,她就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世。她见了多名教授,甚至与系主任面谈,而在这些过程中,教授们的口径一致,都是以企业希望招募男同学为由,解释称将来男同学会成为一家之主,这些机会也算是他们当完兵的补偿等诸如此类在学姐听来极为荒谬的说辞。其中系主任的回答尤其令她绝望无助:

“女孩子太聪明,公司也会觉得有压力,像现在也是,你看,你知道自己给别人多大压力吗?”

所以到底要我们怎样?条件太差会被嫌弃,条件太好也被嫌弃,那卡在中间不上不下的人,难道又要被嫌太中庸吗?学姐认为不值得继续白费口舌,于是不再抗议,在年底该公司举办公开招聘时,顺利通过考试。

“哇,太帅了!那位学姐还在那个公司吗?”

“没有,听说干了六个月就辞职了。”

某天,学姐环顾整个办公室,发现经理级以上几乎都是男性,找不到女主管的身影。她在公司餐厅里吃午饭时,看到一名挺着大肚子的女同事,便向同事询问这家公司是否提供育婴假 (5) ,结果和她同桌吃饭的人,从课长到职员五个人都表示自己从未见过请育婴假的同事,不太清楚。学姐在无法预见自己未来十年的情况下,经过一番思索,决定递上辞呈,最后也招来其他人无情的调侃,说一些“这就是为什么最好别用女性”之类的闲言碎语,学姐则反驳道,就是因为这社会老是让女人做不了事才会如此。

(5)  在韩国,有八岁以下或是小学二年级以下子女的劳动者最多可以享受一年的带薪休假,男女皆可申请。从二〇一七年开始,女员工在怀孕期间也可以使用育婴假。——编者注

根据统计资料显示,二〇〇三年请育婴假的女性职工只占百分之二十,直到二〇〇九年才终于突破百分之五十,等于是职场上每十名女性当中,依旧有四名产后妇女没有申请育婴假,坚守着工作岗位 (6) 。当然,在那之前因结婚生子而提早退出职场,连育婴假申请统计都无法取样的女性更是数不胜数。此外,二〇〇六年原本只占10.22%的女性主管比例也有逐年增长的趋势,只不过增长速度实在缓慢,二〇一四年才达到18.37%,也就是十名女性中不到两名有主管职位 (7) 。

(6)  资料来源:《育婴假制度运用现况与实施点》:《劳工受雇发展动向》,二〇一五年七月,尹正慧著。

(7)  资料来源:劳动部:《2015雇用劳工白皮书》,第八十三至八十四页。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