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5·我的刑侦笔记》-第五章 引蛇出洞 多管齐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星期五 17:08:15 作者:


关灯
护眼

“王丽丽……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袁亮放下了笔,抬头看着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

美丽的凤眼已经起了数处鱼尾纹,白皙的皮肤即便再用化妆品也显得黯淡,她茫然地摇了摇头,额上几丝白发飘过。

这就是十八前那例凶杀案的诱因——和陈建霆相携跳舞的女人,她已经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改变曾经的自己了。袁亮看着这个不大的快递公司,那女人就坐在成堆的快件包裹后面,是个打工角色。回忆起那晚的惊魂,仍然是一副欲说还休的难堪。

“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也是例行询问,毕竟是命案。”袁亮轻声安慰了句。

“能没有吗?袁队长。”王丽丽哭丧着脸道,“外人说起来,都说是我把他给害了,刚出事那会儿,他爸、他老婆,大过年的,在我门口烧冥钱、点蜡烛,还有公安局的,隔三岔五就找上门,一遍又一遍地问,这这这……抓不着人,也赖到我头上了?”

“不是这样的,毕竟你是现场目击证人。对了,王丽丽,你见过武小磊的父母吗?”袁亮明知故问了一句,这么小的县城,两家商铺相距不到两公里,不可能见不到。

“见过,那是一对好人,怎么了?”王丽丽问。

“对他们印象怎么样?”袁亮问。

“挺好,不过没打过交道,我见了都躲着走。”王丽丽道。

话至此处停了,袁亮打量着这位风韵犹存的妇人,是一种怀疑的目光。王丽丽被盯得不自然了,讪讪地玩着手中的笔。袁亮沉吟片刻,直问着:“你不用躲吧?你又不是嫌疑人。”

王丽丽怔了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她苦笑着道:“袁队长,事情不是这样讲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嫌疑人家属大家都同情,反倒是像我这样的受害人,大家都唾弃,我又能怎么样?”

“你别介意,就当咱们私下谈话。”袁亮道。

“要真是私下谈话,我就觉得查得没什么意义了。”王丽丽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来了这么一句。

“是吗?”袁亮奇怪了。

“袁队,这都过去十八年了,该好的伤口也好了,该忘掉的东西也忘了,真刨出来,别说我们难堪,就那对老夫妻也受不了啊。说起来吧,陈建霆也确实不是个东西,他就算没死,他家的境况也不会比现在更好……那孩子当时也确实是被打急了,我现在都记得起那张脸……”王丽丽絮叨说着,既有悔意,又有同情,推己及人,她似乎对于武向前和李惠兰夫妇给予的更多的是同情而不是愤恨。

“外人都觉得武家夫妇又有钱,又有关系,一定是把儿子藏起来了。你觉得呢?”袁亮起身了,笑着道。他听出了弦外之音。

“就真是能怎么样?难道谁还会把自己亲生儿子送上绝路。”王丽丽笑了笑,也起身了。

王丽丽送着袁亮出了门,招招手再见。而袁亮慢慢踱出了这个小市场,上车时,他回头看到了那位风韵不再的女人,很难想象,蜗居在一个小小快递室的女人,曾经会是周旋于很多男人之间的交际花,时间改变的东西太多了。他突然想,也许就算陈建霆尚在,此时恐怕也不会是一个常常违法乱纪的混球了。

开着车绕着县城转了一圈,袁亮心里莫名地觉得有点沉重。之前他只是听说过这个案子,不过涉足其中才发现里面含着太多感情因素,远不像普通的一桩凶杀案那么简单。他想,自己的前几任也许都经历过他此时的感觉,然后都在无可奈何中放弃了。

是啊,难道还要对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动手吗?

袁亮的车闪过五金店,又看到了武向前和李惠兰夫妇,武向前在吃力地扛着一副楼梯,妻子李惠兰正把一卷塑料管往车上递,没错,现在他觉得余罪判断得一点也没错,支撑着他们含辛茹苦、日复一日劳作的动力,简直就是不言而喻的。

要职责?还是要良知?

他不敢轻易作选择,案子深入后很快就要对这两位动手,他觉得心里很是不忍,哪怕这是杀人犯的父母。

撇了撇嘴,无语地点了根烟,发现车前有人招手。他踩了脚刹车,车玻璃摇下时,李拴羊那张憨脸亮出来了,在车外小声问着:“袁哥,有消息吗?”

“什么消息?”袁亮奇怪了,这家伙被余罪扔在街头,每天就担个担子卖地瓜。

“嘿嘿,我们所长啊,好几天没回来了。”李拴羊憨笑着道。

“卖你的地瓜吧,操什么闲心。”袁亮没多话,踩着油门,走了。

两周多了,进展仅限于刘继祖提供的协助,余罪带着李逸风又把武小磊的亲戚走了一遍,到现在未进寸步。顾局长问过几次了,他都是这么汇报的。不过袁亮的心里隐隐间觉得什么也查不出来,倒也未必不是好事。

到了武小磊家门口,袁亮也是一晃而过——青砖瓦房,上个世纪的建筑,隔着院墙能看到院子里的苹果树,这样的平房子要放在二十年前,那可是大富之家才修得起的,可现在被四周鳞次栉比的几层小楼夹在中间,倒显得寒酸多了。

车驶出去不远,到了路对面。坐在河坝上一副民工打扮的李呆跳了下来,奔到车前,第一句话也是问:“有我们所长消息吗?”

“你们自己不联系呀?”袁亮异样了。

“所长说,在外地别乱打电话,手机费贵。”李呆道。

袁亮一笑,递了根烟,问道:“哦,这么节省啊,那你就应该知道了,他为了省手机费,一般情况下也不给我打电话。”

“哦,那是没有喽……袁队,这要盯到什么时候啊?”李呆问着。

“现在就觉得无聊了?”袁亮笑着问。

“一天到晚,他家门口一个人都没有,您说能不无聊吗?这几天就拍到了两人上门,一个卖菜的,一个唠闲话的,他们两口子几乎都不在家。”李呆道,盯的地方连人都看不到,可不是无聊嘛。

“你应该相信你们所长啊。”袁亮笑着道。这个地方安静,只有来往车辆,少有行人,他看了看四周,天天守着河坝,也的确够无聊的了,于是笑着问李呆道:“呆头,你们抓偷牛贼的时候,应该比这个更无聊吧?”

“不不不,那个好玩……我们闲了好多天,所长说贼今天晚上要来,我们就出去守着,咦,一家伙就逮着仨。嘿嘿……就是去外地有点累,不过吃得好。”李呆道,那眼神绝对不是刑警惯有的烦躁和无奈,反而是一种兴致勃勃的样子。

袁亮估计那是旗开得胜,案子上没有受过挫折的缘故,而这一次可是一波三折。

半晌无语,李呆异样地看着袁队长,问道:“袁队,咋啦?你信不过我们所长啊?”

“你信得过?”袁亮反问着。

“当然信得过,我们所长可牛了,原来我三个月发不了一回工资,现在一个月能挣三个月的收入。”李呆很正色地讲道。

“我不是说收入问题。”袁亮解释道。

“我知道你说什么问题,案子更是小菜一碟,自打偷牛案后,所里的电话都快爆了,每天都有同行请教。这回要不是风少可了劲儿请,他还懒得来呢。”李呆絮叨说着。袁亮却是听不下如此赞美的话了,发动着车要走,李呆还追着补充道:“别走啊,袁队,陪我聊会儿,一个人闷死了。”

“给你们所长打电话聊吧,我可没心劲陪你扯淡。”袁亮笑道。

刚起步,电话铃响了,袁亮顺手接了起来,一听是余罪,刚问一句,便愕然道:“你不有车吗?什么?逸风没回来……你坐班车回来啦?好……在哪儿,我接你去……”

所长回来了,李呆听出来了,乐滋滋地奔上来要问,却不料袁亮一踩油门,直接走了,留给他一股子黑烟,气得李呆对着车咧咧骂着:“切,拽个毛呀,我们所长不在,你们都没主心骨了。”

骂了句还不解气,干脆解开裤子,朝着车的方向撒了泡水,这才又坐到河坝边上,守着那台一直空录着的微型摄像机。对面的那幢老房子,还像前些日子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然而就在刚才两人说话的时候,有人开门进去了,一闪而过……

袁亮在省城发往古寨的班车上接到了余罪。这货倒是潇洒,逛了几天省城,添了身新衣服,一身夹克秋装,皮鞋锃亮,与先前不修边幅差异蛮大,让袁亮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上车走人,余罪问着那两位乡警的情况,袁亮草草一讲,等车开到一处僻静路边的时候,他戛然刹车,然后以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余罪。余罪被这眼光看得好不自在,奇怪地问:“怎么了,袁队?”

“没怎么,有句话想问问,咱们之间似乎严重缺乏交流。”袁亮道。

“有吗?”余罪不觉得了。

“呵呵,你说呢,查刘继祖,你直到最后一刻才告诉我来龙去脉……咱们干这行的疑心重,我理解,不过要手拉手一起干,这么重疑心,我就有点不理解了。”袁亮道,看来对余罪稍有意见。

余罪斜着眼睛看着袁亮:这是位中规中矩的刑警,当过兵,转业后一直在公安上干,没有建树,可也没有什么过错。他笑笑反问着:“我要是先告诉你,这种事你干么?”

余罪嘴角一翘,把袁亮问住了,坦白讲,这种事他就想干也干不出来。袁亮笑笑道:“可你毕竟没提前告诉我嘛,明显让我置身事外。怕我抢功?”

“还真没这层意思,我是怕你不想蹚这趟浑水。难道你不觉得,这事很棘手?轻不得,重不得,软不得,硬不得。”余罪又道。

一针见血,袁亮直撇嘴巴,要是好办,早就办了,潜逃人员有一半是撞到网里的,另一半是通过各种渠道得到准确信息抓回来的,而武小磊没有撞到网里,那说明他潜藏得很小心,最起码没有犯案之类的事;剩下就难在准确信息上了,要下手肯定要从他最亲的人下手。

可偏偏那儿,又是最不能下手的地方。

“看看,畏难了吧!”余罪笑着。

“确实难啊,我觉得咱们就再把他父母抓起来三查五审,照样是一无所获,虎毒尚不食子,何况这样一对对别人也能做到这个份上的老夫妻?咱们警察也是人……看看那老两口,我倒觉得以前因为这事下台的周局长,有点咎由自取了。”袁亮道。

听这话里透着不该有的浓浓同情,余罪异样地看了袁亮一眼——这位黑黑的刑警,给他的印象是不太善于言辞。他反问着:“那如果你见到武小磊,会放他一马吗?”

“不会。”袁亮道。

“看在老人的面上,也不会?”余罪问。

“当然不会,他毕竟是杀人犯,执法和同情怎么能混为一谈?”袁亮道。

余罪长吁一口气,笑了笑,他知道,挣扎在这种心理状态下是什么样的滋味。他想了想,似乎在揣摩面前这个人的可信度。半晌,他似乎从对方复杂却清澈的眼睛里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开口道:“好,那我问你,如果有机会抓到武小磊,你会做吗?”

“那当然,我们不正在做吗?”袁亮道。

“如果这事突破了你的心理底线,你还会做吗?比如,真把他父母隔离起来,不需要多长时间,按正常程序走就行了。”余罪道。

袁亮想了想,点点头:“如果有必要,可以这样做……这个未了之案,对他们也是负担,每天活在惶恐中的滋味并不好受。”

“那好,我们一起来做这件事,我这里有个详细的计划,正想找人讨论一下……你做好心理准备,可能要触到你的底线,你确定咱们之间要亲密无间地信任?否则我不能告诉你。”余罪笑着道,诚恳中带着几分狡黠。一筹莫展的袁亮突然发现,这么兴高采烈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办案的余罪脸上,可要出现了,肯定就是有想法了。

想了想,袁亮点点头:“确定。”

于是余罪一倾身,附耳道来,把这几日和楚慧婕一起商量好的计划细细和袁亮一讲。袁亮越听越奇,听到最后皱着眉头,喷了一句:“不行,绝对不行。这事你真要办出来,得造成多坏的影响。”

“所以才需要咱们一起,把它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余罪道。

“可要查起来,最后查到谁?万一牵扯到咱们身上,那可不光是下课的问题了。”袁亮紧张道,看来余罪的计划足够让他觉得恐惧了。

“没事,我已经找到顶缸的人,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余罪道。

“不行……不行……”袁亮思忖着,总觉得这事不能干,可余罪抛出来的计划,似乎又有某种吸引力一般,让他甚至有点不舍,只是嘴上一直喃喃地说着不行。

“警察的同情心,不应该是妇人之仁。负罪在逃的人员心理压力有多大,你应该清楚。嫌疑人家属、亲戚受到的影响有多大,我想你未必清楚……你有同情心应该建立在给他们一个解脱上,否则他们会一直生活在这种惊恐和焦虑中,你觉得解脱会比他们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的现状更差?况且这个案子,法院会考虑到赔偿以及受害人家属的态度,处以极刑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余罪道,这件事他深思熟虑过了,看样子决心也下定了。

半晌又是无语,余罪打开车门,回头不屑地道了句:“看来我不该相信你,你这样子,应该只能查个赌抓个黄,那您忙,不打扰了。”

“等等。”袁亮被余罪逼得表态了,他一擂方向盘,示意着余罪上车。关上车门,袁亮狠狠地一踩油门,边走边说着:“那就试试……不过不能太出格,而且必须首先向顾局汇报一下。”

“他不会同意的,不过咱们要真干,他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们对自己负责就行。”余罪瞪大眼说道。领导的心思,好猜得多,他毕竟经历过。

一路无语,到县局的时候余罪根本没有下车,袁亮匆匆进了局里,奔向二层领导办公室,把计划草草汇报之后,下一刻,顾局长蹙着眉,斟酌了好半晌,茶水抿了半杯,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袁亮啊,这样做有可能收到效果,可也有可能没有效果,如果没有效果,而且再造成很坏影响的话,你考虑过后果没有……所以这事呀,要研究研究,慎重对待,千万不能造成坏的影响,所以这样的计划,绝对不可能通过,摆到桌面上都不可能……对了,你们要加紧排查力度,破案大会战,咱们争不上优秀也就罢了,好歹也得交个及格的答卷吧……”

袁亮听着时,有点哑然失笑了,果真如余罪所料,领导一点也没有同意的意思。

可他也听出来了,反对的意思,领导同样是一点也没有……

入夜,一辆白色的索纳塔泊在缉虎营后柳林胡同口嘈杂的夜市边上,李逸风四下看看情况,仍然是一头雾水。

当然,最大的疑惑还在身边。他侧头看着正翻查着手机的一位女人,只知道姓楚,楚楚动人的楚。她柔顺的长发遮着半边脸,能闻到淡淡的香味……

“咕嘟”一声咽口水的声音,耳目相当灵敏的楚慧婕突然转头看向了李逸风,他恰是一副使劲动喉结的样子。楚慧婕故作不知地问:“饿了?”

李逸风一惊,赶紧点点头,一笑就要邀请楚美女共进晚餐。却不料楚慧婕一收手机:“忍着!下车。”

狗少悻悻然跟着下车,摁上车门,屁颠颠地跟在前面噔噔直响的高跟鞋后。这距离,恰恰看到了楚慧婕走路那摇曳的猫步,修长的玉腿以及玲珑的腰姿。妈呀,把风少看得呀,那叫一个心潮澎湃。

“过来。”楚慧婕一停步,等着后面的李逸风快进两步,伸手一挽,做情侣状,大摇大摆穿过夜市攘熙的人群。这下把狗少那颗小心肝给兴奋得,差点当场昏厥。

这位不知道是所长从什么地方请来的美女,就这么进了一处上锁的小院,根本没用钥匙。然后狗少亲眼看到她在一台破电脑边娴熟地拆着什么东西,他知道这位肯定不简单。

不会是黑社会吧?不像啊,难道是警察?

无数猜测在李逸风脑海里闪过,不过他可没有余罪那眼光,老觉得自己的猜测似是而非,猜着猜着,脚下绊了下,脚步踉跄,差点摔倒。好在胳膊一紧,被人拉住了,楚慧婕提醒着:“小心点,这儿路黑。”

第四棉纺厂的旧区,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了。小心翼翼地走了不远,李逸风小声问着:“楚姐,咱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要去一个不能告诉外人的地方。”楚慧婕轻声道。

“哦,那是什么地方?”李逸风问。

“就是不能告诉你这个外人的地方呗。”楚慧婕把李逸风顶回去了。

“不能告诉,反而能去呀?”李逸风也反问道。

“当然,可以去,不能说,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楚慧婕讳莫如深地说道。

等李逸风要问时,她的手已经搭上了单元门,黑暗中窸窸窣窣不知道正在用什么工具。李逸风的惊讶尚未消化,门“啪”的一声开了,楚慧婕直接进去上了顶层,敲响了一处连防盗门也没有的家户。

李逸风一看异样了,小声问着:“楚姐,直接开不就行了?还等什么?”

“敢用这种门,不是没的可丢,就是根本不怕你偷,开它不是找刺激么?”楚慧婕道。李逸风瞥到了她狡黠的眼神。

相视间,他突然发现自己像个好孩子一样,知道得太少了,羞愧地低下头了。

门“咣”的一声开了,果不其然,内层有钢筋网,门上拴了三道链子,里面的人看了看外面,问了句干什么,楚慧婕报了个名:找死虾。

奇了,门就一道一道开了。

“这儿有死虾?”李逸风进门看到了客厅排着的几台电脑,愣声问。

“我就是。”开门的糙爷们儿道,一下子惹得李逸风笑了。楚慧婕瞪了他一眼,狗少赶紧收敛。那位叫死虾的却是稍有不悦之色地问着,“哟,看你们不是这行的人啊。”

“那有什么关系,合作一次,不就入行了?再说我们找的是本行水平最高的人啊。”楚慧婕道。

一句话惹得那糙爷们儿乐了,嘿嘿笑着,露着两颗歪门牙,又坐回了他的电脑边上,一抹胡茬儿一片的大嘴巴,饶有兴趣地看着楚慧婕。那眼神有点滞,有点邪,有点不怀好意,最起码李逸风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家伙和自己一样。

这么看着,李逸风可有点醋意了,转着话题问:“虾哥,你做啥生意的,这么多电脑?”

“呵呵……”那人干笑了两声,看看楚慧婕,又瞄瞄李逸风,得意道,“既然来找我,不知道我做什么的呀?简单说吧,我能把你们的梦想变成现实……比如把死的说成活的,把好的说成坏的,把垃圾说成宝贝,把宝贝再贬得一钱不值,或者再比如,把一个普通人捧成明星,把一个明星搞得臭不可闻,我都能办到。”

说话间,他看着楚慧婕,似乎有所暗示,李逸风却是听得不服气,不屑地道:“这么拽?”

“我们是虚拟世界的自由兵,网络空间的侠客。”那人得意道。随后这个胡子拉碴的爷们儿一仰头一甩发,李逸风这才发现他脑后还梳了个小辫子。那打扮雷得李逸风接不上话了。然后那哥们儿向楚慧婕一笑,报出“身份”来了,“简单讲,叫推手。”

噢,就是网上造谣的,也这么拽?李逸风有点失望了。

楚慧婕笑了,掏着包里带的一块硬盘、几张光碟,往桌上一扣道:“俄罗斯KAT硬盘修复工具,全套,非破解版;1211套笔记本电脑电路图,加维修代码,工厂级的,分量够不?”

那人眼睛一亮,看样子分量不轻。他撇撇嘴,抚抚硬盘,笑着问楚慧婕道:“东西不错,放到识货的人手里,值不少钱,不过你得告诉我什么事。代价这么高,不会有危险吧?”

“很简单。”楚慧婕走上前去,手指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输入了一个网址,屏幕上出现了数幅图片,附带文字说明。她把屏幕亮给死虾道:“把它推起来,让它火起来。”

死虾哥眯着眼睛瞅了瞅,翻着图片看完,大失所望了,直说:“城管打人?这样的新闻哪儿都有,没人当回事了……别说打老人,就把外星人揍了,都不稀罕。”

“不是让你评价这件事,而是让你炒红这件事。”楚慧婕强调道。

“不好炒啊,完全没有新闻价值,现在的炒作可以没有理由,没有逻辑,没有底线,但不能没有亮点……”死虾哥为难地道了句,不过看着楚慧婕,又不肯自认不行,提着建议道,“比如这个新闻要突出老太太老头是吧,你这样改,《六旬老妇出轨遭人当街殴打》,有创意吧?或者改成《七旬老头嫖娼被人当街狂殴》,有新意吧。他们想不红都难……要不把两人放一块《七旬老翁与六旬老妇奸情败露,遭人当街殴打》,这样绝对抢眼……”

楚慧婕听得哭笑不得了,李逸风大惊失色了,直竖大拇指道:“人才啊,这你都想得出来?”

“不是人……才想得出来。”楚慧婕哭笑不得道。

“嘿嘿,承蒙夸奖,不胜荣幸啊。”虾哥道,他看出来了,这两人来路也不正,不过他喜欢。

“看来你干不了是吧?我们找别人去。”楚慧婕不废话了,直接拿硬盘准备走人。却不料那人急了,一手摁着,又一把拉住楚慧婕的小手,龇着歪牙,觍笑着道:“别急嘛,你们真要干,就按你们的意思来嘛……不过这报酬?”

“那你……还想要点什么报酬?”楚慧婕侧着头,萌萌地问,那娇憨的样子,仿佛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瞧你说的,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这样吧,咱们一起吃吃夜宵,慢慢聊怎么样?我的本事你不知道的还很多……比如你想走红网络,我就能办到……别误会,作为女人,你的本钱相当丰厚,一定要学会使用啊……这个,我可以教教你,你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死虾哥说着,捏着楚慧婕的小手,幸福地看着楚慧婕笑眯眯的眼神,似乎是心动了,却把后面的李逸风气得火冒三丈。

就见得笑眯眯的楚慧婕毫无征兆地一拧胳膊,手挣脱了,跟着那人吃疼叫了一声,弯下腰了。李逸风定睛一看,方见楚慧婕不知道怎么使的力,正往后掰着那人的一根中指。那人蹲着,吃疼地哎哟哟直叫唤。李逸风看有可乘之机了,上来就要挥拳头,可不料楚慧婕手更快,一掰一拧,啪啪左右两个耳光,那人“咕咚”声跌了个狗吃屎。

李逸风愣了,没想到娇滴滴的楚姐姐打人这么利索,而且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哎哟,虾哥肋下一疼,哼着,是被高跟鞋踹到了。李逸风紧张地捂着嘴巴了。

又哎哟一声,虾哥背上一疼,被狠狠跺了一脚。李逸风惊得咬上拳头了。

哎哟声不断,却是楚慧婕的高跟鞋直踏在虾哥的臀部,鞋跟尖看样子要捅进菊花了。那虾哥“姑奶奶”喊着,看得李逸风又是一个哭笑不得。

几下麻利地收拾下了死虾,楚慧婕蹲着,拍拍那张糙脸,很不客气道:“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大本事你可能还不知道,简单点,干不干?”

“干,干,您放心,我现在就开始。”趴地上的死虾忙不迭地求饶道。

“零点开始,天亮前我看不到效果,小心老娘带人拆了你的狗窝,走!”楚慧婕又是一个彪悍的耳光,起身叫着李逸风,头也不回地走了。

简单,直接,有效,不管把死虾吓住没,可把李逸风吓得不轻,他就纳闷了,这么漂亮的美女,却是个爷们儿性格,简直是造化弄人啊。想着走着,一不小心,又趔趄了一下,还是楚慧婕手快,一伸手就捞住了他,不入眼地问着:“怎么了?走路都打颠?屁大点的事把你也吓住了。”

“姐呀,我好歹是警察。”李逸风难堪地说。

“哦,嫌我没给你表现机会,那好,下一个你动手。”楚慧婕头也不回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说动手,我是警察,我怎么能动手呢?”李逸风道,这毕竟不是他撒野的地方,而且楚慧婕这彪悍样子,他可学不来。

“那好啊,一会儿你给他们讲讲,以理服人怎么样?”楚慧婕笑道。

“算了,还是你来吧。”李逸风一想死虾那德性,估计这拨人都好不到哪儿去。

走到胡同外灯光之下,楚慧婕才回头看了李逸风一眼,仍然是不入眼,像自言自语道:“男人嘛,大部分揍一顿就老实了……我真看不懂,你这警察是怎么当的?”

楚慧婕撇着嘴,好不失望。话说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都干过的李逸风,今天才发现自己严重不合格,好不羞愧地跟着楚姐,老老实实地开车当跟班去了。

凌晨零时,被楚慧婕、李逸风两人连唬带诈加上收买,死虾、爆米花、鱼儿游、阴小七等数位网上淘金的名人,悉数开始了推波助澜,这些没节操的二货们根本没问事情的缘由,只是远程操纵着,疯狂地在发送着一则图片新闻,那新闻的内容是:

古寨县城管围殴一对老年夫妻,致使两人双双重伤!

凌晨一时整,余罪让李呆和李拴羊悄无声息地把两辆警车开到了武家的五金店旁边,这里是网上传说的“案发地”,一定得有辆警车。

凌晨五时,一夜未眠的袁亮驾着车,载着余罪,悄无声息地驶出了古寨县刑警队,或许是做过激烈思想斗争的原因,袁亮一点困意也没有,车驶的方向是武家,目标的生活规律已经掌握得很确切了,再过半个小时,两位勤劳的老人将会准时起床。

临阵,袁亮又有点踌躇了,轻声问着余罪道:“你确定,这要一动手,可真就打草惊蛇了,如果找不到武小磊的下落,只会让他更警觉。”

“我们无法掌握具体信息,跨时太长,涉及人数又太多,为什么要找呢,让他们自己跳出来。”余罪拨弄着手机,换着网页看着,脸上明显带着得逞的笑意。

“这些谣言很快就会被官方否认的。”袁亮有点怀疑这招的功效。

“没用的。”余罪头也不抬道,“官方发言没人信,谣言才有人信。”

袁亮笑了笑,无语了,他知道,自己能想到的细节,恐怕都被余罪考虑过了,说实话,从局长那儿出来之后,他已经决定要上这条贼船。

五点三十分,袁亮几位警服鲜亮的同伴准时敲响了武家的门,亮着传唤令,面无表情地对开门来的武向前道:“武向前,李惠兰,我们刑警队怀疑你窝藏、包庇故意伤害嫌疑人武小磊,现在对你正式传唤,请吧!”

近距离地看武向前,头发已经全白,沧桑的脸上分辨不清究竟有没有惊讶和愕然的表情。他叹了口,轻声道:“稍等等,我换身衣服。”

“好的,还有你妻子,也一起去接受询问。”袁亮道。他有点不自然,看着那佝偻的老人进了屋里,他也回头看着余罪。余罪此时也面无表情,只是一动不动盯着屋里。

不一会儿,这对已经历经过数次同样事情的夫妻没有一点过激的表情,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出门整整领子,很慢,但很从容地上了警车,被队里人先行带回去了。

看着车离去的方向,袁亮回头道:“我敢打赌,什么也问不出来。”

“我赌你赢,这架势多么大义凛然,根本不惧呀!”余罪看出点东西来了。可以理解,对方和警察周旋了十八年,不该学的,恐怕都已学会了。

“要不要对他们家里采取点措施?”袁亮抱着万一之想,这是申请搜查。

余罪摇了摇头道:“没用,精明到一分一毛挣钱,精明到藏着人十八年,不会给咱们留下漏子可捡的,按计划来。”

两人不再多说了,在他们的家门口,也停了一辆孤零零的警车。

这就是计划,谣言四起,当事人消失且下落不明,偏偏家里和店门口又停着警车,其实不需要费什么工夫,有如此多的敏感元素,足够让好事者想象出一幕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