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二〇一二年~二〇一五年 · 6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星期日 14:03:47 作者:


关灯
护眼

要是金智英继续留在那家公司工作,很可能也会惨遭偷拍,然后和其他女同事一样整天提心吊胆、接受心理治疗,最后选择离职也不一定。她万万没想到,流传私密照这种事情竟会如此容易地发生在普通人身上。不论是在厕所里装设偷拍针孔的男性保安,还是传播那些照片的男同事,都令姜惠秀觉得世界上已经没有可信的男人。

“结果,那些接受调查的男同事居然还说我们太过分,他们认为针孔又不是他们装的,拍摄者也不是他们,只不过是在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浏览的网站上看照片,就被当成性犯罪者。但他们明明就在传播照片、助长犯罪,却完全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

现在金恩实组长召集了几名精神状况还算良好的受害者,接受一些女性团体的协助,正勇敢面对这起事件。金恩实组长甚至在筹备一家新公司,打算把公司里的女职员统统带走,因为她们要求公司要有具体的道歉以及承诺,防止类似事件再度发生,负责人也要接受惩处,但公司老板只想息事宁人,不断地说:“要是这件事情在业界传开,那公司该怎么办?”“那些男同事都有父母妻儿,一定要把他们逼上绝路才甘心吗?”“站在女生的立场,把这件事情闹大不也没什么好处吗?”与同龄的韩国男性相比,老板的观念、想法还算是比较与时俱进的,没想到竟然会从他口中说出这些自私自利、只想自保的谬论,金恩实组长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说:“既然他们都有父母妻儿,就更不应该做那种事情,而不是可以因此得到原谅。老板,先从您的观念开始改变吧,您要是继续用那种价值观在职场上混,就算这次的事情让您侥幸过关,之后类似的事情一定还会层出不穷。从过去至今,您应该知道自己一直都没有接受过完整的公司性骚扰预防教育吧?”

其实金恩实组长内心也充满恐惧,早已心力交瘁。不论是她还是姜惠秀,还有一起为这件事情担忧的其他受害者,每个人都希望这件事尽早落幕,回归日常。讽刺的是,当加害者在担心自己很可能会有一些鸡毛蒜皮的损失时,受害者则必须做好很可能会失去一切的心理准备。

郑芝媛刚满周岁便开始上幼儿园,没想到很快就适应了学校生活。每天早上九点半前到幼儿园吃早餐,玩一会儿再吃午饭,下午一点前回到家里,洗好澡再睡午觉。扣掉接送孩子的时间,金智英会有三个小时左右的空闲,然而,那段时间也不全然属于她自己,她必须抓紧时间洗衣服、洗碗、整理家务、张罗孩子要吃的零食和饭菜,真正能利用那段时间悠闲喝杯咖啡的机会少之又少。

实际上,照顾零到两岁子女的全职主妇,一天当中大约有四小时十分钟的闲暇时光;将孩子送去教育机构的主妇,则有四小时二十五分钟左右的闲暇,等于一天只多出十五分钟,但这并不意味着将孩子送去教育机构的主妇就能够好好休息,差别只在于做家务时孩子有没有在身边罢了 (9) 。当然,对金智英来说,光是能够放心专注地做家务这一点,就已经令她心满意足,总算能好好喘口气。

(9)  资料来源:《韩民族》( Hankyoreh21 )第九四八号《全职主妇的结局》。

幼儿园的老师说,芝媛个性温和,适应力好,应该可以试着在学校待到睡完午觉再回家,虽然金智英表示暂时还是让女儿待到吃完午饭就好,但听老师这么一说,不禁动起了试试看的念头。

芝媛出生前,郑代贤和金智英靠着两份薪水和认真储蓄,好不容易还清了向银行贷款的全租金。然而,就在房子租满两年之际,房东按照周围房租时价,将保证金涨了六千万韩元 (10) ,使得夫妻俩不得不再次向银行贷款。光靠郑代贤一个人的收入,根本不敢妄想能买一间小公寓,让一家三口不用担心搬家、保证金等问题;等芝媛长大,上了幼儿园、开始补习之后,会更难负担那些费用。金智英感受到自己也得赚钱贴补家用的压力,房价、物价、教育费……无尽的开销摆在她眼前。只要不是能领到巨额遗产,或者从事极少数的高收入行业,每个人都生活得苦不堪言。

(10)  约合人民币三万六千元。——编者注

 

金智英的周围也有许多女性朋友是从孩子上学以后重回工作岗位的,有些转行做自由职业,有些则当家教、补习班讲师,或者创业开设K书中心 (11) ,不然就是跳入补习市场。更多人选择以打工为生,诸如当超市收银员、服务人员、饮水机管理员、电话客服等。产后离职的女性有一半以上都会面临五年以上找不到新工作的窘境,尽管好不容易找到新工作,能够从事的行业与能享受的待遇也明显不如产前。与产前的职场相比,二次就业的妇女选择在四人以下小型事业体工作的比例多了一倍,进入制造业的与成为企业上班族的明显减少,反之,进入住宿、餐饮业、零售业的则变多,薪资条件也不太理想 (12) 。

(11)  提供收费自习场地的场所。——编者注

(12)  参考资料:《2015 KEIS劳动市场分析》:《经历断绝女性现况与政策课题》,金英玉著。

自从义务教育开始实施,大家对年轻妈妈形成了刻板印象,认为她们都把孩子送去幼儿园,自己去喝下午茶、做指甲、逛商场。然而,如今在韩国真正拥有那样雄厚财力的三十几岁的女性真的不多,只占极少数,多数还是领着最低薪资在餐厅、咖啡厅里端盘子、送餐点,帮别人做指甲,在百货公司里销售商品。自从有了女儿,金智英每次看见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性,就会好奇对方是否有小孩、小孩多大了、小孩托谁照顾等。经济不景气,高物价,恶劣的职场环境……其实人生中的各种苦难,谁都会面临,无关性别,只是许多人不愿承认这点。

金智英把女儿送去幼儿园以后,准备到超市买菜。在超市入口的冰激凌专卖店门口,贴着一张招聘海报,工作时间是早上十点至下午四点,时薪五千六百韩元 (13) ,并欢迎二次就业妇女前来应征。金智英顿时眼前一亮,看了一眼里面的店员,应该也是一名主妇。她决定进去买一球冰激凌,顺便问问招人的事情,没想到竟得到了非常亲切的说明。那名店员说她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自从孩子上幼儿园,自己出来工作已经四年了,因为老大要上小学了,才决定离职,不然其实很舍不得离开。

(13)  约合人民币三十四元。——编者注

“这家店在超市里,所以平日客人不多,天冷时更清闲。一开始我挖冰激凌挖到手臂酸痛,后来找到诀窍就慢慢习惯了。”

“可是您都做了两年以上,不是可以转正职了吗?”

“哎哟,怎么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呢?现在有哪个打工单位是和你签合约、帮你买四险 (14) 的啊?都是老板直接跟你说:‘那就明天来上班吧。’你回答:‘好的,没问题。’这样彼此口头承诺的。然后按时把薪水汇进你或你老公的户头里,都是这样啊。不过老板说我做得算久,所以多少会补给我一点退休金。”

(14)  指国民年金、健康保险、雇用保险和工伤保险。——译者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