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人各有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1:41:17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一次小组会议即将召开,史清淮站在总队配给他的办公室里,第三次整整警容。镜子里是一副瘦削而帅气的脸庞,他最喜欢的就是警服带给一个人的信心、自豪,以及肃穆的感觉。工作十年,他一直是一种不苟言笑的形象,不过十年的机关生涯,还抵不住这里一个月的集训,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改变了他的很多习惯。

比如对于体重超标的人员,他得想方设法做好心理疏通,甚至请了两位营养师配食谱;比如对于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他明明看不惯还得装着视而不见;更比如对于私下里偷懒、装病、忙自己事的学员,他不但不能呵斥,还得提供某些便利……这些很多都是许平秋教的,就为了让他这位菜鸟教员和五位老鸟学员融合在一起。

倒不是没有结果,现在他成功地被队员们称为“大保姆”了。

这个结果,离他曾经的想象中那铁血豪情、智擒罪犯、名扬天下的场景实在相去甚远啊!

时间到,铃声响起了,一惯守时的史清淮夹着讲义,踱下了楼,开会的地方是总队拨付的大会议室。毫无例外地,他是第一个到的。

这群人的时间观念不强,他总没有办法扭转过来,而且心态似乎还有点儿问题。他一直试图想办法,不过许平秋还是那句话:不到火候。

可什么时候才是火候哪?

余罪和曹亚杰勾肩搭背进来了,打着招呼笑着,俞峰后面跟着,鼠标揉着眼睛,还没睡醒。又过了好大一会儿,楼道地震般的脚步声响起。“嘭”的一声门开了,李玫闯进来了,连声说“对不起”。

史清淮那点儿气,想生都生不出来。

“同志们,这是咱们开班以来第一次小组会议,我讲几个内容,布置几个任务,很简练,不会让你们听烦的。”

史清淮开始了,依然是平时攀谈的口吻。第一方面是总结一个多月来的工作,主要的成绩嘛,也就是李玫同志成功减肥五斤、严德标同志瘦了一斤,还有五位同志现在已经很熟悉了。下面五个人哧哧直笑,李玫却是踌躇满志地挥起拳头。

接下来自然是勉励,勉励中轻描淡写地把加大训练强度的措辞加进来了。鼠标一听倒吸凉气,李玫却是信心百倍,余罪皱了皱眉头,觉得肯定不光是加大训练强度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史清淮提议接下来搞个虚拟封闭式训练,加强彼此的沟通。不过不是全方位封闭,而是五人共进退,比如训练互相帮助,不许一个人掉队;比如抽一周或者两周时间,封闭作业,五人在生活上、训练上相互协助。说到这儿,五人有点儿纳闷了,一封闭肯定要影响正常生活,最起码回家别想了。

“有问题吗,俞峰?”史清淮问了个最没问题的光棍汉。俞峰摇头。再问余罪,也没问题。史清淮笑着道,“可能家在市区、有异性朋友的,估计要有点问题吧。”

“我也没问题。”李玫抢着说了,众人一笑,曹亚杰道:“反正我来这儿,和女朋友已经有问题了,所以,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史清淮笑了笑,给了个嘉许的表情,回头问鼠标,鼠标咬着指头,像在想什么,一被问,他很严肃地道:“我倒是没问题,但这提议好像有问题……”

“有问题吗?”史清淮没听明白。

“一块儿吃住学习,难道意味着……我们五个人晚上也要在一块儿吗?”鼠标问着,透着谑笑的眼睛瞥着李玫。众人一笑,李玫顺手拿着自己的本子扔过去了,骂道:“你个死鬼,想什么呢?”

“我是说清楚,省得你想。哈哈……”鼠标奸笑着,躲过了本子袭击。李玫要起身教训这货,又觉得这场合不太合适。余罪倒是手快,“啪叽”一巴掌,把鼠标扇老实了。

这几个人就这样,有时候闹起来简直不像成人。史清淮笑着拍手示意安静,补充道:“那么基本达成一致,下面,我建议现在每个人给自己定一个短期目标,等适应训练结束,对照目标检查一下自己的进步,怎么样?从谁来……”

又是李玫举手了,让史清淮对这个胖姑娘好感倍增,毕竟很多事就是在她的热情下推动的。史清淮鼓励道:“好,请我们唯一的女士先来。”

“训练结束,我要减……二十斤,请在座的监督我,谢谢。”李玫躬身一句,曹亚杰带头鼓掌,余下几位都凑热闹了,纷纷给胖姐鼓励。

“俞峰,你呢?”史清淮问。这许是揣摩学员心理状态的一种方式,从目标看心态,就像李玫,一门心思减肥。

“我不确定,我想参加下个月的注册会计师考试。”俞峰直接道,没什么可隐藏的。

曹亚杰明显看到了史清淮脸上稍稍变色,余罪也怔了下,知道俞兄弟为什么在单位郁郁不得志了,瞎话都不会说,可能有人缘吗?而且这明显是对集训的背离,连李玫也觉得很难堪,史清淮给大家的印象一直不错,这不是当面打人家脸么?

“哦,这样啊。”史清淮有点失望,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他笑着道,“听说很难考的啊,我建议……”

一建议,俞峰眉头挑了挑,像有点心虚了,却不料史清淮道:“你干脆搬到总队来住,这样有更多的时间去补习,需要什么资料可以告诉我……大家都可以帮你,作为回报,你考上要离开的时候,总得让大家宰一顿吧。”

这个不好笑的笑话,让众人甚至觉得有点可惜了,都看着俞峰,俞峰半晌才憋了句:“谢谢,我想试试,不一定能考上。”

“好,我们预祝你成功,曹老板,您的目标呢?”史清淮转移这个郁闷的话题了。

“哦哟,您别寒碜我啊。”曹亚杰笑了笑,想了个目标道,“我准备用这个月时间,把生意盘出去,彻底从生意上撤出身来。”

啊?曹哥你有病吧?鼠标张着大嘴巴,不相信地看着曹亚杰。史清淮却是愣了下,直问道:“是集训的原因吗?”

“不,生意不好做了,竞争太激烈,趁红火的时候转让出去,还能值点钱。”曹亚杰道。

转到鼠标了,鼠标还没说,余罪替他说了:“严德标同志准备增肥二十斤!”

“去去……”鼠标打断了余罪的调戏,说着自己的目标,想了半天,突然迸了句,“我好像没目标啊……”

众人哈哈一笑,标哥接着说了:“挣钱吧,就那点死工资,数我最低;训练吧,一直就是我垫底;学习吧,我跟你们这帮变态就没法比,你们的光芒已经把我全部淹没了……我只能没目标地瞎活着啦。”

从来没见过标哥这么谦虚,谦虚得连史清淮也忍俊不禁了,再问余罪时,余罪一副同情的样子揽了鼠标一把道:“我坚定地和标哥站在一起,我也没目标。”

这两人就是一对活宝,总变着法搅乱正常的秩序,不过他们的群众基础很好,大家反而很同情这两位学历不高、智商堪忧的“弱势”了。

“静一静,我给你们俩定个目标。”史清淮道,慢条斯理地抖出藏了很久的包袱,“反正咱们最终要接触犯罪对吧,倒不如早一点儿接触……这样,我从省厅要授权,你们俩可以带队,提审目前在押的各类刑事案件的嫌疑人,怎么样?”

大家愣了下,史清淮适时补充着:“很精彩的啊,那些人干的事不比美国大片里面差,比如光我知道的,目前就有盗车团伙的老大在押,非法集资两个亿的嫌疑人在押,有兴趣吗?”

“有。”李玫乐了,对大伙说,“一定要挑个最帅的罪犯,让我体验一下征服的感觉啊。”

问曹亚杰,曹亚杰倒也有兴趣了,那边俞峰对于几例经济案件的嫌疑人也有兴趣。他说了,很多假账手法,经侦就是从他们这些人的手里取经的。

史清淮看着探头探脑的鼠标,看着一脸讳莫如深的余罪,笑着问:“怎么样,两位没目标的,这个不难吧……提审,并给他们做一个心理评估,比如当初的犯罪动机,还有他们的模式,这个下一阶段会用到的,有问题吗?”

鼠标看看余罪,心里不确定,直说这真没什么看的,进了看守所,一换衣服,一剃脑袋瓜,都那样子。余罪不知道想到什么,不时地盯着史清淮看,史清淮反倒像做贼一样,躲闪着余罪的眼光,他知道这个计划的用意肯定被余罪窥破了。

不过还好,余罪没有拒绝,反而和其他人讲着要领:不要抱着同情或者憎恶的情绪接触他们,也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观察他们,更不要试图以你的执法者身份去威压他们,否则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态度,恰恰是史清淮正想说明的态度。他以一种审慎的目光看着轻描淡写、侃侃而言的余罪,似乎有一种错觉——因为余罪那种举重若轻的态度,就像身经百战的老刑警一样,形似,更是神似……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