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难以为继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1:30:40 作者:


关灯
护眼

两周过去了,许处长专车到达省总队的时候,他没让开进去,而是在门口下了车,径自走了进去。

自从机构改革,他从总队长到省厅刑侦处办公之后,就很少来总队了,不过对于曾经待过十几年的地方,他还是蛮有感情的。八百米的环形训练场,那曾经是他带着一干学员挥汗如雨打的地基,全队绿化面积占百分之三十,草坪修剪、浇水、整饬,曾经都是总队工作人员自己动手的。许处进了门,扶着一棵银杏树,饶有兴致地看了半天。记忆中,这好像是他亲自栽下的。

哎,年纪老了,很多年以前的事记得很清楚,可偏偏把眼前的事给忘了。听到训练场上声音时,他才省得自己的来意,踱着步,朝办公楼后的训练场看去。

钢网隔栅,塑胶地面,跑道的中央能容六个篮球场、一个足球场,从这里走出去多少刑警他记不清了。不过他记得,跑道换了三次塑胶,都是同行们的脚底磨坏的,另外场地一角是沙袋、塑料垫,如果把之前换下去的劳损品全部收拾起来,估计能拉一卡车。每年参加轮训的刑警要脱一层皮,也得让这训练场脱一层皮。

对了,今天自己是来看那个所谓的“精英组合”呢。开班后,主要是由史清淮负责,他那个闲适的职位也正好利用,大部分时间不用去省厅办公处了,每天直接在总队上班。

嗯,不错,有人在跑步,是俞峰,抹着汗,看到许平秋时,他笑了笑。许平秋高兴地招招手,来了句“继续训练”,那孩子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眼,跑得更来劲了。

没错,这是位需要精神激励的人。许平秋看着他单薄的身材,已经理短的头发,他甚至有点惶恐,这样有一技之长的人才,在刑侦上是不是有出头的可能?否则的话,他可能要比现在更郁闷。

再看其他人时,许平秋就不中意了:李玫蹲在操场一角歇着,另一位曹亚杰在打着电话,估计生意还那么繁忙,对于这两位,许平秋抱的期望可不大,适应性训练也就旨在改善体能,谁可还敢指望他们去抓捕一线,能把正常工作做下来就不错了。

许平秋一看操场,只有三个人,眉头一皱,脸上黑线出来了。余罪和严德标,这个时候居然不在?

他看看表,摸着电话,叫史清淮和万政委下来了。

“快,鼠标……许处长来了。”俞峰边跑边喊了句,顺便踢了一脚躺在草坪上的鼠标,又警示坐着休息的李玫。这胖姑娘赶紧起来,喘着气追问着:“谁是许处长啊?”

“不会吧?你没听过许平秋的大名?”俞峰异样地问。

“哦,他呀……知道。”李玫道,俞峰放慢了脚步,似乎准备随时拉她一把似的。曹亚杰奔上来了,小声道:“李玫,许处没找过你?”

“没有啊……这太不对等了,你们是处长请的,请我的就来了一科长。”李玫好不气恼地道,回头看时,鼠标居然刚爬起来。她招着手喊着:“快点,懒死你。”

“妈呀……”鼠标苦不堪言地起来,小步挪着,痛苦万分地又跑上了。

哦,敢情是躺着呢,许平秋皱了皱眉头。他向前面三位微笑示意,等鼠标好不容易跑过来时,他却吼着:“就躺在场地上训练的啊?”

鼠标幽怨地看了眼,不叫叔了,扭头走了。

万政委和史清淮从场外奔着进来了,远远地打着招呼,见面第一句,许平秋指着场上问着:“怎么少了一个,余罪呢?”

“哦,他请假了,要回老家办点事,反正他体能相当不错,这个每天五公里适应性训练对他来说,很轻松。”史清淮道。

“有事?什么事说了吗?”许平秋问道。

“他没说,家事我也不好问。”史清淮道。

三人相携走着,许平秋抬头示意着,笑着问万政委道:“老万,怎么样?”

“我实在不敢恭维呀,许处。”万政委哭笑不得。别说针对刑警的体能要求,就小学生的体能测试标准,估计这几位也达不了标。史清淮也掩着嘴笑,心知这几人的素质不是一般的差,是差得太远了。

“他们将来是拼智商,用不着拼命,拳脚嘛,就不要求那么高了。”许平秋道,又强调着,“不过纪律一定要抓严,任何一个队伍,都是从纪律开始的,他们这方面怎么样?”

“够呛。”万政委又道了句。许平秋黑着脸追问史清淮时,史清淮却也不瞒了,本来担心余罪尥蹶子,可恰恰相反,万政委眼里,反倒是余罪最像刑警,每天上场很准时,按时完成训练任务,其他几个就不咋地了,训练时处理私事、上班时迟到之类的事频繁发生。万政委指了指远处:“就……就那个小胖子,两周迟到了四回,还是开车来的。”

说到此处,史清淮讪讪闭嘴了,在练兵上,他的确是外行,可这拨人,又不敢用内行人训。许平秋再问到几个人的关系时,别说了,谁也看不上谁,上班各来各的,下班各走各的,年龄、经历、爱好相差颇大,真拧到一块,怕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这样,下周开始,逐步改成封闭式训练……”许平秋若有所思道,想着那些招数,可还有点麻烦,男女混搭,不太好办。

“这行吗?一封闭,他们肯定会不满的。”史清淮担心地道。

“人性化封闭,让他们吃在一块,住在一块,有事外出时,必须结伴,而且不能两两结伴,必须五个人同时出去,同时回来。”许平秋道,这些可都是平时训练的积累,就相互看得再不顺眼,看多了也不会那么扎眼。

“行,我给他们安排宿舍,不过就怕他们嫌条件不好啊。”万政委道。

“既然都来了,手续都进总队,他们还能挑三拣四呀?”许平秋不以为然道。

说及此处,万政委和史清淮又笑了,前脚忽悠,转身变脸的事,他们还真做不出来。不过许平秋肯定能,看到鼠标又坐到跑道边上时,他捋着袖子,让两人等着,边走边说着:“我得训训这个懒种,越来越不像话了……”

史清淮和万政委相视默然,苦笑一脸。其余那三位似乎都看着这场面,平时标哥就吹嘘了:许处长是他叔。看来果真很像,当着叔的面居然又坐草坪上了。

“起来……很累么?”许平秋上得前来,踢了这货一脚。鼠标刚站起来,他又拧着鼠标的肥腮。鼠标很不爽地挣脱了,委屈的样子。许平秋气呼呼地训着:“你这个怨妇表情,即便是真心的,也不抵用,以你的训练水平,甭指望毕业啊。”

“我没招谁惹谁,干吗针对我呢?”鼠标委屈道。

“有本事了啊,对上级都敢质疑了,那你说,我把你调来,哪儿错了?”许平秋反问着。

好像没错,当警察岂能不服从命令;可好像全错了,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赶着猪长跑,咱就不可能是那块料嘛。鼠标歪着头,一副气无可泄的样子,惫懒道:“许处,你看我……连那个胖妞都跑不过,您把我开除回治安上得了。”

“你看看你,什么德性……就不能跟好同志学学,毕业两年知道你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吗?人家余罪下乡一年,连下几起震动省厅的大案,你干了些什么?吃了一身膘是吧?”许平秋训着。

“他破案是有目的的。”鼠标道。

“履行一个警察的职责,在你眼里是有目的?”许平秋道。

“不是,他带了乡警李逸风,人家爸是武装部长,愣把这个人扶起来,然后好办事……现在他一个妹妹当兵去了,就是李部长办的。”鼠标道。

这倒是许平秋不知道的,细细一问,还真是请假回家送人去了,一听还不是什么亲妹妹,而是八字没一撇的准后娘家的拖油瓶。许平秋一摆手不说了,直寻着另一个优点道:“不管怎么说,人家的思想境界已经比你高出十万八千里了。上次的案子,把功劳都让给一位协警,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啊。”

“拉倒吧,让了个功劳,知道拿了多少好处?”鼠标不屑道。

“好处?功劳能换好处?”许平秋不解了。

“当然能换,李拴羊一立功一入籍,哎呀,他爹妈姑姨叔伯,全跑去给余罪干活呢,知道他们在乡下收了多少杂粮吗?90多吨……知道他们往古寨推销了多少大米面啊,好几辆重卡呢……我那点小打小闹,和他比差远了……”鼠标委屈道,排了一堆自己实在不能成为许平秋关注焦点的理由。

许平秋脸上红一阵黑一阵,被级别很低的下属抢白得无话可说。不过还有办法,他很霸道地打断了话题道:“啊,就是啊,你正事比不过人家,歪门邪道也不行……更得好好训练。”

“啊?这也能成理由?”鼠标愕然了,下巴快掉了。

“啊什么啊?你听好了严德标,三个月适应训练,不瘦下十斤肉,就不算合格……想偷懒回去是吧?别想了,真待不下去,我给你找个好地方……跟着法医出现场去。”许平秋淡淡一句,背着手走了。

鼠标噎了一声,心里骂道:“真他妈黑呀,让老子和死人打交道去……”

正腹诽着,许平秋猛地一回头吼着:“还站着看呀,不知道你该干什么?”

吓得一激灵,鼠标赶紧快跑,却不料跑得猛了,一不小心踏在下水沟边,“啪唧”一声一个前扑,五体投地,胖臀朝天,后面跟着跑的,顿时间又笑翻了两个。

哎,难啊!三位领导看着这场里的四个“精英”,除了发愁,还是发愁……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