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 我的刑侦笔记. 1》-有爱无声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星期日 22:09:46 作者:


关灯
护眼

“哇,太黑了吧,这破电脑扔出去,你看值不值一包烟钱。”鼠标笑道,狗熊却是不迭地答应了。骆家龙回宿舍拿好工具,放平机箱,锡焊一接,热焊之后,拔下了个陶瓷电容来,边看电容脚边道:“短路了,你们宿舍这台机是邪啊,北桥都发黑了,内存条烧了两牙金手指,愣是还能用。”

此时看那台老爷机,就个机箱框架,是狗熊在二手市场做生意的老乡白送他的,二手货中的淘汰货,还愣是支撑到毕业了。警校可不同其他学校,作息时间卡得紧,上机是集中学习,宿舍里根本不提供网络接入,所以宿舍里的电脑也很少见,这台也就是因为太破了,连查风纪的都不忍扣留才勉强保留下,不过在兄弟们心中这可是宝贝。

一喊见效,在另一宿舍串门的余罪拉开门了,伸着脖子说道:“干什么?”

“敢赖账小心我让它马上坏啊。”怒江之战骆家龙威胁了一句,接好了电源,一开机,屏幕画面终于显示出来了,那干外行也知道好了,把骆家龙赞得洋洋得意。进了界面,骆家龙娴熟地敲着电脑,在某个盘符下敲了几行字母,噌一下子,空空如也的硬盘里,隐藏的玩意都显形了。

警校里对这个查得也格外严,这么一说,声音都放小了。却不料豆包一嚷,“笃笃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了,全场都被吓住https://www.99lib.net了。

迟疑了一下,余罪又向前走了若干步,诧异地问:“安嘉璐,你……你找我?”

一问怎么坏的,狗熊生气地揪着孙羿问着:“孙子,到底怎么坏的?是你还是豆包?”

这是兄弟共同的秘密。此时,汉奸知道要干什么了,立马关紧了门,小声道:“快放一部,放一部解解眼馋。”

在这个女性本就不多的环境,安嘉璐无疑是最闪亮的一道风景,那离去的步幅,又刚劲又婀娜;那回眸的一笑,真甜啊!后面的兄弟们可惨了,哎哟哟地捂着小心肝,回寝室擂床的,拍脑袋的,个个痛悔不已,就差撞墙了。早知道有这结果,哪轮得着余罪?一帮人早捧着玫瑰求爱去了。最痛不欲生的是汉奸,只听他说道:“余罪求爱,连衣服都是穿我的,这叫什么事呐?能和这样的美女花前月下一回,那才叫风骚啊!”

不可能,哥儿几个一瞅余罪蹬着大拖鞋、耳朵上还别了根烟的德行,谁也不相信他会交上这样的“桃花运”,哪怕把鼠标和豆包拉出去都比他强不少。

电脑就在孙羿的床下,连个机箱盖都没有。孙羿嬉皮笑脸道:“我睡迷糊了,起床吐了口唾沫,一个不小心,吐主板上了……不能赖我,你机箱盖都不盖。”

安嘉璐点点头道:“不九*九*藏*书*网可以吗?”

讨论无果,又不知道哪个人提议,这一宿舍呼啦啦跑出来了一群,追着那一对去瞧个究竟了……

“快快,骆哥,十万火急……狗熊的电脑死活打不开了。”

“对,绝对不能辜负了安美女。”鼠标仗义道,一拍胸脯道,“要不,我替你去?”

“没没没……怎么。”汉奸回过神来了,小心翼翼地出声问着,“安警花,您……怎么光临寒舍了?”

“不不不,我是有点奇怪。找我干什么?”

于是一帮人赶忙关显示器、拔电源,等汉奸站到门口时,装模作样的几位已经捧上《犯罪心理学》讨论上了,汉奸整好衣服,问了谁呀,拉开了门。却不料一开门,一阵眩晕,晃了好几圈,扶着门框勉强站稳了。屋里的看到门外来人时,不少人也是好一阵眩晕。

“有位美女来了,想不想见?”其他人扯着嗓子怪异地嚷着。

“怎么坏的?”骆家龙摁了开关,却怎么也打不开。这哥们儿是计算机系的,就因为教了刑侦班几招怎么翻墙进国外网站,已经被大多数学员认为知己了。

“少来了,要替也是我替。”骆家龙抢白道。

虽然习惯异性的倾慕眼光,可从来没有同时被这么多人仰慕到嘴边挂着亮晶晶的口水,安嘉璐赶紧说明来意:“我找余罪,他人呢?”

包括余罪在内的一干学员 ,此时一片死寂,都诧异地思忖着,这事发生的,比上午余罪当众求爱还要过分,过分得让人不敢相信了。难道余蛤蟆真的打动安美女了?

众人可惜着“老伙计”,专家骆家龙瞧了瞧,咧着嘴道:“太破了,这都几核时代了,你这还是赛扬系列,从我进学校你们就拉我修电脑,光主板我给你焊八回了啊。”

“别摆功成不成?能不能修吧?”狗熊问道。

“那好,我等你啊。”安嘉璐甜甜地道了句,回头朝同学们嫣然一笑,飘然而去。

众人看着骆家龙娴熟的动作,一个个佩服得无以复加,整个计算机系,通软件的不少,可通硬件的不多,像老骆这样软硬都通的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一位。豆包钦佩道:“骆驼,这两手什么时候教教兄弟,玩得真溜啊。”

“找你。”安嘉璐上下打量着余罪,把余罪看得老大不自在了,她笑道,“找你陪我散散步。”

“这话应该我问。”狗熊反应过来,凑了上来。那干兄弟一个比一个没出息,都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安妹妹。

“骆哥我告诉你啊,可邪门了,孙子一口吐主板上了,那屏幕上突然出来个对话框:发现新硬件。我正郁闷着呢,又是一下子,冒了股烟,就打不开了。”豆包形象地表述着,惹得兄弟们一阵哄笑。这时汉奸汪慎修和牲口张猛也进来了,一99lib•net听闻这等奇事,俱是不信,直斥豆包胡扯。

“老规矩,一包烟。”骆家龙道。

“有新片子了?等等,一起看。”余罪嚷了句,转眼从三层楼道上下来了。

他火急火燎地奔着,边奔边提裤子,可来劲了。等奔到近处看清安嘉璐,小心肝扑通一下子掉地上了。他看到兄弟们一个个的坏笑了,看到安嘉璐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他有点难堪地站定了,那干损友却是笑得更欢了。往常宿舍里一说有美女上门,那是有新片出来的暗语,可谁想今天不是暗语,真有美女上门了。

晚饭过后刚回宿舍,豆包揪着隔壁宿舍的骆家龙,直往自己宿舍拉。骆家龙拗不过这货,不情愿地被拉进那个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进的201宿舍,这宿舍正对楼水房,一年四季都荡漾着尿臊味,本来味道就够呛,偏偏又聚了一窝懒汉,一进门就看见地上堆的那些臭运动鞋、运动袜。宿舍里,熊剑飞正埋怨着豆包把他那台老爷机给整坏了,一见专家来了,赶紧让座。

“那简单……看我的大召唤术。”鼠标殷勤了,出了门,在楼道里扯着嗓子喊着,“余儿……余罪……”

众人没心思干别的,都在宿舍讨论着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有人说安美女要找人收拾余罪;有人说没准安妹妹口味重,高富帅不喜欢,喜欢上余罪这个矮穷丑了;更有人推理余罪这小子 没准揪着安美女的小辫了,说不定要逼她就范,乖乖地献身。这些奇思妙想听得众人一阵神往地坏笑。

“不在这里呀?”安嘉璐又道。

“在301宿舍啊。”豆包道。

这把余罪可说得心起了,一摆头道:“好啊……走,散步去,你楼下等我一会儿,我换换鞋。”

是安嘉璐,她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干瞠目结舌的同学,奇怪地问着,“怎么了,都这样看着我?”

狗熊也凑着热闹,流着口水道:“余儿,你不敢去,我们可全权代表你去了啊。”

集体观摩不是头一回了,每回都看不尽兴,这不刚看了一小半,众人口味不同,几只手都在抢着动鼠标,豆包正看得上火呢,气呼呼地嚷着:“都小点声!让风纪队的查着,等着写检查呀。”

“这算个毛呀,我们高中就玩过BGA封焊,焊一个芯片最少都二十几个脚,这个小儿科。”骆家龙道,他找了个替代品,一插一焊,跟着竖起了机箱。狗熊瞪着眼不相信地道:“这就好啦?你这一包烟挣得也太容易了。”

“这可是众目睽睽,某人上午还说怎么死去活来,现在倒好,陪我散散步都不敢答应,这该作何解释呢?”安嘉璐笑着道,轻描淡写地戳穿了余罪上午的告白。众兄弟一旁看着好戏,几乎能猜到安美女要给余罪好看了,于是汉奸开口直斥余罪道:“就是嘛,散步这个要求不高。”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