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有心难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1:30 作者:


关灯
护眼

二十四日九时,特警总队指挥部,一间足有两百平方米的办公室,数十台微机的嗡嗡运行声把这里变得嘈杂而沉闷。李玫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端起杯子时,却发现咖啡已经喝完了。

“别喝了啊,再喝仨月肥白减了,还不够你一晚上加奶加糖。”旁边的曹亚杰小声道。

“啊……哦……”肥姐张着血盆大口,打了个好大的哈欠,然后像犯毒瘾一般拍拍嘴巴,“不行啊,不喝犯困,等完了再减吧。”

说着起身,又冲了包速溶的,加奶放糖。曹亚杰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对面的俞峰笑了,是那种疲惫的笑容。从昨晚到现在只休息了两个小时,不但要分析大量的视频监控资料,还要分析和梳理六个外勤组回传的信息资料,可能是作案路线,可能是询问笔录,也可能是
疑似的照片,这个案子从五原到成庄再到大同市,跨了三市,需要处理的信息太过庞大。

不是一个人累,这一间办公室汇聚了全市技侦上不少精英,都是一个电话就连夜被调来的,最久的已经干了五天了,估计睡了还不到一天,两眼血丝红得吓人。

“原来咱们的工作是如此的神圣啊。”俞峰小声道。李玫呷着咖啡小声说着:“何以见得?”

“看那几位……”俞峰回头示意着,只见有两位同行一个劲儿往脸上抹风油精,还有一位就那么趴着睡着了。李玫笑了笑不以为然道:“这正常啊,我这身肉就这么来的,经常干二三十个小时合不了眼……邪了啊,这案子到现在居然什么都没发现。”

“外线如果没有确切消息,咱们光动脑,也分析不出方向来啊。”曹亚杰道。

“监控点还是少了点儿……如果多几个摄像头的话,我们可以提取到更多有价值的资料……”李玫边喝边想着,接触过才会发现问题在什么地方,一条高速路,进出两口,加上四处违章记录拍照,只拍下了两张刻意化装过的照片,还真把这一干技术高手难住了。

“我倒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干不干。”曹亚杰道。这货的路子野,李玫好奇地看着他,出声问:“吹牛吧?你怎么不学好跟余罪学啊,一通牛把大伙都吹进来了。”

曹亚杰一笑,没接茬儿,这事说起来怨余罪,可谁让大家都是警察呢,在这种都在拼命的环境里,就算再惫懒的人也会受到感染,跟着步伐一直往前走。李玫看老曹这表情,喷了句又犯疑了:“真有办法,那赶紧说啊,现在就发愁没路子。”

“当然有,只不过繁琐了些……公共监控他们能躲开,你想过没有,有一种监控他们躲不开。”

“目击,高速路你找目击?”

“不,行车记录仪。”

“对啊……”李玫呆住了,喃喃道,“怎么把这茬儿忘了,现在好多车都安装这种行车记录仪,如果恰巧有一台安装记录仪的车辆路过,岂不是把嫌疑人也给摄进去了……二百公里,车流量是每小时一千多辆,而且高档车的速度又飙得快,肯定有不少掠过那辆面包车的
,只要找到特定时间点通过的车辆,完全有可能啊……我来办!”

李玫二话不说,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接入了高速路的收费监控记录。在十分钟内,她把案发前后的车辆全部提取出来了,给定条件,限制筛选。当数量压缩到四百辆时,她不敢再往下压了,又和曹亚杰讨论着这个事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总队长杨武彬一听这种可能性,马上安排处理。很快,总队的协查通知发到了各刑事侦查大队,五原、大同两地不知道有多少基层的刑警、片警,根据车管所提取的住址记录联系着车主,都是当天案发时间经过现场的车辆,寻找着可能存在的行车记录仪……

九时整,鼠标和余罪并肩从羊肉汤馆出来了,这两人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买单还是肖梦琪掏的钱,而且肖梦琪根本没有胃口,只喝了几口汤,就到车上等人去了。

“你俩看看……”肖梦琪驾着车,直驶下一个排查地。递给余罪的PDA里,有总队指挥中心梳理过的案情通报。信息越来越多,从五原到案发地,从案发地到抛下受害人的地方,两地的警力都在掘地三尺挖线索。

据目击人说,详细的抛人情况是这样的:案发当天中午一时左右,那辆车在大同西郊路边的一个垃圾堆旁停了一会儿。这位蹬三轮的注意到这辆车了,因为车号很拽,三个6。那时,有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正从车上往下提一个大旅行包。他当时只是奇怪,继续往前走了不久
后,那辆车超过了他,不知去向……两个小时后,一位捡破烂的在那片垃圾堆里兴奋地准备看旅行包里的东西时,被里面躺着的“女尸”吓得尿了一裤。

“用的是什么药物?”鼠标问。

“这个暂时无法检测,除了安定,还有致幻一类的成分,到第三天受害人才恢复了神志,断断续续想起自己的身份来了……而这个时候,他们的作案过程已经全部完成了,有足够的时间溜之大吉。”肖梦琪道。

“如果当天没有发现受害人,会不会致命?”余罪问。

“不会……并案的案例里,最长被发现的一例,离作案时间有50个小时,他是自己醒来的。”肖梦琪道,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余罪,随意问着,“你觉得这个行为模式说明了什么?”

“谋财但不害命,是很有原则的一个浑蛋。”余罪道。

“应该是,这个原则对于他很有意义,如果不是命案,就不会有警察追着不放,这种跨市跨省的案子,很多都因为协调不畅、线索太少而被挂起来;坦白讲,如果这次受害的是个普通人,估计也引不起这么大的动静。”肖梦琪道。

“夜路走多了,总有见鬼的时候。”余罪道。

“我能把这句话理解成多行不义必自毙吗?”肖梦琪问。

“对,不作死就不会死啊。”余罪道。

“你觉得他们会停手吗?几百万,足够他们收手了。”肖梦琪担心道,似乎生怕那些人销声匿迹,再不出现。

“恐怕他们停不下来。”余罪若有所思地补充着,“就像我们一样,无论如何做不到无视他们。这个操蛋工作,好也在这儿,不好也在这儿。”

这是余罪对自己职业的总结,肖梦琪咀嚼着这话,她无法做到更深刻的理解,只是看到余罪似乎是一种疲惫的样子,可这才一天哪,就累成这样?

标哥却是在暗暗观察,两人像交心一样,你一句,我一句……把标哥给嫉妒得,他妈的这余贱真有两下哈,撩得女领导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呢。

他翻着豆豆眼,瞥着专心致志开车的肖梦琪——她的鼻梁挺高,属于那种耐看的一类,特别是脸部轮廓,像线条勾勒出来的一样,总让人不忍移视别处。

“严德标。”肖梦琪喊了。

“哎。”鼠标一激灵,放下咬着的手指了。

“不看案情,看我干什么?”肖梦琪道。

“我看了……”鼠标道。

“有什么感觉?”肖梦琪问。

“嗯,我没啥感觉,没接触过这种案子,以前在我们辖区就是管管治安,查查证件,发生过一起杀人案,还是因为一百块钱,民工把中介给捅了,两个小时就抓住人了。”鼠标道。

“动机都很简单,就是一个钱字。不过要找到目标,就难喽。”肖梦琪笑了笑,岔开了话题。

这一笑让鼠标春心荡漾了,满脸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关于案子,他可没想那么多。

不一会儿到了目的地,一所名字叫“倾城佳丽”的美容院,就在柳巷的黄金地段,车位奇缺,几乎是人车混行,走得很慢。靠路边停下的时候,车上三位都皱了皱眉头——这种有巨大客流量的地方,似乎不可能有人会打开车前盖做手脚。

“当时她的车泊在离美容会所二十米的地方,是个下午,在美容院待了三个小时。”肖梦琪指指,那地方正临着一个小区的入口,挤满了车辆。

“这有什么看的,我就不信有谁敢在这儿做手脚。”鼠标不屑道。

“是啊,我正在想有没有可能性啊。”余罪盯着那地方,看看环境,比对着泊车的时间。肖梦琪有点儿期待地问着:“那有可能性吗?”

“这么多临街铺面和行人,偷车吧,有可能,但是做那么大的案他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安全。”余罪摇摇头。

肖梦琪抿嘴笑了,鼠标龇牙了,三人相携进了美容院,亮着身份,和女老板以及当天服务的美容师谈了半个小时,却没有任何发现。

接下来又绕到了另一个目的地安居小区,这个楼宇修得普通,可住户都不普通,小区门禁相当严格。肖梦琪试下了,就连警察的身份也不通融,必须有本小区住户的电话联系才能出入,数数门岗和门口的七八名保安,余罪直接放弃了,在这种地方想做手脚,简直是作死

一天一无所获,三个人都有点儿丧气,可就在结束的时候,却传来了一个让肖梦琪振奋的消息——家里有发现了。李玫和曹亚杰提议的行车记录仪查找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居然还真找到了一辆,连车主也不知道,他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居然拍摄下了嫌疑车辆足
足十分钟的尾行画面。

肖梦琪喜出望外,第一时间往总队赶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