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4:我的刑侦笔记》-祸上加错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星期三 19:37:05 作者:


关灯
护眼

“你刚才说什么?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高个的督察指着余罪,怒了。

“你叫什么名字?警号多少?是协警?”另一个胖点儿的,也怒了。

督察是专管警察的警种,警服一致,臂章不同,而且是白盔,不管是协警还是正式编制的警察,在督察面前,恐怕就带个“长”字的都要低一头。一见僵上了,全场安静,面面相觑着,就怕出事,而余罪却还像故意惹事一样,众人不禁凛然。

就是要故意惹事,只听余罪不屑地道:“够嚣张的啊,你们是警察么?”

“什么?”两位督察愣了,上火了,寻思着该不该马上扣留这人。

“警察条例明确规定,在执行公务时,需要出示证件……从我进门,你们就耀武扬威地走来走去,呵斥我们这些一线拼命的队员,我们有个兄弟已经躺在医院了,都巴不得马上找出凶手来,可却有人拦着,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们……我再问一遍,你他妈是警察么?不是冒充的吧?证件亮出来。”余罪阴着脸说着。

“对……亮出证件,依法办事。”下面有人也喷出一句来。

高个儿督察一摸口袋,全身一哆嗦,傻眼了;胖点儿的也一摸,同样傻眼。两人全身乱摸,遍寻不到,突然间发现下面有人眉眼间掩饰不住的笑意。高个人突然明白了,盯着余罪,可他没法说,另一位口不择言地道:“这是反扒队还是扒手团伙?你……”

“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如果不出示证件,我们只能认定你是冒充的了……你说我们是扒手团伙是吧?就这一句话,说明你的认识以及思想有严重问题。往后站。”余罪前进一步,那凛然不可犯的表情让两位督察下意识地退后着。“嘭”的一声,余罪关上了门,那俩督察傻眼了,这身能镇住任何警种的督察服,失效了。

证件早易手了,在指向厕所方向的一刹那,余罪已经摸到了两人的证件,一个小动作,困住了两位督察。余罪瞪着两人,雷霆一句:“蹲下。”

“啊?你、你敢?”高个督察气坏了。

“蹲下!接受询问。”余罪瞪着眼,一言不发,亮着自己的警证。更多的队员附和上来,指着刚刚耀武扬威的两位,“蹲下,蹲下”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两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了,乖乖地靠墙蹲下了。

众怒难犯,那两位督察知趣,可余罪这样一来,就惹大祸了,敢和上级拍桌子都了不得,何况收拾人家督察。

可反过来讲,这样做,却让一股按捺不住的快意充斥在胸中,余罪想到了此时还躺在医院的兄弟,想到了平时三人的形影不离,每天在这个时候,应该是队长布置任务,兄弟们一起执行的时间,可现在,什么都没了。也就是现在,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他站在前排,阴着脸,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我听说二冬被人捅了两刀,他不光是我兄弟,也是你们的兄弟……我刚才在想,如果被捅的是我,如果我知道现在反扒队和我朝夕相处的兄弟都龟缩在队里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敢干,我会很寒心的……如果被捅的是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其他人就那么看着,你们难道不觉得很寒心吗?”

“寒心……受够了!”洋姜憋不住了,踢了凳子站起身来。他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只有他一人站起来。他猛然间有点错愕,知道在这个事关饭碗的时候,冲动只会坏事。

“这一次是二冬,我们不吭声,我们就看着……下一次,换成我,你们也看着……再下一次,换成你,别人也看着……连贼都知道抱团,连他们也有团伙,我们他妈就那么看着……”余罪恶狠狠地说着,似乎被队员们这种不敢作为、不愿出头的态度气怒了,他狠狠地撂了句,“走,洋姜,不过是一群蟊贼而已,老子一只手就拎回十几个来。”

洋姜也虎气了,大咧咧跟着奔出来了,就在两人要走时,又一个声音响起来了:“算我一个。”

林小凤站出来了,一言不发,跟上来了。

“算我一个。”

“算我一个。”

“算我一个。”

一个人的冲动有时候会有很强的感染作用,集合的四十余名队员,陆续地站起身来。余罪抱拳,深深一鞠,扭头就走,背后跟着一群,一下子涌出了院子。那两位督察相视凛然,没想到这里心这么齐。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庆幸没有触了众怒。而楼上刚刚发现不对的魏局长大声吆喝着:“嗨,干什么?都回来。”

不少人回头看了眼,根本没理他。直涌出大院,魏局长嚷着门口的分局警员拦住。还在现场的十几位警察手牵手拉着人墙,余罪一行奔上来时,当头一位喊着:“喂喂,兄弟,都吃这碗饭的,重案队已经接手了,你们别激动。”

“哼,你拦得住吗?”余罪脚步不停,手直指要害,那说话的警员猛地发现皮带被抽了,裤子将落的一刹那,他忙不迭地伸手提着。一列人墙霎时瓦解,四十多名队员冲过防线,走了。

十几名分局警员傻眼了,哭笑不得了,不过也有位年纪稍大点的道了句:“能遇上这么够意思的兄弟们不容易,让他们去吧,这次咱们分局办得不地道啊,明摆着就是有人作恶,还打压自己人。”

“老吴,你省省吧,臭嘴。”有位劝了句,其余齐齐闭嘴了,只有向分局长汇报没拦住人的在说话。

队里分局长一看两位督察都被钉在会议室了,吓坏了,忙不迭地赔着不是,回头奔上楼,拍着桌子开训刘星星:“老刘,你看看,你带的一群什么队员?居然无视上级,脱离指挥……我命令,马上把他们集合起来,让他们全部归队。”

“呵呵,魏局,您不刚宣布我停职检查了吗?我拿什么指挥。”刘星星摸着发少额亮的脑袋,苦笑着道。不过魏长河被气得暴跳而走时,他又感觉到了一丝快意,坐在办公室里,对着询问他的两位同行,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此时因为一位警察遇刺,市局刚刚启动了应急预案,调派重案队警员协同杏花分局彻查本案。可不料命令刚刚成文,便接到了重案队上报的消息,事发单位坞城路街(路)面犯罪侦查大队全体队员抗命,脱离指挥。

据说,当时市局局长就摔了电话,命令全体督察照单抓人,在编警员一律缴回警证,禁闭反省;临时协警,就地开除……

“哦,万戈,什么事?”

车上的许平秋接着老部下邵万戈的电话,此行长途刚走了二百公里,一听电话,他示意着司机靠边停车,可已经走到了高速上,不得已,只能到下一出口了。他听着事由,奇怪地问着:“消息确定?谁下的命令?”

“没错,王少峰局长现在都快疯了,反扒队集体抗命,市督察全体出动,还在警务通手机上发了通报,凡坞城路街(路)面侦查大队要求协查的案情,一律上报。”电话里邵万戈道,是一种很怪异的口吻。

“那伤员呢?”

“伤的是二冬,被捅了两刀,还没下手术台,不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另外两人受了轻伤,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他们是在押解一个盗窃嫌疑人时被袭击的。详细情况没法往下查,反扒队就剩一个队长了。”

“好,这种案子得速战速决,马上集中精力抓捕脱逃的嫌疑人……对了,他们几个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好的,谢谢你啊,万戈。”

许平秋挂了电话,司机提醒着,离下一出口不到三十公里了,是不是折回去。许平秋想了想,直接命令折回去,司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听到了许平秋一直在喃喃着:“唉,有人出昏招,少峰还应了步臭棋,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出什么事呢?他无从知道,可他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毒蛇一样蔓延在心里,当他觉得扑朔迷离,无从下手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自己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他赶紧拨着余罪的电话。

可惜,已经打不通了,服务员机械的声音在回应着: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拔。

邵万戈挂了电话时,正看到了绿灯亮起,他赶紧地奔上前去。

豆晓波来了,搀着脑袋缠了几圈绷带的鼠标,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张猛和熊剑飞来了,两人咬得牙齿咯咯直响;骆家龙来了,吴光宇来了,都眼巴巴站在手术室门口等着。邵万戈被这个场面惊了一下,他能理解那群红了眼的小后生能干出点什么来,这点是他最欣赏的,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平时一张臭嘴不招人待见的李二冬,居然能让一拨人这么上心,起码二队的都是扔下手头的案子来的。

警察这个特殊集体让同事,特别是经常面对危险的同事之间有一种近乎血脉亲情的感情,简单来说就是兄弟相称,胜似兄弟。

一会儿孙羿也来了,后面还跟着周文涓,两人奔得气喘吁吁,平时不多话的周文涓焦急地问着:“邵队长,我们同学呢?”

“刚出来,去吧。”邵万戈扬扬头,他身边带着的队员眼睛里闪着羡慕,有一位手捅了捅队长,示意着楼下方向。邵万戈顿住了,是解冰,他踌躇着,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上来。

这边众人忐忑不安地等着,医生一出来就拉着问怎么样。医生说问题不大,就是失血过多,众人终于将提到喉咙的心给放回肚子了,张猛揪着还缠着绷带的鼠标训着:“啊,你他妈干什么吃喝去了,怎么就捅了二冬两刀?”

“就是啊,好歹你也替二冬挡一刀啊。”熊剑飞火冒三丈地骂着。

孙羿一看虚弱的二冬,也是怒不可遏,直指着鼠标骂着:“这王八蛋从来就贪生怕死,一出事他跑得比谁都快。”

“哦哟,我冤啊。”鼠标捧着自己差点被打爆的脑袋,痛不欲生地道,“下车就有人给了我一板砖,一砖就把我拍地上了,七八个人呢……哥就能当贱人,可当不了超人啊。”

没人理他,都护着重伤员呢,李二冬喃喃地说着“谢谢”,他看到了同学,看到了一块的兄弟,像是生死轮回了一番,他是那么的高兴,对着离他最近的周文涓笑着,周文涓握着他的手,也笑着安慰他。

床车停了,邵万戈踱到了床前,众人从来没有见过邵队长如此温和的表情,如此和蔼地看着一个人,李二冬在喃喃地虚弱地道:“邵队长……”

他也许想说自己并没有丢脸,也许想澄清他并不是因为胆小而不愿意待在二队,也许想说,反扒队比他们刑警队还危险。邵万戈没有说话,双手并拢,在打着战术手语,那是突击和抓捕时才会用到的,在场的大多数都读懂了。

很简单:兄弟,保重!

一刹那间,两行热泪从李二冬的眼睛里溢出来。他嘴角抽动了,周文涓默默地为他抹去了泪。邵队长摆摆手,让送进病房,不过他却一把抓住了鼠标,两位队员一左一右挟着,鼠标抽泣着,抹着泪,委屈道:“凭什么呀,凭什么怨我呢?早知道这么憋屈,我就自己捅自己一刀得了……你拉我干吗?我看二冬去。”

“他有人护着,你在现场,现在需要你提供详细的一手资料……看清是什么人了吗?”邵万戈道。

“没看清,都戴着口罩。”鼠标道。那惊魂的一刻,其实只有几秒钟,两辆车猝然堵住巷口,他猛踩刹车,然后就看到一群戴大口罩的男人操着家伙奔上来,等感觉到害怕,已经人事不知了。

“车牌呢?”

“那时候都操着家伙砸上来,你让我看车牌?”失乐园">失乐园

“体貌特征有记住的吗?”

“大清早的,天还没亮,怎么见体貌特征?都戴着大口罩,都是男的算不算?”

邵万戈被气着了,回头瞪着鼠标,鼠标一摸受伤的脑袋,不敢吭声了。说实话标哥也够委屈的,就因为受伤没有二冬重,落了一堆埋怨。

邵万戈摆摆手,把这货交给两位随从了,又回头询问另一位别人直呼大毛的协警,基本情况一样,戴着大口罩,把驾驶的鼠标和副驾上的大毛打昏了,李二冬拉着铐子拼命把嫌疑人往回拉,然后被奔上来的一人捅了两刀,人被劫走了。

没有提供更有价值的线索,大毛和鼠标一样,有点羞愧,再怎么说也是警察,这回脸丢得可大发了。邵万戈让两人先住院休息,下楼时,碰到了一直等在那儿的解冰,他奇怪地问着:“解冰呀,你怎么不上去?”

“呵呵,在学校时,他们都不怎么喜欢和我在一起……还是算了,邵队,情况怎么样?”解冰问着。近一年的刑警生涯,把这位帅哥历练得看上去更干练了。

“不怎么样,标准的闷棍手法,严德标和同伴毛志高被拍晕了,二冬被捅了两刀,还没法询问。不过我估计他说不上什么来,都戴着大口罩,又是猝然发案,啧,不好办。”邵万戈道,稍有难色,袭警重案一般都由二队接手,可没料到一接手都是熟人,而且看样子难度不小。

“那应该从反扒队自身入手,他们对坞城路那一带比较了解,应该能找到突破口,而且,说不定他们就应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解冰道,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案的要点。

邵万戈笑了,笑得解冰很不自在,以为自己说错了,不料邵万戈半晌说了句让他也瞠目结舌的话:“你可能还不知道,反扒队集体抗命,你那位同学把队员全带走了,现在市督察正在四处找他……呵呵,我不得不承认,你们这届同学里,妖孽不少,最妖孽的就是这个,不过,恐怕他这身警服也穿到头了……”

邵万戈叹了句,信步离开了,似乎有点可惜没有发现这个妖孽。这种胆大包天的妖孽不多,如果用在正道,悍匪也要低他一头。

解冰迟了一步,他听愣了,他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听到余罪这么出格,甚至有一种佩服的感觉。半晌他同样可惜地摇摇头,他觉得邵队说得没错,敢这样让大家钦佩的人,也该到脱警服的时候了。

此时,上午十时五十分,现场的初步勘查完成,二队把两个组投入到案件侦破和追捕脱逃嫌疑人中。没有意外的是,遇刺的李二冬也没有提供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但意外的是,支队长孔庆业也派出一组人员支援重案队,以往但凡本类袭警重大案件,都是重案队独立完成的。这个异样的举动,不得不让邵万戈把这个蹊跷的案子往更深的地方考虑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