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5·我的刑侦笔记》-第三章 一桩十八年前的悬案 岂甘人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星期五 17:01:31 作者:


关灯
护眼

八月二十八日,古寨县。

接近午时的时候,地处县城丁字路口的县公安局走出来一群警服锃亮的警察,三三两两说着话,出了县局大门,有的步行回家,有的走向自己的私车。县刑侦大队队长袁亮和同事挥手作别,刚准备过马路回家时,一辆白色的现代车“嘎”的一声刹在他身侧,吓了他一跳。

一看这车,袁亮就像见到死不招认的嫌疑人一样,又气又无奈。

车玻璃摇下,袁亮又不得不勉强挤出点笑容来了,问候了句:“风少,又怎么啦?”

“哥,请你吃饭。”李逸风亲热道。

“你嫂子她在家呢。”袁亮道。不料风少请客可不客气,后面车门齐齐开,两位身着警服的小伙一左一右挟着袁亮,直接把他“请”到了副驾上,给队长关好门,再嘿嘿给个傻笑。袁亮那叫一个哭笑不得。

“风少,咱们抛头露面影响不好,要不上我家吃去?”袁亮道,实在不想和李逸风一桌吃饭。

“家里有啥吃的?新开的大骨头不错,咱尝尝去。”李逸风驾着车,讨好似的一笑。

“下午还开会呢。”袁亮又道,为难得厉害。

“开会有什么意思,整来整去还不就那两下子……”李逸风觍着脸道,后面的乡警听得哧哧直笑。袁亮闭上嘴了,不说话了。

自打狗少进入公安系统就是一个笑话,结果这个笑话随着盗窃耕牛案子的侦破便成了一个神话,不过此时看来,传言还是有虚,他发现这家伙在乡下修炼两年根本没什么变化,真要找变化,估计是变得比以前更没底线了。

但凡这种二代,普通人都保持着不走近也不疏远的心态,袁亮就是如此。人家的爹说不定哪天就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了,这段时间自己不也正巴望着破件大案被提拔提拔么。

县城不大,几分钟工夫,车就泊在了大骨头饭店门口。下车后李逸风请着袁亮上座,亲自斟茶倒水。袁亮笑着问:“风少,您这么客气要干吗呢?”

“还不就那案子的事?”李逸风不好意思道。

问及这事,袁亮暗笑了,破案大会战的浪潮可波及不到这个小县城,县局不过是应景发了个文件,排了数件沉没多年的旧案。可偏偏有人揭榜了,还全部兜起来了,此事已经成了县局哄传一时的热点。

说实话,袁亮也有看笑话的心思,很正色地道:“没问题呀,我们县队全力支持。”

“那谢谢了啊……我就问问,那该怎么开始呢?”李逸风愕然道,看样子是真不知道。

这句话把袁亮问愣了,想当然道:“还能怎么开始,看案卷,找线索,寻访知情人。”

“不会呀。”李逸风诚实地来了句。

袁亮扑哧一声笑了,风少之所以还没有被人厌恶,就是因为还有点小孩心性,骨子里不坏。他提醒道:“这事得请教你们所长呀,他是高手,放着现成的不用,你找我有什么用?你们所长可是出了名的神探,藏那么深的偷牛贼都被他挖出来了。”

不说还好,一说李逸风脸上的难色更重,袁亮瞅着不对劲,好奇地问着怎么了。李逸风嚅嗫着,后面两位乡警咬着下嘴唇憋着,好不容易才说出来:“我们所长不来。”

“哎……这才叫高手。”袁亮释然一声,感慨道。

此时菜上来了,话断了,李逸风这好吃好喝的货拿着筷子却是无心下手,异样地问着已经自顾自吃着的袁亮道:“袁哥,啥意思,怎么不来就是高手?”

“这意思就是啊,高手一看,就知道这案子没戏。”袁亮道,其实不用高手看,谁看也没戏。他瞅着发傻的三人,解释道:“省里自上而下搞破案大会战,主要是清理历年的旧案、积案,还有部里明文规定必破的命案,咱们县里挂上号的七例案子,最短的八年,一例强奸杀人案,抛尸在河里,两周后才发现,起码的DNA都没提取到;最长的一例,那案子不用破,不过嫌疑人已经潜逃十八年了,历年来已经换了多少任局长、副局长还有刑警队长,但凡有一点可能,谁不想抓住凶手……可现实条件上,有些根本不可能抓到啊。”

“有那么难?”李逸风愣着看袁亮,那么为难的表情,他觉得有点夸大了。

“风少,你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这例强奸杀人案,你看过了,就在咱们县城三公里外作的案,抛尸到青河里,等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而且距第一案发现场已经漂移了十几公里。你说,怎么查?当时咱们县大队和局里出动了二百多警力,查了三个月,什么也没查出来,就这么搁置了……还有十年前的抢劫杀人案,货车司机,莫名其妙就死在路沟里了,脑后被敲了一家伙,随车的一万多块货款丢了,就在咱们县境和晋中交界地带,两地市的刑警当时也追查了半年多,放弃了,案发时正是下大雨的天气,也是什么证据都没提取到……”

越说越难,袁亮说得连他自己也郁闷不已。外人看警察风光,其实舒服不舒服自己心里清楚,千奇百怪的案子,有些已经大大超出普通人的认知程度了,作为刑警,受到最大挑战的不是身体素质,而是心理素质。大多数情况下,长期接触罪案的刑警本身,也会有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

“那不是还有破了案的,为啥没找到人?”李呆问了句。

“对对对,这个武小磊杀人案。”李逸风提醒道。

“这个呀……”袁亮笑了笑,更无奈了,他筷子点着道,“没错,那件貌似最简单的案子,武小磊杀人,九几年发生的案子,案发后他潜逃了,从他逃后啊,咱们县先后组织过七八次大规模的清网,还就没找到他的下落,为了找他呀,还折了个局长……”

“啥?”李逸风吓了一跳。

“当时我还在学校,是个姓周的局长,直接下令把他爸妈拘起来了,当时武小磊潜逃时还不到十八岁,没有家里支持,可能性不大……拘起来审了三个月,闹得满城风雨,他全家亲戚奔走告状,最后告到省厅里了……没办法,只能放人了。我前两任刑警队长都试图追回这个逃犯,工夫下得大了,最长的一次,对他爸妈盯守了半年多,根本没线索。我们甚至怀疑,他爸妈真不知道……哎,逸风,不是我说丧气话,要简单的话,县局能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奖金最少都一万,还能提干?”袁亮道,几乎把李逸风的激情给打击得丁点儿不剩了。

李逸风挠着腮边,脸上是一种极度难堪的表情,却也是吃不香喝不爽了,反倒是袁亮放开了,笑着邀着:“吃吃吃,多吃点……吃完回羊头崖玩去啊。”

“怪不得我去接案,都他妈看着我笑,敢情是笑话我。”李逸风有点窝火地想着。

“也不是笑话你,这事确实难度大。”袁亮安慰道,李逸风看样子快死心了,估计唯一的心结是没有请动余罪,可听袁亮这么一说,倒觉得所长的坚持还是有道理了,他催着李呆和拴羊道:“快吃吧,吃完回乡下。”

“啊,风少,你不管我们啦?”李呆惊声问。

“就是啊,真不办啦?”李拴羊也问。

两个傻样,实在让袁亮看不入眼,就靠这个团队,他严重怀疑偷牛案的侦破巧合和运气的成分太大。李逸风嘴里吃着,含糊不清道:“算了,看来他妈的凭本事还是不行,拼爹吧。”

一说皆笑,不搅和了。袁亮倒放心吃这顿饭了,李逸风招待得也确实殷勤。几杯下肚,亲热劲儿还没叙完,风少腰里的车钥匙突然嘀嘀响着。他摸着一看,勃然大怒喊着老板道:“嗨,老板,看看他妈谁动我的车,刮了划了算你的啊。”

扯着嗓子一吼,老板岂能不惧,紧张地往外跑。一转眼又奔回来了,指着外头对李逸风道:“风少,有人在踢您那车轮子,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不认识。”

“我靠……正发愁没事呢。”李逸风操着酒瓶子,一摆头,李呆和李拴羊捋着袖子跟着冲出来了。袁亮拦也不及,气得直翻白眼。三人在冲出门的一刹那,齐齐刹车,然后惊讶间,嘿嘿开始傻乐了。

是余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穿着一身便衣,正踢狗少那车。余罪伏在车上一勾手指头,三个人屁颠屁颠围上来了。余罪看着喝得面红耳赤的三人,笑着问:“哟,出来三天了,就这么办的案?”

“没办,光吃了。”李呆道。

“还洗桑拿了。”李拴羊道。

余罪哈哈大笑起来。那边袁亮刚走出来,听得乡警答的这话,好不怪异。李逸风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转移话题道:“所长……不不,哥,这位是咱们县大队队长,袁亮,我哥们儿,认识一下……”

“哦,袁队,您好。”余罪伸手握上来了。

“久仰,早想见见侦破偷牛案的神探了。”袁亮客气道。

“千万别客气,运气成分太大,当不得真的,你们天天泡在案子里才辛苦。”余罪道,对于这位高大黑瘦的刑警,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亲切。

“那来,一块坐会儿。”袁亮邀着,面前这位其貌不扬的余所长可是名声在外,他不敢小觑。

多了一人,加了一副杯筷,气氛可就热烈多了,狗少忙着敬酒,李呆忙着夹菜,拴羊忙着倒水,这招待得就差给所长捶腿捏脚了,看得袁亮好不异样,所长和属下的关系能处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奇了。刚寒暄几句,李逸风却是喜出望外,直问着所长来意,余罪嚼着菜,张口就来:“提干来了,和你一样,咱俩一块提。”

“就是嘛,早说你不信,来,先祝咱哥俩提拔。”李逸风乐了。

这一唱一合的,听得袁亮哭笑不得了。他还没问,李逸风倒把刚才袁亮的想法说出来了,直说难度太大。余罪撇嘴了,直斥着:“你看你这德性,有点难度就把你吓住了?正是因为有难度做好了,才显得你狗少卓尔不凡呀,对不对,袁队长?”

袁亮笑了,不知道该不该点头,敢直呼狗少的,估计也就余罪一人。

“喂喂,所长……”李逸风根本不介意自己被称为什么,又道,“刚才袁队说了,以前好几拨办案的,都拿不下来,咱们成不成?”

“咱们其实是讨便宜了,之前没拿下来的,都等于给咱们提供了一个失败的先例,你等于站在别人肩膀上,高度有了……还担心什么?”

“我……我就怕什么也整不成,让人笑话。”

“你看你,你一直以来就是个笑话,难道还会比这更差?”

“哦,那倒也是。”

两人的对话听得袁亮差点喷饭,可奇怪的是,即使感觉话里有很损的语气,李逸风反而能坦然接受,不但接受,而且还很诚恳又邀着余罪:“你要帮我,就办不成让人笑话也不怕。”

“哟,关系这么铁啊。”袁亮笑着赞了句。

“不是,要笑话也先笑话他。”李逸风得意道,他察言观色,估计余罪准备上阵了。

吃了个七七八八,喝了个兴高采烈,此时连袁亮也好奇,传说中的余所长究竟有什么打算。快散席时,余罪把问题又交给李逸风了:“狗少,说说,你想拿下哪个案子?”

“强奸案,他妈的,抓住先把他阉了。”李逸风喝得稍高,兴奋道。

“你呢,呆头?”余罪又问。

“抢劫案……那个杀司机的,抢钱就抢了吧,还把人杀了,这种人最该抓。”李呆并不缺乏血性,咬牙切齿道。

“拴羊,你呢?”余罪再问。

“人口失踪案吧……俩初中小姑娘上学路上丢了,肯定是被拐卖了。”李拴羊道。

袁亮听得心里那叫一个怪异,看样子想法很多的嘛。他看着问话的余罪,难道就这样开始?却不料余罪笑着一指三人对袁亮道:“袁队长,我的想法很简单,一般把这三个草包想干的事一否决,嗨,就是正确答案。”

袁亮眯着眼笑得直打颠,三位属下气得直拍桌子。余罪一挥手,笑着道:“不是你们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谁要有站得住的理由,就听谁的。”

理由呢?李逸风看看两位乡警,三个人面面相觑,自然是没有的。

没有余罪就有了,直道:“我呢,比较倾向于这一例,武小磊杀人在逃案,而且我有充分理由。”

“哟,我们还刚说起这个案子了,怎么?余所长,你有想法?”袁亮奇怪地问道。

“我给你们证明一下,这个人还在……?”

余罪说着,放低了声音,几个脑袋不知不觉地凑到了一起,闻听之后,一齐起身,李逸风结了账,几人窝在车里,直往县城中心的十字街开来……

一家标着诚信五金水暖的商铺,坐落在古寨县的黄金地段,县城不大,即便是黄金地段,午时来人也不多。守摊的是一位头女花白的老太太,不过看样子身子健朗,帮工是一位戴着旧式鸭舌帽的老头。偶尔来客人,总是他忙进忙出,把成件的铁件、塑料管子给客户塞车上。

“这就是武小磊的爸妈,妈妈叫李惠兰,六十二岁,以前是二轻局的职工;父亲武向前,以前当过咱们县农机局一任局长……都退了,他爸今年六十六了吧……”

车里袁亮缩着头小声介绍着,他看着余罪和几位乡警,有点奇怪:这儿怎么能证明潜逃十八年的嫌疑人还在?

“狗少,走。你们等着。”余罪招招手。两人从远处下了车,你扶我,我扶你。

狗少凑上来问:“成吗?”余罪含糊道:“差不多吧。”狗少又问:“咋整?没带铐子。”余罪道:“整个毛呀,买点东西。”

说着到了店门口,老头正就着一个颜色老旧的铝饭桶吃着午饭,老太太在柜台后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这位曾经就是二轻局的会计。李逸风和余罪进了门,老太太客气地问:“要啥?不是喝多了,走错门了吧?后面有厕所。”

“不是……我们是警……”李逸风嚷着。余罪一把拉走,接着话道:“进……进货的。”

“哦,要什么货?”老太太算盘放过一边,看着两人,那眼神绝对是成精的生意人,余罪对此深有体会。

余罪一掰手指:“钻头,三个的、四个的、六个的,各三个;八个的、十一的、十三个的扳手各一个;十六、十八个的梅花扳各一个;三通十个,堵头九个,铁水龙头,十一口的四个,塑料口的九个,还有八号、六号铁丝各十斤!”

余罪一扬头,说完了,李逸风早听傻了,瞪着余罪。更震惊的还在后头,老太太的算盘噼啪一打,算出钱来了:“一百八十六块四……给一百八十五吧。”

“好,给你钱。”余罪递了钱。

老太太麻利地找钱,拿东西,提了一大袋子。余罪晃悠悠提着,两人瞬时离开,扔到车后,叫着就走。余罪指示着方向开到了城边青河路一处,下了车,给了个单子让李逸风趴在车后数着。

没错,要的东西一样没错。此时几个人都愣了,不知道余罪什么意思。余罪笑着道:“我背了半天才把我给她开的这张单背下来,你们猜怎么着?他妈听一遍,直接算盘拿货……六十多了啊,脑袋比咱们几个加起来还好。”

哎,对呀,数了半天没数清的李逸风有严重受挫感了,直翻白眼。

袁亮笑着道:“这证明不了什么,他们家开五金店十几年了。”

“这就是第二个疑点了,他爸的退休工资有多少?他妈呢?两人工资有好几千,在咱们这小县城,绝对是小康生活,可你看那苦样子,像吗?武小磊是个独子啊,袁队长你算过没有,这十几年五金店能有多少收入?加上工资又有多少?”余罪又问。

袁亮一吸凉气,突然灵光一现了,指着余罪道:“你是说……他们的收入去向值得怀疑?”

“不怀疑都不可能。”余罪道。接着一亮手机,照片上显示的是武向前的家,还是二十多前的砖瓦房子,和之后兴修的钢混小楼对比明显。余罪又启发着:“一年工资几万,开十几年五金店,熬到现在,手里不存个百八十万都不可能。我就问一个问题,一个六十六了,一个六十二……罪受成这样,图什么呀?难道是钱不够花?”

“儿子!”袁亮兴奋道。

“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子只要路子对了,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潜逃这么多年,他们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老话叫儿女哭娘,哭三场;爹娘哭儿,哭断肠。要是死了什么的,这俩老的我估计活不到现在,就活着八成也得痴呆;要是杳无音信,也说不通……简单地讲,这俩都快入土了,这么拼命挣钱,图什么?给谁?怎么给?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答案就揭晓了。”余罪道。

这话此时无人怀疑了,都兴奋地钻进车里。袁亮驾着车直驶县大队,连他也被余罪撩得蠢蠢欲动,要重启这个追逃案子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