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 我的刑侦笔记. 1》-忍无可忍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星期日 22:05:28 作者:


关灯
护眼

喊得声嘶力竭,听声音也是急了,那三人以为这家伙是虚张声势,又追了半截。可不料追着追着其中一位喊了句“停下”,三个人硬生生刹住脚步,只听得一幢宿舍楼咣当咣当声乱响,门厅已经有人奔了出来,个个兴奋地喊着:“哪儿呢?谁打谁呢?”

三个人被打出火气来了,揉揉眼睛,抚抚下身,就着一股子怒意追了上去。

打人的先笑了,一端余罪的下巴,跟其他两人笑着道:“就这脸,比屁股强不了多少,还混饭?”

“你找的人?”安嘉璐的声音好冷,瞪着解冰。

说罢又一扬手,余罪马上一捂脸哎哟哟直叫嚷。不料巴掌没落下来,三个人都笑了,另一位留胡子的,蜷着指头敲了余罪一个爆栗骂着:“别他妈装孙子,知道干什么了?”

可不料今天碰的不是善茬,那余罪跑过男生宿舍楼时,张臂大喊着:“打架啦,快来看热闹。”再走几步,又吼着:“鼠标、豆包、牲口、汉奸……抄家伙。”

余罪忙 不迭地一捂脑袋,低声下气说道:“哥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轻点揍啊,我身体不太好,不经打。”

余罪嚷着往这边一指,门厅边上一瞅来人,看穿着不是本校的,警校生们立马捋起袖子,吼道:“妈的,哪儿来的,找刺激来了。”

他们至于到警校来偷窥女厕吗?还组团来?

人越聚越多,那仨傻眼了,这简直是进匪窝了。趁着三人愣神的工夫,余罪找到机会了,三两步助跑,一下子凌空跳起,一个侧踹,那位被一拳封眼的反应慢了点,直接被蹬脖子上了,骨碌碌一滚,躺在地上边哼哼边抽搐。

外人恐怕不知道警校的规矩,他们就连自己人打架也约到摄像头拍不到的位置,不管发生什么反正谁也说不清。于是群殴就开始了https://www.99lib.net,这三个大个子成了一帮小学员消化精力的乐子,你一拳,我一脚,腋下来一下、软肋上来下、腿弯上干一下,阴得不得了。不一会儿就是惨叫连连,三个人吃不住,被打得连声告饶。

被打的是余罪,出了厕所刚提上裤子,根本没防备,就被三人顶墙上了。当头一人高个长脸,甩手就是一耳光,余罪脸上火辣辣的疼,捂着脸嚷着:“哥,哥,别打脸,就靠这混饭呢。”

三人被这惫懒货色搞得士气消了不少,本来准备好好教训一顿的,看这德行,打得都没劲。当头揪着余罪的那位没感觉到威胁,手刚松时,不料一阵剧疼从下身传来,他手一放,捂着下身“啊哟”一声惨叫,弯下腰了。

“我……那个……”解冰手抚着额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想等着事成之后,说一句恶有恶报,谁知道老天太不长眼,让恶人当道了。

另外两人拉开架势就要拼命,不料余罪得手即跳出圈外,对着聚 起的人群道:“兄弟们,这几个王八蛋不知道哪儿来的,趴在女厕所上看,我就阻止了一下,他们还想灭我!都上,让他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过有人已经猜到答案了,安嘉璐在远处看清了全过程,猛地回头看着解冰,解冰一脸尴尬,心中直埋怨这三人太无能。原来安嘉璐上午被余罪那无赖撞了一下,向解冰说了以后,这家伙晚上就找人收拾余罪来了,可不料殷勤没献成,反把自己人折进去了。

“起来……”

“知道,知道。”余罪点头道,眼睛瞥向揪着自己的那位。他侧身让了让,生怕被三人挤着一顿痛殴。

“有本事你和他单挑啊,找人算什么本事,真是的。”安嘉璐觉得这事办得实在不地道,一扭头,气呼呼地走了。解冰赶忙追上去,边走边解释,然而安美女径直进了女宿舍楼,不理他了。

爬起来时,余罪已经跳出包围圈走了十几步远。这几下兔起鹘落,来人才省得轻敌了。

“知道什么呀?”另一 位问着,反手扇了余罪脑门一下。

那人没料到这貌不起眼的小个子出手这么快,拳头被挡,变势不及,缩手时手腕已经被箍子套住一样,钻心的疼。哎哟哟刚喊出声来,跟着眼前一黑,一大脚丫给踹脸上了。

一听这话,警校这干哥们儿怒火中烧了,警校女生本来就够少,质量还不太好,这都被外人偷窥去了还了得?一干叉着胳膊的学员围成一圈慢慢靠近,个个虎视眈眈,一步一步,把包围圈里的三人挤得后退、后退、再后退。退到快到墙根的时候,有人侧头看看宿舍上的摄像头,道了句:“可以了,拍不到了。”

“妈的,我劈死你。”

电光石火间,余罪的右手已经打向左边的人,一拳封眼,距离恰当,简直是竖好的沙袋。那人同样一声惨叫,捂着脸部蹬蹬蹬退了好几步大主宰,跟着余罪左手一反,只听清脆的一响,手掌托住了对方冲来的拳头。

鼠标、豆包来得迟了,兴冲冲上去补了两脚。随即那三位就被学校风纪队扭送去学生藏书网处了,不少人一致指认这三个家伙偷窥女厕所,揍得不冤。风纪队也是警校的学员,胳膊肘肯定不会往外拐,押解途中还有人踹了两脚骂骂咧咧道:“长眼了没有,这是警校,你以为是艺校啊,没打残你不错了。”

风纪队带走人时,史科长本待回去,不料在嬉笑讨论的人群之后,他又瞅到余罪、严德标、豆晓波三人鬼鬼祟祟往餐厅后去了,一瞬间的好奇心驱使,让他悄无声息地跟上去了……

吼的人一多,来看热闹的也多了,临近放假的学员们个个更是闲得慌,二楼甚至已经有人从窗户爬到台子上,直接就跳下来,自发地堵在路上了。

可没人注意到,这一切都被暗处的史科长悄悄观看着,回趟警校还能碰见这种烂事让他不禁哑然失笑。不过多年的职业敏感又让他马上严肃起来,似乎这个案由,根本经不起推敲。

警校这干精力过剩的小后生,平时自己人都打得不亦乐乎,有外人来岂能放过?

不能说不知道,一说不知道,估计立马就拳头伺候。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