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3 我的刑侦笔记》-来不逢时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8日 星期二 21:10:08 作者:


关灯
护眼

“猎扒”系列报道之五:消失在医院的魅影。

大副标题的报纸摆在刑侦支队孔庆业支队长的办公桌上,今天的报纸,他正饶有兴味地读着,读到兴处,大口呷着茶。旁边的孙天鸣已经续了三回水了,他都浑然无觉。

这个报道相比案情实录自然要糙了点,不过经过记者的妙笔,可比那些干巴巴的公文有意思多了,老跛毛大广被形容成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瘸贼,手下这帮贼众个个身怀绝技,否则你无法说明什么人就搞了那么多贼赃不是?成套的作案工具,挥霍剩下的现金以及老跛鞋里、腰带里藏的黄金,其实这本身就像一个传奇故事。

“干得真漂亮,这比你们搞个凶杀大案子还有正能量,一方面对外树立了我们刑警的形象,另一方面,也能唤起全社会正义感。好,写得好,干得也好,小孙啊……哟,咋还让你站着呢,坐坐……叫你来我有个想法啊。”孔支队笑着道,看孙天鸣有点谦虚地坐下,他直敲着报纸道,“你说这个,真是反扒队整的?”

孙天鸣异样了下,知道支队长顾虑在何处了,路面犯罪是个跨界责任,轻一点就是治安,重一点就是刑事,那个反扒队也是个边缘设置,名为刑警,不过归治安支队统管,否则就不会大量使用协警了,一念至此,孙天鸣很严肃地汇报道:“没错,确实是他们全程搞的,我们多少悬案忙着呢,肿瘤医院这拨贼搅得我们头昏脑涨,不得已把他们请来了……没想到,无意中请来尊真菩萨。”

“这个……”孔支队长踌躇了片刻,马上改话题了,直道,“这个也无所谓嘛,天下警察一家人,没有什么门户之见,再怎么说也是你们三分局直属大队审下来的嘛。”

“不过主要嫌疑人,是他们审下来的。”孙天鸣插了句,又噎了支队长一下。支队长真愣了,愣着不服气地道:“不能这都成全才了吧?刘星星是个老人,不能修炼几年,成精了吧?”

孙天鸣跟着支队长笑了笑,把大致情况讲了下,特别是抓人的时机的选择,审讯巧妙的突破点,让支队长眼睛又滞了几回。

人才啊,队伍里就缺这种什么脏烂事都敢接手的人才啊!敢这样审人的不是没有,而是没有这样天资聪颖、自学成才的,此时孔支队长甚至不相信这是警校能培养出来的人物。

“这样,小孙,我把我这个想法直接跟你说,征询一下成不成……”孔支队长真的下决心了,直道,“我觉得这几个人放反扒队,屈才了,实在屈才了……你觉得呢?”

“有点。”孙天鸣点头道。

“对嘛。”支队长抚掌道,大有知遇之感,直劝着,“你出面,把他们借调到你们队……手续呢,我想想,随后办。”

“借调?”孙天鸣奇怪地道。

“本来可以直接调,谁知道有俩新人摊上点事,不好明调了,另一个叫什么余罪的,刘星星居然敢抗命了,不放人了……我一查三人的工作手续,哈哈,这三个人的手续居然还在市局人力资源部挂着,他没治了……这个余罪呀,好像先前在特警后勤装备处待过,应该有两把刷子,我觉得是个人才,咱们一线就缺这样的人才啊。”孔庆业支队长惜才道,看样是真可惜这样的人才埋没在反扒队。

何止两把刷子呀?孙天鸣队长想想这货层出不穷的馊主意,暗道了句。不过支队长的想法他不敢忤逆,而且看领导高兴,便把自己窝了好几天不敢说的要求提出来了,小心翼翼道:“孔支,这个事我去办……那个,就是有点小事,能不能……”

“直说,许可范围之内的,什么时候没满足你们了。”支队长道。

“能不能给我们匀辆车。”孙天鸣说出来了。

“车?上半年不刚配过办案车辆,又不够了?”支队长不悦了。

“不是队里不够,而是队办没车了。”孙天鸣道。

“你的车呢?嫌不好,想换?”支队长拉下脸了。

“不是,输了。”孙天鸣道,他决定直说。这个领导有点恶趣味,心情不高兴了,文具都不给你批,一高兴了,经费全给你办。

“输了?谁敢赢辆警车开出去兜风?”支队长瞪大眼了。

“就反扒队的,那个叫余罪的……当天我们协同办案,抓回二十几个嫌疑人了,他和我打赌,说五分钟审下毛大广来,我不相信,就和他赌了……”孙天鸣简要地道。

“五分钟?”支队长一惊,伸了个巴掌,展开了五根指头,这几乎是脱出刑侦正常思维的事了,他惊讶地道,“然后呢?”

“然后不到五分钟,他就把人拿下了。”孙天鸣道,看把支队长震惊了,只好一摊手。车的去向明了了,支队长愣了好大一会儿,然后仰头哈哈大笑,笑了半晌,脸色一整,一指孙天鸣道:“活该,你骑自行车吧……年底破案率指标完成再来给我提这个事……呵呵,真有意思啊,哈哈,什么时候咱们队伍里也有这号人才啊,哈哈……”

孔支队长笑不自胜了,孙天鸣一块石头也放心里了,倒不是缺车坐,而是这个事终究得放到台面上,现在看来,没事了。他保持着恭谨的态度要准备告辞的时候,支队长的办公室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是省厅的,八成是上级来电,孔支队长随手拿起来,恭谨客气地问候着:“李处长,有什么指示?哦,反扒队呀,理论上归我们管理,不过主要是治安上管着……他们队长叫刘星星,副队长叫苟永强……去那儿,哎哟,直接说嘛,我接您去……好好,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一定把最优秀的侦查员介绍给您……”

放下电话,孔支队长这回急了,起身就走,看到孙天鸣,他急匆匆道:“走,正好,你和我一起去,一群蟊贼,居然把外宾的贵重物品偷了,这事捅到省厅,省外事处李处长亲自下来了……还有省委办公厅的领导,这事很敏感,千万不能大意……哎对了,小孙,反扒队这几个小子成不成,名声都到省厅了?李处长点名要找他们。”

“没问题,别的不敢说,抓贼绝对行。”孙天鸣点头道,眼前闪过那张貌似忠厚、实则奸诈的脸,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来的如此信心。

支队长的专车,直驶省厅。不一会儿,一辆车带了一个车队从省厅大院出来,向坞城路驶来了……

“我儿子……”

“这是我儿子……”

“看见没,我儿子,警察……”

老余红着脸,走进了副食果品批发市场,好大的一个市场,十六轮的货厢整整排了两列。老爸还是联合几家果贩一起进的货,到了这地方,都算不上大户,看来哪行也有巨无霸。对于余满塘而言,他今天好像是最大的巨无霸一般,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一揽儿子,得意地介绍:“这是我警察儿子!”还真给老爹增辉不少。

“我儿子……老五,咋自己干上了?”余满塘问着一个正装货的伙计。同来的五叔顾不上欣赏老余的警察儿子,拉着老余说了一通,他们这车是租的,司机可不管装货,天气凉了,这些南边运来的水果可着不得冷。余满塘一听,二话不说,和老五扛上货了。

搁这地方,余罪可像个闲人了,刚要帮把手,老爸拉住了。就是嘛,这么锃亮的警服,咋能干这活?老余把儿子晾过一边了,又过一会儿,余满塘已经满头大汗,酒意去了几分,放下一箱扭头一看,却找不着儿子了……咦,再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余罪早把警服扔回车里了,穿着小毛衣,加入到保卫果品的行列了。

“哎呀,咋能让我儿子干这活呢?”老余好不心疼,不过心里暖洋洋的。

“这还差不多。”老五此时才看过眼了,笑着道,“知道心疼爹的,那才叫儿子。”

“废话不是,也不瞧谁儿子,切。”老余瞅空又得意上了。

“拽什么呀?现在养儿女都他妈是讨债鬼,不把爹妈这身油水榨干,他们就不消停。”老五感慨地道。

“我儿子不一样,从上大学,我发现他长大了,一毛钱不朝家里要,还时不时给我往回捎东西……要我说呀,还是当国家干部对,瞧我儿子,没干几天,人家单位都给发车,公家车、公家油,哪像咱们个土鳖,租个车都抠抠搜搜的。”老余道,又是一箱扛到了肩膀上。

三个人来回装着货,余满塘干得那叫一个来劲,每每父子照面,两人都嘿嘿一笑,绝对是最标准的幸福笑容。

而不远处停在批发市场外的车里,扔着余罪警服的座位上,手机却一直在响着、震动着……

“没人接。”刘星星队长紧张兮兮地道,孔支队长脸色不悦了,李处长更不悦了,省城这地方,标准的庙小菩萨大,省厅里出来一个,随便都是地市局长的一级职务,更何况今天不是一个,是一群,把刘星星队长招待得呀,满头冒汗。

“其他两位呢?”李处长问。

“就回来了……马上就回来了……”刘星星队长道,招着手,苟副队赶紧下了车到门口接去了,电话已经催了无数次了……

哟,终于回来了!那哥俩从车上下来,司机骆家龙一看门外和院里停的车,眼神紧张了一下,立马驾车逃逸。鼠标和李二冬不开车,中午喝得可不少,勾肩搭背。刚才回来路过时还看了下在服装店打工的细妹子,哎哟,把李二冬羡慕得呀,直夸鼠标,捡了个好媳妇,幸福死了。

两人笑着,那边苟永强副队早奔上来了,拉着两人就往队里跑,快速说道:“省厅和支队来咱们队里了,不要乱说,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最好是不知道啊,砸了锅刘队可担不起那责任……”

话没说完,已经奔进了队部,也就是平时签到签退开小会的地方,一进门一看五六位高阶的警官,再一看肩上闪闪的星星,两人一顿身,一仰头,敬了个礼:“严德标奉命报到!”“李二冬奉命报到!”

不料刚才跑得急了,不知道是被风吹着还是给惊着了,俩人一挺胸,鼠标直接“呃”的一声打了个酒嗝。此声一出,队部静得像绝地,李处长回头不悦地看刘星星,孔庆业支队长可看不过眼了,指着鼠标就训着:“怎么搞的?上班时间还喝酒。”

“报告。”鼠标一挺胸,又敬一礼朗声道,“我是下班时间喝的。”

“那你这样,还能上班吗?”孔支队长不悦地道。

“报告。”李二冬敬礼了,朗声道,“队长不让我们上班,让我们写检查。”

这倒是真的,孔支队长不吭声了,狠狠地瞪了瞪眼。今天算是见识了,省厅外事处的李处可是位文官,哪和这种痞警打过交道?看两人喝得有点迷糊,站着还打摆,本身长相都像个作奸犯科的嫌疑人。他不确定地问孔庆业道:“孔支,你确定,就是他们?”

“过来。”孔庆业也不太信,招手叫着孙天鸣队长,孙天鸣点点头:“就是他们俩,不,还有一个……关键是余罪。”

“哦,那人怎么没来?”李处长问。

孔庆业回头盯刘星星,刘队道:“电话没人接,今天他轮休……真不是故意的,从国庆前开始,到现在都十一月三日了,四五十天,一直就在岗上,天天忙。”

“别摆功了,关键时候好,那是一好遮百丑,关键时候不好,那叫一丑煞百美……刘星星,再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把人给我找回来。”孔庆业支队长惯有的硬朗作风出来了,这话也听得省厅若干来人非常满意。刘星星留了个心眼,拽着鼠标和李二冬,出门低语了几句,这倒好,几个电话一拨,坞城路、小商品市场、骑电单车的、开面包的……这次不找贼了,都遍地在寻着余罪了。

好在都是警察,寻人方便,鼠标和李二冬知道那爷俩在果品批发市场。不到半个小时,找到泊在市场外的警车了,一行人忙奔着往市场里去。哎哟喂,鼠标拉着大伙瞧:余罪正累得吭哧吭哧上货,刚上了半辆车。余罪一看鼠标来了,喜色外露道:“哎呀,这才是兄弟啊,叫来这么多帮忙的。愣着干什么,赶紧干活。”

“哎。”鼠标一应声,颠着小步就要去扛东西,刘星星队长却是急了,上前来拽余罪,情况一说,余罪一摊手:“我知道案情重要,那我爸不重要了?太阳一下山,果品不出库了,今天人又多,雇不上人啊。”

“那是省厅来人。”刘队长强调着。

“那我这还是老家来人呢。”余罪不悦道,他经历了那一次,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不,把刘队长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余罪眼珠一转悠道:“刘队,那赶紧呀……给我爸装完货,咱们马上回去。”

“哎,对……快快,都来干活,把人都叫来。”刘星星嚷着,捋着袖子干上了。不一会儿,又来了若干队员,一窝蜂似的搬东西,把余满塘给惊讶得,拉着老五道:“服气不,我儿子是警察,让他们来,他们不敢不来。”

这话恰让刘星星队长听到,他一个趔趄,噎得差点栽个跟头。

人多手快,还真没用多长时间就把事情搞定了,余满塘结算了货款,叮嘱了儿子一番,这才心满意足地上路。上车前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跑下来,给儿子塞了几张钱,指着一干反扒队员道:“当警察也不能白使唤人……给兄弟们一人弄包烟,看看,这位老哥多大了都,还来帮忙……老哥,记住我这车号啊,下回来,还叫你搬!”

那“老哥”俨然是反扒队队长刘星星,众队员一阵好笑。余罪要介绍,一想算了,给老爸解释清不容易。

好不容易送走老爸的车,这边火急火燎早催几遍了。正副队长乘着车,后头挤着鼠标和李二冬,风驰电掣朝反扒队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