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非是意气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6:07 作者:


关灯
护眼

“来,干一杯,谢谢孙羿兄弟啊。”余罪喝得面红耳赤,倒了一杯,和孙羿一碰杯,一饮而尽。鼠标也是愁绪满怀,难得地拉着脸,有气无力。哥仨就在鼠标家里,方便面、火腿肠,就着蚕豆下酒。

“哎,我说,还没见通知呢,你们就把自己开除啦?”孙羿看不懂了。

“估计差不多,钱吧赔不起,一上法庭,迟早得被开,我把辞职报告都写好了,省得被开了丢人,我先辞了拉倒。”鼠标道。

“这次我们是难兄难弟啊,我们商量好了,一块儿贩粮食水果去。”余罪道,终于下决心了。

“那……不用赔人家的车了?”孙羿问。

“我们本来说砍砍价,赔点儿车损得了……他妈的,人家直接让我们买走那辆一百八十万的车,我靠,我要买得起,我还当什么警察嘛。”鼠标火大道。余罪也恶狠狠地说着:“去他妈的,律师一说到这儿,老子吐了他一脸。”

“拽!”孙羿一捋袖子,竖起大拇指夸道。

“不拽怎么着?反正也赔不起。”鼠标端着杯子,要敬孙羿兄弟一杯时,门铃响了。余罪问着:“哟,你媳妇知道了?”

“不会吧,我还没好意思说呢……大中午谁来?”鼠标到了门口,凑着猫眼一看,回头道,“大保姆和那妞儿来了,怎么办?”

“安慰咱们来了,有个屁用……正好,辞职报告给他们,明天老子就回汾西。”余罪道。鼠标一咬牙,开了门。史清淮和肖梦琪进来了,许平秋跟在后面,也进来了。鼠标咧了一下嘴,许平秋没理会,直接踱到了家里,孙羿惊得起身敬礼:“许处长好……”

“看看,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是相当强的……砸了人家一百多万的车,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儿喝酒……呵呵,不错,够爷们儿。”许平秋笑着。肖梦琪和史清淮看余罪成这样了,心里都有点儿不自然。余罪根本没理会许平秋,自斟自饮着。

许平秋有的是办法,回头一喝:“过来,严德标。”

“是。”鼠标奔过来,一敬礼道,“叔,最后一次给您敬礼了,您也别来安慰了,我把辞职信都写好了……我们也不给组织添麻烦了,直接走人得了。就算他们告,我们的事,我们担着。”

鼠标交着报告,歪歪扭扭写了一页。这么有担当,倒是让许平秋很意外,他展开报告,扫了几眼,勃然大怒,拿着纸扇了鼠标一巴掌训道:“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一页纸写几个错别字……”

史清淮和肖梦琪忍着笑,鼠标低着头喃喃道:“凑合着用吧,就这水平。”

“你呢,余罪……你的写了没有?”许平秋问。

“写了。”余罪掏着口袋,交到了许平秋手上,许平秋也同样展开看了看,笑道:“哦,写得不错,相当不错……比严德标同志稍强一点。”

这不知道是赞还是贬,余罪却是叹了口气道:“你挖苦我有什么意思?咱们学历一样。算了,不跟你计较,反正这身警服穿到头了。”

“我是总队长,没辞职以前,你还是我的下属吧……站起来,起码的礼貌都没有?”许平秋口气一硬,训着余罪,心想这货胆子越来越大了。

余罪吊儿郎当站起来,三个小警一站,酒气熏人,许平秋气道:“看看,屁大点儿的事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了……严德标,这什么赔偿诉讼的事,我给你解决了怎么样?你能保证全身心投入到案子里吗?”

“咦,真的?”鼠标愣了下,峰回路转得太快,他愕然地看着史清淮,突然间大悲成大喜了,赶紧敬礼道,“能!”

“你呢?”许平秋盯着余罪,余罪怔了下道:“这事本来就应该总队解决,一个案子涉及那么多嫌疑人,怎么可能没有意外?”

“哦,看看,砸人家车还有理了。”许平秋给噎了下,又道,“好,总队的职责,该不该负,我都负了,你呢?”

“我就算不辞职,也是停职期间,谁觉得我的方式不行,可以另请高明啊。”余罪梗着脖子,很不客气。

这话很难听,最起码让史清淮觉得很难堪,不过许平秋已经习惯这家伙的负气了,笑着斥道:“不要给我这副嘴脸行不行?你不停职期间,又干了多少职责范围内的事?”

孙羿扑哧一声笑了,肖梦琪也笑了,这笑得余罪有点糗了,气上不来了。

许平秋正色直问道:“我问你,为什么那样抓人?”

“当时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只有诈一把才能试出真假来,否则,哪怕有几分钟缓冲时间,侯波可能什么都交代不出来。”余罪道。

“他交代的接车员王成,你觉得能抓到吗?”许平秋问。

“抓不到,应该是假身份,作案的当天,他应该是第一个撤离走的。”余罪道。

“那该从什么地方找?”许平秋道。

“回溯一下他所有的活动轨迹,在踩点期间,他肯定和其他劫匪有过交集,甚至就在4S店附近,只要捕捉到一个影像,应该就能找到他们的临时落脚点,然后再顺藤摸瓜。”余罪道。

“为什么不根据这个肖像,对王成的真实身份展开排查呢?”许平秋问。

这像是故意为难余罪了,余罪对于这两天的案情进展都不知道,事实上是查了,还没有结果。余罪想了想道:“短时间查不到,团伙式作案,特别是这种大案……做的时候聚一块儿,一做完马上就分散了,然后避避风头看看情况再露头。这段时间,他们应该是藏得最深
的时候,所以,任何排查都可能无效。”

肖梦琪“咦”了声,惊讶地审视着背向她的余罪,她有点儿明白为什么许平秋费这么大劲儿保人了,就这前瞻性,可不是一两天能培养出来的。

“那么应该怎么样做?我可以透露一点,跨省作案的可能性很大,现在专案组准备考虑派遣外省作业。”许平秋问。

“时机还不成熟。”余罪想了想说,“我们对这个作案模式还没有吃透,他们在五原待的时间应该不短,落脚点在哪儿?作案车辆的来源?活动情况?……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再捋清楚,总不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漫天撒网吧?”

说完了,许平秋以一种谑笑的眼神看着他,余罪也在笑着。这时许平秋做了一个动作,把两人的辞职报告慢慢地撕成了碎片,装到鼠标口袋里。他给余罪整整衣领,语重心长道:“善后的事你不行,我来处理……不过找到目标的事,我可不行,你能处理吗?”

余罪犹豫了一下,刚刚下了离职的决心,却不料此时已经快被击得粉碎了。

“你是从那种环境里走出来的第一人,这辈子恐怕注定不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这些人应该比你见过的罪犯都高明不止一筹,你就算辞职,也不应该在这个关键的挑战面前走。你的做法可以质疑,可你的能力谁也不能否认……给我确定答案,能处理吗?”许平秋问

余罪挺挺胸膛,喷出一嘴酒气,夹着一个字:“能!”

“这才是你!”许平秋嘉许地看了他一眼,背着手走了,走到门口又说道,“你们不用送我了,带着他们开始吧……对了,严德标,有办法找作案车辆吗?”

“有!”鼠标挺着胸膛,信心百倍地道。

“看看,他们特警办不了的事,治安上的小伙儿就能干了,怨不得他们得请咱们呢,哈哈。”许平秋大笑而去,剩下一屋人相视窃笑。

“喝成这样还能干活吗?”肖梦琪看着两人穿衣服,道了句。

“小意思……”孙羿道,自己也喝得晕三倒四了。

史清淮和肖梦琪笑着先下楼了,不一会儿,那三个货也下来了。孙羿告辞跑了,鼠标和余罪钻进车里,肖梦琪问着怎么找,鼠标一拍巴掌道:“去二手车市场,我给你们想办法。”

——办法真不难,标哥电话呼叫了七八位治安队的伙计,到了一家二手车经销处,醉醺醺地找到一老板买二手车。老板开价一万二,跑了九万公里的,包牌上户。

标哥豪气地说了:“不要牌的有没有?”

老板有点儿警惕地瞅了瞅鼠标,估计这位是找车载打手那一类的地下人物,要么就是拉工人的包工头,在确定对方没有问题之后,老板给了个答案:有!

这下好了,鼠标一个电话,叫来一群警察,讹上了:“兄弟,你摊上大事了,有群抢银行的就在你们这儿买的车,认认,这辆面包车是谁手里出的……别告诉我认不出来啊,想不出谁干的,我们没事可做,只能刨你的问题了。你确定你没问题?刚才还准备卖给我一辆黑
车吧?”

三讹两诈,终于诈出了数位搞这种地下生意的黑商,你咬他,他咬你,没到天黑,这辆作案车辆还真找到上家了——是北郊的一个拆车市场出的货,只有那儿能源源不断提供这种报废车辆的零部件。随后那里被特警的两个外勤组连窝端了。根据这些黑商的辨认,这辆车
是案发四天前两个操外地口音的男子在北郊买的,其中一人正是那位不知去向的4S店店员,王成。

没有藏得天衣无缝的线索,就看你怎么找了,而这两位酒还未醒,就又挖出一条可供参考的线索,实在让那些气势汹汹奔波了数日,却一无所获的特警汗颜……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