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二〇一二年~二〇一五年 · 1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星期日 14:01:37 作者:


关灯
护眼

“所以你失去了什么?”
“啊?”
“你不是说叫我不要老是只想着失去吗?我现在很可能会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工作,以及同事、朋友等社会人脉,还有我的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等种种,所以才会一直只看见自己失去的东西,但是你呢?你会失去什么?”

金智英和郑代贤双方家长的会面地点,选在了离首尔江南客运站最近的一间专卖韩式套餐的饭店。两家人寒暄了几句,互道一些诸如“很高兴见到您”“辛苦您特地前来”等礼节性问候语后,便陷入一段尴尬的沉默。这时,郑代贤的母亲突然开始夸起只见过两次面的金智英,说她乖巧、温柔又体贴,不但把自己不喝咖啡这件事情记在心上,后来见面时还改买传统茶叶作为礼物;听到自己有点鼻音也马上察觉,问是不是感冒了。其实茶叶只是按照百货公司推荐的伴手礼选购的;金智英提醒伯母小心感冒,也是因为当时正值换季,其实她完全没察觉对方有鼻音。原来那些无心的举动可以让人做出各种解读,她当下备感压力。金智英的母亲听闻未来的亲家母这么一说,心情似乎也很好,笑着回答:“哪里哪里,是您过奖了,她长这么大却什么也不会呢。”

母亲说,都怪她自己实在看不惯事情堆在那里,所以都会直接动手处理,导致孩子们没什么机会做家务,要是不想挨饿,至少也要会动手做点饭来吃吧。母亲说着听上去很像借口的笑话,没想到郑代贤的母亲居然也在一旁附和,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两个母亲就这样聊着金智英多么心无旁骛地读书、工作,最后,郑代贤的母亲说道:“哪有人生来就会的呢?都是边做边学呗,智英一定很快就上手的。”

金智英心想:“不,伯母,我没有信心会上手,而且长期在外独居的代贤哥其实更擅长做这些事,尽管结了婚,他也说会负责处理这些家务。”然而,金智英和郑代贤都沉默不语,只保持微笑。

他们俩把郑代贤原本住的商住两用房的全租保证金,以及各自存的一些钱凑在一起,再向银行贷点款,用全租的方式租下了一间八十平方米的公寓,添置了一些家电用品,剩余的钱则拿去筹备婚礼、度蜜月。幸好郑代贤还有保证金 (1) 这笔多出来的钱,加上平时两人都认真存钱,没有过度浪费,所以不必向父母亲开口寻求资金支持即可完成婚礼。

(1)  韩国租房需要支付巨额的保证金,也就是押金。——编者注

金智英和郑代贤几乎是同时间踏入职场的。金智英因为和父母同住,除了零花钱以外没有其他生活开销。但是真正存下较多钱的人反而是郑代贤,因为他的薪水比金智英高很多,两人任职的公司规模差距也很大。金智英所属的行业本来就处于劣势,所以她心里多少也有个底,只是没想到会差这么多,不免有些无奈。

婚姻生活比想象中顺利。两人都是经常晚下班、周末也要加班的工作状态,所以经常一天连一顿饭都没一起吃过。他们偶尔会一起去看午夜场电影、买消夜,要是刚好周末都不用去公司加班,两个人就会睡到很晚,起床后吃着郑代贤烤的吐司,一同看介绍最新电影的节目。两人的生活宛如情侣约会,也有点像过家家。

结婚满一个月的那天是星期三,金智英加完班,好不容易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回家,发现郑代贤早已回到家自行煮了泡面吃,他还洗好碗,整理完冰箱,边看电视边折衣服,等着金智英回家。餐桌上摆着一张结婚登记书,原来是郑代贤在公司里下载打印的,甚至已经请两名证婚人在上面签妥了姓名。金智英不禁笑出声来。

“干吗这么心急?反正我们已经办完婚礼,还住在一起了,有登记没登记不都一样吗?”

“心态会不一样。”

金智英原本看郑代贤如此急着办理结婚登记,不免既开心又期待,不知道是肺还是胃,总之是身体里的某个部位,仿佛充满着气体,令她感到飘飘然;然而,就在郑代贤回答“心态会不一样”时,宛如有一根又短又细的针刺向她的心,戳出一个小洞,原本胀鼓鼓的心,一点一点地泄了气。金智英并不认同郑代贤的那句话,她认为那张纸并不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态。究竟是主张登记完心态就会不一样的郑代贤太有责任感,还是主张签不签都不会有任何心态改变的自己太专情?她一方面觉得这样的先生很可靠,一方面又对他产生了微妙的距离感。

两人并肩而坐,将笔记本电脑摆在面前,一一填妥结婚登记书上的空白栏。郑代贤填写自己的籍贯,每画完一笔就抬头看看电脑屏幕,仔细对照,金智英也和他差不多,这应该是他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填写自己的籍贯。其他空栏则填写较顺利,郑代贤早已要到双方家长的身份证号,所以父母亲的资料也顺利填妥。然后,他们看到了登记书上第五项:子女的姓氏和籍贯,是否协议从母姓、从母籍?

“怎么办?”

“什么?”

“这个,第五项。”

郑代贤把第五项逐字念出来,转头看了看金智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松说道:“我觉得姓郑就好啦……”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关于户主制 (2) 的争议正式浮上台面,主张废除户主制的团体也开始一一出现,有些人表示自己是冠父母双姓,也有知名人士勇敢坦言,自己从小因为和继父不同姓而遭受各种歧视和痛苦。当时有一部热门连续剧,就是讲述一名单亲妈妈面临孩子的生父要夺回抚养权的故事,金智英是通过那部剧才了解到户主制的不合理之处。当然,也有许多人誓死反对废除户主制,他们说要是废除掉户主制,将来的孩子就会宛如禽兽,连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是谁都不知道,整个国家就会变成一盘散沙。

(2)  韩国法律规定只有男性才能成为家族的法定家长,子女必须随父姓,即使母亲离婚、改嫁他人,其子女也终生不得改姓。——译者注

最终,户主制还是被废除。二〇〇五年二月,基于违反两性平等原则而宣布了户主制违宪,并于二〇〇八年一月一日正式废除户主制 (3) 。从此以后,韩国再也没有所谓的“户籍”,取而代之的是人手一本家庭关系登记簿 (4) ,大家也过得安然无恙。子女不再需要被迫从父姓,只要在进行结婚登记时,夫妻双方达成协议,即可从母姓、从母籍。然而,根据统计资料显示,废除户主制那年仅有六十五例申请从母姓的,自此之后每年受理的申请案例也仅约两百例 (5) 。

(3)  资料来源:《参与政府政策报告书》:《户主制废除:打破户主制,迈向男女平等社会》,二〇〇八年。

(4)  家庭关系登记簿与户籍誊本的最大差异在于,户籍誊本是以户长为中心列出家族成员,记录每一位家族成员的基本信息;而家庭关系登记簿则是以个人为单位,每个人都会拿到一本属于自己的家庭关系表,只记载本人、父母、配偶与子女三代的基本资料,以减少不必要的个人资料泄露。——译者注

(5)  资料来源:《女性新闻》:《父母决定的姓氏,究竟是否符合性别平等》,二〇一五年三月五日。

“也是,大部分人都还是从父姓,要是选择从母姓,别人还以为有什么隐情呢,到时候可能还要解释一堆、申请更改等,一定很麻烦。”金智英说道。

郑代贤用力点着头表示认同。金智英亲自在“否”栏位打了个钩,但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郁闷。这个社会看似改变了很多,可是仔细窥探内部细则和约定俗成,便会发现其实还是固守着旧习,所以就结果而论,应该说这个社会根本没有改变。金智英反复咀嚼郑代贤说的那句“心态会不一样”,并思索着究竟是法律和制度改变人的价值观,还是人的价值观会牵引着法律和制度改变。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