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假象真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1:44:33 作者:


关灯
护眼

史清淮期待的改变出现了,不过改变来得太快,连他也有点不适应了。

他提前十五分钟到会议室的时候,四位男士已经正襟危坐了。平时除了俞峰,这几位懒汉几乎都是掐着点来的,而且他注意到他们都穿上了干干净净的警服,完全不是平时不修边幅的样子。

要天天这样就好了,史清淮笑了笑,开始调试投影,四个人殷勤地上来帮忙。这种事对于曹亚杰来说,闭着眼睛都能搞定,鼠标和俞峰实在没事干,又把会议桌椅擦了一遍。干着的时候李玫风风火火进来了,这场面吓了她一跳,脱口惊呼:“啊?怎么今天都这么勤快?”

史清淮笑了,余下四人以一种微笑的眼光看着她。她明白了,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叹着气道:“瞧你们那点儿出息。”

当然是肖梦琪的缘故了。几人讪笑着,那边余罪和李玫坐到一起了,小声道:“肥姐,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虽有人心向沟渠,亦有我心向明月啊。”

余罪做了个倾心的手势,意指我心向你。李玫一撇嘴、一苦脸,好不恐惧地道:“你还是正常点向沟渠吧,省得我看见你浑身起鸡皮疙瘩。”

“好的,其实我也有这个阴暗想法。”余罪恬不知耻道。

“那赶紧去献献殷勤啊。”李玫不屑道。

“有想法不一定就有办法啊,咱们的警花,哪轮得到我,再嘚瑟也是白搭。”余罪道。

李玫挪着身子,仔细看着余罪的表情。余罪想起来,赶紧补充:“不过不包括肥姐你啊……”

说着笑了,李玫推了他一把斥道:“你坐远点,受不了你了。”

李玫苦着脸不听了,余罪没心没肺地笑着。那几位准备完了的,正色坐好时,却发现史清淮也和大家坐到了一起。看众人不解,他笑道:“今天我也是学员角色啊,希望大家提高重视。徐赫主任是咱们省研究警察心理学的专家,有十几年心理咨询和参加审讯的经验,肖梦琪是他的弟子,两人在公共安全和危机处理上颇有建树。现在他们主要服务的对象是特警支队和重案队,很多有影响的大案他们都直接参与过,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们请到场的。”

“多请几回啊。”鼠标嘚瑟道。众人一笑,曹亚杰关心地问着:“史科长,给我们讲什么呀?警察心理?”

“不,危机处理的实例。”史清淮道,话音落时,敲门声起,门口的俞峰起身开门,迎来的是满头华发的徐赫、亭亭玉立的肖梦琪。

进门,拉窗帘,打开灯,肖梦琪一脸肃穆,开场道:“今天我们观摩一则现实发生的劫持案,在播放案件的中途,我会暂停提问……不要怕错,现在还有错的机会,将来实战,错一次你们就没机会了……好,现在开始。”

灯暗了,播放开始,隐隐的光线中,已经看不到肖梦琪不苟言笑的表情。学员们有点儿失望,不得已,视线全部转移到了播放的案件上——

无声的画面,是天网监控捕捉到的。雨天,时间是上午九时四十分,某地一所学校门口不到一百米处,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正步行上学,有个女人牵着他,他们没有发现背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一辆白色面包车……蓦地,车停,两人下意识回头,然后一双手从车上伸出来,拎走了小孩,那女人追喊着,却追不上已加速开走的作案车辆……

打110报警,转刑警,然后在有声的画面中,歹徒的勒索电话来了,索要赎金一百万,要求家属在天黑以前准备好。

“啪”的一声,灯亮了,画面停住了。肖梦琪看着盯着画面的队员们,开始提问了:“这就是案发的情况,据送小孩上学的保姆证实,车里有两人,都是中等个子,她和孩子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袭击的。接案后一时零二十分钟,电话打到了家属手机上索要赎金……限家属天黑之前准备,不要连号票,不要新票,否则他们就撕票。谁能告诉我,接案的第一时间,应该怎么做?”

“如果天网系统够完善的话,可以从交通监控中找到他们大致的行进路线。”曹亚杰道。

“对比车辆信息库,应该可以找到类似车辆的信息,哪怕它就是拆装的,放大车前窗……那儿有纳税和交强险信息,就即便是假的也有迹可寻,没有那东西,它上不了路。”李玫道。

“可以马上准备赎金,在钱上面做做手脚,监听、定位或者使用特殊颜料的票面,这种技术咱们技侦上已经有了。”俞峰道。

史清淮没吭声,他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有点小觑这群队员了,毕竟都是在自己专业领域里摸爬滚打了数年的,就刚才这几项,足够做危机处理的基本步骤了。他笑了笑,实在不能把平时嬉笑打闹的几人和面前这么严肃的场面结合到一起。

“还有吗?”肖梦琪问,两手叉在胸前。

没有回答,这场合史清淮估计鼠标和余罪就抓瞎了。果不其然,无人应声,肖梦琪把灯一关道:“继续往下看。”

画面继续播放着:反劫持人员在一小时零四十分钟后赶到受害人家中,是一座普通独幢小别墅。普通黑色车辆,四人普通打扮,提着大箱子,在受害人家里装起了临时的信号截听。人质的家属是一对中年夫妇,男人苦着脸在接受询问,女主人依着男人的肩膀在抹泪。

第二次打电话在三个小时后,按照反劫持小组的提议,男主人要求和孩子通话。一通话,孩子一喊“爸爸”,那中年男子霎时痛哭流涕……

“啪!”灯又开了,画面停了,定格在中年男人泪流满面的场景上,眼睛比较软的李玫下意识地抹了抹酸酸的眼睛,这个细节被肖梦琪捕捉到了,不过没有引起她任何波动,还是那种冷冰冰的声音:“我可以作一下说明,男主人是一家食品连销店的老总,女主人是一位普通公务员,两人的家境能凑出这一百万赎金来,相信歹徒踩过点,不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在第二次通话的时候,人质仍然活着,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处理?”

“加快排查进度,尽量在天黑以前,找到蛛丝马迹……如果有第一现场目击,用人像还原加上车辆追踪,不可能一无所获吧?”李玫道,咬牙切齿地说着。

“可以这样,把加油站全部纳入到监控搜索范围,这种面包车的续航里程应该在三百公里左右,如果踩点加作案,在案发地某处加油站应该能找到他们的踪迹。”曹亚杰道。

俞峰想了想,补充了句:“时间可能并不充分,必须准备赎金。”

“其他人呢?好像有两位同志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表意见。”肖梦琪不动声色,点出严德标和余罪来了。鼠标憋不住了,出声道:“我觉得这车不具备可查性,随便哪个拆解市场也能给你拼几辆出来,即便能查到,时间也来不及;监控搜索吧,对那些土贼还管得用,稍有点常识的就不好说了,比如他们把车开到市区之外,找个瓜棚、农舍、烂尾楼把人质一塞,那所有的高科技就抓瞎了……从画面上看,他们的通话用了变音,而且时间很短,这说明他们还是有反侦查意识的……”

“很好,继续往下说。”肖梦琪意外地催了句。

“这种情况下,不会有更好的办法的,找车、找嫌疑人、找人质,同步进行,哪儿露头算哪头。”鼠标道。

没错,很多危机处理的方式,节奏只能跟着事件走,因为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上。史清淮笑了笑,突然发现严德标同志严肃起来,也蛮像回事的,毕竟受警营熏陶这么多年,虽然很多时间不干正事,但绝对不是一无是处。

“另一位呢?”肖梦琪没有表情,眼直勾勾地看着余罪。

“我还没看明白。”余罪突然道。

哎哟,这句话可把众人逗笑了,肖梦琪反问道:“很难吗?再往下看就到结果了……咱们继续。”

她没有搭理余罪,灭了灯光,又继续播放了……

接下来的影像印证了在座大多数人的想法,根据监控反查车辆的停泊地、加油地,以及反查嫌疑人的落脚地,找到了两个疑似目标。他们住宿在当地一家洗浴中心,可惜只有车辆记录。内外的排查是同步的,对于小保姆、男主人公司、女主人单位、社会关系、经济状况、有无仇家等等,都作了了解,也发现了疑点。男主人向当地某人借了四十万的高利贷,尚未归还,这个被列为重点排查目标。对于人质的追踪最终还是卡在监控上了,车辆驶出市区之后,天网就成了瞎子了。

此时画面上时间进展为三个小时,肖梦琪拣着重点提示着,围绕着这一劫持案,已经动用了反劫持、刑事侦查、治安、交通等各方面上百警力。在案发七个小时后,描摹出了一个嫌疑人的画像,虽然只有一个,但经过了洗浴中心的服务员和小保姆的双重确认。

画面在这个嫌疑人的照片上定格,肖梦琪解释道:“他叫郭大虎,因为伤害和绑架勒索前科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服刑六年零八个月出狱,小保姆和洗浴中心服务员指认了此人。我的下一个问题是,现在已经距天黑不到三个小时,你们应该如何安排接下来的危机处理?”

那是凶犯在入狱时的照片,满脸络腮胡,乍一眼绝对让人心生厌恶。李玫正义感大发,一挥手指道:“抓捕和解救同步,知道他是谁就好办了,只要抓到一个,另一个就没跑……”

“对,诱捕,如果暂时找不到他的下落,可以趁拿赎金的时候抓住他。”俞峰道,也被唤起正义感来了。

“只要抓到他,哪怕他不开口,通过他身上的通信工具,也可以对另一方定位……所以,要尽可能促成交割赎金。”曹亚杰道。

这似乎是一个测试,徐赫听到这些话时,也面露微笑,莫名其妙地对史清淮道了句:“你这个队员还可以。”

史清淮没听明白,小声问着:“徐主任,您指那一方面?”

“思维敏捷,没有受到太多干扰。”徐主任笑道。

这下史清淮明白了,外围的排查给了诸多因素,其实是一种干扰,作为一名警察必须有所取舍,在这个时候,任何分散注意力、分散警力的思路,都是错误的,只能朝着一个目标往前走。

“严德标同志……你看呢?”肖梦琪像特别关注一般,又点将了。

严德标激灵一下,从那张漂亮的脸庞上收回了眼光,不确定道:“还有一种可能得考虑到啊。”

“什么可能?”肖梦琪问。

“他们根本不准备放人质。如果拿赎金的出事,另一个撕票怎么办?”鼠标惶然道。

就是啊,这是个难题。肖梦琪笑着反问:“你说呢?”

“部署机动警力,如果能测定他们藏身的大致范围更好,如果不能,应该在车辆最后的消失地点部署。”鼠标道。

没错,这也是一个必需的步骤,提高警力的机动能力,是危机处理必须要达到的要求。话音刚落,俞峰第一次向标哥竖了竖大拇指,光顾着抓人,这一点忽略了。如果在需要机动的时候,几分钟时间都可能决定人质的生死。

“很好……指挥员也是像你这样想的。”肖梦琪意外地赞了个,把鼠标嘚瑟得心花怒放——那女长官,咋就这么像暗送秋波呢?

赞了严德标一句,肖梦琪把目光投向余罪了。只见余罪一只手托着腮,斜眼看着静止的画面,似乎还在苦思冥想。肖梦琪笑道:“余罪同志,你不会就准备用深沉解决劫持危机吧?”

史清淮看着有点糗色的余罪笑道:“为什么惜言如金呢?余罪,这不像你的风格。”

“我的风格是说话有点儿难听,还是别说了。”余罪不好意思道。

“你指措辞难听,还是对这个案例本身有看法?”肖梦琪好奇地问。

“都有。”

“那就都说说。你在担心什么?”

“我担心真相没人接受。”

肖梦琪愣了,这话没头没脑的。她有点困惑地盯着余罪,那朴实的脸上,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蹊跷的存在,反而是一种轻蔑的表情。一瞬间,她有点受刺激了,直言道:“你在基层的警务单位,没有接触过这类案子吧?对你来说很难,我可以理解。”

“你在逼我说出真相?”余罪笑了。

“我还没有明白,你说的是什么真相?难道是指这个案子?”肖梦琪愣了下。

“对,案子。”余罪点头。

“你猜到结果了?”肖梦琪道。

“结果对于真相不重要,我说的真相,是你这个案子是假案,根本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所有的东西都是拼接起来的。”余罪道。

一句话说得肖梦琪微微变色,史清淮也愣着盯余罪。余罪干脆又强调道:“根本不符合逻辑,经不起推敲,我知道你们用心良苦,想用这样的实例教我们如何处理类似的危机,可也不能用这样的伪劣产品吧?你们不觉得太假了吗……”

假的?四位队员愣了,满屏几乎都是实战拍摄,作案的现场、监控的分析,以及排查的用警,内行人一看就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假的?史清淮不解了,看看徐主任,他一直认为这是实战案例。

假的?肖梦琪像受了侮辱,俏脸红了,又白了,被余罪那无动于衷的样子给气着了。静默了片刻,她冷冷道:“解释一下,否则我会把你的话视为侮辱……这是反劫特警训练的初级课程,所有的资料全部来源于实践。”

热烈的气氛陡然一凝,史清淮紧张了,其他人愕然了,这事闹得,怕是不好收场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