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4:我的刑侦笔记》-不知所措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星期三 19:36:05 作者:


关灯
护眼

最早受到针对询问的是林小凤,这位在反扒队已经供职十余年的女警,几乎要和督察拍桌子了,因为督察的问题始终集中在当时审讯嫌疑人时为什么没有另一位在场。这个审讯记录交代得这么清楚,是不是使用过非正常的手段?这些问题很好回答,有很多人在场,但林小凤只承认自己审了。至于交代得清楚,那是因为嫌疑人他就犯下了这么多的销赃罪行。

这些答案明显说服不了督察,他们了解这些警察。警员被袭击,首先要查清的是这是件随机的事件,还是件有预谋或者招致报复的事件,招致报复,还得查清是私仇还是公务。分局和支队怀疑反扒队内部有问题,最起码押解嫌疑人这个随机的时间,外界就无法掌握,那些事,就得在队员中间核实。分局要求在职的所有队员,把从昨天下午押解嫌疑人直到今晨出事的这段时间,每个人都必须讲清自己的行踪以及所见所闻。

“魏局长,不能这样吧,我们的队员还躺在急救室,嫌疑人还逍遥法外,不能先关起门来,审查我们自己吧?”刘星星队长忍着一口怒气,龇牙咧嘴地对进门的分局长道。

“伤员有医生负责,嫌疑人已经由重案队开始排查……你们呢,由分局负责,这是市局的安排,怎么,你有意见?”魏长河面无表情地道。一句质问,把刘星星给压制住了,再怎么说,丢掉押解的嫌疑人,这等于是在自己职业生涯上抹了一道黑色印记。

“没意见。”刘星星叹了口气,把下面的话,都憋回去了。

“好,那把贾浩成的事,就你知道的,详细给分局说一遍……唉,我说老刘啊,你也老同志了,怎么就看不清形势呢,这个嫌疑人不是打过招呼吗?动不得。现在好了,一锅粥了……进来吧。”魏局长喊了声,分局的两位调查人员,坐在刘队长对面开始询问了。刘星星慢条斯理地点了支烟,斟酌着魏分局长的话,他此时省得,这事不是黑白斗那么简单的事了,既然不简单,那他也有他的办法。

他抽了半支烟才给了外调人员一句瞠目结舌的话:“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昨天下午喝酒去了……”

大会议室里,林小凤阴着脸回来了,坐下来,一言不发。督察给每位队员发了一张纸,让各人详细写下自己的情况,不许交头接耳。其实这个时候也有点压制不住了,大大小小的队员聚在一起嗡嗡声不绝,个个表情愤然,对上头处理这事的方式明显怨气尤甚。那督察视而不见,反正是按规矩办事。

余罪悄悄起身了,往林小凤的方向挪着。他刚才大概了解了些情况,原来当晚反扒队员们审了一夜收获不菲,到凌晨六时的时候,李二冬、大毛、鼠标按惯例把嫌疑人往看守所送。刚出队门不到一公里,就在巷口遭到了两辆车的拦截。坞城路这边向来乱,队员以为是违停的车辆,却不料下车就冲出来一拨人对着干上了,据说对方有七八人。三个反扒队员寡不敌众,李二冬勒着嫌疑人要往回拖,对方有人急了,冲上来对着他腹部就连捅两刀。等支援的队员来时,带着铐的嫌疑人已经被劫走了。

“让让……”余罪拍拍一位队友,坐到了林小凤身边,小声问着,“凤姐,怎么回事?”

回头一看是余罪,林小凤叹了口气,小声道:“还能怎么回事?里外一般黑,咱们踢铁板上了。”

“我就是不明白了,咱们队员都伤了,怎么反倒矛头向咱们来了。”余罪道。

“要是当时追捕,抓到的可能性很大,现在都过去四个小时了,嫌疑人就是个白痴也跑出五原市了。”林小凤道,看了看表,已经快上午九时了,她轻声道,“贾浩成的销赃本来以为是个小事,可昨晚越审我越觉得不对劲,他家里就是开电动车专卖店的,还缺这俩小钱?不至于稀罕那几百块钱的贼赃呀?后来我带人连夜提审了咱们拘留所里还待着的电单车盗窃嫌疑人……你知道怎么回事?”

“雪球滚大了?”余罪问,只有这一个解释。

“比你想象中大,坞城路一带的销赃窝点,在全市都很出名,我们一直没有查到这个销赃渠道。一辆电单车不起眼,可每年全市丢掉多少?而且他们不是现收现销,而是拆开销零件,特别是一块铅酸电池就能卖到五百以上,要是锂电池的话更贵……这样一来,我想他们可能有黑窝……于是我又连夜到他的店里排查,在他们的地下仓库里找到一批没有包装的铅酸电池,有两百多块……”林小凤小声道。

“这么多?”余罪也吓了一跳,贼的生意能做到这么大,可不多见了。

“对,只多不少,当时我没有处理,只是暂作封存,向队长作了汇报……队长一边向上面汇报,一边连夜办了批捕,谁知道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居然敢劫人。”林小凤懊丧道。

“什么后台?”余罪问道。

“不知道,不过后台应该不小,一出事都是找咱们的碴儿,好像怪咱们多事不该抓人一样……我上午刚知道,这个贾浩成的叔叔好像在区里是个什么领导,他爸贾政询是个商人,据说能量不小……贾浩成因为销赃被派出所处理过几回,都是罚俩钱了事,虽然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善茬儿,可没想到,他们敢直接对咱们下手……”林小凤咬牙切齿道,不过再愤怒,遇上这事,往往也只能扼腕叹息,现在分局、支队都来人了,事情闹大了,就算再想参与,怕是也没资格了。

“呸!”余罪吐了口。他瞪着门口的督察,慢慢捋清了这事中可能发生的蹊跷,前脚劫人跑路,后脚找人说情,典型的黑白同时下手,就即便东窗事发,也是袭警抢人一件事,目标转移,其他还有什么事也就被遮住了。

“别冲动……现在案子重案队已经接手了,这不是小事,一不小心,会把自己也毁了。”林小凤注意到余罪准备起身了,她在背后赶紧拉住他。

一边是很难再有所作为的队员,一边是躺在医院的同学,余罪那股子在胸中的怨气却是怎么忍也按不下去,不过他像有某种天生特质一般,越怒,反而越平静,他笑了笑道:“林姐,我上厕所。”

林小凤放手了,余罪踱步着,脸慢慢阴下来了,所过之处,队员们看到余罪这张渐渐变得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时,都抱以了同情的一瞥。大家都知道余罪和鼠标、李二冬的关系最近,而现在,你只能眼巴巴地等在这儿,什么也做不了,哪怕你还是一名警察。

“站住,不许随便走动。”两位督察拦住了,余罪视而不见,几乎走到了两人脸贴脸的位置,督察火了,嚷道,“没听到我说话吗,什么素质?”

“哦,我上厕所。”余罪客气道。

两位督察互视一眼,余罪一指道:“厕所就在楼拐角,不远,又跑不了。”

督察伸手往外看了看,总不能真把人扣着吧,一扬头:“去吧。”

这个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议室里一阵哄笑声起,两位督察还迷瞪着呢,而余罪,也没有走,就那么阴阴地笑着,站在门口的位置,和督察站在一起。其中一位催着他道:“你不去厕所吗?”

“我又不想去了……对了,你们俩人谁呀?怎么跟大马猴一样,一直杵在这儿?”余罪斜觑着眼睛问,状态极其嚣张,下面哄笑声更甚,都觉得咋就这么解气呢?

两位督察,一下子被余罪的挑衅惹怒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