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5·我的刑侦笔记》-屡败屡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星期五 17:08:44 作者:


关灯
护眼

谣言的开始总是因为一个不可告人的动机和目的,它的效果取决于会有多大的传播途径,而虚拟的世界无疑给了谣言无限扩大化的可能。

从零点开始,陆续扩散的这个“城管打人”的故事引起的轰动并不算大,以现在看客的强悍神经,人咬狗都算不上新闻了。可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并不出彩的故事却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扩散着,越来越多的看客点开那图文并茂的新闻,扫一眼便有被气炸肺的感觉——《古寨县城管围殴两位老年夫妇》《两位五金店经营业主,被多名城管围殴重伤》……

一行行怵目的大字,配着丰富的图片讲述着一个凄惨的故事:据说两位开五金店的老夫妻,因为店门口违法占道和城管发生了口角,于是遭到了众城管的集体围殴……围殴长达一个小时,直到两人鲜血淋漓,倒地不醒。那图片配着被打、被踹、被扭胳膊、被摁头的场面,即便觉得这个新闻不抢眼的看客,也会顿时义愤填膺。

哦,对了,那对夫妻叫武向前、李惠兰。

越荒唐的事,越显得可信,于是这个承载着诸多荒唐的故事,随着第二天无数看客的加入热闹了起来,一下子席卷了网络。没人知道这样的帖子流散了多少,更不知道有多少不起眼的链接,一点就进去了这个冤情故事。

古寨县当地县委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在上班的那一刻直接被打爆。县政府形象工程的网页本来没有流量,当日却因为访问量溢出,直接宕机。

城管部门接到消息时是上午九点,一头雾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搞清楚大致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躺着中枪了,是谣言!局长狂擦一把汗,拿起电话赶紧向县委、县政府报告。

这个时候,恰恰又出来一条新的消息:《事件最新进展:城管部门矢口否认,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说得有板有眼,甚至把城管局领导开会的照片都放了一张,以至于没人质疑它的真实性。

城管局领导一睹此照,气得当场血压升高。照片上局长挥舞手指意气风发讲话的照片,是开民主生活会的照片,被人嫁接上去了。

县政府接到详细情况汇报已经是十一点了,这个荒唐的谣言居然让市委办公室亲自过问,县领导也快被气炸肺了,拿起电话通知公安局,就一句话:

查,把这个造谣者,挖出来!

中午时分,县公安局顾尚涛局长专程走了一趟县委县政府,就此事进行了详细汇报:“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刚刚刑事传唤了两位嫌疑人家属,就出了这样针对我们的事……这是外界向我们办案施加压力,我们决不屈服,而且,一定要把这个幕后黑手揪出来。”

对,不能屈服,一定得揪出来明正典刑。领导如是指示。根本子虚乌有的事,还怕你抹黑?

于是这件事,继续在发酵,继续在扩散……

外面吵翻了天,而古寨县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当差的还是按时上下班,传着这个谣言;从商的还是准时开门,听着今天的新鲜。不过有点奇怪的是十字街上那家五金店,还真关门了,门口还停了两辆警车。很多人都知道武家的底细,私下猜测可能和旧案有关,那事可比什么城管打人大多了。

闲话很快就传遍了,在这个街头放屁、街尾臭气的小地方,你想不知道也难。

比县里还安静的地方就剩刑警队了,这里的询问拖了两三个小时,县队四位小伙儿很客气地把两位嫌疑人家属请进了询问室,没多说,先买来了热腾腾的早饭,倒上了待客的茶水,伺候亲爸妈那般,把武向前、李惠兰夫妇滞留在这里。

一直在网上看了几个小时,十点多的时候,余罪和袁亮商量了几个细节,正式开始了审讯。

进门,落座,示意着陪审开机录像,余罪慢条斯理地坐下,看着像泥塑木雕的李惠兰,刚坐下,又起身添了杯水,恭恭敬敬地端到老人面前。

他看到了,李慧兰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多半,那是愁的;他看到了,李惠兰的那张脸粗糙得像老树的年轮,那是苦的;他也看到了,李慧兰手上绽开的都是裂缝子,手指已经有点伸不直,那是累的。

这时候,他有点奇怪地想起了在学校学过的一个人物:祥林嫂。都是因为儿子丢了,弄成这副德性了。

清了清嗓子,余罪开始了,轻声问道:“李阿姨,您好……我们这次找您来,是想问问您儿子的情况。”

“你是……有一天去我店里买东西的?”老太太利眼如刺,一下子认出余罪来了。

“对,不过那次和案子无关,是替人买的。”余罪撒谎道。

“那你想干啥?情况你们比我更清楚,就有新情况,也应该是你们先知道,我就一直在古寨县,十几年都没出过县城了……哦,对了,你们把我老伴抓起来,我去探视过他,就这样。”老太太平平淡淡地说。这个年纪,对于大部分事已经没有个人情绪,哪怕是遭到了不公平待遇的事。

“那以前呢,我们想详细了解一下您儿子的成长经历,能和我聊聊吗?我见过他小时候的照片,很胖的一小子。”余罪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

“都十几年没见了,我都快把他的样子忘了。”李惠兰轻声道,眼睛一闪而过异样的慈祥,笑了笑,脸又拉长了,看着余罪问,“你有儿子吗?”

“我还没结婚。”余罪笑道。

“那等你有了就知道了,骨肉骨肉,什么叫骨肉,就是你的主心骨,你的心头肉啊,你不要在我身上费心思了,我已经熬了十八年了,你们想怎么样,我不在乎……你们不念一点人情亲情,不能让所有人都和你们一样这么无情吧?让当妈的,把儿子交出来,给你们折腾……”李惠兰怒目相向,重重地一顿水杯,掷地有声地道。

余罪和陪审吓了一跳,然后两人面面相觑,这谁审谁呀?

余罪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有点走眼了,只看到了这个当母亲的是如何慈祥,而没有发现她的坚强,恐怕在这件事上,她会比外表要坚强得多。

一招不灵,又换一招,余罪表情一严肃,极似一个不得不说的样子,掏着准备好的照片,“啪”的一声拍到李惠兰面前,严肃地道:

“李阿姨,您逼我说的啊,省厅此次破案大会战,已经追踪到了您儿子的踪迹……您看,火车站拍到的,要我说呀,这都十八年了,与其等着刑警把他抓回来,还不如您告诉他,回来自首吧……那样还有个盼头,总不能一直这个样子,就这么耗着?您二老这年纪,还能耗几年啊?”

虽然有假话的成分,不过余罪确实也很动情。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李惠兰,他在想,那PS的照片绝对能瞒过她,毕竟十几年没见了,而且就算她再精明,怎么着也是个县城老太太,不至于能窥到其中的蹊跷。

“不是他。”李惠兰轻声道,放下了照片。

“不可能吧?”余罪有点不信,如果说不是,她肯定发现什么问题了。

“要么不是他,要么就是你们造了假。”老太太道,她看着余罪,突然出来一句,“你没妈吧?”

“啊?”余罪吓了一跳,自己平常喜欢揣摩别人,今天却被一个嫌疑人揣摩了,他惊讶了。

“噢,真没有。”李惠兰笑了。

“您看出来了?能告诉我怎么看出来的吗?”余罪愕然问。

“刚才我看见你就着水龙头喝水,吃饭是蹲着往嘴里扒拉,那都是没人关心落下的坏习惯……现在又把不是我儿子的照片,放到他妈妈面前让辨认,你连常识都不懂,肯定是没妈疼过你。”李惠兰道,慈祥地看着余罪,仿佛这娃比她更值得同情一样。

余罪眼滞着,半张着嘴,表情僵硬着,好久没回过神来。

不用往下问了,恐怕自己那点鬼心思,逃不这位当妈的眼睛,他和李惠兰相视的时候,有一种小时候做错事被大人盯着的感觉:紧张、尴尬,而且很难堪……

“武向前,今天咱们谈谈旧事,又把您老请到这儿,您老没意见吧?”

袁亮绕到正题,这老头比较蔫巴,据说家里都是李惠兰主事。

“你问吧。”武向前道,袁亮正要问,却不料蔫巴老头又软绵绵地补充了一句,“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

袁亮一笑,知道这种蔫巴人要顽抗起来,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特别是像他年纪这么大了,可比那些打家劫舍的难对付多了,好在今天没有抱太大希望。袁亮慢条斯理地问着:“以前的事先放一边,说说钱的事。”

“什么钱?”武向前有点纳闷了。

“就是您老的收入啊。”袁亮道。

武向前怔了一下,似乎这是一个新情况,不过他憋了半天又给了袁亮一个郁闷的答案道:“这个我不当家。”

“不当家总知道账吧。我算了一笔账,调资后您老的工资是三千七左右,在咱们县算高工资了,您老伴工作也不低,两千六左右吧。也就是说,加上原单位福利什么的,你们二老每年收入有八万左右,那个店面每年房租需要三万,它的利润就算再低,纯利也应该不小于五万。光这些每年加起来可就是十三四万哪……”袁亮道。

老头又愣了下,翻着不太友好的眼神,梗着脖子回了句:“收入高,也犯法?”

“不犯法。”袁亮道,拿着一份清单亮了亮道,“不过去向不明啊,您二位的定活期存款,加上工资本的余额,连两万都不到,店里就算再压货,也就三五万吧,还有很多是赊货,这个我们很清楚,您老在五金行里信誉很好。”

武向前又愣了,就在袁亮认为把老头说住的时候,却不料老头又来了句:“法律有财产来源不明罪,又加了一条去向不明罪?”

武向前是用一副请教的口吻说的,郑重无比,听得袁亮那叫一个胃疼,于是一撂银行取得的东西直说:“我们怀疑你暗中资助杀人嫌疑人武小磊,也就是你儿子。”

“哦,我也怀疑。”老头吓了一跳,随即又反问道,“可我没干呀。”

“那收入的去向,是不是就无法解释了?”袁亮直逼着问。

“这个我不回答你,你怀疑我;可要回答你,你仍然要怀疑我。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武向前一副极不配合的表情,和袁亮针锋相对了。

“用事实说话嘛,需要在这儿耗时间吗?”袁亮道。

“是你们耗,不是我耗……这钱大部分都在警察那儿嘛,你问我?”武向前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就是事实嘛,前些年你们查我,派出所的上门,我得打点;刑警队的上门,我得给点;还有局里的领导,我不得送点?……还有,我被关了半年,我老伴告了半年,那不用花钱呀?找人办事那不是伸张脸就管用,得要钱啊……?这几年挣的能把前些年的窟窿补上就不错了,其实这钱都花在这个上面了,不信你去查呀……钱是肯定花了,我就当扔了。”武向前絮絮叨叨说着,给了一个无迹可寻的理由。

武向前的话显得如此荒诞,却让袁亮有一种无可辩驳的感觉。他重重地扔下了记录夹,不问了。

第一天上午,初次交锋,余罪和袁亮两人都完败。到中午,余罪和袁亮碰头交流后,准备来个交换操作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