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绝招失利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3:55 作者:


关灯
护眼

“检验报告,头儿,送给谁呀?”

有位技侦等在哧哧发送的传真机跟前,嚷了句。

“给我……”史清淮道。他现在是这个信息中心的临时联络人了,毕竟是从总队调过来的,又有省厅的工作经验,自然是不二人选。

传真纸递到了他的手里,他大致扫了眼,还没看完,眼睛的余光扫到了曹亚杰。曹亚杰笑了笑问:“余罪的作案手法,验证通过了?”

“办法可行,可在找回的那辆失车里,经过二次检测,还是没有实质性发现啊。”史清淮道。他把传真递给了曹亚杰,俞峰、李玫都凑上来看了。这是西川省厅的检测报告,根据本省提供的信息,对那辆无意截获的车辆进行了二次检测,这辆车已经在当地交警处查扣一
年多了。检测的结果是基本正常,发动机完好无损、电路正常、车辆各部件就少了个备胎,还是被车贼卖了。然而对于提供冷却导管可能有问题的一事,警方给出的结论是:不能确定。

“那意思是这个部位可能被换过,也可能没有。”曹亚杰道。看到了传真纸上的图片,从案发到查扣再到现在挖出来,得积多厚一层灰呀,俞峰诧异道:“那岂不是无法确认了?”

“也不是无法,咱们的特警实地检测了,在冷却导管上刺穿一个口径只要超过一毫米的孔,完全可以导致车辆因发动机过热,动能下降,最终抛锚,而表象就像案件中描述的,车前盖冒气,外行一看就是发动机出故障了。”史清淮道。

“这是他想的手法,不一定就是作案手法……有几例案子没冒烟,不照样莫名其妙停车了?”李玫道。

难点就在这儿,很可能还不是一种作案手法,曹亚杰倒吸着凉气,递回给了史清淮。史清淮拿着奔向总队长的办公室,回头时,他和另两位说道:“多少得有点结果啊,要不咱们这一队高智商组合,可就是成别人笑柄了。”

“两个模板,每个都有两千人左右,这跟连连看一样,你得找出几千张面部里面相似的,而且不能依靠登记身份搜索。”李玫苦着脸道。俞峰一听这话,竖起耳朵了,狐疑道:“哎,李姐,你反过来想一下啊……比如给你一张撕碎的地图,不好往一起拼,但如果背面是
一张简单的画,就能拼起来了。”

“什么意思?”李玫愣了下。

“这样啊,不能用身份信息查,是因为考虑到嫌疑人在五原停留和在大同乘车离开,可能使用不同的假身份……你反过来,把两头使用同样身份的普通人剔掉不就行了?”俞峰道。

“对呀……哎哟,我都忙糊涂了,这应该就不难了,去掉这些正常人,模板估计要缩到极致了。”李玫兴奋了,拉着椅子坐下来,耳机一扣,胖手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又开始那一套,嚷着旧部的帅哥美女,开始新一轮工作了。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余罪劝我离开了。”俞峰看李玫那么忘我,感慨道。

哪怕这肯定是一个艰难而且痛苦的过程,大家还是会舍弃自我,融入团队。曹亚杰也深有体会了,小声问着:“那你准备离开吗?”

“下不了决心啊,有点儿舍不得。”俞峰道,坐回了座位上,又开始苦思冥想着。曹亚杰看看一室同行,依然在看了无数遍的监控录像上找着疑点,那是一种疲惫却充实的感觉。他慢慢坐下来,像自言自语地道了句:“我也舍不得啊……现在才感觉自己是警察!”

“警察,叫你们管事的来。”

鼠标站在奥迪4S店里,一亮证件,把卖车的小姑娘惊得噔噔噔直往后面跑。

“低调点儿,兄弟。”余罪提醒道。

“在这个咱们连车轱辘也买不起的地方,无论你如何做,都是低调的。”鼠标强调道。

两人看着这个展厅的豪车,TT、敞篷、公务,各式的进口奥迪排了三十余辆,头顶是金碧辉煌的水晶灯、脚底是光可鉴人的石材地板,大气而美观的环境,偶尔走过几位漂亮可人的售车妹妹,视线所至,靓车美女,处处赏心悦目。

“哎呀,这车是真舒服啊。”鼠标钻进一辆进口S系车里,爽得直嘚瑟。余罪也钻进去了,像在找当土豪的感觉一般。肖梦琪上得前来,敲敲车窗小声说:“下来下来……也不怕人家笑话。”

“没人笑话咱们也买不起。九折酬宾,打折完了还得八十万。”鼠标看看标价,凛然道。余罪下车和肖梦琪站到了一起,肖梦琪拍上车门,余罪抬抬头示意,只见服务员领着管事的来了,是位小伙子。两人一使眼色,肯定是有所安排了。

“谢谢配合……我来是想了解一下,有位车主,叫张婉宁,今天是七月二十五日,她在七月十四曾经在这儿你们做过五万公里的保养,能给介绍一下吗?”肖梦琪和管事的坐下来了,对方是一位笑吟吟的帅哥,奇怪地问道:“上次警察同志来过,我们已经提供完整的监
控录像了。”

“哦,好像有,我还没来得及看,具体的操作内容是什么?需要多长时间?”肖梦琪问。

“很简单啊,就是更换机油、机油滤芯、火花塞,她的车况有记录。不过车不是我们这儿买的,但我们全国连锁,有义务给她提供服务。”对方温文尔雅介绍着。

“时间呢?”

“一般情况下,需要半个小时吧,很快的。”

“具体操作的员工还在你们这儿工作吗?”

“在啊,一直都在。”

“他叫什么?”

“叫侯波,哎,我说这个事……”

“没事没事,您别误会,例行调查一下……对了,王先生,能不能给介绍一下,像这类进口车,出故障的概率有多大?”

“很小,上次和你们警察同志介绍过了,几乎没有……除非她撞车了。”

管事这边给肖梦琪介绍着,那边余罪和鼠标已经悄悄溜到后台了。两人沿着琳琅满目的内饰区到了很豪华的休息区,这里配着网络电视、电脑台、休息室、吸烟室,有不少车主在这儿无聊地等着。隔着一层玻璃就是操作车间,十几辆车在升降台上,工人有二十几位,穿
着带LOGO标志的制服,正忙着修理和保养。

“就是那个……洗发动机那个。”鼠标透过玻璃,示意那个操作员。

“怎么进去呢?”余罪思忖了下,一般情况下,车主是不允许进操作车间的。

“装呗。”鼠标道。

“装土豪?”余罪问。

“啧,装逼……刑警都把你当傻了,这一套都不会玩了?跟着我,当小弟。”鼠标一竖领子,解开了两个衬衫扣子,一抹头发,颇有不修边幅的土豪气质。

两人从后台出去,到了后院好大的存车仓库,只见未揭封的豪车放了三四十辆。两人到了车间门口,一位穿制服的伸手一拦,鼠标瞪眼叫嚣着:“怎么?我得看着点,别把车零件给我卸了。”

哎哟,把制服哥给气得,但还得忍着,毕竟顾客是上帝嘛,躬身问着:“先生,是哪辆?”

“就那个……保养的。”鼠标指指侯波忙碌的地方。

“那辆车不是保养的。”制服哥怀疑两人的来意了。

“车主隐私你也打听呀?哎我说,什么意思?车扔你们这地方检查检查,是看得起你们……废什么话,问来问去的,快点,我赶时间……”鼠标训斥着,人背着手已经进去了,腆着肚子,还真像个目空一切的土豪。余罪毕恭毕敬跟在他背后,有人想上来问,他马上一瞪
眼:“安全起见,不要靠近我们老板。”

说得煞有介事,把车间里的人唬住了,有人奔出去请领导了。两人一使眼色,加快了步子,走到侯波跟前,鼠标治安队的本事出来了,虎吼一声:“嗨,修车的。”

那小伙儿发着愣,回过头来了,手里还拿着工具。

鼠标和余罪几乎是同时警证一亮,吼了句:“警察,你犯事了。”

那人一听一激灵,扔下工具就跑。鼠标和余罪兴奋地一使眼色,一听警察就跑,肯定有问题!两人拔腿就追。

在这个空旷的大车间内,侯波轻车熟路,不料背后追得更快,他一拐弯,脚顺势一蹬,哗啦一声,升降台上一辆奥迪猛地冲下来了,正好阻着余罪的去路。余罪一托车前盖翻了个滚就追,大喝着:“站住,再不站住老子开枪了啊。”

这一诈唬对方跑得更快了,鼠标机灵,赶紧去堵另一个门,刚堵到门口准备来个老鹰抓小鸡,却被那人挤了个四脚朝天,那人继续往院外跑去。鼠标爬起来,操着家伙就奔,远远地看着那人和余罪在车中间兜圈子,他一看身边有个油漆桶,二话不说,拎起来一轮一摔,
直奔嫌疑人而去。

“扑通”一声,油漆桶砸在一辆车顶上,“哗”的洒下一片银白色油漆。嫌疑人一抹脸,余罪已经翻身过去把人扑倒了。鼠标奔上来了,一个人揪一个膀子,顶着车摁住,打上铐子,标哥端着小哥的下巴问道:“说,跑什么?”

“你们追我才跑……”那人不服气了,拧着脑袋说话。

“嘴犟,有你软的时候。”余罪按着对方的脑袋。

“小子,你最好老老实实跟我们讲,你摊上大事啦。”鼠标龇牙咧嘴吓唬着。

两人押着人,刚走几步却发现不对劲了,这个大型4S店的人几乎全出来了,堵着通道,七八个保安站在最前面,后面还有二三十个男男女女。余罪亮着警证道:“让开,执行公务。”

没人让,鼠标吼着:“妨碍公务是吧,让开!”

还是没人让,不过倒不像准备妨碍的样子,就都那样看着,像看一对跳梁小丑一样。猛地一下子,鼠标和余罪同时省悟了,大张着嘴,愕然地回头看着——刚才只顾着追人抓人,那桶漆……连砸带泼好几辆豪车遭殃了,抓捕的地方处处染漆,有辆车顶都凹了。

“坏了,咱们摊上大事啦。”鼠标心一下沉到底了。

饶是余罪智计百出,对着狼藉的现场也傻眼了。他在人群中搜寻着肖梦琪,看到她在打电话时,好歹安慰了些。不过一想这是临时起意抓人,根本不是执行公务,他又继续傻眼了。

很快,辖区的警车呼啸着来了……

很快,4S店老板被惊动了,一来就是几辆豪车……

很快,总队的特警外勤组也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