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4:我的刑侦笔记》-雷厉风行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星期三 20:00:22 作者:


关灯
护眼

“根据我们对被捕嫌疑人的审讯,团伙带头的牛见山,就是这个人……他交代,观音庄的偷牛案是另一伙人干的,带头的是一名绰号‘老七’的嫌疑人。老七是牛见山的上家,偷牛就是跟他学的,不过这个老七究竟姓甚名谁他不清楚。他们的组织方式是老七提供这种诱拐牛的药物和饲草,然后由下家组织人、车异地作案,得手后,他们在规定的地点交货,直接把赃物变现。”

周文涓罗列着这两周在羊头崖乡的收获,大量的地形地貌照片、作案工具、车辆、人员,这一行可谓收获颇丰了,她明显地看到了队长邵万戈脸上的嘉许之意。这位队长,可很少夸人的。

邵队长旁边坐的是马秋林,他是和董韶军、周文涓一起从羊头崖乡归来的。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他记得自己以前当警察的时候也会在这个时间放下手头的工作休息一下,可是此刻却仍然按捺不住兴奋,和这帮后辈坐在二队的会议室商讨着这个匪夷所思的案子。

从粪便中确定失牛的路线,一步一步揭开牛莫名其妙被盗的案件。邵万戈蹙着眉头,看了董韶军一眼,他有点佩服许处的眼光了,那么偏的技侦技术许处都不放过。谁可能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他打断了汇报,问着董韶军道:“韶军,嫌疑人用于诱拐牛的那些药物,分析出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分离出来了粗盐的成分,还有类似镁的成分……是矿物质合成,经过熬制的,这种东西像中药一样,很难确定它的准确构成。”董韶军客观道。马秋林笑着插嘴了:“这个可以先放一放,很多行业都有不传之秘,比如砍手党的麻药、毒贩熬制的配方,都不会那么容易外泄的。”

“嫌疑人现在在哪儿?”邵万戈笑了笑,换了个话题。

“已经刑事拘留,暂未请捕,关押在县看守所,余所长的意思是动静先不要搞得太大,等查查这拨贼的上线再作打算。”周文涓道。

“那有结果吗?”邵万戈问。这是前天的事,两天时间,他想应该差不多了。

不料此话一出口,董韶军的眉头皱了皱,马秋林却接着话头道:“也算是百密一疏吧,据嫌疑人牛见山交代,他们的交货地点就在二级路和国道的交叉路口,当天抓捕的时候动用了村里人上百人,封路封了三个多小时,恐怕这个上家已经被惊动了。”

一听这话,邵万戈明显有点失望,不过再一想,乡警能干到这个水平,已经是很不错了。他回头问着马秋林道:“马老,辛苦我就不说了……可这个案子我还是没太闹明白。”

“哪儿不明白?”马秋林笑着问。

“你看啊,第一宗失牛案和第二宗失牛案发生的时间相差一天……而第三宗案件你们打了个伏击,时间相差十一天。奇怪的地方就在于此,怎么可能判断出准确的发案时间、发案地点?就即便前期的证据相当多,也不可能判断出这个案发时间呀。”邵万戈道,一脸迷茫,等着马秋林释疑。

马秋林笑了,笑着道:“这个我解释不了,因为不是我判断出来的。”

董韶军和周文涓同时笑了,邵万戈却更迷糊了,挨个看看众人,奇怪地问:“又是余罪?”

“对。前两次案发后我和他交流过意见,侦破的方向基本认可。一方面从现场发现的饲草残留上下工夫,结果发现这个方向是错误的,他们没有用我们判断的青贮饲料,用的是新鲜的饲草;另一方面,从二级路通过国道、高速路的公关检查站留下的车辆监控下工夫,结果发现这个线索的价值也不大,需要排查的车辆有数百辆,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乡派出所能完成的工作量,而且时效也赶不上;第三呢,当时我们也没有想到,除了饲草,嫌疑人还有下药这一杀手锏。”马秋林道。

“是啊,正常思路,都不可能指向这次案发的端倪,那他是如何判断出来的?还非常准确……看地理位置,这个地方根据不具备设伏的条件。”邵万戈眉头紧皱着,看着两位属下。董韶军笑着道:“我问过他了,他没告诉我。”

“呵呵,还藏私了。”邵万戈笑道,眉头舒展了,那个人他有所了解,他的脑袋要能以常理推断,恐怕就不会被赶到羊头崖乡了。

“这个也放一放,随后你问他吧……万戈,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动作?你是不是可以考虑搭把援手?”马秋林出声问道。这是他来的主要目的,毕竟乡警的力量太单薄了。

“这个……”邵万戈稍有为难了,他道,“案子发生在羊头崖乡,二队插手好像不妥,他们和县公安局汇报了吗?”

“汇报了,县局局长外出学习去了,当家的副局长回乡省亲了,办公室就留了一个人值班,指导员王镔去了县局两次,连管事的人也没找着。”周文涓道,话里颇有点怨气。

邵万戈笑了,大过年的,能找着人才见鬼呢,又是乡派出所的案子,恐怕想引起重视没那么容易,就即便二队这个重案队,也开始轮休放假了。他很为难地想了想。马秋林似乎窥到了他的为难之处,小声劝着道:“从作案方式、作案组织上看,和我省发生的系列失牛案有很多雷同之处,据嫌疑人交代,他们先后向嫌疑人老七提供过不下五次的赃物……我考虑啊,羊头崖乡的案子仅仅是我们无意揭开的冰山一角,这个犯罪蛋糕做到了多大,我暂时还真不敢估计。”

“您是指和其他失牛案并案?”邵万戈考虑了下,这样的话,二队就有理由向上级请示参与。

“对。”马秋林道。

“可能性有多大?”邵万戈问。

“很大。”马秋林道。

“理由呢?”邵万戈道。

“万戈,别给我打官腔,理由和证据我都没有。就像你刚听说羊头崖乡牛被偷后咱们打的赌,你不会忘了吧。你赌要成悬案,我赌余罪能抓到贼。”马秋林促狭地笑了笑,话别住邵万戈了。其他两位没想到两人之间还有这个赌约,都笑了笑。

半晌,邵万戈一伸胳膊拿定主意了:“好吧,我向市局请示一下,看是否能尽快介入,如果不行的话,我会知会县局,让他们在人力物力上给予支持。”

此话一出,董韶军和周文涓又是一脸懊丧,请示、讨论、知会……这些用在公文中的词,实际上基本就等于推诿扯皮了。年前一放假,要等结果怕是得到正月十五以后了吧。邵万戈可有点奇怪了,好像回来的三位都被羊头崖乡同化了一样,一听没支持,都这么没精神。他奇怪地问着:“怎么都这样?跨区介入,总得经过上级同意吧?而且这事我们不知会县局一声,很不合适。总不能手伸那么长,直接伸到人家乡派出所抢功劳去吧?”

“那以你的意思……”马秋林小心翼翼地问。

“明天就大年三十了,这个时候你们说我把谁派出去合适……等年后初八上班,我和市局苗局请示一下,几地警力,毕竟是需要协调的。”邵万戈道,他越这样说,几个人的脸上显得失望愈大。马秋林插嘴了,摇摇头道:“恐怕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邵万戈奇怪了。

“他们……已经在抓捕的路上了。”马秋林用很欣赏的口吻说道。

“抓捕?就他们几个乡警?”邵万戈眼睛一凸,似乎给吓着了,异地抓捕,就重案队也经常出意外,何况那拨连枪都没拿过的乡警。随后又笑了,直笑这拨乡警自不量力。

“没错,他带了几个乡警上路了……已经沿着嫌疑人老七消失的方向追出二百多公里了。他们没有考虑那么多,就奔着一个方向去了。”马秋林道。

一刹那,不知道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让邵万戈如同芒刺在背一般。他挺直了腰杆儿,这不是服不服的问题,而是不得不服的事儿。

“他和你曾经一样,就算碰到头破血流也不会回头的。”马秋林又道。

邵万戈一怔,他看马秋林严肃的眼光像刺一样钉着他。半晌,他毫无征兆地吐了句:“好,先斩后奏,我派一组人跟上!”

董韶军和周文涓一下子乐了,相视而笑。

“咕咚!”车猛地一加速,后排的李逸风吓得赶紧扶着座背。

“咕咚!”又一个趔趄。李逸风忍不住了,出声道:“猛哥,你小心点,哥几个小命可都在你手上呢。”

是啊,后面几个吓得都紧紧扶着座位,张猛为难地说了句:“你们害怕,以为我不害怕?不知道我没开过路虎呀,这他妈一脚油门就上百了,把不准啊。”

“那你慢点呀。”李逸风道。

“就是,慢点啊,猛哥。”李呆一头大汗。

“快点,那辆车是从晋中高速口上的高速,绕道大运。根据文涓查到的交通记录,是在曲沃口下去的……应该就在那一带,还有四十多公里,赶在中午前到当地,还不知道能不能查到记录呢。大过年的,人都回家过年了。”余罪在副驾上骂骂咧咧,一直在翻查那辆车的监控图像。

这是根据牛见山的交代捕捉到的图像,时间正是观音庄失牛的次日。据牛见山交代,一般都是这辆卡车负责接手赃物,车牌查过了,是套牌车。于是第一条线索就只能沿着这个幽灵车消失的路线,从羊头崖乡追出来三百余公里了。

半晌没听到说话,余罪回头时,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乡警哥几个噤若寒蝉。他异样地问:“怎么了?”

李逸风指指张猛,李拴羊和李呆也没敢吭声,生怕影响张猛开车似的。一下子余罪这才明白了,张猛的开车和人差不多,开像牲口,限速一百公里的路,他一会儿忽悠到一百五,一会儿又降到一百二。余罪此时也感觉到威胁了,不过他有的是办法,眼珠一转悠,轻言细声问着:“牲口,说说你的感情生活……我看虎妞对你好像有那么点意思?”

“嘿嘿,那当然是。”张猛心里一荡漾。车稳了,速度慢了。

“哎,对了,开慢点,咱们聊聊,我们可都支持你啊。你们真要成了一对,兄弟们全给你祝贺去。”余罪道。

“那谢谢兄弟们了啊,对了,不是我说瞎话啊,见了佳媛我才发现,以前我对有钱人偏见太重了。”张猛绮念慢慢升腾,以一种幸福的语气说着,“佳媛性格真好啊,可会关心人啦,给乡里也办了不少好事,明年还准备修条路呢。对了,佳媛还说了,自从遇到我,连对警察的成见也消除啦……”

说来说去都是虎妞如何如何,余罪倒无所谓,李呆和拴羊也无所谓,可有吃不住劲的人——李逸风脸色越来越绿,两手扒着椅背,指节都有点发白了。李呆怕出事,悄悄捅捅余罪。余罪一回头,看到了李逸风的表情,沉声道:“逸风,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车不稳你害怕?要不再让猛哥给你猛一会儿?”

“哦,没事没事,我没事。”李逸风顿时明白了,不敢发作了,生怕前面的牲口哥再来个飙车动作。

一路平稳地到了曲沃,下了高速,后方的协调已经跟上了,周文涓把当地交管部门的联系方式传到了余罪的手机上。有准确的时间,就很容易查到那辆幽灵车的去向。不过一查之下又让余罪郁闷了一番,居然没在这儿,那套牌车又驶上了通向另一座城市的路。

翼城市!离这里还有六十多公里。

余罪郁闷着出了市交警支队大门,更郁闷的是有人一把把他拉住了,是李逸风,一看那脸色余罪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果不其然,李逸风把余罪拖到楼一角,看看车上等着的众人,咬牙切齿道:“余所长,你得给我个说法呀。”

“什么说法?”余罪故作不知。

“那那那……牲口把我的妞抢走了。我我我……”李逸风捋着袖子,苦大仇深道。

“没抢走,只是他们彼此有好感而已。”余罪安抚道。

“那就离抢走不远了。”李逸风痛不欲生道,摸摸鼻梁,埋怨着余罪道,“都怨你,一直让我抓贼,挨了这一拳,丑成这样,连虎妞都不待见我了。”

“闭嘴。”余罪训了句,看狗少成这德性了,他也有点恻隐之心,再怎么说,这孩子本质可没初见的时候那么坏,这不大过年的,非要跟上来抓嫌疑人。他揽着狗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逸风,这是个绝好的机会,难道你没发现?”

“什么机会?”李逸风愣了,怎么什么事在所长眼里都是机会。

“有人跟你竞争了,难道不是好机会?你想啊,为什么你很喜欢虎妞呢?”余罪道。

“为什么?”李逸风问。

“因为你一直得不到呀!要是他那么容易让你上手了,你很快就会忘了,对不对?”余罪道。李逸风一撇嘴点点头:“那倒是,那天我就抱了她一下,反应好激烈。”

“那不就是了?我觉得她现在是在故意气你,和张猛走得很近,故意让你看呢……这样的机会就是她心理转折的表现,万一你也给她一个颠覆的形象,说不定她下回就主动投怀送抱了。你别介意牲口啊,他能待几天?而且他是犯了错误来咱们这儿溜达的。”余罪教唆着,想着能平慰狗少心态的理由。

“哦,这倒是。”李逸风一想,倒也有几分理,心里稍平。

“走,翼城市。对了,你开车慢点,这牲口开个车吓死人了……这样的人,虎妞怎么可能喜欢,明显和你差远了嘛。”余罪道。

“就是,比脸蛋也比不过呀。”李逸风终于找到点心理平衡了,又得意洋洋地跟在余所长背后,屁颠屁颠上车走人了。

下午时分,终于到了翼城市,嫌疑人老七那辆幽灵车就停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能找到线索吗?余罪抱着万一之想,下车伊始,他面对着陌生的街市、楼宇,以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陌生人群,甚至连方言都听不懂。他又像刚接触这个案子一样,皱起眉头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