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5·我的刑侦笔记》-乱中且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星期五 17:11:25 作者:


关灯
护眼

谣言只需要一粒种子,一旦有适合它生长的温床,想控制它的滋长速度也难。

次日上午八时,古寨县委、县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之策。好事者把质问的声音贴满了县政府的网站,与会人员纷纷慷慨陈词,要求把肇事者绳之以法。

县公安局向县委作了二次汇报,此事已由市网警大队正式立案追查云云。

上午九时,李惠兰家属数人到公安局打探亲戚下落,顾局长亲自接待的。奇怪了,这些当事人的家属在局长办出来后,一言不发,反而平静地走了。

无话可说啊,正式的询问调查,而且公安局负全责。

十时左右,数位网编和实体媒介的小记在这个陌生县城的街头开始随机采访,都期待在事发现场找到爆炸性内容。可意外的是外面吵翻天了,事发地却平静得波澜不惊,他们把周边的服装店、水果摊、鞋店以及打扫大街的环卫工都挖遍了,居然少有人知道这事。

坏了,这可要空跑一趟了,很多小记者已经敏感地判断到这事可能是居心叵测的谣言了。

不过,还有补救的办法,他们极力开动脑筋,迅速炮制出了一份这样的新闻:《事主下落不明,市民齐齐缄口》,配图是几张店门口泊着警车的照片。这个潜台词很明确的新闻,又惹起了一片哗然。

这天午时,余罪和袁亮联合询问,再一次和夫妻俩陈明实情,期待能温和地解决这件悬了十八年的案子。以常理判断,这样时过境迁,而且受害家属得到心理抚慰的案子,量刑肯定会在可接受的程度,不过任凭两人磨破了嘴巴,两位老人依然不为所动。

亲情和法理对撞,本身就不会有两全的可能。他们这样做似乎是徒劳的,唯一的效果只会消磨对嫌疑人家属所剩不多的同情。

这条路子在屡战屡败后,终于放弃了。

可外面的窟窿已经捅得足够大了,袁亮一直担心市里出了娄子,而且李逸风一直未归,他有点担心是李逸风在胡来,真要被内部人揪住,那麻烦可不是一点半点。

在五原,对于网络传谣的始发点追踪两日,已经接近目标了。

这其中着实费了一番周折,第一晚定位是在西郊,等查实时才发现是被电脑高手控制的“肉鸡”在疯狂发送邮件,重新追踪IP,又追到区政府,发现这里的微机房一台服务器居然被远程控制了,查到这儿就全部中断了。

网警支队借此判断这是内行所为,毕竟能达到黑客水平的民间高手不算很多,五原在册备案的不过十数人而已,于是支队开始传唤这些人。可也奇怪了,这些人有一多半齐齐消失,根本不在五原。更奇怪的是,已经到风头浪尖了,还有一个IP地址在疯狂地发帖。

网警解析了地址、分析了网页,最终确定,位于胜利桥附近的这个居民点就是源头。根据网络标记,最早的帖子就是从这儿发出的。

下午十六时,两辆警车、十二名网警,包围了胜利桥左近这个居民点,当破门而入的警察涌上楼时,那爷们还在光着膀子,叼着烟,挥汗如雨地发着帖子。网警们不容分说,铐上便走,经现场留下的微机分析,确认无误。

很快,网警支队正式对外发言,轰传全市、波及全国的“城管打伤老年夫妻”造谣者张某某被正式拘捕,据他交代,是因为多年遭受不公正待遇,从而转向炮制谣言,报复社会。

很快又有新的深度报道出现了,据说这位造谣者陷入小伙伴的一起凶杀案,而被警察不时传唤询问,时间长达十八年,而凶杀案的嫌疑人,正是“城管打人”故事的主角的儿子,造谣者试图通过这种手段,保护嫌疑人家属,阻挠警方的正式调查。

曲折离奇的故事反映出了一个事实:两位老人的儿子是杀人犯!

有这么一个事实就够了,作为旁观和看客的网民开始慢慢失声了,开始有人觉得把同情放错地方了,开始有人漫骂和攻击这对养儿不教的老人了,甚至也开始有人对这个造谣者竖大拇指了……

造谣者姓张,名素文,古寨县人氏。

“哥,抓走了……刚走,四点十九分……”

两辆警车呼啸而走,李逸风下意识地往座位后靠了靠,有点紧张。

今天才发现谁玩得更大、谁玩得更好。他这个当跑腿的都玩得心惊肉跳,浑身像高潮了似的抽搐,真想象不到,都这份上了,所长还能这么淡定,只撂了一句:知道了。

他看了看车窗外,人迹不多的老城区,路边垃圾堆上还有几处黑迹,那晚就是在这儿烧了光盘,揍了张素文一顿,谁可想转眼间,张素文又被所长拉去顶缸了。

他想得有点毛骨悚然,不自然地挪挪身子,旁边的那位关切地问着:“怎么了,小风?”

“没事没事。”李逸风慌乱地道。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紧张啊。”楚慧婕问。

“当然有点,我是警察哎。”李逸风咬着嘴唇道。

“警察就更不应该紧张了。”楚慧婕笑了,对于她,是全身心放松了,这个人被抓住,那真相就消失了,那些拿了好处的货色,早溜之大吉了。

“能不紧张嘛,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是在办案,还是作案……”李逸风道,他扪心自问,自己顶多在吃喝嫖赌上小有成就,这么胡来他可从来没敢想过。

“走吧,别紧张了,都过去了。”楚慧婕催道,李逸风驾车起步,仍然有点不放心,轻声问着:“楚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把张素文给抓了?”

“他自愿的。老婆孩子已经送走了,他是等着被抓,要一个也抓不住,那这个戏没法结束呀。”楚慧婕笑道。

“怎么可能自愿呢?也不对呀,这事……他怎么可能知道?”李逸风看不懂了。

楚慧婕没说话,回眸间,看着他笑。此时李逸风心里可没绮念了,马上醒悟道:“是我们所长搞的?”

“对呀,你终于聪明了。”楚慧婕笑道。

“那就更不对了,他难道不怕张素文把他咬出来?怎么劝的,居然能让他自愿干这事?”李逸风紧张道。

“很简单啊,抓住武小磊对他而言是一个噩梦的结束,就不必担心天天有警察上门了,如果有机会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他一定会同意的……再说这样的事传出去,只会让别人觉得他很够义气,以一个可以接受的代价,换一个名利双收,这生意能做。反正他进进出出,对里面很习惯。”楚慧婕道,她知道详情,也更了解这种人的心态。

可李逸风不了解了,也无法理解,一路叹气,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出唱完了,还没结果出来呀,该怎么办呢?”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把我送到长治路口。小风,有件事我得提醒你啊。”楚慧婕笑道。

“什么事?”李逸风问着。

“当没见过我,以后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楚慧婕道。

李逸风异样地看了她一眼,和楚慧婕的盈盈笑脸对了个正着,他小心肝蓦地一抽,心里长叹一声,哎,所长那丑样都有这样的红颜知己,真他妈没天理啊。

车驶到路口,楚慧婕开门下了车,结束了两日鬼鬼祟祟的生活,走了两步回头时,她看到李逸风透过车窗,那么痴痴地瞧着她,于是她又回转身来,敲敲车窗。李逸风的脑袋伸了出来,她笑盈盈地问着:“你不要显得这么难分难舍嘛,我说的记住了?”

“嗯,记住了。”李逸风凛然看着,对于这位一言不合便拔拳相向的女汉子,他一直是相当尊敬的。

“嗯,我发现我也有点难分难舍了。”楚慧婕看李逸风帅帅的小样子,揶揄地说着。李逸风傻笑了笑,她突然道:“闭上眼睛,给你一个礼物。”

“嗯。”李逸风很老实,闭上眼睛了。刚闭眼就觉得香风袭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人被抱了下,腮上被轻轻一吻。李逸风一下子心旌飘摇,激动地呻吟了一声,等睁眼时,楚姐姐已经走到几步之外了,回头在向他招手,做着鬼脸道:“不许告诉别人啊。”

“哇,好幸福。”李逸风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礼物,陶醉地靠着车背,傻乐了好一阵子。半晌才想来,赶紧摇下车窗喊着:“楚姐,你叫什么名字,还没告诉我呢。”

人影已杳,声可不及了。转眼间,风少怅然若失了。这两日多刺激啊,还有这么香艳的结尾。

次日清晨,李逸风回到古寨县时,正赶上了刑警高调放人,李惠兰、武向前夫妻被刑警请上车,县局顾局长、袁亮队长亲自把人送回家里。

随后有了官方的正式发言,所有的谣言不攻自破。

闹剧结束了,可正剧,什么时候开始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