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3 我的刑侦笔记》-玉汝于成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8日 星期二 21:02:57 作者:


关灯
护眼

“哗……”

余罪把一瓶冰凉的矿泉水倒在头上,就着抹了把。自己中午饭都没吃,就啃了块面包,到晚饭时间了也不觉得饿,只因心里荡漾着的那股快意,挥之难去。

“55个了,靠,绝了。凤姐、大毛、洋姜都看傻了……从坞城路到前西街、回民路,怎么蟊贼都一个德性,把东西往不注意的地方扔,最佳选择还就是垃圾箱和下水道口。你怎么想出来的,余儿?”

鼠标崇拜地递了根五毛钱的冰棍,像递了枚勋章,实在是佩服得无以复加,垃圾桶、下水道口,甚至银都的厕所里,都能成为守株待兔的好地方,这么捡瓜搂枣子的抓法,把干了十几年的老反扒都看傻眼了。

余罪吮着,快意道:“你以为老子白挨这一把挠了?我特么就发狠了,怎么着也得把他们窝端了,休息的这几天,我就在街上窝了一周,我就看银都这一片扒窃案发案率最高的地方……贼都这种毛病,到手后,他迫不及待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走现金,扔掉赃物……只要扔掉,他们就放心了,警惕性一下子下来了。今天漏网的也不少,商厦和小商品城里的厕所要监控着,还能抓好几个贼。”

鼠标笑了,这抓贼也上瘾呢,不迭地道:“差不多了,以前最高纪录是三十九个,而且还是年节高峰期,这把他们纪录破得没样了。”

“就这一片活跃的扒手,我估计得有上百了,守着,再等半个小时……”余罪道。

“啊?还等?”鼠标畏难了,累得快干不动了。

“盯着公交车那一块,上车的一刹那。每天这个时候,下班的和急于回家的,防范最松懈。看看大毛他们,盯这块他们拿手。”余罪道。

鼠标也好奇了,他异样地看着余罪,好像一夜之间变成猎扒之王似的,怎么着就能把老反扒全部盖住啦。两人盯在路牙上的时候,鼠标小声地问着:“余儿,这本事……你狗日是不是在监狱里学的。”

余罪回头一瞧,随即不好意思地笑了,微微点点头,轻声道:“当时我们那个监仓里,关了四五个贼,有个老扒手叫短毛,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仔细回忆了下在看守所和他的聊天打屁,他教过我好几手。当时只当是解闷了,现在细细想来,嗨,挺有实用性的。”

“教的什么?”鼠标兴奋了,推着余罪道,“也教教我。”

“扒窃首先是个心理战,其次才是技术战。”余罪道,看鼠标不解,他解释着,“第一,要寻找容易下手的目标,比如谁容易成为目标呢,那些在商厦里试衣服换来换去不注意包的女性,一看到好东西就两眼发亮,什么都忘了的。当然,也包括那些看着大咧咧、粗心大意的男的,以及郊区那些进货的,总是缩头缩脑,胆气就不壮。这几种人最容易成为受害者。第二,得手后,要迅速处理掉赃物……这是防范被抓,所有扒手定律都是拿走现金,扔掉钱包……这个定律就是他们的软肋,因为一直以来我们反扒都着重于捉贼拿赃。他们急于扔掉成了证据的钱夹,在扔掉时,他不至于会仔细拭掉指纹……其实也无所谓,就算拭掉指纹,拍下来也能钉住他。”

“我对这个没兴趣,我是说……怎么扒出来的?”鼠标兴奋地道。

“哟,你看,那个长腿妞,像不像个贼。”余罪突然异样地问,鼠标一侧头,看了看,摇摇头,不像。回头时,余罪正数着钱,鼠标蒙头蒙脑还没反应过来,余罪却递上来道:“给,今天的奖金,请你了。”

“不会吧,非要把哥感动得哭一场!”鼠标不客气地拿钱了,一拿不对了,这钱好熟悉,就一张一百,剩下的都是五块十块的。他一摸口袋,然后瞪上余罪了……转头的工夫,余罪把他身上的钱摸走了。

“拿两指夹钱,这个真的不难练,关键是经验……趁着失主分神的时候下手,他不分神,就制造机会让他分神,比如,我肩膀撞你一下,说声对不起。比如,我拍你肩膀叫个名字,你回头时,我说认错了……你看你怎么就不开窍,其实和你打牌作弊一样,障眼法,你看我这只手,有什么特点?”余罪伸着左手,鼠标掰着他的手,看了看,摇摇头道:“没什么特点呀,跟鸡爪似的。”

“看另一只手?”余罪笑了,鼠标一惊一低头,哦哟,又上当了,余罪的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刚装回去的钱又拿到手里了。鼠标哥被玩得头昏脑涨,算算算,不玩了,再玩这钱真保不住了。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余罪这一手既融合了老爸称水果缺斤短两的本事,又加入了监狱老贼短毛的授技,还经过了被贼挠抓打击,别人不知道的是,自被打击后,这一手他关在家里天天苦练,端的是艰难困苦,到今天玉汝于成了。

“看看看……”

余罪声音突然严肃了,步话里叫着李二冬和洋姜,正对面方向驶来的8路公交,人群开始涌动。余罪指着人群道:“看,一个贼,一个掩护的……你看他们的动作,本来不挤,他们使劲挤……这种情况,如果上车的时候扒到了,他们就不上车,如果上车的时候扒窃不到,他们跟着车走,伺机下手……扒到了。”

如果离开,就是扒到了,等车一走,丢钱的就得自认倒霉了。

余罪飞一般地横穿马路奔了过去,李二冬、洋姜嗖嗖从另两个方向飞蹿着追人。那窃贼发现不对了,一下子提速了,却被对面奔出来的拿玩具水枪的哧哧哧朝脸上喷水。哎哟,这家伙反应快,居然躲过了,枪口一移,李二冬一不做二不休,噗噗噗往那人裤裆部喷了几股。那贼火了,拔出刀来,凶相毕露,怒喝着:“让开,老子砍死你。”

李二冬一个激灵,掉头就跑,那人回头见同伴被摁住了,顾不上了,飞步快奔。反扒和扒手这一对天敌,经常就在大街上上演追逐戏,今天又开始了。不过后面那位倒霉了,没来得及跑,被摁住了。化过装的大毛踹了那望风的一脚道:“又是你,陶小旦,才放你几天了,又干上了?”

“铐上……车上哪位乘客丢钱包了,下来,到反扒队领去。”

洋姜吼了句,哎哟,车上一阵尖叫,是个女声:“啊,我的钱包。”

着急地奔下来,居然是位长相挺水灵的年轻妞,找不着钱包急了,高跟鞋朝着地上的贼就是一顿痛踹。公交乘客对扒手最深恶痛绝了,不少人挥手喊着:“揍死他,再偷东西。”

打得狠了,洋姜赶紧拦着道:“大姐,别踹了,人家是贼,又不是强奸犯,你怎么老踹人家下半身。再说他是帮手,不是贼。”

“那谁是贼?”美女生气了,火大了,敢情钱包还没下落。洋姜被发飙的妞吓得一指。

不远处,跑出不到二百米的蟊贼,正跳脚大吼着,手捂着裤裆,像烫着了,一直呼扇着,可总不能脱了裤子扇吧?再说也来不及了呀。

李二冬就在几步之外看着,余罪也奔上来了,两人嘿嘿奸笑着,不急不缓跟着,工业辣椒精果然名不虚传,老大老二一起疼起来了,这哥们疼得原地乱跳,跑是跑不动,被抓又不甘心。

“刀扔下,自己戴上铐了,当回小偷是小事,可别当了太监,终生不举了啊,现在是不是下面火辣辣地疼,感觉那玩意儿不属于你了?”余罪笑着道,扔过了铐子。那人老实了,赶紧扔了刀,自己戴上铐子,蹦蹦跳跳,两腿乱蹭,浑然没有刚才的悍勇,哀求着道:“大哥,就偷了个钱包,不至于让我断子绝孙吧,这咋办?怎么里面跟烧了堆火似的。”

李二冬拎着人,余罪拿着冰水泼了一阵,那贼痛感马上减轻了,走了几步。那人又要求泼,再泼一股,哟,好舒服,这哥们就像快感来临一样,舒服得直哼哼,哀求着余罪道:“大哥,真舒服,再来一下。”

李二冬噗的一声笑了。余罪谈条件了:“兄弟,现在开始不泼凉水了……交代一桩让你舒服一下,不交代,里面那把火又烧起来了啊。”

“哎哟哟,我交代……交代什么呀?今天偷了个钱包,还没看里面有钱没;昨天比民工还背,摸来摸去,摸到了一个钱包里只有十块钱,还不够饭钱……大前天更背,上了两辆车,都有你们反扒队的人,我不敢下手呀。”那哥们此时听清了,是公鸭嗓子,不是藏着掖着就是极力辩白自己是个没偷几回,而且没偷到多少钱的蟊贼。

“这样吧,你反正自己也不想说自己的不好……交代其他几个贼,说不定兄弟们一高兴,放过你了。”余罪道。

“哎,这个办法好……我交代,城东钢厂区,独眼老来咱这地盘上抢生意,前天捞了票大的。”贼哥们开始咬同行了。余罪和李二冬笑了,都说戏子无情贼无义,这在大多数贼身上还是非常应验的。

反扒队员押着一伙两个贼回到案发地,那个悍妞又啪啪啪扇了蟊贼几个耳光。误点的公车上壮声威的声音一片,恰逢刘队坐着警车疾驰来了,给乘客讲了几句防范扒手的要点,又赢得了欢呼和鼓掌声一片。

余罪、鼠标、二冬几人,都在掌声的包围中洋溢着喜色,余罪觉得自己这张被挠过的脸上也有光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