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二〇〇一年~二〇一一年 · 8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星期日 14:01:05 作者:


关灯
护眼

其实男友清楚地知道,过去金智英从未喝酒喝到醉,也知道那天是因为公司聚餐不得已被逼着喝那么多,当然,他也知道接电话的男同事和她绝对是清白的,这些他都明白;但他在意的已经不是那些问题。就像在已经干枯见底、布满灰尘的感情上掉了一撮小火苗,最美丽的青春年华,从此付之一炬。

后来金智英参加过三四次联谊,也和其中几名男士约过会、看过电影、吃过饭。他们年纪都比金智英大,社会地位也比她高,薪水应该也都比较好。他们像以前金智英对待前男友一样,请她吃饭、看电影,送她大大小小的各种礼物,但她和那些人始终只保持朋友关系。

某天,公司突然宣布要成立策划组,因为身为公关代理商,过去都是配合客户需求举办各种活动,自然只能处于乙方角色,也几乎都是被动等待厂商邀约。但在营运遇到“瓶颈”后,公司决定主动策划各种项目,寻找厂商合作,反正也已经累积了不少固定客源。当然,这不会是单次的活动,而是得长期进行的计划,尽管不会立即创造收入,但只要先打好这种工作模式的基础,反而可以主导和顾客之间的关系,业绩也能稳定增长。大部分公司职员对这件事很感兴趣,金智英也不例外。当时,公司刚好指派金恩实组长带领新成立的策划组,而金智英也毛遂自荐,表示很希望加入。

“是啊,要是金智英小姐来我们部门,肯定会表现得很出色。”

虽然组长这么肯定地回复了,但最终金智英还是没能加入策划组,组长反而挑了工作能力优秀的三名课长级主管,以及和金智英同期进入公司的两名男同事。在公司里,大家把策划组视为核心干部团队。金智英和另一名同期进公司的女同事姜惠秀难掩失落。过去,在公司内部,她们得到的评价其实比另外两名男同事要高,前辈们经常公然开玩笑说:“明明都是同期选进来的,那两个男的怎么会和你们差那么多?”其实那两名男同事也不是特别办事不力,但的确被主管分配处理较为简单的事务。

原本,同期进来的四名同事感情非常好,虽然每个人性格截然不同,却从未有过任何摩擦,总是有说有笑,相处融洽。但自从两名男同事加入策划组,四人之间就产生了微妙的距离感,本来每天上班都会在线上聊天,这下也突然停止了;经常忙里偷闲一起喝咖啡的下午茶时光、午饭聚会、下班后定期的小酌等这些四人相聚的光景也不复当初。在公司走廊上巧遇彼此,只会尴尬地点头示意便擦肩而过。最后,年纪最大的姜惠秀实在看不下去,主动安排了一顿饭局,小酌几杯。

那天,四个人喝到很晚,但每个人都保持清醒,没有人喝醉。过去他们只要一起聚餐,就会像孩子般说些幼稚的玩笑话,抱怨工作太累或抱怨各自的组员。但是那天,打从一开始气氛就有些凝重,因为姜惠秀先坦承自己其实谈过一段短暂的办公室恋情。

“现在已经彻底结束了,你们别问我是谁,也别猜是谁,在其他场合都不准提起这件事。总之,我最近心情实在糟透了,你们可要好好安慰我一下。”

金智英的脑海里浮现出公司里屈指可数的几名未婚男性,但一转念又觉得对方未必一定是未婚男士,于是感到一阵头痛。两名男同事大口喝着啤酒,其中一名说出了埋藏心底已久的担忧,他担心自己去年毕业、至今仍未找到工作的弟弟。他自己也有助学贷款要还,然而,贷款更多的弟弟不知道能否有脱离债务的一天。另一名男同事搔了搔头,说:“现在是什么真心话时间吗?我也应该坦承一件事情,是吗?好吧,那,我的话呢,我觉得自己其实不太适合策划组。”

金智英那天听到了许多公司内幕。策划组人力安排其实完全是按照公司社长的意思执行,选那三位工作能力优秀的课长过去,是为了让策划组打稳基础,而另外两名男同事会被选进去,则因为这是长期项目。社长很清楚这份工作压力有多大,与婚姻生活尤其是需要育儿的生活绝对难以并行,所以才会认为女职员不能胜任,而且他也没打算调整公司员工福利,因为他认为,与其为撑不下去的职员补足相关福利使其撑下去,不如把资源投到撑得下去的职员身上更有效。过去会将比较难伺候的客户分配给金智英和姜惠秀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并非因为更信赖她们,而是没必要把比较有可能长期留在公司服务的男同事逼得太紧,叫他们做苦差事。

金智英感觉自己仿佛站在迷宫的中央,一直以来明明都脚踏实地地找寻出口,今天却有人突然告诉她,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与其茫然地杵在原地,不如加倍努力,就算钻墙也要杀出一条血路。企业家的目标是赚取更多利润,所以也无法责怪想要以最小投资创造最大利益的社长。但是只看眼前的投资回报率,真的公平吗?如此不公的社会最终还会剩下什么呢?在职场上幸存的这些人真的幸福吗?

她还得知原来公司核发给新进人员的薪资也会因男女性别而不同,男性的薪资一直都比女性高,但或许是那天承受的打击与失落感已经太大,这件事对她来说已经不足为奇。她开始不再有信心像以前一样信赖社长和前辈。然而,天明之后,酒也醒了,她习惯性地去公司上班,和以前一样将主管交办的事情处理好,但是对公司的热情和信赖度却明显减少了。

韩国是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里男女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根据二〇一四年的统计,韩国男性的平均薪资是一百万韩元 (10) ,女性的平均薪资则只有六十三万三千韩元 (11) ,而OECD成员国的女性平均薪资是八十四万四千韩元。另外,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发表过一篇关于玻璃天花板指数 (12) 的文章,结果显示韩国在所有评比国家中处在垫底的位置,显示出韩国职场对女性的不友善。

(10)  约合人民币六千二百元。——编者注

(11)  约合人民币三千八百一十元。——编者注资料来源:Gender wage gap, OECD, 二〇一四年。

(12)  《经济学人》创造的一个指数模型,用于测试各个国家和地区职场女性受到公平待遇的程度。这个模型中考虑到的指标有:高等教育、劳工参与度、薪酬、抚养子女的成本、孕妇权利、商学院申请以及在高级职务中的表现。每个国家的得分是这七项指标加权平均之后的结果。——编者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