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女中奇葩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1:22:52 作者:


关灯
护眼

五原市公安技术侦查信息中心。

这儿是一幢连体楼,九层,具体隶属于哪个单位,史清淮也搞不清楚。因为需要信息衔接,例如网络侦查、经济侦查、技术培训等等都需要初始的信息,于是这个当年建制规格并不高的市局下属单位,作为近年技术改革的重点投资屡屡排在全省各项目之首,很多人都一直以为它是省厅直属的单位。

进大院,过门岗,六个门厅,他找了好久才找到进去的入口。电子登记、感应号牌,在遍是电子仪器的地方,他感受到了现代科技的气息,出电梯时他看了手里的PDA一眼,上面是李玫的照片以及简历。

李玫,女,28岁,信息工程学院毕业,双学士学历,曾经在全省技侦技术改革中,以一项信息检索、分类软件的设计构想荣获省厅个人三等功,授二级警督衔。现任该信息中心资源部高级分析员,正科级待遇。

这是一个相当完美的简历,如果同样的简历放在其他人身上,估计就要成史清淮心里的不二人选了,可偏偏这是一个体重严重超标的女人,根本不适合外勤工作,如果不是之前处处碰壁,史清淮恐怕都不准备来试探一下招募的可能。

找到了信息中心负责的同志,他没有说明来意,只是以省厅的名义要会见一下李玫。中心方面的领导以为又是干部调查,不敢怠慢,直把史清淮介绍到工作部门,然后叫人通知不知道在哪儿忙碌的李玫。

史清淮坐在李玫的办公室,发现这里环境很好,一个玻璃隔门,隔断后坐着所有幕后工作的警员,能听到的只有敲键盘的声音。不过那些警员都很年轻,从隔断的小桌面偶尔摆着的相框、绿色小植物,甚至宠物照片这些东西就可以看出来。这是支很年轻的队伍,从一向暮气沉沉的省厅来到这里,史清淮也感觉到了那么点小清新。

信息中心的领导被他支走了,他坐着李玫的椅子,感觉了下,果真是特制的。一想到一个比自己重几十斤的女人天天在这里发号施令,他实在描摹不出,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以及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等待的时间,史清淮开始揣摩了:办公桌够大,右手随手就是个卡通的杯子,杯子旁边还有点零食,沙琪玛,甜食,容易致胖的那种。他注意到了笔记本电脑上贴了几张花花绿绿的贴纸,都是帅哥的照片,肯定不是他男朋友。

侧头时,他又看到了一件大花色的外套,火红色的呢帽。对于这些在后台的部门,警容要求不算很严格,不过这么花哨的也不多见。

这是一个热情奔放的人,性格开朗,生活态度积极。

史清淮下了一个简单的论断,否则这么招摇的衣服,普通人可未必敢穿着上下班。

喜欢快节奏音乐,穿衣比较讲究,性格中有自恋成分,应该属于一个浪漫型的女人……史清淮从发现的细节中总结着,似乎不错,可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对了,还是体重,如果一个才女的性格全部嫁接在一个肥妞身上,是不是会觉得很怪异。史清淮停下了,心理揣摩也需要一颗公平心,如果戴着有色眼镜,恐怕就不会是真实的反映了。

等待间,有人进来了,看体型,史清淮知道她就是李玫。

一个姑娘,人几乎和隔断之间的甬道是等宽的,进门就喊着:“小兔,复印一份,给宋主任送去。”

有位精瘦的小警应了声,敬礼,跑着走了。

她拍着手,又是扯着嗓子道:“嗨……注意一下,我说两句,信息库本月更新工作已经开始了,接下来,拯救地球上所有的美女帅哥,就靠你们了……加把劲。”

哄笑一片,气氛颇好,有人在嚷有没有奖励,李玫笑着道:“没问题,你们把本月新开的饭店准确定位,查清实情,然后姐带你们尝鲜去。”

掌声响起,看来李玫的群众基础相当不错。走进隔间,有人扬着一张A4纸,纸上写着“求同去”。李玫笑着抽走了,胖手一指:“收了,端茶倒水你来。”

剽悍几句,那小警很夸张地来了个幸福的表情。史清淮看着微微笑了,果真自己的分析有误,这不是浪漫型的,这恐怕是女王型的。

“李主任,有省厅的同志找您。”有个科室的小伙小声道。

“宋主任通知了,我正准备去见……啊?”李玫说着,看到了自己办公位置上的史清淮。她惊了下,咬牙切齿训着通知她的小警,“不早说,你个死鬼!”

一训一转身,满脸堆笑了,噔噔噔直往自己的办公处跑去。进门伸手,史清淮起身,把特制的椅子让给她。寒暄几句,李玫拉上帘子,第一句就是:“史科长,省厅有什么任务?”

上面直接来人,基本就是任务。或是协查,或是信息分析。这里可以覆盖到全市每个人的纳税、财产、教育、户籍等各个方面。

一转眼这么严肃,史清淮倒觉得不如刚才那么轻快了,他笑着坐下了,把公文包里的计划掏出来,递给李玫,直道:“耽误您十分钟时间,看一遍。”

李玫狐疑地看了眼史清淮,然后认真地翻阅手上这份标着省厅秘密标志的文件。

看的时候,史清淮终于又有机会端详这位另类的胖妞,确实很胖,大脸盘子,两腮鼓,双下巴,厚嘴唇,打扮痕迹很浓,卷发烫染过,披了一肩,口红描得很艳,给人一种又可爱又可笑的感觉。他实在想象不出,她当年是怎么被招进来的。

不过对于招募这种人,他心里仍然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看完了,浏览得很快,合上时,史清淮用征询的眼光看着。李玫相当赞赏地道:“很好,相当有远见。”

“是吗?”史清淮惊了下,没想到这里遇到知己了。

“如果这个计划实施,将会很大程度上解决后台信息支撑和外勤反应的响应速度问题,对于时间性和准确性要求很高的案件,肯定会提高效率……比如,洗钱案、走私案、绑架案或者需要大量信息分析的网络犯罪案件。”李玫道,看史清淮欣喜的样子,她也笑了,直道,“你下任务吧,史科长,别看我们这儿管理相对松散,不过在专业领域,他们都是佼佼者,只要和信息相关的,难不倒他们,不出这个门,能把嫌疑人的国外资产都扫个七七八八。”

这倒不是吹牛,有庞大的信息库和网络权限,办到这个不难。不过史清淮来意可不在于此,他笑着道:“没有任务,如果有任务,也是想从你们这儿挑人,去完成这个计划上的任务。”

“那更好了。”李玫意外地抚掌大乐,直道,“我早看不惯咱们基层的一些办案方式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文明将是法制领域的主流,我们最终也是走向那个方向……对了,史科长,您看上谁了?直接调令一张不就行了。”

“这是自愿的,当然得先征求本人意见。”史清淮笑了笑,对李玫的好感更甚,干脆直说了,“我看上你了,怎么样?”

李玫一愣,胖脸一红,张着大嘴哈哈哈笑了。史清淮倒是很有涵养,陪着她笑。笑了几声,李玫脸一拉,愕然地指着自己:“我?您确定?我可真想换换地方了……”

“能告诉我想换地方的原因吗?”史清淮道。

“这还不简单,你看我这……”李玫指着自己,苦着脸道,“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才130斤,现在突破200斤了,还不都是这工作害得……每天坐在电脑前,不少于八个小时,一加班加点,最长的时候我们更新信息库,一坐就是四十多个小时……不胖都不可能,严重影响健康,我都给我们中心申请几回了,想换换工作,嗨,到现在没回音,体重还一直在涨……”

史清淮咬着下嘴唇,憋着,唯一一个没拒绝自己参加计划的,原因居然是体重。

“可是培训期间要有体能训练,你行吗?”

“当然行了,正好减肥……”

“将来应急支援,要有外勤任务。”

“那不正好,还能减肥。”

“这个计划实施单位将挂靠在刑事侦查总队,你如果参加,可能要辞掉现在的职务。”

“我巴不得辞了,要是能把在职期间涨的体重给去掉,哪怕当见习警员我都愿意……”

几乎没有什么纠结,李玫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看来想换单位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一听是刑侦总队,她眼睛更亮,小声嘟囔着:“我早想当抓坏蛋的那种警察了,比老窝在后台强……”

“那等通知吧……如果入选,会提前一周通知你。”

史清淮笑着起身了,没想到最顺利的一个,仍然和他设想的初衷有点差别。

不过李玫倒是非常高兴,殷勤地把史清淮送走。刚出门,碰上宋主任了,宋主任拉着史清淮说什么。那边的门一关,又听到了李玫在嚷着发言:“嗨,宝贝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美丽的、温柔的、亲爱的、飒爽的警花姐姐——我,有可能离开你们啊,接受更重要的任务……赶紧表示一下,谁悲伤过度,我就请他吃大餐……”

史清淮眉头皱了皱,宋主任笑了笑,悄悄道:“她就这样,有点大嘴巴,不过人缘不错,工作能力也强……是个好同志,哎,史科长,怎么,要调她进厅里?”

史清淮笑了,知道又要被同行拉着打探小道消息了。他没拒绝,和宋主任寒暄上了……

中午是宋主任请的工作餐,饭间聊了一会儿,不是市局的升迁,就是省厅领导的调任。其实一个单位里的成员,关心的还都是这些家长里短的事。

聊来聊去,李玫这个人还是史清淮此时最大的心结,不过宋主任又给了不少值得参考的信息。据说这位胖妞招警的时候体检就根本不合格,因为当年信息自动化工作起步时实在缺人,还是凑合着招进来了。事实证明她比大多数体重合格的干得还好,只是老大不小了,个人问题一直没解决,本人又有点疯疯癫癫,就一直搁在信息中心后台,和那些N年不动的数据一样,快霉了。

史清淮没有发表意见,只是偶尔微笑。

饭后史科长直接到了东阳分局大门口等人,他到现在还没想通为什么许处长让他亲自走访。一周下来他才发现,招人可比想一个合理性很强的计划要难多了,迄今为止,只有李玫一个人自愿,但要是只招了这么一位胖姑娘回去,史清淮觉得还不如把计划砍掉拉倒。

哦,不,还有一位,领导交代的——严德标。不过当史清淮看到严德标,他眼睛一下子凸出来了。

——只见严德标同志从一辆轿车里艰难地钻出来,扶着,差点摔倒,下来的同伴有人搀着他。史清淮吓了一跳,还以为怎么了,赶紧奔上去,谁知道近前一看傻眼了。

那哥们儿喝高了,正扶着车喘气,而且这人胖得呀,快追上李玫了。严德标喉咙呃呃几声,兀自教育着身旁两位治安上的新人。

一位新人看见史清淮了,赶紧捅捅鼠标道:“标哥,别说了。”

另一位也搀着严德标,警示着:“严助理,您喝多了,我把你送回去。”

“不回。回去找媳妇儿骂呢?……哎,你是谁呀?”严德标醉眼蒙眬间,看到了这个熟悉的面孔,不过视线模糊、思维退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没事,我过路的。”史清淮招招手,没有说话的心情了,直接踱步走了。边走边听着后面新人警示标哥别乱说话,这弄不好是行内人。严德标却是不屑地训着:“说你们没见过世面吧……告诉你们啊,省厅许处长知道是谁么?那我叔……哥当年警校的兄弟,都他妈在重案上,就我一人出来了……”

看到这丑态,隐隐约约地听着这些醉话,让史清淮对那位声名赫赫的许处长,也免不了有点看法了。

当日,他又联系了余罪,这也是许平秋推荐的人选。他记得两年前在警校招聘时,余罪还是个捣蛋学生,两年后已经在刑侦领域崭露头角了,只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经历可能要坎坷一些。这种人在领导眼里,肯定属于一个有争议的人。就即便史清淮也觉得这个计划对他很勉强,除了基层多待的两年,他也没有更大的优势,而计划招募的人员里,偏重的在于专业类知识的掌握应用,在这一点上,他几乎是最差的。

还是电话联系的,当史清淮不厌其烦,把细节给余罪讲了个清清楚楚之后,换来了一句简单的拒绝:没兴趣!

至此,原本信心百倍的史清淮心凉到了冰点,忙碌一周,只招到了一个连他都不甚满意的李玫。

下午时分,他进了许平秋的办公室,把一周的工作情况向许处长作了个简练的汇报,边讲边看着许平秋脸色的变化。稍稍让他安慰的是,许处并没有表现出责难的表情来。在听罢只有一个志愿者之后,他笑了,把茶杯放到嘴边抿着,看了眼懊丧至极的史清淮,直问道:“我给你推荐的那两位怎么样?”

“这个……严德标我找了两次,一次不在,今天倒是在,喝多了,没说上话……”史清淮道。说到这儿,许平秋的笑意更浓了,仿佛在预料之中一般,喃喃道:“这小子现在乐不思蜀喽……那余罪呢?”

“也没找到人,他家在泰阳,我没时间去……电话上联系了两次。”

“说什么?”

“我把情况给他详细地讲了一遍……”

史清淮说着,看着许平秋的脸色,似乎对余罪很在意似的。不过他还是照实说了:“他没兴趣!”

许平秋笑了,有点儿乐不可支,半晌才问着史清淮道:“那你觉得他们两个合适不合适?”

“这个……好像不太合适。严德标和余罪,我想起来,就是咱们那年招人,打了架还回过头来告黑状的那个,品质不说吧,学历实在低。”史清淮道。

“那这位李玫呢?”许平秋又问。

“她是各方面条件都合适,就是体重……她来的目的,就是想减肥。”史清淮道。

许平秋又被逗乐了,问着其他人,却发现差不多都是毛病一堆:对技侦及监控设备很有钻研的曹亚杰自己有公司,忙着挣钱呢;还有一位在资金追踪和账务处理上很专业的俞峰,正忙着调职,看那样子是不准备在刑侦上干了,史清淮找到人时,他根本没看完就拒绝了。

“那你觉得谁最合适呢?”许平秋又问。

“现在不是我觉得,而是肯干的,又合适,轮不着我挑了。”史清淮道。

“如果还让你挑呢……你会选谁?单纯从合适的角度讲,不要考虑对方愿不愿意,也不要考虑对方个人有什么缺点。”许平秋道。

“要合适,这几个人还真合适,李玫、曹亚杰、俞峰……工作经历不长不短,在各自领域都小有成就,如果能达到配合默契的程度,再加上一到两个有实战经验的同志,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能打造一个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的精干小组。”史清淮道。理想总是比现实丰满,话题又到现实上了,他为难地道:“可现在是,有本事的不是不务正业就是想往外跳,连没本事的都不愿意来呀。”

许平秋又乐了,笑了好一会儿,半晌才叫着史清淮起身,一起下班走人,直接安排着:“准备一下,下星期开班,进入集训,三个月磨合,六个月实战,一年之内,给我拿出效果来,计划已经得到崔厅长的首肯,经费、场地、教员你都不用考虑,把这几个苗子给我带好。”

“可……人还没定啊,怎么开班?”史清淮道。

“小史啊,这对你也是一种磨炼,你没在基层待过,这是你的缺点,可能你还没有学会怎么样和他们谈话……明天咱们一起出去,凡是你看上的苗子,我教你怎么挖人,工作的方式方法,你得从头学起……走,下班,坐我的车,这两天辛苦了……”许平秋说着,似乎浑然不当一回事似的。

可那些人有多难说话史清淮领教过了,难道许处还有什么妙招?

他不解,也不太相信。说心里话,他还真想学学,怎么和这些根本没有理想和信念的货,讲讲什么是奉献……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