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赔偿不起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4:20 作者:


关灯
护眼

“咔嚓”两声,余罪把铐子扣在了鼠标腕上,另一端扣着嫌疑人,把两人连到了一起。他回头看了眼虎视眈眈的店员们,小声说着:“一定把他带回去,说不定他就是把钥匙。”

“走得了吗?”鼠标紧张道。

“一口咬死,说是总队的命令。”余罪道。

“我是说那个……”鼠标指指那被糟蹋的车,小声道,“不会让咱们赔吧?”

“有什么担心的,反正咱们也赔不起。”余罪道。

嫌疑人侯波本来狼狈不堪,听到这么无耻的话不禁笑了,气得两人做小动作了,一人踩他一只脚,嫌疑人痛得龇牙咧嘴,被余罪和鼠标摁着蹲下了。

“让让……谁在闹事?”一队警员来了,110标志的,分局的也来了,看样子是个领导。这事不是小事,肖梦琪奔上去,亮着身份,那警员又看了余罪和鼠标的证件,有点牙疼了。

严格意义上外勤的抓捕都不是合法的,可在尚无证据,又不可能和有嫌疑的人正常交流的情况下,有时必须采取手段。可千不该万不该把人家店里折腾成这样啊。看着满地狼藉的银漆,和那一辆车顶凹陷的豪车,警员犯难了。

分局的领导分开人群上来了,他从肖梦琪那里已经得到情况了,看着两位外勤直撇嘴,这路子这么野,让谁来擦屁股?

他正和肖梦琪小声说着什么,那边余罪招着手,一指嫌疑人:“一定要把他带回去,马上突审。”

“可这事恐怕……”肖梦琪为难道,这个时候,连她也没主意了。

“一码归一码,我们干的我们扛着。”余罪劲儿上来了。他听到尖锐的刹车声音时,知道那是特警外勤的车辆来了,赶紧把嫌疑人拉起来准备带走。一准备走,那些店员、保安自动合拢,就那么看着——甭想走,哪有这么容易的事,那车值多少钱?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让开……这个人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们必须带走。”余罪拖着人,站在人群面前,一个人和一群人对峙着。

“警察同志,我们也不好做,这车咋办?总得等我们老板发话吧?”领头的保安难堪道。

“我留下……不就几辆破车吗?把人带走。”余罪看一队黑衣特警列队进来了,他一扬手,肖梦琪和鼠标押着人,前后看看,那些保安和店员无奈地让开了一条路,这一行押解的迅速上车,驶离了现场。

肖梦琪从车窗里向外看时,她看到了余罪旁若无人的表情,看到了他凛然不可犯的样子,看得她心里蓦地一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

分局的领导去而复返,带着经理来了,经理是位很漂亮的女人,一头烫染的鬈发,皮肤白得像欧美人。不过此时她面如冰霜,走过时,一干店员都低着头,两人站到余罪面前的时候,分局的那位问道:“栗经理,就是他……刑事侦查总队队员,正在执行一项任务。”

“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管是什么任务,我的要求很简单,这事谁负责。”姓栗的女人纤指一指,气愤不已道,“平局长,我对你们警察的工作向来是很支持的,上次来协查,我还专门安置店里人把所有监控记录都提供给你们……你们抓坏人我不反对,我很支持,可
你们也不能砸我的车啊?”

平局长舒了口气,难堪地看着余罪,他自忖自己一小分局长,恐怕处理不了此事了,小声地道:“那你看怎么办?要依着报警,我们得把他带走。”

“那怎么行?走了又成扯皮事了。”女经理不依不饶,一看只剩余罪一个人了,气得训着保安和店员,“其他人呢?怎么剩下一个了?这么点事都办不了,养你们有什么用?”

这事平局赶紧解释这次是特警的任务。那女经理没治了,看着余罪,这最后一个肇事的自然不能放过了,指着道:“也成,有人总比没人负责好……别以为你们跑得了,有名有姓,我还不信就没说理的地方。请吧,等定完车损,余下的事慢慢说……”

说着她手一扬,几个保安得令,前后左右足足围了六个人,请着余罪进了大厅。等坐到沙发上时,又是七八人围着,刚刚那位模样可人的姑娘,很客气地说要核实身份证。事已至此,余罪也是理亏,无奈地掏着证件,递给了这里的工作人员。

查勘、定损,保险公司的也来了,结论是:人为原因,不在承保范围内。

律师来了,在和保险公司交涉,交涉不成,又把详细的损毁价值一一登记在案。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那位女经理又出来,拿着一摞纸张,站在余罪面前,愤然不已道:“没办法,未售出车辆的这种损失,保险公司也不承保,我只能找你算账了。”

“怎么说?”余罪问,知道是一个自己承受不起的后果。

“车损价值四十七万。”女经理脱口道,余罪翻着白眼,差点儿吐口血。

不过他强作镇定的功夫很到家,表面上看根本没什么变化。那女经理好像觉得这人来路不简单,没吓住,又客气道:“这笔车损你出了,咱们两清……还有一个解决办法,那辆车顶被毁的S系奥迪,售价一百八十三万,进价一百六十四万,你原价买走,这事也一笔勾销,
其他损失我们自负……别觉得我讹你啊,我们总不能无缘无故承担这部分损失吧?”

可不,这正是余罪的愧疚所在,可他还不起啊。

犹豫半晌,余罪叹着气道:“您就把车白送给我,我也交不起购置税啊。”

“扑哧”一声,有保安喷笑了。栗经理一瞪凤眼,把那保安吓得噤若寒蝉,不过旋即这位女经理也笑了,说道:“想赖,你恐怕就打错算盘了,我还真不怕和你们这些人打交道,还不了你按揭慢慢还呗……你叫余罪是吧,你可以走了……对了,提醒你一句,存车区都有
监控啊,不光你,那一位胖的也跑不了,咱们法庭上见。”

这是文明人的处理方式,余罪不但无话可说,而且头一回觉得羞愧异常,他几乎是遮着脸从这家4S店走的……

特警总队,下午三时,午饭都没来得及吃的肖梦琪从临时羁押的地方出来,急匆匆地奔向总队长办,万政委和许平秋都被通知到场了,她知道自己今天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是三人在路上商量过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诈一下接触过受害人车辆的店员。这是一种心理战术,如果对方心里坦然,肯定第一时间发蒙,可如果心虚,那一刹那肯定会露了马脚。那个店员侯波听着警察就跑,肯定有问题,可这一回,搬起来的石头把自己的脚
砸了也是不假。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以为什么地方都和你在治安上一样,跟地痞流氓打交道啊?”

“未经允许,谁让你抓人的?”

“知道造成多坏的影响吗?你第一天当警察啊,能撑起几千万生意门面的,能是普通人吗?起码的工作方式方法都不懂是吧?”

估计是一群领导集体训严德标,肖梦琪敲门了,应声而入。只见鼠标下巴快靠上胸前了,一进门,万政委和许平秋停了,杨总队长问着:“突审有交代吗?”

如果抓出来的人真有问题,也算有话可说了,毕竟确实是执行公务。众人都期待地看着肖梦琪,肖梦琪脸色怪异地点点头:“有。”

“交代了什么?”许平秋惊声问,杨总队长焦急地问:“和抢劫团伙有关?”

“不是,其他问题。”肖梦琪道,“他交代偷过店里十几桶机油悄悄出去卖……一见警察来了,以为犯事,吓得就跑。”

“什么?”万政委哭笑不得了。

“呵呵……偷机油。”杨总队长给气乐了。

“没有其他疑点?”许平秋抱着万一之想,问道。

“没有,就是本地人,住过少管所,手脚一直就不干净……”肖梦琪道。

“那未查实情况,怎么就抓人了?”许平秋问。

“是这样,余罪判断,这个外来的抢劫团伙要在五原寻找目标,如果那种作案手法成立,那他们中间应该有人以正常的方式进入作案地点,伺机下手,这样的人他们应该不会在本地招募,只会用熟手……这个人的特征应该是到五原不到半年,或许时间更短;有机会接触
受害人的车辆;在作案后会很快消失,甚至连身份都是假的。”肖梦琪道。她说着说着闭嘴了,明显看到了万政委和总队人怀疑的眼光。

“那这个符合条件吗?”许平秋问。

“不符合。”肖梦琪也难堪了。

“你去吧,把余罪召回来,分局那边有消息了,专卖店估计要起诉他。”许平秋道。肖梦琪告辞出去了,许平秋瞅着鼠标,越看越不顺眼,很烦地道:“你也出去,等候处理。”

“是。”鼠标敬了个礼,巴不得赶紧走。

咋办?这娄子捅得三个领导也难堪了,砸便砸吧,还拣着最贵的一辆给糟蹋了。一听平局长说把一辆一百八十多万的豪车给砸了,总队长也直凸眼,这事恐怕整个单位都脱不了责。

“我建议……先把他们停职吧,咱们也得有个处理态度,否则这事如果让别有用心的人捅出来,咱们也不好看。”杨武彬总队长提了个建议。

当然先得有个态度,万政委估计杨总队长都得心虚那一百八十万的车,真扯到总队,肯定不好看。许平秋叹了口气颓然而坐道:“这案子你负责,你看着办吧,我没什么说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