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 我的刑侦笔记. 1》-兄弟相逢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星期日 22:23:53 作者:


关灯
护眼

鼠标笑了,心道立志当鉴黄师的李二冬终于学有所用了,连豆包怕是也被他带坏了。两人不是撅着屁股往台阶下贴,就是踮着脚往电线杆上粘,干得那叫一个投入。

鼠标气歪嘴了,强调着这是他妹,两人喷了半晌,那边的细妹子倒被逗笑了。正互相介绍着,余罪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摩的司机的,对方一报方位,得,这急火的,赶紧打车去追。

余罪快步追着,进了小胡同不远,就见得细妹子从岔路出来,小两口似的,拉着鼠标就奔。追了不远,他大喊一声:“嗨,骗钱的,站住。”

晚了,赢钱的早没影了。

什么呢?熊剑飞一回头,看到了锃亮的墙砖上贴着癣一样的小广告,卖枪售炮、春药迷药、贷款收款、中医军医,简直是一应俱全。

前面的两人,扔了东西,撒腿就跑,边跑边往后看追来了没有。看得真切时,猛地刹车,愕然地望着,跟着尖叫一声,两人奔回来了,搂着余罪,抱着狗熊,拉着鼠标,那个激动呀,比抱了个美女还来劲!豆包更是“啵啵”在余罪、鼠标脸上亲了几口,李二冬说道:

林宇婧把情况汇报回去后,得到了杜组长这么个命令。这两人他仿佛不担心似的,到现在时间过去一半多了,自动放弃的有四个,被派出所抓住的有一个,杜组长出面去带人,可不料这位11号居然在派出所撬了手铐逃跑了,惊得杜组长连呼邪门。

他妈的,这小子成精了。

这些都是次要的,忙乎了三天,余罪要证明一件事,也是他一直想做却能力不够的事,什么事呢?就是把这些流落的哥们儿都找着,离乡背井的,他遇过好几次危险,他想其他人过得也好不到哪儿。

车驶到石岗路时,林宇婧快发疯了,信号对比了几遍,就在珠江上,可信号定位却偏偏在江里,她沿着车道快速行进着,停到离信号显示的最近的一处,再对比时,疑惑地看了同伴一眼。

“没事,我担着。”李方远拍着胸脯道。林宇婧一笑,又埋怨上了:“别你担啊,想办法找到人呀,光有信号不见人,咱们这么大人了,还和他们玩捉迷藏呀。”

“你谦虚吧,在学校你不就策划过抢银行吗?”九九藏书网鼠标笑着推了把余罪。余罪却反驳着:“你不傻呀,什么也能当真?”不过说着鼠标的眼睛余光盯到一处时,突然间有所顿悟,拉着余罪一指,奇怪地问:“要是干那事,倒是有可能。”

“这两个小王八蛋,沉江里算了!”李方远气愤道。

是余罪,反追踪成功了。他不敢跟得太紧,那些人的警觉性不比他差。摩的司机走时余罪又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拽着人商量着什么,片刻后又给了五十块,让司机去帮他找那辆车的下一个停车点。司机愣着看他,以为是什么坏人,余罪一翻白眼,直嚷着:“那个美女我看上了,帮个忙看看她在哪儿停车。”

很有可能,这个繁荣的都市,能在挤压的空间中生存,恐怕也只能找这种偏门歪路,四个人沿着广告往前走,越走越快。那贴广告的,一弯腰贴一张,走不了多远,几个追出不到两公里,齐齐停下了。

说话间他卷起包袱就跑,数日不见,鼠标腿脚竟然也快多了,他钻出人群,一眨眼跑进了小胡同。此时才有人省悟,没见城管来呀,跟着又有人醒悟:哇,我一百块快输完了!旁边另一位也说了:我早输完了。此时面面相觑时才晓得,怕是掉坑里了。

“哎哟妈呀,快跑!”鼠标一激灵,回头一瞧,撒丫子就跑,不过跑了几步,又“嘎”声刹住车了,喘着气再回头时,他蓦地笑了起来。旁边那位姑娘拉着胳膊问,他都笑得回答不上来了。

林宇婧更没有注意到,滨海的某辆摩的上,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她在石牌街这一处人潮往来的地段停了不多会儿,又驾车前行了。后面盯着她的也下了车,付了钱,看着车刚刚行驶的方向。

人一走,几个人都皱眉了。这是友谊大酒店的门口,宽阔的马路,来往的豪车,绝对不像哥几个讨生活的犄角旮旯,熊剑飞抬头看了眼高耸入云的楼宇,忍不住说道:“哇,这是谁呀?不会发财了,住在这地方吧?”

信号总是有偏差的,电脑在时间和空间上有一丁点的误差,反映在实际追踪上,可能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楼宇、无法通过的高墙,或者像现在一样面对着无法横渡的大 江。同伴李方远也是一副霜打的蔫相,本来是8号一个人捣蛋,遇上1号,成了两个人结伴捣乱了!一天前在白云山上,没找着;第二天又去了太阳岛,旅游地游客如织,更没法找;今天更好,掉江里了。

赔了十块,妹子趁着热闹,连本带利全押了,再一翻牌,哇,又见红了。鼠标苦着脸只说今天赌运不佳,赔了钱。赔钱的样子比赔老婆还心疼,惹得众人哄声不断。

这个无关乎高尚,只是他想如果兄弟们抱成团,应该好混得多。

更邪门的是这些人度过了饥饿适应期后,一个个开始安稳了,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和谋生手段,当然,除了那个一直就不安生的8号,现在又加上了1号。

三把连赢,那妹子却是见好就收,说了声不玩了,高兴地蹦蹦跳跳走了,惹得围观的人群都在哄笑鼠标。不过此时似乎有人跃跃欲试了,十块、十块开始尝试性下注了,几把过后输赢各半,却是赌兴渐起。只见鼠标坐着大庄,连出几张,竟然押哪儿赢哪儿,大有赌场荷官的风范。又是几把赢得周遭观众额头见汗时,却不料庄家一把憋十,惹得众人一阵欢呼,就喜欢看庄家通赔时那倒霉样。

“我也没那本事啊。”余罪愣了下。

“你妹?”余罪怪怪地问。

“这怎么赖我呢,出来没给我个好脸色看?高远和武为笑话咱们,咱们应该是一气的嘛。”李方远劝道。外勤的女人少,但凡有一个大伙都捧着护着,不过这个简单任务如果追踪无果,回去免不了被前两位耻笑,于是林宇婧这气,没少往李方远身上发。

“你以为他们真能沉江里呀?”林宇婧没好气地道,发动着车,李方远问着:“去哪儿?”这位警花又不耐烦地说道:“烦不烦,能去哪儿,跳江!追他们去。”

“哎,等晚上睡觉时候,去逮回来得了。”李方远道。这个办法明显无法实行,惹得林宇婧又是无奈地笑了笑。

余罪知道这货是个舍钱保命的主,就那猥琐德行,揍他也觉得没意思,估计挨得不重。三人说笑,前排的那妹子也跟着高兴,不时地回头偷瞧三人,看到严德标时,总是一副含情脉脉的眼光。哎哟 ,没办法呐,这里头就数严德标最帅,长得最有福气。那怀春的眼神就连迟钝的狗熊也看得出来,别说余罪了。两人相视一眼,熊剑飞小声附耳问余罪:“这家伙不会真下得了手吧?”

“呵呵,不是老婆跟人跑了吧?哈哈。”那司机笑道,不过仍然接过钱,一溜烟追上走了。留下余罪哭笑不得,敢情摩的司机的眼光比他还尖,早看清前车里那女司机的长相了。

余罪却是深呼吸一口,猛地一吼:“贴小广告的,站住。”

“不可能。”鼠标来回看着,街上混了多半月,以前不晓得的事荤素不忌地塞了一脑袋,他判断着,“二十几天要发财,不是抢银行就是贩毒,余儿要没干,其他人没那本事。”

车上余罪向众人解释说自己是在找追踪的方位,只要车停,肯定是有同学落在那儿,鼠标却是诧异道好几天没见跟踪的来了。不过马上听到余罪说追踪的人早换了,惊得鼠标好一阵沉默,心想自己前天在路边赢了几个钱,被当地烂仔揪住抢走一多半,还被揍了一顿,救援的也不上来帮帮忙。

“嗨,嗨……别走,我正缺个托。”鼠标另一只手拽着余罪了。往胡同外走时,这对在余罪看来奇特的雌雄老千道明来历了,敢情是鼠标在大街捡了个丢了行李的打工妹,山区的,那地方人不兴念书,十五六岁就出来打工养家糊口,别人管顿清平乐(孤城闭)饭就让妹子觉得找到终身依靠,不走了,跟着鼠标当职业托了。

林宇婧瞥眼看了眼李方远的老实样子,不忍心了,车行驶了不远才细声道:“方远,咱们的任务可算砸了啊,三天都没追到,根本不知道人家在干什么,我担心再捅出娄子来……”

还在江里。

“这些人一点都不像菜鸟,亏得是四十天,要放四个月,能组个犯罪团伙。”林宇婧恨恨地道了句,惹得同伴发笑了。

“你妹呀!”余罪的口气变了,话没变。

严德标,警校大名鼎鼎、十赌九赢的鼠标哥,正扣着一顶瓜皮帽,两手娴熟地切着牌,嘴里已经嚷起了流利的滨海白话,那意思是:“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多押多赔,少押少赔……一把十块真不贵,咋也不算高消费!嗨,这位大姐,九九藏书来一把?”

到了摩的司机指示的地方,司机如愿以偿得到了另外五十块,告诉人就在这儿停的。

林宇婧给了个怒容,没本事,就别净拣狠话说!她联系着后方,两相比对着定位,此时才发现江中移动的轮渡,一下子明白了,不过也傻眼了,如果绕路要多行十几公里,怕是又追不上这俩害虫了。李方远也明白了,小声问着:“在轮渡上?”

“你们来了就好了,我们的活儿太多,两人都快忙不过来啦!”

一句奏效,看热闹的摊主收拾家伙,正赌着的一抽赌台上的钱。坐庄的鼠标慌了,大盖布一卷,不迭地嚷着:“明儿再来……连出两把憋十,倒血霉了,赔大了!”

“不管在哪儿,先不用管他们!”

“我估计八成已经下手了。”余罪小声道。鼠标虽然没听到,不过瞪着他,有一种宁为红颜、不让兄弟的霸气。余罪知趣地闭嘴了,示意着狗熊别乱扯了。

“你妹!怎么见面就没人话,滚。”鼠标发飙了,回头揽着他妹妹,生怕被余罪吓坏似的。余罪漫步道:“哎,我本来担心你过不下去,看样子还挺好,那我走了,你跟你妹过吧。”

车行驶着,向下一处石牌路驶去。那儿是个跳蚤市场,汇聚了全世界的电子垃圾,通常是整货柜的电子废件被无良商人买回,回来一修再重卖,于是就有了风靡全国的二手笔记本、手机等高档家电,美其名曰叫:水货。

在训练开始后的第二十二天,不同地点的五个人意外地在同一天相遇,不过在煤炭大厦的杜立才知道这不是意外,恐怕是换的两位外勤被人反盯梢了,否则这么大城市,得多大的概率才能一天发生两次巧合。

是豆晓波和李二冬,这两货不知道怎么碰面了,正辛勤地弯着腰往路沿下一张接着一张地贴,要不就掂着脚,往电杆上狠狠一粘,浑然不理会路旁行人诧异的眼光。

不一会儿,她突然飞快地跑了起来,对着聚起的人群外嚷了句:“城管来啦!城管来啦!”

“什么意思?”余罪笑着问,他当然知道什么意思。

林宇婧一直在看轮渡,可她不知道的是,轮渡上也有人看着她。试了三天,熊剑飞终于很服气了,被钓的鱼把钩引 出来了,还真是这辆标致车一直追着他们。

对面明明不是大姐,是位细腰妹子,许是看着鼠标流哈喇子的样子可爱,那妹子掏了十块钱,象征性地试水,只见噌噌噌三张牌排好,妹子不确定地指了指,鼠标猛地一翻,众人高呼:见红了!

一声悠长的轮渡汽笛声响彻在珠江江面上,美丽的滨海沐浴在早来的春雨中,菲菲小雨像情人的手,抚过这座精致的城市,城中有水,水中有城,显得多了几分诗意。

走了没多远,他四下寻找着,刚才车在这一片停了,那应该是这儿有流落的兄弟。他找啊找,路过街边一处摆摊玩牌的摊点时,他蓦地停下了,然后笑了。

看着懊丧的几位属下,他感到了棘手,一群小害虫结伙,他担心要失控了……

“没成年,你小子孽可做大了。”狗熊“啪”地给了鼠标一巴掌,相比之下,余罪的罪可轻多了。

余罪慢慢地走向这一对“赌王赌后”,姑娘小鼻子小眼,看着都像未成年呢。他到了近前,细细打量着这姑娘,那姑娘却是害怕一般,躲到了鼠标身后。鼠标气愤地推了余罪一把:“去去,看把我妹吓的。”

余罪心里暗道双手切牌,要换三张不难,这数日不见,鼠标的牌技可是突飞猛进了,现在能操控七张了,吃多的赔少的,不知不觉就把钱装腰包里了。而且,这家伙居然找了个细妹子当托……余罪四下搜寻着,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位刚才下注的细妹子远远地站在一家电脑店旁,往赌摊这边看。

“啊,别想歪了,我妹妹。”鼠标严肃道。

狗熊气愤地骂着:“这俩太堕落了,连鼠标都不如!”

看这不像一对的一对,余罪估计再纯良的妹子跟上鼠标几天也得被带坏。不过他也没想到妞都没泡过的鼠标几天不见就骗回个妞来,那妹子老是景仰地称呼他“标哥”,笑得余罪肚子疼。

出了胡同,走了好远,听说余罪找到熊剑飞了,让鼠标也好不高兴,等了好一会儿公交车到,熊剑飞从公交车上下来,一看鼠标和余罪相逢了,乐得屁颠屁颠跑过来,不过那样子吓得细妹子一紧张,又往鼠标身后躲,狗熊这才发现细妹子,惊得大张着嘴,半天才紧张问:“成年了吗?”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