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第二章 行动组牛刀小试 旧友新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1:39:24 作者:


关灯
护眼

快一个月过去了,不咸不淡的日子过得很快。

五月四日,假日刚过。去市局参加五四庆祝活动的解冰几人刚刚回到二队,便看到了骆家龙在一辆POLO车里探头探脑,偶尔扯着嗓子喊:“嗨,快点,孙子……”

大院里传来车前盖“嘭”的一声合上的声音,随后孙羿应了声,又接着往楼里喊:“快点,狗熊,赶不上吃了。”

“嗨,来啦来啦。”熊剑飞和吴光宇从楼里奔出来,后面跟着换了便装的李二冬。孙羿看到解冰几人时,也朝周文涓嚷道:“文涓,我们看女鼠标去,去不去?”

“什么?女鼠标?”周文涓没听明白。

车里车外都贱笑成一堆了,这个笑话是从一条彩信上出来的,是余罪拍的。骆家龙PS了下,然后雌雄双膘横空出世,观者那叫一个喷饭。这不,瞅了好久才有个都能出去的机会,准备相约去看看真人。

“怎么回事?”解冰愣了下。

“我也不知道。”周文涓发怔了。

今年最大的变化是解冰提了副队长,他看看身后的方可军、李航,都是比较老成的队员,眼神里犹豫着,周文涓却心系着同学,邀着大家一起去。解冰一点头,她高高兴兴奔着和同学们挤一辆车上了。解冰想了想,也驾车跟着去了。

虽说一个市区,可这么大的警营和这么多的警务单位,等闲总是难得见上一面,又因为平时工作太忙,一闲下来呀,这干人可是可了劲地发泄。路上就有熊剑飞就着车里的CD吼着,结果被强行关了,遭到其他人共同指责,生怕吼出车祸来。压住了熊剑飞,大家又说起了余罪和鼠标,每每都是这两位特立独行,有人羡慕标哥在治安上小日子滋润,有人惊讶余贱不贱了,居然去追逃了。说来说去,突然发现这一群同学中,似乎总有标新立异的货。

“有什么说的,不标新立异能把他们憋死呀。”

李二冬被问及时,他评价了句,口气不怎么好,可心里免不了还是挂念。

对了,都回刑侦上了,这些真正在刑侦待了两年多的同学,已经深有体会了。孙羿说了,现在谁能把我工作调治安上,这两年挣的工资,我立马全交出来送礼。李二冬笑着道,咱们讲奉献,工资收入之类的话题就不用说了,忒俗。

周文涓笑了,吴光宇龇牙了,熊剑飞却是没听明白,咧着嘴接着:“哎,就是嘛,那没有可比性,我就觉得,要挣多少才是多呢。”

“哟,熊哥,就您这没妞没房没想法的低碳生活,不领工资也成呀。”吴光宇道,惹得熊剑飞大巴掌扇回来了。

反正吧,除了案子,这些人很难找到共同的话题,一讨论就争论,一争论拳脚就加入了。唯一一个和大家相处都不错、得到大家共同维护的是周文涓。这个默默无闻的内勤,偶尔给哪个懒汉洗洗衣服,给哪位迟回来的热热水,给哪位心里没数的借点生活费,慢慢地已经成为这群“兄弟”中的一员了。李二冬不和其他人聊了,问着周文涓怎么没联系董韶军。周文涓却是笑道,董韶军被邻省警方借走一个月了,她自己又有很多活要忙,就把这事给忘了。

那研究便便的今天去不了,吴光宇一想,他妈的这叫什么事,才出来两年,吃个饭都聚不起来了,汉奸当汉奸了,牲口吃软饭去了,真不知道再过两年,还能有几个人。

“啪!”脑后一疼,李二冬扇了吴光宇一巴掌,他刚瞪眼,马上又识趣地闭嘴了。张猛走后,他的最佳搭档熊剑飞似乎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如果周文涓不在场的话,这位仁兄肯定会感慨一句:都说手足兄弟,女人如衣,我看啊,这兄弟还不如女人。

今天他没说,于是大家都沉默了。周文涓回头看了看,适时地转移着话题道:“副队长也跟着来了。”

“要说起来,解冰不赖,好歹还和咱们背靠背站在一块。这人能成什么样子,还真看不出来。”熊剑飞发着牢骚道。

也没人接茬儿,似乎这一句话,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从劲松路二队到刑侦总队有十几公里路程,其间有单行道,因为旧城改造交通管制,足足用了一个小时。对于基层刑警来说,能进入总队学习和培训的机会并不多,这一行里,更多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去。

进了大单位,把市里小单位的同志给惊讶的,但见楼白树绿、空气清新,简直是世外桃源。几人前后相随,站到护栏网前的时候,熊剑飞先乐上了,跟着骆家龙开始偷拍了,反正吧,到场的人都在第一时间阴霾尽去,一个个笑逐颜开。

只见得操场上,标哥挥汗如雨、气喘如牛,这么辛苦,跑得也像蜗牛,在他身前,那位传说中的“女鼠标”穿着大码的衣服,一步一步,身上肉颤的频率可比步幅大多了,两人一前一后,你说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绝对没人怀疑。

“妈呀,这简直是璧人一对啊。”骆家龙赞道。

“细妹子有竞争对手啦。要这俩是一对才叫喜庆。”熊剑飞笑道。

几人再笑时,周文涓却是轻声道:“喂喂,你们留点口德啊,不要拿人家的缺点当笑料嘛,本来就够自卑了。”

“鼠标会自卑?”李二冬愕然道。

“可那位呢?”周文涓指指那位胖妞。她能理解,一般在身体上有某种缺陷的人,心态上也会产生问题。

这一说挺管用,没人取笑了。解冰一直在队伍后,他看看周文涓,发现在这个小团体里,周文涓似乎已经有了某种威信。他还真想不出,这种威信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哎,标哥……实在不行你就四肢着地爬着走吧。”李二冬贱笑道,取笑着过路的鼠标。

“不对,您老这体型,适合滚着走。”孙羿取笑道。

“别拉脸,来,给爷笑一个。”骆家龙逗着。

哎哟,来了这么一群,鼠标不跑了,抚着肚子,怒发冲冠,然后竖了个中指。李玫转回来了,直嚷着那拨看热闹的:“你们谁呀?谁让你们进来的?说的是不是人话?”

这一句不啻于河东狮吼,吼得那拨刑警面面相觑,不敢正视那胖妞质问的眼神了。鼠标得意了,也虎着脸吼着:“看看,都不像会说人话的。”

众人一愣,被雷倒了。那胖妞李玫也发现目标了,拽着鼠标,指着解冰的方向小声问:“喂,那位帅哥谁呀?你认识?”

“想不想泡他?我介绍给你。”鼠标逗道,本来想刺激胖姐一下,谁知道李玫拍着小胖手兴奋道:“好呀好呀……你真认识啊,他叫什么?有什么爱好?……还是出来好啊,有机会征服帅哥啦。”

哟,标哥一擦汗,要躲了。胖妞可不放过他了,追着问:“别跑,咱们交换行不?我给你介绍几个美女,我前属下。”

这追得可紧了,哎哟,众同学面面相觑着,好不愕然。

正说着,领先一圈的余罪奔到场边来了,和几位叙了几句,然后指指教员的方向,又奔回去了。史清淮已经看到了,余罪奔上来时,他好奇地问着:“谁呀这是?”

“我们警校的同学……那个,史教官,我们中午能不能请个假,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大家聚一聚。”余罪很客气地道。

从进队以来一直就很客气,这和传说中的形象大相径庭,甚至于史清淮有个错觉,就觉得似乎余罪根本就是如此一般。不过他不喜欢这样,通过这一个多月的观察,五个人里面反倒是余罪显得最没个性。

“哦,同学。”史清淮揣摩着,又见几个人在逗鼠标,他看看场上还在挥汗的几位,点点头,“可以请假。”

“谢谢。”余罪道,掉头要跑。

“等等,有附加条件。”史清淮道。

“什么?”余罪愣了下。

“拜托,余罪啊,那是你以前的朋友,这里有你现在的朋友,总不能舍旧忘新吧。”史清淮想了想,直道,“条件就是,邀请他们三位一起,就在咱们食堂吧,一会儿订几个菜去。如果邀请不到,你也不用请假了。”

“噢,这容易。”余罪笑了笑,又谢了句,奔着去了。

看样子并不难,余罪奔向他的同学,几句搞定,又跑着邀请鼠标。之后李玫自然是一点问题没有,曹亚杰随大流,俞峰孤僻一点,也没有到不通情理的地步,很快搞定。

一个月的训练虽然收效甚微,不过有李玫这个大舌头和鼠标那张破嘴在,倒也不显得寂寞,只是离团队协作的目标还差得很远。平时就鼠标和李玫走得近点,曹亚杰总是忘不了还需要关照的生意,余罪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俞峰又是闷声葫芦。五个人别说协作了,恐怕话都说不到一起。

但这何尝不是机会呢?

史清淮突然发现,理论上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实践中往往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办法。他径直走到场外,小步跑到那群人面前,笑吟吟地邀着:“同志们,都进操场里吧……欢迎你们来做客啊,今天总队设宴招待你们……还有,这是总队挑选的精英五人小组,欢迎你们监督他们训练。”

一个介绍惹得众人笑了一阵,不过看气氛如此之好,大家都放开了,奔着进了操场。最后面慢慢走着的解冰被史清淮叫住了,史清淮伸手着,微笑着道:“幸会,你是解冰吧。”

“史科长,该是我说‘幸会’吧。”解冰不好意思地道。

“我是个纸上谈兵的警察,你是实战出来的,不能相提并论啊。”史清淮谦虚道。

解冰当然很好奇这是什么训练,史清淮笑着介绍了几句,没听完解冰就耸然动容:“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这个呀,考虑到你是二队骨干,我没敢去挖你。”史清淮道。

解冰耸耸肩,无可奈何了,不过他还是频频点头道:“这个设想很好,犯罪日新月异的速度是超乎想象的,我们公安机关的效率确实该提高了。上半年市局挂牌的九起经济案件,有五起和刑事责任相关,其中三起,主要嫌疑人已经脱离国籍,在境外定居……”

“怎么样,解冰,看看我这阵容,有什么建议吗?”史清淮问,介绍了一下几位的简历。听到余罪和鼠标时,解冰明显地皱了皱眉头,史清淮知道他们在学校时候的事,小声问道:“你对他们两人有成见?”

“没有,我只是有点怀疑,没有学会遵纪守法的人,你怎么教会他们去执法?”解冰道。

史清淮怔了下,这个疑问其实和他的顾虑相同,严格地说,他也很想把这个问题交给许平秋,所以他无法解答。解冰笑了笑道:“对不起啊,史科长,我没有质疑您的意思,也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坦白地讲,如果不是警察的话,我是很欣赏余罪的,不过可惜我是,所以,无法认同他。”

一笑而走,风度翩然,比操场上那几个货可强出不止一倍。史清淮怔了良久才奔着追上来,说了一句不足为外人道的话:“解冰,如果你对我这个计划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试图说服一下你们邵队长……你别为难,真不行的话,把这个计划嫁接在你们二队,对你们也是一个提高嘛……”

两人一直在谈,那边聚起的一群人可早就乱了。最善解人意的莫过于周文涓了,给李玫递了一瓶水,两位女士成功地搭讪上了。俞峰坐下休息时,还有点生分,歇了口气拿着手机在玩,孙羿和骆家龙凑上去了。俞峰左看右看,狐疑地递着手机:“要不一起玩吧。”

“成,对战。”骆家龙说了,准备练练。

俞峰同意了。孙羿卡时间,一喊开始,两人头碰头,手机响得噼里啪啦,对战上了。

第一战下来,两人惺惺相惜;第二战下来,两人四目相接,绝对碰出火花来了;第三战没到中途,骆家龙大喊一声:“停!”

“怎么了?还没完呢。”俞峰道。

“兄弟,留点面子,我要被你干个3比0,他们得耻笑我很久啊。”骆家龙道,哀求着。

“OK,能和我对玩的,很难找了。”俞峰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随后他和孙羿、骆家龙附耳说游戏秘诀。那两人像是注射了鸡血一般,老来劲了。

这边余罪已经安排上了,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一拍手,一指李二冬道:“你安排。”李二冬得令,挨个伸着手,然后各人把银行卡交到李二冬手里,瞬时收了一摞。李玫不明白了,小声问着周文涓:“你们这些同学好奇怪啊,收银行卡干什么?”

“这是以公平的方式,找个冤大头出来。”周文涓笑道。

“好了,亲爱的基友们,难得一聚啊,下面我就抽出今天的大奖,为了公平起见,我邀请……哪位新人上来抽一下,省得咱们太熟了作弊,特别是鼠标,离远点……”李二冬看着众人,提防着爱作弊的鼠标。

“抽什么奖?”曹亚杰异样问道。骆家龙笑着道:“抽住谁的银行卡,就花谁的钱呗。”

“哟,这办法民主。”曹亚杰和俞峰直赞这玩得有创意。

挑来挑去,众口一词地指向李玫了。李玫乐滋滋地上来,李二冬面对着她,使着眼色,不用说,肯定有猫腻。她看向李二冬的手,只见一摞卡里面凸出一角,她直接数着:“我挑啊……挑倒数第二张。”

“OK,大奖抽出……倒数第二张……尾号为1000029,这谁的?”众目睽睽之下,李二冬一扬那张卡问道。余罪脸一拉,不相信地道:“不会吧,作弊是不是,怎么巧?”

“哈哈,我说是谁呢,这么二。”李玫乐坏了,笑得直拍大腿。

“抽住别人就不巧,抽你就巧了?早该你请了,升职两回啦。”李二冬笑道,把卡扔回给了余罪。

众人玩得兴高采烈,安排得井井有条,不知什么时候,曹亚杰和俞峰也加入到其中了,李玫更不用说,乐得直拍巴掌,特别是宰了余罪一顿,着实让她觉得气顺了。

当然,觉得更好的是史清淮,他和解冰也加入到这个行列里来了,安排着食堂加餐。他看得出来,这一顿饭可能比一个月的训练效果都要好……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