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4:我的刑侦笔记》-不相为谋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星期三 20:17:03 作者:


关灯
护眼

时间很宝贵,多待一天都是浪费,特别是异地用警,最缺的是经费,最怕的就是人心浮动。连续两周毫无进展,余罪又迟迟没有露面,解冰不得不咬牙向队里请示收队了,不过意外的是,邵万戈并没有答应,却给他传了一份案情通报。

那通报让他看着直吸凉气,从腊月二十七到今天正月十三,全省十七个地市,累计汇总起来的大牲畜盗窃案发生二十八起,涉案金额上百万元,侦破的仅有四起,大部分悬而未决,令各地公安疲于奔命。他突然省悟,羊头崖乡很可能是全省系列案件的一个缩影,从一地一案上找出作案手法,总结作案规律,对于侦破其他类似案件都不无裨益。一念至此,他倒安生了,开始细细地研究各地汇总出来的系列盗窃案件。当然,最典型的还是羊头崖乡这个案子,不过刚想介入就让他大为光火,那帮扯淡的乡警,连笔录做得也满纸错别字,几张残缺的影印件,看得他直牙痒痒。

纵览了部分案件之后,解冰似乎隐约找到了一种不太清晰的感觉。为此他和队里的老侦查员赵昂川讨论过,不过仍然卡在设伏时间的选择上,几乎就是张着口袋等着贼上门,做到这种程度应该是有准确的情报支持,可偏偏是不可能有情报的,否则就不会后来又卡在翼城市无法进行下去了。

大上午的,两人讨论无果,直接出来敲响了周文涓的房门。周文涓随队一方面安排着大家的生活,另一方面在监控上帮把手,不过她可是参与过羊头崖乡的案子。解冰把自己的疑问一说,见周文涓仍然是那样腼腆地不愿开口的样子,他也急了,几乎是求着道:“文涓,咱们好歹是同学,又是一个队,我还是组长,不能对我也防备吧?要是信不过,你直说。”

“不是,解组长你别误会。”周文涓慌乱地摆手,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文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余罪防贼似的防着我们?”赵昂川哭笑不得了,指着自己问,“你看我像偷牛贼的同伙?”

“赵哥,真没那意思,你们别多虑。”周文涓不好意思道。

“哎哟,你能把人急死呀。那这样……你跟我说说,在羊头崖参案的整个经过。”解冰坐下来了,周文涓想了想,把前因后果,以及在羊头崖乡发生的事细细一说。这倒好,听得解冰和赵昂川大眼瞪小眼了,本来不信,现在周文涓一说更确认了,那家伙还真是玩了几天,关键时候一设伏,轻轻松松一网成擒了。

可这样一来,两人更觉得余罪透着诡异了。周文涓细声细语道:“你们提的问题,我们也问过他,每次问他,他都说让我们自己想,听别人说出来就不值钱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一直就那德性。”

说到余罪,虽然评价并不高,可透着一股亲切的味道。解冰无暇注意这些,和赵昂川相视一眼,回头问着:“那他在翼城滞留这么长时间,该有谱了吧?”

“有了。”周文涓道。

“怎么回事?”赵昂川奇怪了。

“他刚才打电话把孙羿、吴光宇都叫走了,我想应该是差不多了。”周文涓笑着道。

一听这话,解冰和赵昂川不问了,“腾”地起身,直奔着出门,边走边打着电话,找那几个货去了。余罪什么货色他俩很清楚,估计又要带人胡干去了……

车停在了翼城东关街上的牌楼下,放眼望去,青翠的山峦连绵着,高度发达的房地产业已经啃掉了山的一面,依山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十几幢精致的小别墅,不过此时车里人无暇欣赏天然风景以及建筑风格,眼光齐齐地盯着山脚下一处很复古的大院木楼。

望远镜里,贺府牛头宴的镏金大字分外妖娆,迎着阳光,金灿灿的能亮瞎人的眼睛。这个位置相当好,从高速路一闪而过,都能看清那个大招牌。

董韶军正拿着笔记本,在做着一副百分比图,副驾上的郑忠亮几次想和他探讨一下,不过看人家专注的样子,实在不好意思打扰。这当会儿连余罪也专注得厉害,好半天一句话也没说。

“你们确定是这一家?”郑忠亮有点心虚地问,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问他。”余罪一指身后。郑忠亮一回头,小心翼翼地问着:“烧饼,你什么时候成神了?能确定贺家是销赃户?”

“我只提供理论和数据支持,具体什么你就不要问了……划定的有三家,如果这三家都不是销赃户,那翼城就没有嫌疑户口了,最可疑的就是这家。别瞪我,是根据他们的出货量、收购量判断的,前进路、西郊两家屠宰场,和这里是一家对吧?”董韶军道,样子很肯定。

但一肯定,郑忠亮就不淡定了,说道:“不但两家屠宰场,这老贺家是翼城的名人,一处牛头宴,两家酒楼,还有一处桑拿洗浴,据说在房地产上也有投资……这样的大户,就我们所长都不在人家眼里呀。”

除了这家叫贺名贵的大户,董韶军还划出了于向东、刘晌两家翼城叫得上名来的人。三个人经营着四家牛头宴饭店,在当地差不多占据市场份额三成左右。这样的人,别说不一定有销赃的事,就真有,那还能叫事吗?

说了半天没人理他,郑忠亮气鼓鼓地发牢骚:“真郁闷,兄弟可是好心一片啊,现在最牛逼当属这些有搂钱本事的土豪啦……”

余罪看了半晌,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郑忠亮的啰唆,直接回头问董韶军:“烧饼,怎么办?”

“我已经声明了,我只能按你的要求提供技术和理论上的支持,实践得靠你自己打拼啊。”董韶军笑着道。

“大仙,你想个辙,把这几家给我弄来,换个地方说话。”余罪侧头,征询郑忠亮了。

“什么罪名?”郑忠亮吓住了。

“销赃?”余罪道。

“证据呢?”郑忠亮道。

“暂时还没有。”余罪道。

郑忠亮眼凸了下,喉结噎了下,他现在严重怀疑这帮余贱不是找牛来了,是找死来了。他哭笑不得地问着余罪道:“余儿,你这警察当得真有水平,想整谁就整谁,你以为你是黑社会呀?即便你是黑社会,这贺名贵光这个店里就三十多号人,就咱这几块料?”

“真他妈废话,一句话,行不行吧?”余罪根本不管不顾,直接逼宫了。

“不行,胡来呢。”郑忠亮拒绝了。

“那怎么不胡来,得想个辙啊……”余罪拍拍脑袋,这一拍,想当然的损招坏水就出来了。他问着郑忠亮和董韶军道,“咱们这样,进他店里,想办法整事,打架、闹事、扮醉鬼砸东西、找碴儿……反正怎么都行,然后以扰乱治安的名义传唤法人……只要有换个地方说话的机会,想办法诈出他来。”

郑忠亮一翻白眼,不理余罪了。董韶军笑了半天,一摇头:“绝对不行,你要想这样干,那干脆警察就别干了。”

“我倒想按正常流程来,可一个简单的传唤对他根本没威慑力啊,而且很容易打草惊蛇,万一真是这几个人,他们只要听到点风声,今年咱们还就别指望抓到贼了。”余罪正色道。

这倒是,你正式传唤,能不能把人传到所里还得两说。不过郑忠亮可过不了心里这一坎,直说这几家如何如何。听得余罪火大了,“吧唧”给了他一巴掌骂着:“警察当成你这样,干脆别干了,土豪怎么了?你怕什么,万一整出来,你有功;万一整错了,省城重案二队接的案子,责任在他们。”

这贱性,把那哥俩又逗乐了,不过再怎么说,二队来的也是一帮同学加同事,两人是死活不肯任由余罪胡来。

不一会儿,去叫人的李逸风把孙羿、吴光宇带来了,几人一来,余罪那是喜出望外,扔下车里的董韶军和郑忠亮,把自己的想法细细一说。那边郑忠亮和董韶军一起挤过来,边听边笑边泼凉水。余罪说完,孙羿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少来了,你上次蒙我去跳海,差点赔上小命,这次还想骗我,你以为谁都傻呀?你警服给扒了还能回家卖水果去,我们干吗去?”

哎哟,忽悠失效了,就是嘛,这事听得多玄乎,简直就是警校里坑人害人那些烂招的升级版,谁敢用呀?在纪律队伍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了,谁心里能没点顾虑。孙羿不答应,余罪一看吴光宇,赶紧表白道:“光宇,我没骗过你吧?这事实在是一个人干不了,要不谁拉你们呢?”

“你肚子上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是不是?至于这么拼命吗?”吴光宇很不入眼地道了句。

余罪嘴一噘,眼一滞,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走进了死胡同,就像曾经遇到的那场难局一样,你在维护法律的同时,同样也在触犯它,即便能得到大快人心的结果,可不管哪一方都会是伤痕累累。

一车人都噤声了,都知道余罪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甚至有人不悦地瞪了吴光宇一眼,责怪他不该提出来似的。

半晌,余罪笑了笑,用平缓的口吻道:“我觉得吧,人活着,路被堵的时候很多,可心气不能堵;犯错的时候也会很多,可连错都不敢犯,谁还指望可能有对的时候?其实只要对一次,我们就有可能把这窝贼刨出去。”

这话说得,倒是让众人稍稍有些动心了。吴光宇叹了口气,直问着董韶军道:“韶军,可能性有多大?”

“很大。”董韶军道,不过以他诚实而且严谨的性格,不会说大话,又补充道,“也可能很小甚至全盘是错的,这个分析和划定范围是余罪做的,只能证明屠宰场饲养和放养大牲畜的区别,而不能证明放养的,就是贼赃。”

一句严谨的话,又把余罪的鼓动给泼凉了,余罪好不懊丧,现在看董韶军也不顺眼了。正僵着,有人说话了,轻声叫了句:“所长。”

余罪没应声,他又叫了句:“余哥,我成不?”

“你?!”众人以惊讶的眼神看向说话的人,是李逸风,消瘦的身形、白净的脸面,鼻子上的胶贴刚刚揭了,面嫩得像个高中生,在这群人里显得很扎眼。不过李逸风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主,看一帮刑警以看傻逼的眼神瞅着他,他笑了,这一次坚定地和所长站一块了,一拍胸脯道,“余哥您这办法,我觉得相当好,不过需要改动一下细节。”

“往下说。”余罪乐了,没想到关键时候,支持他的居然是狗少。这家伙向来有事躲得比谁都快。

“您说这打架闹事不好,咱们根本不需要。”李逸风道,一指身下借的这辆车,笑着说道,“咱们这路虎是现成的,咱们装个大爷,给他们找点事不就行了吗?咱这脸不值钱,可那车值钱啊,就看这辆车的份上,谁也不相信咱是警察对不对?”

“哎,对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余罪笑了,这灵感嗖嗖开始往脑袋里蹿了。

“我给您支几招,咱大摇大摆进去,尽捡贵的点菜,吃完一摸口袋,哇,我钱包丢了,讹也讹着他饭店了……再要不,咱们出门把车划一道,吃完饭下来就找他们麻烦,停你门口给划了,这么贵的车被划了,算谁的?办法多了去了,要论玩这个,你们的脑袋就有点僵化了。”李逸风道。众人此时才发现这小子身上的纨绔气质相当浓厚,那狗少真不是白叫的,还没准儿坑过多少呢。怨不得他爹把他赶到没人可坑的穷乡僻壤。

此时余罪可算发现宝了,一拉李逸风:“走,咱们乡警自己解决,哼,还重案队?土豪就把他们吓尿,来几个土匪,得把他们吓跑。”

所长和乡警大咧咧下车了,咬着耳朵商量着,眨眼开着那辆路虎嚣张地走了。看得二队几位大眼瞪小眼,半晌,听得刚刚回过神来的吴光宇惊叹道:“人才啊,我怎么感觉我跟余贱人的差距越来越大啦。”

众人哭笑不得,这事真不知道是该搭把手,还是就那么旁观着。直到解冰和李昂川追来,这几位还是傻傻地站着,看着路虎远去的方向在惊叹。

人才啊!连他跟班的水平都超过我们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