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3 我的刑侦笔记》-不辞其累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8日 星期二 21:11:36 作者:


关灯
护眼

不得不承认,当警务资源被充分调动起来后,效率也是相当惊人的。从晚二十时开始,陆续建立了初始的指挥系统,联络使用上了市局的罪案支撑系统,而且现在天网工程已经覆盖了七成左右的市区,只要有确定的目标,最快可以在十五分钟之内找到目标的方位。

不过还是有坏消息传来了,特警支队参案的一队副队长尹南飞在晚上二十时一刻,急匆匆从临时的联络室奔进了许平秋和众人讨论案情的地方,惊呼了一声道:“假的,许处,身份是假的。”

“假的?”许平秋也愣了下,好不容易到来的惊喜,成了一盆凉水了。

他叫着副队尹南飞走进了会议室,连着电脑,把刚刚追踪到的数据输出到许平秋的电脑屏幕上,解释着:“身份证使用名字叫李斌儒,根据我们查证,此人一年前已经到新加坡留学未归,而且联系上了他家人,已经证实属实……刚刚技侦人员又把监控到的画面和李斌儒本人的肖像做过比对,发现确实出入很大,而且据肖像专业的技侦解释,很可能是经过化装的……您看,脸部的三角线条不吻合。”

他边说边从电脑上调出了照片对比一番,好不懊丧。两个肖像是通过脸部线索定型的,一看就不是同一个人。可凭肉眼观察,却像同一个人,不用说,是刻意化装了,用化装形成的视觉错觉骗过了监控。

“哦,真证,假人,工作做得够细了啊。”许平秋叹了句,靠上椅子了。

“这正说明了侦破方向的正确性,要是那么容易找到目标,就不会是一起有预谋的盗窃了。”马秋林没有惊讶,似乎已经在预料之中。

“可这样一来,麻烦就更大了,真挖出他来我相信我们办得到,可就怕时间赶不上啊。”许平秋道,征询似的看了一眼马秋林,其实这个团队里,最能倚重的就是这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可偏偏这个关键的时候,马秋林笑了笑,不接茬了。

一干刑侦高人面面相觑着,这条最有价值的线索如果中断,那意味着还得重来了,搞过刑侦工作的都有一种偏执,那就是两个“确定”,只要有确定的目标,什么事都好办,可现在,偏偏卡在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限定条件上——时间。

“咱们的人该动起来了,我作为非官方任命的领队发表几句啊。”许平秋笑着道,一贯的和蔼口吻,缓缓道,“我觉得凡事应该往好的地方想,虽然化装了,也掩饰,可有些东西是掩饰不住的,比如两个人的身高,一个大概一米七三、一个一米六八,这个假不了;还有,都是爷们,也可以确定嘛,还有这两人配合得这么默契,我想,可以从有没有前科上撞撞运气……我大致安排一下。”

杨永亮被安排带着参案队员专程寻访尚在服刑的盗窃嫌疑人;民航公安分局刘涛局长,被安排加紧对传讯的嫌疑人询问,贾希杰被安排联系全市各刑警队,向各队以及辖区派出所发出两位模糊嫌疑人的协查通报。至于治安支队来的王冲生,也得到了一项基层总动员的任务,那就是动员各治安队组,把辖区有嫌疑、有前科、而且近期在本市活动的嫌疑人捋一遍。

这是个没办法的办法,对于人口众多的城市,有时候只能使用这种大排查的笨办法,众人领命而去。马秋林又那么神神秘秘地笑了笑,这个笑容让许平秋捕捉到了,他知道这老家伙藏私了,到这个年龄,到了爱惜羽毛的年龄,顶多扮演个顾问的角色。那意思叫:顾得上了,才问问。

不过许平秋的表现,李卫国处长可佩服得不得了,安排得这么井井有条,他可做不来。刚要说话,许平秋却是请着马秋林老同志,客气地道:“马师傅,咱们到机场大厅里转转?”

“好啊,一起去。”马秋林痛快地起身了,和李卫国、许平秋一起出了门。

言语间李卫国听得出来,许平秋对这位一直在刑侦上供职即将退休的老同志很是尊重,稍稍有点不解。这时只听着许平秋断断续续道:“马师傅,还记得邵兵山吗?就你骂过那位……就是在‘九五’爆炸案里牺牲的,我们一起进的队。”

“记得,那小王八犊子够野啊,第一次协作办案,就和我拍桌子。被我教训了一顿,还不服气。”马老头笑着道,笑里却带着苦涩,放轻了声音问着,“我真不该骂他,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

“没事,他后来告诉过我,挺服气您的。”许平秋轻声道了句。在说起牺牲的同伴的时候,许平秋总是那副轻柔和肃穆的口吻,生怕说的话会被外传似的。

没人注意到,这一句像是最适合的激励,马秋林长舒了一口气,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是啊,多少不惜命的兄弟,自己这点羽毛有什么可爱惜的。

许平秋暗暗笑了笑,这就是他要的效果,随即边走边轻声地请教着:“话说回来,马师傅,我觉得这是个两人合谋的案子,不排除受人雇佣作案的可能。应该是竞争同行使的下作手段。”

“两个人完不成,应该还有别人,否则机票莫名其妙丢失就说不通了;当然也不会很多,否则不利于保密。”马秋林道,很大胆的猜测,退出一线之后,他已经很少敢这样妄加猜测了。

“是熟手作案,我怀疑有职业犯罪的可能。”许平秋又道。

“对,干得很利索,偷得很有专业素质,肯定是熟手,但我想未必有前科……有前科的嫌疑人总是改不了他们毛躁的毛病,这个毛躁来自于他们的自信和犯罪升级,每每犯案,总能看出点干得粗糙的地方,可这几个不同,精致到咱们五十多个小时居然没有发现破绽。干得不算很精彩,但相当巧妙。”马秋林道。

“能干到这么巧妙,自然不会是一般的贼,可为什么您讲不一定有前科呢?”许平秋问。

“你站的角度不一样,有些人的克制力超乎我们的想象,如果用在犯罪上,很可能一击而中,之后就远遁千里。不在警察视线里的罪恶,可多了去了。”马秋林道。他和许平秋相视一笑,彼此心知肚明,一个在抛砖,不过目的是引玉。

李卫国处长的好奇心被撩起来了,他确定了,这是两位高手之间私下的探讨,赶紧竖着耳朵听着。就听许平秋又接着道:“破绽总会有的,在他们不刻意掩饰的时候,您说对吗?”

“是啊,所以咱就重来这里了。”马秋林笑道。几个人停步的地方,已经到机场的大厅了。

从容而入,李卫国听愣了,追着马秋林的步子叫道:“马师傅,您是说,这地方还会有破绽?什么是不刻意掩饰的时候?”

“就是案发以前,他们以普通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或者,可能不在这个机场,在始发地。”马秋林笑道,许平秋笑着补充道:“黑话叫踩点,李处,您得补补市井这门课程,否则将来退休当普通人,可不好混啊。”

三位老头笑着进了大厅,这次放开了,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马秋林按着失主走过的路线,设计了四五种扒窃方式,当许平秋听到下手地方在出口分流的岔道时,他笑着道:“看来英雄所见略同了,在这儿下手,既有可能窃走失主身上的机票,让他无法取走行李;又能耽误失主的行进时间,方便同伙作案……破绽就在这儿,路线和时间卡得这么精密,我就不相信,他们没有踩过点。”

“你是说,已经有人想到这儿了?可失主的口供并没有反映出这一点来。”马秋林奇怪地问。

“是啊,所以他们去宾馆重新询问那失主了。”许平秋道。马秋林马上想到余罪那几位,惊讶地吸着凉气,大有遇知己之感。

许平秋笑了笑,指着电梯之上,邀着马秋林和李卫国上去,马秋林仍然是无法释怀地道:“许处,这可是猜测啊……而且就即便猜测成立,作案的地方也是个监控死角,没有任何证据。”

那意思是责怪许平秋太过莽撞和武断了,用猜测作为引导案件的思路,对的几率微乎其微,可要错经常就错得一塌糊涂了。许平秋却是微笑着道:“马师傅,有句成语叫贼胆包天……咱们要比这个包天贼胆再大点才行,否则恐怕抓不到这拨贼。”

马秋林笑了笑,摇了摇头,尾随其后。李卫国一头雾水,也跟着上去了。楼层建筑得像个迷宫,商业区、候机区、饮食区被四通八达的通道连着,于是一个新的疑问又泛起来了,踩点的贼,会在什么地方留下他的影子呢?毕竟这像迷宫的建筑,总得有熟悉的渠道吧?

这个一闪而现的灵光,把案子的方向又调整了一下,民航分局开始在始发地、目的地两处机场监控里拼命地往外挖,一个一个面孔往外找。

有时候思路决定出路,叫事半功倍;有时候灵光一现,叫细节决定成败,排查一个小时后,有一个一直在机场拍照的面孔,被技侦人员无意中在屏幕上捕捉到,脸部的三角定位线条,居然和嫌疑人吻合了,虽然用肉眼看,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这位技侦尖叫了一声,喊出了民航分局案发以来的最强音,所有电脑屏幕上,都开始分析这张面部特征的比对差异……很快,又响起了那些外勤粗鲁汉子的脚步声,这段时间他们连厕所都没空上,此时憋得浑身无力可使,都快憋坏了……

“爸,你几点回去的,哦,路上没事吧?什么?被交警罚了二百块……呵呵,你说你儿子是警察,他们都照罚不误……哈哈,那正说明警察不徇私情啊……唉哟,心疼什么呀,你秤上一拎不就赚回来了……”余罪在副驾上和老爸通着电话,车停了他都浑然不觉。那边老爸被罚了二百块,正心疼不已呢。

是许处的专车,借给这三人来丽源国际酒店重新询问来了。鼠标和李二冬拍门下车,嚷着余罪快点。刚下车李二冬发现新大陆一般拽着鼠标,直指门厅台阶之上,鼠标一看,哟,兴致上来了,哥俩猫着腰,蹑手蹑脚地绕到台阶之后,冷不丁一左一右一站,沉声叫了句:“嗨!”

“啊!”那姑娘吓得差点栽到台阶下,扭头看清,气愤地直踹李二冬。李二冬一把拉住行动不利索的鼠标挡在身前,替他挨了两脚,鼠标好不夸张地叫着:“哎哟,好疼……轻点,轻点……”

这姑娘正是安嘉璐,旁边还有一位女同事,都被鼠标的样子逗乐了。李二冬从鼠标身后伸着脖子,刚要来调戏一句,却不料鼠标早有防备,捂着他的嘴道:“他妈的不许调戏啊,安美女是我心中的女神,要不是她和解冰,我家细妹子都得流落他乡,敢胡说小心揍你。”

“嗯,这还差不多。晶晶好吗?”安嘉璐道。

“哎呀,好得不得了,她爸妈追着我让结婚。”鼠标一提细妹子,苦脸了。

“那是好事啊。”安嘉璐奇怪地道。看不出来鼠标为何这么为难,细妹子一直在一家服装店打工,现在裁缝都干得相当不错了。两人一起最起码比普通人要强得多。她一关心,鼠标更糗了,小声道:“她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没法办证。咱好歹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吧?”

李二冬和安嘉璐都笑了,不管在学校怎么样,能在校外偶尔一见,都没来由地觉得亲切。安嘉璐看着依然和以前那样猥琐可笑的鼠标和李二冬,每每未语先笑。而鼠标两人看着出落得越发水灵的安嘉璐,那倾慕之情,就快滔滔不绝地以口水形式从嘴里倒出来了。半晌,那同事问了句怎么还没来,安嘉璐猛然省得自己的任务了,又看着两位同学,问道:“你俩怎么大晚上来这儿了?”这一问俩人也奇怪了,齐道:“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我有任务,不能告诉你们。”安嘉璐笑着道。

“我们也有任务,不过可以告诉你。我们奉命来询问两个丢了东西的洋鬼子,你们是不是接我们呢?”鼠标得意地道,他猜着了。

“这个……不可能吧?省厅办案调的人,是你们?”安嘉璐被震惊了。本来以为要调个花白头发,满脸褶子的老头来呢。

“不对呀,李处长说三个人来。”那位同事提醒道。安嘉璐怕被同学忽悠似的,指着鼠标问:“又骗我。”

“嘿嘿,再加上那个贱人,不就三个了。”鼠标一指。众人的眼光侧过去,正看到了余罪下车。余罪抬头看着灯光阑珊下的安嘉璐,身形顿了顿,快步上来,对着一脸愕然的安嘉璐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安嘉璐愕然地道。

“我说是缘分,你信么?”余罪眨巴着眼,好不倾慕地道。

“可我是处里最倒霉的,被抽调出来陪两个上访的老外了,这也算缘分?”安嘉璐故意道。鼠标和李二冬笑了,对着余罪道:“走,真不要脸,我们先碰到的,他倒说和他有缘分。”

往厅里走着,安嘉璐简单介绍,敢情是被两位上访的老外逼得没治了,厅里外事处从出入境管理部门调了两位懂外语的女警来全程陪同,兼做翻译和联络。很不幸,安嘉璐和另一位女警被选中了,听人家发牢骚已经两天了,说是今天有上级派的侦破高手来,她们还期待有什么好消息,早点结束这个倒霉任务呢,却不料碰到了这三位。

“看,说缘分吧,你还不信。”余罪得意道,看着安嘉璐的表情,和那坨红红的脸蛋,余罪的春心更浓了。

“原谅我说句外国话啊。”鼠标一把拽住余罪,生怕他犯错误似的道:“余儿,你太不要face了。”

“这一点倒值得我学习啊。”李二冬看着安嘉璐,像是并不着恼,倒很羡慕余罪脸皮这么厚,见面就拉缘分。余罪贱笑一声,不料李二冬一翻白眼,恭维着鼠标道:“我不是夸你,我是夸标哥这英语说得真好。”

“拉倒吧,要是英语必修,咱们都毕不了业。”余罪道了句。

安嘉璐和那位女警同学笑得好不开心,电梯快到楼层里,两人的脸色一敛,安嘉璐警示着三位同学道:“你们一会儿问话,小心点,两位老外丢了贵重东西,很是生气,他们已经通过大使馆提出抗议了……和他们说话一定要注意措辞,千万不能激烈啊,吵起来可就不好了。”

“没事,反正我又听不懂外语。”余罪道。众人一笑,安嘉璐不悦地埋怨了余罪一句没正形,又说着注意事项,把众人领到了楼层中部的两间商务客房,敲响了其中一间。毕竟是涉外事务,三人脸色自然而然地郑重了,跟着安嘉璐进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