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3 我的刑侦笔记》-余孽未清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8日 星期二 21:17:54 作者:


关灯
护眼

“来文,到总编室来一下。”

编辑部里,社长从玻璃门后喊了一声,隔断座位的来文应了声,起身了。

偌大的编辑部,不少艳羡的眼光向那位姑娘投去,看着她微笑着傲然进了总编室,各自窃窃私语着,不少还拿着新一期的报纸在指指点点。这段时间因为猎扒的报道,小姑娘风头出尽了,前两日又拣了个便宜,因为一直和公安局政宣打交道的缘故,她又捕捉到了机场外宾行李失窃案信息,是全省多家媒体中首家全程刊载的,这个很有敏感性的新闻随即被多家网络和媒体转载,原作者也自然跟着新闻声名鹊起了。

“注意了,停一下手头的活,我宣布一件事啊。”

主编出来了,旁边跟着来文,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不用说,提拔了。果不其然,主编扶扶眼镜,很欣赏地回看了来文一眼,对着编辑部一干采编道:“前段时间我们的‘猎扒’系列报道反应良好,不但得到了广大读者的认可,连市政府、市公安局的领导也多次来电表彰,既有新闻性,又是正能量的报道,是我们以后办报的一个方向。鉴于来文同志的表现,经社里讨论研究,社会新闻采编部暂时由来文同志负责,大家祝贺。”

在同仁们热烈的掌声中,来文兴奋而羞涩地鞠了一躬,与上前祝贺的同事们一一握手,能以工作不到三年的经历问鼎采编部负责人的位置,足以让她的职业生涯有一个高于别人很多的起点。

她不知道是怎么怀着一颗怦怦乱跳的心坐回座位的,在同事不时投来的艳羡眼光中,兴奋、自豪、激动充斥在心里,这一日,她恐怕无法安心坐在这里了。

她想到了很多应该分享这份喜悦的人,于是她拿起电话,轻声地问着:“喂,鼠标啊……我想请客,你有时间吗?呵呵,当然有喜事了,我恨不得把反扒队的兄弟们都请……别别,就请你们几个……”

她邀着鼠标,很意外,在电话里,她居然发现一贯好吃的鼠标心情不大好……

同一时间,许平秋坐在办公桌前,刚刚放下那则刊载机场失窃案的报道。现在的警务透明度越来越高,越敏感的事越捂不住,不过对于顺利解决、而且有报道价值的案情,各级机关还是比较支持的。只是……那报道,稍稍让许平秋有点牙酸的感觉。

案发后民航公安分局高度重视,迅速上报省厅,省厅组织精干力量,迅速侦破,并在接案后不到七十二小时内找回失物,这个当然是缩水过了。而且为了增加吸引力,还把盗窃的主谋黄解放的身世搬了出来,从作案的手法分析,联系到销声匿迹三十年的老贼,抓到他的继承人,再找到他的本尊,一个传奇老贼重出江湖,悬念制造得可够足了。他估摸着,又是市局宣传部那帮笔杆子连编带凑拼一块的。

敲门声起时,他刚拿起的电话又放下了,是秘书和李处长同时来了。正好,他要找的就是秘书,一招手,刚刚打印的发文草稿递上来了,他大致看了看。签名时,李卫国凑上来了,直道:“老许,我正找你说这事呢,你等等再签发。”

“怎么,你对表彰有意见?”许平秋异样地问。

“很有意见,我问你啊。”李卫国指着发文草稿质问着,“怎么把这个人的名字划去了?”

是余罪的名字,报纸上的报道没有表彰个人,只给反扒队记集体三等功一次,而省厅授予的功劳,含金量可没那么高,许平秋笑着问:“有意见吗?小吴,你等会儿再来拿。”

秘书出去了,李卫国为余罪叫屈了,拍着巴掌道:“我觉得你做事有点过分了,从机场开始,第一个嫌疑人是他找出来的。第二个嫌疑人也是他找出来的,首犯黄解放也是他最先找到了……不能因为黄解放提前向马秋林自首了,就抹杀人家的所有功劳吧?不是我说他们啊,民航分局,什么事也没办,七队、特警队,就跟着马秋林去把人抓回来了,这不让人寒心吗?”

许平秋笑了,先是微笑,后是哈哈大笑,笑着解释道:“老李啊,基层这一套你不懂,就别瞎掺合了。”

“我怎么就不懂了。”李卫国不服气地道。

“民航分局什么编制,别看门脸小,正处级单位,分局长和我是平级;特警支队什么单位?支队长和我也是平级。反扒队什么单位?比派出所还低半级的。怎么着,把他们排到头一位?让其他人寒心呀?”许平秋反问着,把李卫国问蒙了。自然不行,要那样的话,寒心的人更多,这其中需要一个平衡,需要不同单位之间的一个平衡。

李卫国被问住了,许平秋拔着笔帽,签上了名字。李卫国还是有点不忍地道:“可总不能因为搞平衡,就打压人家反扒队吧?”

“没打压,不是记了个集体三等功嘛。”许平秋道。

“可个人功劳一个没给呀?”李卫国道。

“我倒想给,可总不能让他把特警队的、七大队的老同志压一头吧?尹南飞、王冲生可都是出生入死的老同志了,你把个毛没长全的新人压他们头上,他们撂挑子更不好办。”许平秋道。仍然是集体功劳,一笔带过。

“那这个新人撂挑子,不也可惜了?我就觉得这个小同志简直是个神探,那么蹊跷的事都被人捋得一清二楚,还摸到黄解放的家里了。这事别说见到,就听着也觉得玄乎。”李卫国有点惊讶地道。毕竟是内勤,无法了解外勤那些看似很神秘的手段。

“这个你不用担心。”许平秋笑着道,“他一直就在撂挑子,我要告诉你,他是被下放到反扒队的,而且警校没毕业就被破格授予三级警司衔,你一定不信是吧?”

“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李卫国愕然道,许平秋不多说了,拉开抽屉,拿着一本夹子,手一拍问着李卫国,“你非要刨根问底,那我就得给你看了啊,不过得经过崔厅长的同意。”

是特勤档案,李卫国一下子眼睁大了,凛然了,摆摆手,不看了,然后一言不发,掉头就走。省厅刑侦和特警中都有培养秘密身份的特勤,用于处理一些特殊的案件,这种绝密的事情,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许平秋得意地笑了笑,翻开了夹子,空的,又合上了,塞回了抽屉。这一招空城计真真假假他用得早就纯熟了,否则你无法打消别人强烈的好奇心。

在又一次看文件时,他狐疑地看着报纸,现在回想,似乎几个关键的节点,连他也想不明白所以然,不独余罪在案情大白时退居其次,连马秋林也称病,再没有出现过。

对了,为什么黄解放单单向马秋林投案自首,这其中……一念至此,他敲着电脑,找着旧案记载,太久远了,没有形成电子文档。他又连拨了几个电话,终于在经手本案刚刚完结的尹南飞处证实了他的猜想:黄解放第一次入狱的经办民警,就是马秋林。

哟,这秃小子学得真快啊,把老马的底子都搂出来了。许平秋暗暗想着,侦破上的能人不少,马秋林就算一个,但是此人已经心灰意懒,很少再参案,就硬调他,他也是得过且过。而现在,许平秋似乎发现了一个能与马秋林比肩的替代品,否则他找到黄解放,就无法解释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苗子呢?”

许平秋又反复斟酌着,原本想扔他到反扒队受受罪,坐坐冷板凳再委以他任,毕竟经历过滨海那一单大案,许平秋相信这样的人才肯定会有用武之地,谁知道,他倒自己找到用武之地了。许平秋很踌躇,不知道该怎么用人了……

此时此刻,鼠标放下手机,他接到来文的邀请,虽然不介意去吃一顿,不过这两天心情实在不怎么好,累了几天,屁点好处没捞着。回队里检查照写,而且刘队要求更严格了,不让三人结伙了,非给标哥和李二冬一人安一个组长的名头,让他们带着人出勤。

组长不算长,就应个名,补助都多不了几块钱,实在有违标哥从警的初衷。

“嗨,二冬,过来。”鼠标唤着刚从外面回来的李二冬,这货又抓了个蟊贼,一看那年纪,还小着呢,眼光躲闪着,人瑟瑟发抖。鼠标不客气地道:“这才多大点孩子,吓成这样?你有点同情心没有?”

“同情?你问问他干什么了?才高二,偷了十七辆山地自行车,全卖了上网去了。”李二冬道。洋姜也插了句:“这是十三中报的案,一直丢车,窝了好几天才抓住这个内贼。”鼠标一听乐了,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一竖大拇指道:“咦,这么小就会搞钱了,有出息,警察叔叔这么大的时候,还不如你呢。”

“去去……说什么呢你,带进去。”李二冬烦了,叫洋姜带走了人。看李二冬也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他拉着人道:“哎,来文请咱们吃饭,去不去?”

“不去。”李二冬道。

哎哟,最下作的居然不爱吃了,把鼠标给惊讶得,一把拽着李二冬,上上下下瞅着,奇怪地问着:“咦,这是咋回事呢?你啥时候进化了?连吃都不爱了。”

“去去,烦着呢,刚被队长在门口逮着训了一顿,把我的大杀器没收了,还说以后我再用辣椒精,直接给我记处分,靠,抓那么多贼的时候,怎么没人说咱们干得不对。”李二冬火大地道,鼠标细细一问,敢情是哥俩审人无往不利的绝招已经曝光了,不但李二冬惯用的水枪灌辣椒精射人不行了,鼠标用痒痒粉也堪虞了,你说这整的,两人满打满算就两把武器,还全给禁用了,能不郁闷吗。

“算了算了,瞎混着呗……哎,去吃呗,来妞儿对咱们不错。”鼠标邀请道。李二冬想了想,点点头,随意道了句:“叫上余儿啊,他窝在家里郁闷几天了,出来晒晒太阳。”

“嗯,好嘞。”鼠标掏着电话,联系着余罪。自从黄解放被特警和民航分局羁押,案子进入正常流程之后,余罪就不正常了,旷工两天请假三天,都没来上班,你打电话,就一句:烦着呢,不想去。

偏偏这家伙队长和副队长都给面子,烦着就歇两天呗。鼠标电话打通了,不过又是一两句就被挂了,挂了电话他有点火大,表情僵在脸上,李二冬赶紧问着:“怎么了,还烦着呢?”

“烦倒不烦,他说光吃有毛用,又没女人,不去。”鼠标张口结舌地重复着余罪的话,愕然地道,“这货现在怎么越来越流氓了。”

“也不算流氓吧,我其实也是这样想的。”李二冬道,一句话把鼠标说震惊了。鼠标一把把这货推到一边了,恨恨道:“你们这一群流氓!”

此时的余罪放下了电话,又踱步进了市公安局犯罪心理研究室,重新坐回了马秋林的对面。老马的眼睛从档案上收回来,看了余罪一眼,又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

事罢后,这是第七次来了。

两个小时了,本来憋着话要说,不料马秋林这个慢性子却让他等着,下班再说。每次余罪几乎憋不住想说,老马总是岔开话题,似乎他已经知道余罪要说什么。当然余罪觉得他应该知道,因为他现在也知道了,马秋林就是黄解放第一次入狱经办的民警,而相比杜笛所说,此时余罪不得不戴上有色眼镜,重新审视给他第一印象非常好的马秋林了。

于是他也安之若素,耗上了,你不理我,我就等着,有些话得说清楚,否则憋在心里难受。黄解放的罪被钉死了,口供、现场、物证都指向他,但余罪知道不是他,不但他知道,他觉得很多人都知道,可偏偏要把罪名扣在那个行将就木的老贼身上。

同情吗?余罪知道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可不同情,为什么又觉得心里这么堵呢?

他又一次看着马秋林,一会儿写什么报告,一会儿整理什么档案,纯粹都是装的,现在这个侦破水平,哪还需要什么心理研究。事实上市局这个研究室本身就是个摆设,搁这儿的都是五十岁以后,退居二线等着回家的警察。都和嫌疑人打了一辈子交道,早烦了。

等啊,等啊,直等到快下班的时分,马秋林仔细地合上了抽屉,起身道了句:“走吧,顺路去吃个饭。”

起身出了门,办公室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关上门的时候,马秋林开口问着:“小余,我怎么看见你气势汹汹,像兴师问罪来了。”

“那我不敢,不过马师傅,你这言行太不一致啊,给我点拨提醒的时候是一个样子,事情明了,你却又是一个样子。”余罪道,留了几分面子,没有说破。

马秋林笑了笑问着:“你指黄三的事?”

“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不是他。”余罪道,侧眼看着老马。老马笑了笑点点头:“嗯,还有呢。”

“既然不是他,这个案子就不能这么办,这不冤枉人家吗?况且你还看不出他打什么主意吗?胰腺癌患者,今年又六十八了,看守所都不敢收这号人,回头还得放了,这样好了,作案的、替罪的,都要逍遥法外了。”余罪道。最气的地方恐怕就在于此,辛辛苦苦的,白忙乎了。他明知道女贼在哪儿,可向那么一个老人却下不了手。

“那这事你不该找我反映呀,专案组有组长,组长上面还有处长,找谁也行呀。”马秋林道。

“我找了,没人理我。都说我画蛇添足,脱裤子放屁。”余罪气呼呼地道。马秋林笑着道:“那也轮不着找我呀,我连职务都没有。”

“不对,是你成全了他。”余罪道。马秋林心里咯噔一下子,停下脚步了,他异样地看着余罪,余罪憋了几天的话喷出来了:“黄三第一次被严打入狱就是被冤枉的,那是一次同行火拼,起因在于杜笛被一位警察咬住了,他不得已,把黄三扔了出来,可他没有拿得出来的检举证据,于是在某位警察的默许下,他带人冲进了黄三的家里,把黄三打昏,剁了他两根手指,而且在他家里扔了几件偷到的赃物,然后报警……这个拙劣的演出最终让黄三被判了十五年。”

马秋林的腮边颤了颤,复杂地看着余罪,似乎无法相信,陈年的旧事被他这么清晰地捋了出来,说得一丝不差。余罪眼睛同样复杂地盯着老头,缓缓地道:“那个警察,就是你。”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