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4:我的刑侦笔记》-乡警出更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星期三 19:54:08 作者:


关灯
护眼

在乡下的冬天,鸡叫三遍的时候,天还是黑着的。不过周文涓已经坐着余罪的那辆警车匆匆赶回来了,她轻手轻脚进了派出所的大院,却发现所长办的灯还亮着,慢慢趋近时,她看到了一幕让她很讶异的景象。

余罪,不,余所长,在呕心沥血地忘我工作着,桌上铺着乡镇区划图,他像魔怔了一样趴在地图上,发着呆,丝毫没有发现来人。

专注,总是让一个人看上去令人尊重。周文涓回忆着曾经的余罪,是顽劣不堪的样子,是桀骜不驯的样子,是泼皮无赖的样子,不过那个样子离现在的他已经很远了,不知道什么样子,警营已经把他变得这么严肃,这么专注,就像自己身边那些都曾经顽劣的同学一样,在不知不觉地变化着。

“咦,文涓,什么时候回来了?”披着衣服的马秋林从东屋出来了,惊讶地道。周文涓笑了笑,说自己刚来没多久。马秋林客气地把她往所长办请,周文涓问着怎么马老也起这么早。马秋林一捋头发,有点不好意思,道:“犯职业病了,心里一打结,一准睡不着觉。”

进门余罪给两人倒了杯热水,刚坐下的马秋林就问着:“有什么发现?”

“对比您给的积案案情,这个作案模式太吻合了……朔州这十一例,都是发生在偏僻、交通不便,甚至连报警都不便的山区;吕梁吴堡乡这四例,几乎就发生在省界上……沁源就更不用说了,年年丢,那儿典型的山大沟深,中条山腹地……天镇、阳高、应县、浑源,都有过类似案例,全部是警力薄弱,交通不便的山区地带,这其中,会不会有某种联系呢?”余罪狐疑道。

“你找到了多少相似点?”马秋林在问着并案的可能。

“全部相似,不过也可以说,全部不相似。因为您给的案子,多数连现场勘查也没有,仅有部分失主的口供,我查了下,最早发案记录在四年多以前,最先发生的地方在偏关县。我就奇怪了,这么多年,不能连一个偷牛贼被逮到的记录都没有吧?”余罪愕然地问,实在不能不对同行的工作能力持怀疑态度了。

“呵呵,你手下乡警什么素质?难道你还不清楚?”马秋林反问道。一句问得余罪无语了,他尴尬地笑了笑。再要问时,马秋林已经替他回答了:“也不是没有查过,据我所知,两年前省厅的全省警务工作会议就提到过这个系列偷牛案,但难的是……你无法用警呀,大多数就像咱们现在一样,线索没有,目击没有,痕迹没有……甚至于等到了县一级、市一级接警,已经是被盗好多天之后了……活物这东西不像物品,它不可能被存住呀,仅五原市就有六十多个屠宰场、十几家大型冷库,每年消耗的肉类那是个天文数字,要扩及到全省,你想想,人口基数万分之三的警力,怎么查这种案子?”马秋林道。

话里已经暗示出了他的判断,没错,这是一个很直观,也非常简单的判断。只要被偷走,牛变成牛肉,变成餐桌上的美味,恐怕就算抓到贼,连取证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说话间,余罪又回复了那种百无聊赖的神情,闭着眼睛,手里一晃一晃在玩着硬币,很熟练,硬币就像长在手指上一样,以一种均匀的速度在指缝间来回翻滚。马秋林知道,这是他思考时的一种下意识动作,他没有打扰,回头看了看周文涓,看天色将晓,他直说出去散散步,起身了。

周文涓静静地坐着,没有打扰余罪,她以一种很钦佩、很崇拜的眼神看着余罪,她在想,无意中穿上这身警服,实现了自己的夙愿,这么大的事,她还没有机会向推荐她的人说句谢谢呢。看着余罪此时这么为难,她又在想,曾经梦寐以求的理想在实现之后,似乎也并非是什么幸事,最起码像这种在谜团里的煎熬,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叮当”一声,硬币失控了,余罪睁开眼了,像抓到了什么灵感,蓦地起身了。他神经质地翻着地图,寻着文件,找着什么记录,飞快地在纸上写着什么。周文涓好奇地凑上来,看到了余罪写的是一行行的数字——是日期。写完了日期,又上网查着案发地的地形、地貌、天气,一一记录。半晌抬起头看到周文涓看着他时,余罪吓了一跳,紧张地问着:“咦,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就没有离开过啊。”周文涓笑着道。余罪此时猛然省悟,一拍脑袋道:“哎哟,忙糊涂了,坐,我给你倒水。”

“你又糊涂了,你刚给我倒过,还没喝完呢。”周文涓又道。

余罪糗得尴尬地笑了笑,坐下来兴奋问着:“别告诉我结果,让我猜猜。”

“好啊,我可是动用了队里的法医检测设备,又问了两位专家才得到的结果。”周文涓笑着道。

“牛是被诱拐走的。”余罪笑着,缓缓地轻声说出了这句话。

绿色的成分是饲草,苜蓿叶子残留,余罪怀疑可能是青贮饲料。用那玩意儿勾引整个冬天都没见到青草的牛,比拉个美女拐走流氓还要管用。这可能成为本案最关键的突破点,余罪和马秋林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都想到这种可能了。只有这种办法才能无声无息地把牛偷走,或者说不是“偷”,而是让牛走到指定的位置。

一瞬间,周文涓的笑容凝结了,那就是答案,是检测出来的成分。她愕然的表情里带着几分惊喜和不解,余罪替她说了:“很简单嘛,一边吃一边拉,就是牲口干的活,在那地方停留那么久,肯定是找到好吃的了……其实所有的悬案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都会发现,它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怎么,你是不是对我的分析很震惊?”

余罪掩饰不住几分得意,周文涓腼腆地笑了笑,不过嘴里却说着:“其实我是很震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什么样?”余罪奇怪地问。

“很敬业的样子呗。”周文涓不好意思地笑笑。

余罪一下子脸有点羞红,想起以前狗屁倒灶的警校岁月。他想了想,有点无奈地说着:“还记得咱们老校长在毕业典礼上说的吗,穿上警服,就意味着一种责任……以前我真不理解这词,甚至来这儿的时候啊,我就想着破罐破摔,摔得声响大点,可你昨天也见着了,丢牛户那境况都快逼出人命来了,都穷成这样了还遭贼,真叫没天理了……老乡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别说还是警察,就不是警察,能帮一把也不能闲着呀。”

余罪说着,看着天放亮了,起身了。周文涓笑了笑,对于这个答案没有发表意见,接下来她又发现余罪的与众不同之处了,准确地说是余所长的官威出来了,伸着脖子朝着东厢房吼道:“狗少、呆头……起床干活!再不起来老子掀被子泼凉水了啊。”

连吼几嗓子,把那干懒散的乡警终于吼得早起了。余罪回头时,发现周文涓掩着嘴在笑,他也贱贱地笑了……

等余罪把马秋林和周文涓送走回来,一干乡警还没有收拾利索。李呆正使着吃奶的劲儿蹬摩托的启动杆,冬天太冷,他那辆破摩托不蹬上个三五十下,就发动不着。张关平充当着临时大师傅的角色,还在煮方便面,但那味道让乡警也有点反胃。李拴羊想回家,不过见所长在,又不敢回去。至于狗少兄弟,刚提着裤子、揉着眼睛从厕所出来,边走边嘚瑟说着:“我睡着的时候,梦见牛自己回来咧,我推理呀,肯定是公牛勾搭了俩母牛,出去风流了。”

“吧唧”挨了一巴掌,李逸风一惊醒,所长正瞪着他,他嘿嘿一笑,余罪指着叫嚣着:“真把自己当牲口啊?”

“那当然,咱们过的这生活,牲口都不如啊。”李逸风逆反了句。

可不料有人接茬了,“嗨”了声,从墙上露出脑袋来了,是张猛,诧异地问着:“谁叫我呢?”

余罪和李逸风一愣,顿时哈哈大笑,惹得在外头晨练的张猛咧嘴骂了句,不理会他们了。

收拾利索,几位乡警坐在四辆摩托车上准备上路了。这地方除了摩托车,还真没有其他交通工具有这种机动性,余罪给每车发了一个望远镜,千叮万嘱就一句:“找到目标马上汇报啊,千万别惊动。”

什么目标呢?余罪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青草。就在通往二级路的乡路上找。

“这大冬天的,能长草?”乡警李拴羊傻眼了。

“秃子脑袋还长毛呢,冬天怎么不能有草?”余罪不容分说,顶回去了。

“哎,所长,好几十里山路呢,摩托车加油算谁的?不能公事还得我私人花钱吧?”张关平问着关键的问题。

“呸!以前公家给你发钱,你办过点事吗?滚蛋。”余罪直接吼着拒绝了。

“那伙食补助总有吧?”李呆怀着期待问。

“给你补助,山上能有饭店呀?”余罪叼着烟,一点,挥手打发着人。

哇,此时众人才领教了所长的抠门,敢情一毛钱不给,净让你干活去。乡警们心里可不舒坦了,不料余罪点着烟喷了句:“只要照片给我拍回来,这个月增加奖金……不过谁要偷懒不干活,小心我倒扣啊。”

终于有针强心剂了,乡警们的右脚一蹬,突突突发动摩托车,乐滋滋地走了,连李逸风也觉得所里待得老无聊了,坐到了李呆的摩托车后,要跟上办案去。毕竟当警察这么多年,还没办过案呢,何况这又关系到自己赔钱的问题,小觑不得。

群车出动,那声势端的也是不小,余罪叹了口气,还是觉得这些乡警不像在市里反扒队那群天天接触案子的队员,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这番出门寻找,要到四五个村,最近十七公里,最远三十多公里,其中哪怕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放过隐藏着的嫌疑人……对了,他也准备走了,不过要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留了一个很大的疏漏,没车了。

自己那辆派给马秋林了,所长这辆小长安他不好意思要,这穷乡可不比其他地方,花钱也未必能雇上车。一看董韶军提着东西出来,他傻眼了,董韶军奇怪地问:“怎么了,不是说咱们到二级路一带吗?”

“没车啦。”余罪喃喃了一句。

“没车啦?那怎么去?”董韶军没理解乡警的苦处。

“等等,你先等会儿,我再想想办法。”余罪拍着脑袋,想着到乡政府借辆,可又有点不好意思,几辆私车总不能借去办案吧?正想着,听到了一阵车声的怒吼,董韶军耳朵尖,一皱眉头:“咦?乡里还有这么大排量的车?老式212?不像啊……”

他放下东西,几步到了院门口,惊讶地一句道:“我靠,路虎……呀呀呀,怎么拦咱们的车了?”

“坏啦……”余罪吓了一跳,肯定是虎妞报复来了,紧张地刚跑几步,就听得李逸风杀猪般地大喊着:“所长……救命啊!”

等余罪到了门口,看到了李逸风发疯似的往回奔来,路虎停在路边,车门开着,一只白色的牧羊犬汪汪吼着在他背后追着,连滚带爬的李逸风吓得哀号不断,而驾驶位置上的厉佳媛村长则笑得花枝乱颤。

“咋回事?”董韶军郁闷了。

“妈的,这妞这么野。”余罪顺手操了一把锹,奔出去了。

“所长,救命啊……”李逸风奔着就往余罪这儿跑,余罪抄着锹,嘴里吼着,吓唬着奔上来的狗,手里的锹乱挥乱舞。那狗骤然而停,朝着余罪汪汪吼着,背后厉佳媛清脆地叫了声:“大白,咬他。”

一个冷不防,那狗长腿一蹬,一下子扑起来一人多高。余罪吓得大叫一声“哎哟妈呀”,扔了锹就跑。他和李逸风两人两个方向,那狗却又追着李逸风去了,李逸风奔得狼狈不堪了,围着所院转了半圈,拾了几个砖头石块吓唬,可一转身,那狗又追上来了。跑了一圈,李逸风恰好看到了在院外蹬着杨树练臂力腿力的张猛,又是慌不择路地大喊着:“猛哥,救命啊……”

张猛见状,猛地从树干上翻身跳下来,一个箭步奔了上去,几步助跑,飞身挡在李逸风面前。那狗奔得也急,猝然天降一人,它吓得赶紧朝这人一吼,不料张猛停也不停,飞起一脚,把狗儿踹出几米远去。那狗吃痛哀鸣了几声,一龇牙又回扑上去了。特警队出来的猛哥可不是吃素的,在它堪堪扑上来的一刹那,电光石火地一伸手,提住了狗的项圈,一下子把狗儿勒住了。那狗朝着主人的方向哀鸣了几声。

“我靠,牲口有两下子啊。”余罪躲在门洞里赞了句。

“放开,放开我家大白。”厉佳媛生气地嚷着奔上来了。

李逸风见势不对,脚底抹油,绕了个圈溜了,看来今天的事难了了。张猛睥睨一眼,拎着狗一用力,又扔出几米远。那输了胆的狗儿,耷拉着脑袋朝主人奔回去了,厉佳媛心疼地抚着狗脑袋,直斥着张猛:“你怎么打我家狗狗……”

话后半截似乎软下来了,她的眼中,一位高个、剽悍、刚毅的后生,正不屑地笑着,那英勇的神情像有某种魔力一般,压制住了她想发飙的冲动。于是她有点狐疑、有点期待地问着:“你……谁呀?没见过你。”

“警察,放狗咬人可不对啊,伤了人怎么办?”张猛道。他也在奇怪,就在市区都不易见到的白富美,居然在穷乡僻壤里出现了。抚着白狗的美女,一身淡蓝色的冬装,齐膝的小马靴,像某个让他心动的画面一样,让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很奇怪,习惯性的粗口也没有爆出来。

“那狗少和你们那所长能算人吗?”厉佳媛还是有点委屈,不忿地道。

“哦,确实不算人,他们怎么了?告诉我,我回头抽他们去。”张猛同情心大起,把美女气成这样,他严重怀疑狗少和余贱做了天怒人怨的事。可不料这事厉佳媛可没脸说出来了。她转移着话题,问着张猛道:“算了,算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呀?”

“市局刑侦二队的。”

“怎么来羊头崖了?”

“查偷牛案。”

“哇,我听说了,观音庄和后沟村丢了几头牛,都惊动市里了?”

“没惊动,顺路过来看看……”

“你们来了就好了,靠那帮乡警,根本不抵用。”

“他们在我们眼中,基本不算警察……”

两人说得越来越近乎了,后来直接站在一块儿倚着树干聊天。这可把门洞里的董韶军看傻了,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董韶军异样地看着余罪,余罪也贱笑着看着他。董韶军小声问:“这谁呀?好像和张猛一见钟情了?”

“大学生村官,一土豪家闺女……哦,我明白了,这个白富美有恶僻,喜欢人形牲口……”余罪道。

“我怎么听你这话有点酸啊。”董韶军取笑道。

“什么耳朵,一点都不酸。”余罪笑着补充道,“就是有点嫉妒……哎,好像车有着落了。”

董韶军一瞅那辆车身剽悍的路虎,愕然地盯了余罪一眼,那意思是,连那车你都敢想?可不料余罪早跑出去了,直奔到还在腻歪的两人跟前。厉佳媛怒目而视,不过脸皮厚的余罪自动过滤,觍着脸道:“张猛,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心村村官,厉佳媛村长,给乡里老百姓办了不少实事……厉村长,这是我同学张猛,二队刑警,屡破奇案,屡立大功……这次一听说咱们乡里有事,专程帮咱们解决问题来了。”

张猛已经习惯余罪的天花乱坠了,说得这么好听,反倒让他觉得很刺耳。厉佳媛却是很赞赏地看了张猛一眼,甜甜地说了句:“猛哥,我的宿舍就在乡政府里面,有时间来玩啊。”

“哎,好。”余罪替张猛回答了。

张猛一个不悦,不料被余罪挡住了,问着厉村长道:“厉村长,您看市局刑警都来办案来了……咱派出所也没啥招待的,出行连车都没有……对了,那辆小长安倒是在,就是不太方便,怕惊走贼……您看……”

不用说,余罪正在看着村长那辆路虎流口水呢。厉佳媛却是又看了张猛一眼,随手把钥匙扔给张猛了。不料余罪手更快,手一伸就接住了,回身一踢张猛催着:“快谢谢村长。”

“哎,对,谢谢你啊。”张猛机械地道。

“用吧,没事,车上有油卡……别忘了来玩啊,我待几天才走。”厉佳媛嫣然一笑,似乎还有点羞意,带着大白狗回乡政府了,不时地回头瞅着张猛。那眼神,似乎和余罪瞅那辆路虎一个德性。

“妈呀,有这段邂逅,牲口你不虚此行了。”董韶军奔上来了,羡慕地道了句。

“这卖相,对寂寞少女以及饥渴少妇,绝对是杀器。”余罪回手捏捏张猛鼓鼓的胸肌和腹肌,回头看着,张猛却不悦地盯着余罪。余罪吓了一跳,异样地问:“兄弟,难道你不高兴?”

“别拿我开这种玩笑啊,在感情上我是很认真的。”张猛嘚瑟了句,把车钥匙抢走去开那辆车了。董韶军给了个睁大眼的表情轻声道:“难道还真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有可能,这孩子还纯着呢,我估计是初恋。”余罪贱贱地道。两人掩嘴而笑,董韶军回身提着东西,余罪大咧咧坐到了副驾上,这辆车怒吼着,飙回了乡中心村。

乡派出所几乎是倾巢而出了,指导员王镔就在乡政府刚和代乡长商量出来,他看新所长这架势,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因为不管怎么看,所长都像在胡闹,没人比他更清楚所里这干乡警的素质,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这个绵延几百里的山区,想抓到一个偷牛贼有多大的难度。

而在乡政府二层临窗的一间,厉佳媛托着腮,看着驾车出行的张猛……那车呀,为什么就觉得开得那么帅呢?她凝眸着,却是一种旖旎的目光……

1月18日,在羊头崖乡,偷牛案正式拉开了侦破的帷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