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5·我的刑侦笔记》-兄弟心连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星期五 16:51:58 作者:


关灯
护眼

“什么?你已经往朔州插进去了一个行动组?”

王少峰局长乍听邵万戈的汇报,脸一下子拉长了。

是啊,正上火着呢,上层敢大干,下面就敢胡来,今天已经出了几例把贩牛的当偷牛的抓到刑警队了,虽然是瑕不掩瑜吧,可影响总归是不好。他刚刚严令各地注意工作方式方法,又出了重要嫌疑人李宏观漏网的消息,这不是给领导脸上抹黑吗?晚上的例会之前,王少峰刚训了支队长一通:“啊,你干什么吃喝的?抓头目你去抓姘头?长本事了啊。好好反省一下。”

现在估计该训邵万戈了,对于先斩后奏,没有哪位领导会喜欢,那是对他本人权威的一种挑战。王少峰摔了手里的笔,正要骂出来的时候,许平秋插上嘴了,替他训着:“无视上级,擅自出警,越来越不像话了……王副厅长,我建议,领导组把重案队排除在外。”

许平秋像是真生气了,看着站在圆桌会议末尾的邵万戈,斥责着。不过这个提议把王少峰局长吓了一跳,然后发现不对了。这个黑脸谁都可以唱,但自己不能唱,二队是整个行动的发起单位,几乎是整个案件的灵魂,大部分案情都是直接从二队出来的。他现在倒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对了,马上换了一副征询的口吻道:“什么情况,你详细说一下。”

邵万戈定了定心神,看了在座的上级一眼——从省厅直接布置下来领导组,汇集了市局、支队大部分刑侦专业的人物。他正式汇报道:“不是插进去了,而是从镇川退下来的追捕小组……就是最先发现线索追到镇川,抓到重要嫌疑人阿尔斯愣的那一组。我想,如果主要嫌疑人李宏观和翼城的销赃窝点有某种联系的话,他可能已经得到消息,逃出我们的视线了。所以,我命令他们在中午之前离开镇川,寻找这个主要嫌疑人的下落。”

王少峰想了想,这哪是抗命,这简直是给领导救命啊,他一拍桌子指着邵万戈说:“好,干得好,料敌于先机,不愧是全省刑警的风向标。”

“他在外很辛苦,已经连续追踪半个多月了,急需地方的支持。”邵万戈道。无人能独自成功,特别是警务这个专业,需要大量的外围支援。

“那没问题,现在前方缺的就是准确情报。咦?怎么追到朔州去了?”王少峰局长问,对于刑侦,他已经很多年不参与了。

“可能不光在朔州,要去很多地方……他们正在根据嫌疑人留下的形迹,确定可能的藏身地点。”邵万戈打了个马虎眼。

“胜算有多少?”王少峰直接问。

“很大,已经初步定位了几个地点,就等着核实了。”邵万戈仍然是吊着胃口。

这个会议上,除了市局局长兼副厅长,还荟萃了省厅刑侦处和支队众多精英,王少峰局长知道在这个会议上,没人敢胡扯乱讲。他笑了,示意着邵万戈坐下来,接着不吝溢美之词,把重案队在本次案件中的作用大讲了一番,然后讨论着一个决议:将重案队组织的这个追捕小组纳入领导组统一指挥,赋予等同省厅直属的行使权力,并直接向领导组负责。

这等于给了外勤一把尚方宝剑,有点破格了,也不符合组织规程,不过领导提议,当然没有不通过的道理。于是这一号决议很快成文,只不过在敲定的时候,许平秋似乎是无意识地看了邵万戈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浓浓的笑意。

——没有人发现,笑意有淡淡的阴谋味道。

“嘎”的一声,车刹住了,后面一辆几乎是首尾相接,停在同一侧。

站在台阶上的马秋林笑了,他看到了跳下车的余罪,看到了在羊头崖乡跟着的那几位愣头愣脑的乡警,也看到了新晋警队的董韶军,一行人长途跋涉,在朔州会合了。

“嗨,老爷子。”

“马老。”

“马老。”

一群大大小小的小伙子,簇拥上来了,马秋林一手揽一个走进酒店,边走边道:“啥也别说,饿了是吧,咱们边吃边说,饭菜已经订好了,房间也订好了,今晚好好休息,知道你们这段时间可是够辛苦了。”

“不辛苦,上午泡澡堂子,车上睡了一路。”李逸风道。

他一说,开车的不乐意了,捅着李逸风训着:“你狗日的坐车当然舒服了,我们开了几百公里呢。”

“我说我开开吧,你们不让。”张猛道。

“算了牲口,你那简直是开过山车,兄弟们不敢坐呀。”董韶军道。

这些打趣听得马秋林也哈哈大笑了,和年轻人在一起,顿时也觉得自己心境年轻了好多似的。等在二层的餐厅坐下来,哟,个个狼吞虎咽,吃得风卷残云。马秋林看得愕然不已,比看到任何一例悬案都要惊愕。

“小余,你不能把队友饿成这样吧?”马秋林埋怨上余罪了。

“冤枉啊,他们就这个吃相啊。”余罪笑意盎然道。

满桌草包,这吃相着实不怎么雅观,何况一路远行,也确实饿了。最文雅的反倒是李逸风,细细地剥着一块鱼肉上的鱼刺,闻听余罪此言,得意地一扬头道:“马老,这个吃饭最能说明教养问题,咱们这一组,我有些话不能不说啊,实在是素质有问题……”

切,余罪翻了一白眼。李逸风正待要解释,一低头,却是发现一双筷子把他好不容易挑完刺的鱼肉抢走了。这时候狗少没素质了,大嚷着:“孙羿,能这么不要脸?”

“素质素质……你应该说,孙哥,我再给你挑一块,这才符合你的身份。”孙羿笑道。李逸风撇嘴斥了句:“你想得美。”

说了句不解气,狗少又翻着白眼呛了句:“噎死你!”

众人又笑得岔气了,不得不说,也许最终凝聚在一起的原因,也包括这种轻松的气氛在内,一帮子年龄相仿的,很容易就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变得亲密无间。

马秋林一直笑吟吟地看着,等大家吃得饱嗝连连,这才开始清嗓子说话了,他开口道:“同志们,首先我要给你们一个喜讯,从现在开始,你们这个追捕小组将由岳西省打击‘两抢一盗’专项工作领导组统一指挥,有相当于省厅直属的执法权力,各地市包括外省,都会由各地刑警提供一手支援。”

哇,董韶军结结实实给噎了一家伙,孙羿和吴光宇惊得差点咬了舌头,这种事对于基层警员来讲,可是一种殊荣了。

有人不解,李呆纳闷地问:“所长,这啥意思?”

“意思就是,有人管吃管住,发票有地方报销了。”余罪直截了当地说。李逸风赶紧插了句:“所长,能多开吗?咱们多报点,回头把亏空补上。”

那几位惊愕的刑警又气得哭笑不得了,马秋林却说:“没问题,尽最大努力提高报销金额。不过同志们,公家这钱可不好花啊,怎么样,心里都有谱没?”

“有没有得试试,咱不干就罢了,要干的话,总不能干半吊子事、虎头蛇尾吧。”余罪道,表明态度了。马秋林这才掏出PDA,里面有刚刚从朔州警方那联系到的各地汇总的案情,以及抓捕失利的消息。马秋林自己已经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董韶军看了眼,直接递给了余罪,而其他人根本没在意,还是吃着。余罪仔细看的时候,马秋林已经清楚这个小团体公认的灵魂人物是谁了,他笑着问道:“哟,看来大家公认余罪是领导喽。”

“公认什么呀,打了个赌,他要是找不着,全部吃喝拉撒都算他的。”张猛道。

“还得在市里请我全套。”李逸风得意地道。众人哄笑一片。孙羿直摁这家伙脑袋,让他在马老面前少胡扯。

马秋林却了解这几位的性子,反问着:“那要找着呢?”

“找着功劳是俺们的。”吴光宇得意地道。

“找着请客也算他的。”董韶军道。

“啊?这太不对等了吧,那岂不是让余罪里外都亏了?”马秋林惊讶地道,这个赌打得余罪好像亏大了。

“他以前就没亏过,让他亏一次呗。”孙羿说道,一点同情也没有。

众人边笑边吃,余罪边吃边看,看完递给董韶军,异样地问着:“这上头是说,抓李宏观结果把他老婆和他老婆姘头给拘住了?怎么能犯这么大错误?”

“哎,两人体型差不多,又过于亲密,外勤以为是两口子,直接就冲进去了,抓到才知道不是。”马秋林笑着道。李逸风脑回路奇特,话锋一转,开始讨论老婆这样子,说明老公很成功,扔下黄脸婆外面养小的了,两个人各管各的,也不多啰唆。

余罪大手一挥道:“停停停,现在讨论得有点章法啊,都别胡扯了……就刚才的话,我觉得李逸风说得相当有道理……据他老婆赵喜梅说,李宏观一年半载难得回一次家,大部分时候都在夏天,而且回家的时候都提前给她打个招呼让她回阳原。这么规律,所以独守空房的老婆才敢养汉子……而且呀,不管你们信不信,这老婆居然说,他老公对她在外面有相好是知情的!”

一室皆静,随即奸笑声一片。马秋林也在慈祥地笑着,似乎并不介意这些荤素不忌的话,其实很多真相,就在细微到轻易被人忽视的地方,比如这种奸情。

还是董韶军发现走题了,他拦着余罪道:“喂喂,余儿,说正题,别扯这个。”

在老人家面前老扯这个,总觉得不对味,不过余罪笑着揶揄道:“我刚才讲的就是正题,咱们查李宏观,就从奸情开始,就从他泡到的小情人开始……有兴趣吗?”

咦,李逸风脖子一直,兴致来了,孙羿和吴光宇眼睛大了一圈,明显也兴奋了,张猛和那俩乡警也乐了,这跟偷窥村里大姑娘小媳妇一样,多来劲。甚至就连马秋林也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他在想,还是余罪有办法。从现在开始,看来又是最符合大家口味的查案方式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