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 我的刑侦笔记. 1》-优劣俱奖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6日 星期日 22:27:36 作者:


关灯
护眼

鼠标出来了,有点心虚,知道自己的小动作又被发现了,看到许平秋犀利的眼光,一紧张两肩直耸,可许平秋蓦地笑着道:“很好,听说你在街头顶风冒雨晒太阳,干得很辛苦啊,收入不菲吧?”

说话间,高远咬着牙,发着由许平秋带来的文件复印件,按许处长的要求一一发过,各人看时,俱是一脸兴奋,这大馅饼真砸到脑袋上了。不但有省厅的文件,还有准备好的聘任合同书,不是那种一年一聘合同,而是长期聘任的合同书,一签就意味着加入警籍,成为正式的人民警察了。

这些人根本不像任何一队她接触过的警察,说乌合之众简直是表扬他们,林宇婧在想,就算回炉来几次再教育,恐怕也约束不住这些人。她实在怀疑,许处长的麾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货色。

这一问,好多人心里都提起来了,生怕那票大事被人揪着,余罪很诚实地挠挠脑袋,抬着无辜的眼神,难为地道了句:“我……什么也不会干,就靠那个……他们几个接济混下来了。”

到汪慎修了,这货不知道是准备破罐破摔还是怎么的,很神经地来了句:“报告处长,我犯错误了。”

众学员此时才注意到,林宇婧那挺拔身姿、娇白脸庞、飒爽的样子在这个队伍里,可是显得格外耀眼……许平秋笑了笑,回头看因为追踪失败有点尴尬的林宇婧,笑着道:“机会有,就怕你没那本事,她是武警应急特勤出身,柔道黑带在她手底走不过十招。”

时间指向五点时,电话终于来了,听到了十名学员全部归队,许平秋在电话里很高兴,又等了一会儿,听到车驶来的声音,众人不约而同往外看,只见一身警装、威风凛凛的许处长只身前来,在他的身后不远,泊下了若干辆警车,很有气势。这个地方像一个犯罪现场,细细一数,居然有七八辆越野警车呈包围的趋势,而且人影憧憧来了不少穿警服的人。

“是!”

于是牲口哥心理平衡了,拉着兄弟们又要开忆苦大会,把哥几个吓得直躲。

众人不解,不过也能理解,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被许平秋的话一刺激,都挺起来胸脯了,像要证明自己是男人、是有种的男人一样。

再担心也得过这一关,不过没人发觉的是,此时的担心已经和当初下车的担心迥然不同了,那时候是饿肚子的担心,而现在,仅仅是取舍之间的衡量 ,毕竟现在都看到出路很多,不一定非做警察。比如骆家龙就说他也想通了,真要不行就到这儿的电子城打工,随随便便都挣几千的收入,要是创业的话,机会大把的是。

当然,除了某人之外。余罪一直很安静,什么信念和理想教育,在现实面前简直不堪一击,最坚守的……难道还需要讨论吗,看看张猛的德行就知道了。

“不用谢,人心都有一杆秤,轻重自己要晓得。”许平秋道,回头时撇开了话题,表扬了傻乎乎的孙羿一番,又夸了熊剑飞一番,夸得大伙都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了。

“是,收入不错,不过我把钱都捐给一位落难的打工者了,我的队友豆晓波、余罪、李二冬可以证明。”鼠标义正辞严地说道。

众人一哄笑,气氛缓解了,问到李二冬时,许平秋居然夸这小伙很有眼光,能在使馆路上找我是余欢水到商机,这种眼光可是作为警察必须具备的素质啊。别人一头雾水,可李二冬心里却是忐忑不安,他和豆晓波到使馆街上不是找商机,而是贴小广告去了,敢情领导早知道了,只是没当面指出来而已。

“我看那位漂亮姐姐在我面前出现过两次……这位姐姐和我的梦中情人几乎一模一样,我一下子就一见钟情了,我就追着想看看她到底是谁、有没有机会泡上,结果没追到她,倒把严德标他们追到了。”

“好,再一次欢迎你们回归,也恭喜你们顺利完成任务,这个简单任务我想你们已经体会到了,真实的社会和你们想象中有很大差距。这个社会各个人群的生存状况,你们也多少有点体会了。坦白地说,你们要认为穿着一身警服很帅气、很威风,那你们错了;要是认为警察的工作就是坐在局里清闲,你们也错了。其实这个社会上很多人的生存状况就像你们经历的简单任务,身无分文、举目无亲、连最简单的温饱都解决不了,这种生存条件是诱发各类治安、刑事犯罪的最初诱因,从这个层面上讲,其实大多数被迫走上犯罪道路的嫌疑人都是值得同情的。”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既然招聘的自主权在刑侦处,那就该我说了算,我要以自己的方式培养一批与众不同的刑警,就从你们开始。原谅我的无耻,我必须给签约的学员设置一个障碍,我希望有种的男人跨过来,加入我们,把没胆的胆小鬼隔在障碍之外,大家 有意见吗?”许平秋道,宗旨说出来了,敢情还是镜中月、水中花,还不是煮熟的鸭子。

心不齐,队伍就不好带了,即便林宇婧也能看出这个兆头来,颇有颓废和忧郁气质的汪慎修,貌似忠厚、实则奸诈的鼠标、豆包,再加上贼眼溜溜的李二冬,还有那个一心只想着玩的孙羿,当然,更有那个隐藏很深、在外面做的事连自己人都不知道的8号余罪。

中午饭是统一安排的,就在左近的一家饭店,数张猛吃得最多,那吃相看得兄弟们心里酸,眼睛也酸,现在众人已经知道了,郑忠亮、邵帅、王林、吴光宇四个人出局,细细想想,其实出局也未尝不是个好事情,最起码不用经历你不愿经历的事了。

余罪羞赧地、花痴地、十分不好意思地指着林宇婧道。林宇婧刷地脸红了,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那帮学员可哈哈大笑起来。谁也没想到余罪能给出这么个白痴加花痴的原因,偏偏这原因,还蛮有说服力的。

“是吗,什么错误?”许平秋像是根本不解,问了句。

“我在帝豪夜总会当了近一个月领班,和一帮小姐混在一起。而且还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她也是小姐。”汪慎修直接道,说出来似乎好受了点,他眼前浮现出一个倩影,他在挣扎着,他的心里很矛盾,和她在一起想着的是队里,而归队之后,又想着温香软玉的怀抱。

不过鼠标不屑了,小声道:“打个什么工呀?蠢货,跟着我干,哥现在早月入过万了。”

其他人未必就想喊了,人站得笔直,可眼珠一直在来回地动。鼠标的小动作又开始了,嘴型一动、表情跟着动,旁边的李二冬、豆晓波、余罪,都能看懂,那是在说:兄弟们,不问到脸上,都别胡说啊。

难不成警力实在急缺了,大家都合格?

许平秋顿了下,没有再说教,他知道本性和泰山同样难移这个道理放在这帮人身上很合适。转了话题道:“这些话你们以后慢慢体会,接下来我该兑现我的诺言了……根据省厅今年对刑侦警力的招聘指导意见,经省厅人力资源部核准,决定由省厅刑侦处自主招收二十七名刑警队员,恭喜各位留下的,全部在列。”

骆家龙笑了,他知道鼠标是个什么货色,就是真的估计他也不敢。这拨人虽然私下小话不少,但都不约而同地瞒着张猛,实在是怕实话讲出来让牲口哥受不了。 但凡他问,哥几个都装着苦大仇深的样子,好不委屈地来一句:“我们也是驴粪蛋外面光,比你还难过,你好歹敢还手,我们只有挨打的份。”

“不会那么简单吧?太没挑战性了,能让咱们当狱警作威作福去?”余罪狐疑道,感觉这种简单任务貌似简单,实则巨难。余罪一说,各人心里咯噔一下,想到了一种最悲剧的可能。

“哦……”许平秋像是相信了,不过马上又来一问,“那你怎么找到他们的?”

许平秋这话说到学员们心坎上了,也引起了大多数人心灵上的共鸣,对嘛,饿成那样,犯点什么小错都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是可以原谅的。这么一想,心理负担骤然变轻了。

“依然是简单任务,我们将把你们送去一个地方,待到实习完成,愿意去的,毕业后直接上岗。不愿意去的,老规矩,出局,我会为你们订好今夜返回岳西省的机票,以后发生的事就与你们无关了。出于友情协助,我会给你的毕业实习报告上写上夸奖的话。也许回到地方,会起点作用。”

鼠标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关了,得意地回来了,豆晓波的嘴唇在动,是在说:“你小子确实是英雄本色啊,好色的色。”

吃完饭没给休息时间,甚至连冲个凉洗个澡换衣服的机会都不给。下午时,大家对后方不近人情的招待有点不满了,林宇婧解释着许平秋正在开会,一会儿就赶回来,这句话隐隐地让一干学员受了点小打击,相比现在受到的待遇,哪如在社会上混得风生水起。

许平秋缓缓道,他在很多人脸上看到了愧疚之色,和余罪平静的脸色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心里暗道:这家伙装得真像,要是不知道内情,一定被他的无辜瞒过了。

许平秋说道,看着一张张稚嫩的脸,他心里确实觉得自己有点无耻,可自己偏偏又必须用这种无耻的办法。

许平秋从这位学员复杂的眼光里似乎看到了什么,他同样拍拍汪慎修的肩膀道:“我从来不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包括嫌疑人,当然也包括失足女。严格地讲,她们在这个社会上属于弱势群体,这个群体的存在和庞大,是因为人之本性的需求,以及社会和环境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要是这也算犯错误,那我们中犯错的人就多了,因为和她们打交道最多的,警察就在其中……”

高远咬着牙、闭着眼发完,他觉得老队长有点昏头了九九藏书,招这么一帮活宝,放哪个队不得鸡飞狗跳?

“严德标!”

饭间兄弟几人都不再谈论过去几日的经历了,有董韶军的正直和张猛的悲惨在,其他人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更何况,那些幸运的经历,实在有点不足为外人道也,此时那几位倒是有点担心再见许平秋时该怎么办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作为一名警察,他的责任就是预防和制止犯罪行为的发生,以消灭犯罪行为为使命。所以,你不能抱着这种同情心,更多的时候你必须依法办事,即便是以你不喜欢、不认可的方式,也必须那么办,这就是有时候我们心态不平、心里挣扎的原因,因为天下事,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理之类的矛盾太多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充当道德谴责对象的角色。也像你们迫不得已,也在某些方面越界一样,这要放在普通人身上就无所谓了,小错小过,治拘都算不上,没人在乎。可要放在一位预备警察身上,那就是大问题了,如果上纲上线,就是严重的道德品质问题了。”

只是轻轻提点了下而已,并没有深究谁的手脚不干净。鼠标、豆包之流,好歹长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咬着牙,不要脸皮地回来,看来组织还是挺有人情味的嘛。

不过这一句像平地惊雷,把众人惊蒙了,这事就干了也不能说出来呀!这可是羡煞人的经历,李二冬景仰着地看着汪慎修一眼,此时才觉得,自己和人家差得太远。

接着骆家龙,他细细问了几句,竖了竖大拇指直夸这小子有才,比网警支队那些人玩得好多了。跟着是豆晓波,实在没什么可夸的,许平秋笑着道:“不错,还是有过人之处的,别人都饿肚子,你居然吃胖了啊。”

什么办法?众人疑惑的表情都在猜测了,许平秋笑了笑,随意地说道:“下一个实习地是看守所,就在滨海市,本市有六所看守所,加上周边地市,你们将被分到不同的看守所。怎么样?你们可以畅所欲言,考虑时间五分钟。”

一下子没人吭声了,余罪吓了一跳,被自己的不幸料中吓住了。刚从盲流堆里混出来,又被打成罪犯回去,还得被关在格子笼里,一想那高墙铁窗里关着多少杀人放火以及抢劫强奸的恶人,足以让这帮涉世不深的菜鸟再次噤若寒蝉了……

“起立……以左首第一人为基准,报数。”高远忝列文体委员了,一嗓子把翘首的一九_九_藏_书_网众学员们喊得站正了,列了一排,等着许平秋进门检阅。而许平秋进门之时,林宇婧却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拉着活动闸,警体馆十余个窗口在同一时间落下了,漆黑一片。

“哪儿不是警,反正实习。”李二冬道。

许平秋带头鼓起掌来了,高远、林宇婧也都鼓起掌来了,下面的学员都机械地鼓着掌,只有张猛被这一句听得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他其实很想吼一句:我终于又回归组织的怀抱了!

“嘭”的一声,灯亮了,许平秋已经站在了学员们的面前,他笑着道:“别紧张,这是件保密规格很高的事,即便是同行,他们也未必能完成我交给他们的简单任务,欢迎你们归队。”

一转身间,许平秋看上了董韶军,董韶军刚要解释,却不料他一摆手制止道:“我知道了,贫不移志、窘不为盗,我相信你是最坚持自己的一个人。”

“这么好的人才,你想走我都舍不得。”许平秋道了句,笑了笑,回头看他身旁的张猛时,关切地问了问伤势,拍拍肩膀,鼓励与安慰皆有,这个很让人牙疼的“人才”敬着礼,学着董韶军的话来了句,许平秋来了句:“嫉恶如仇,不当警察都可惜了。”

汪慎修郑重地敬了一个警礼,又说了句:“谢谢许处。”

“出列!”

不对,还有一个余罪,众人此时才发现许平秋是跳过余罪夸奖其他人的。许平秋说完了才回头,很疑惑地问余罪道:“余罪,你干什么了,怎么家里没得到你太多的信息?”

“呵呵,多亏余罪提醒,我忘了说清楚了。”许平秋接住话茬,补充说明着,“不是狱警,而是以嫌疑人的身份被关进看守所,和那些各色的罪犯生活在一起。”

这句评价足够了,董韶军认真地敬了个警礼道:“我时刻准备着加入警队,实现我的理想。”

许平秋一怔,似乎被惊动了,竖了竖大拇指道:“仗义疏财,扶危济困,英雄本色!好,归队!”

“到!”

“狱警?不是刑警吗?”鼠标愣了声,看看同伴,有点不解。标哥倾向于留在滨海,还有细妹子等着自己呢。

确实是捐了,都给细妹子了。他这一句话惹得后面几位直骂他卑鄙无耻。

这一说,林宇婧眼中多了几分飒爽之意,惊得刚才叫姐姐的孙羿和余罪直吸凉气。警中外勤女性很少,但凡有一个两个,大部分都是逆天的存在,两人估计许平秋没吓唬人,不敢再调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