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简单之极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8:09 作者:


关灯
护眼

楼上的案情分析会议很热烈,从行为模式入手,猜测一个嫌疑人的具体情况,恰如未开奖之前猜测中奖号码一样,总让人乐此不疲,每每偶有猜中,总会给这个不大的圈子增添一桩佳话。

不过这里面也有“另类”人士。一个是杨武彬,这位总队长不怎么懂侦破,另一位就是许平秋了,他的习惯除非指挥实战,否则从不就案情发言。对他来讲,听专家一席话,还不如十块钱朝线人买条消息有用。此刻他保持着坐势,像老僧修养一般,静静地听着这一干年
轻人的发言。

解冰的分析一直纠结于嫌疑人这个让人无法理解的作案模式,并据此分析嫌疑人是位有恋母倾向、家庭教养相当好的人。这事在杨总队长听来就有点儿扯淡了,人毛都没见一根,分析人家性格能有什么用?

偏偏徐赫主任对此还饶有兴致,附和着解冰的判断。肖梦琪呢,又在竭力主张特警总队的外勤和刑侦总队的协作统一指挥,否则有突发情况,还得向总队申请调拨,这会延误战机。她说到这儿,尹南飞像故意找碴儿一般问道:“你们就找了几张嫌疑人的照片,身份信息
一点儿都没有,能有什么战机?”

这句话呛得肖梦琪有些脸红,一直以来,她这职业很多时候都是边缘化的,这一次亲自带人参与实战,也是顶了不少质疑的目光。

比如尹南飞和杨武彬,两人的小动作被许平秋的利眼发现了,他侧身问道:“老杨,南飞三十多了,是不是个人问题还没解决?”

“哟,您看出来了?”杨武彬以问代答,暧昧地笑了,附耳轻声道,“没办事,欢喜冤家。怎么,您老有牵线的意思?”

“我是想啊,他什么时候退役,整到二队去。”许平秋笑着道。

“切……”杨武彬一听这么明目张胆地挖墙脚,直翻了老许一眼。

会议进行中间,已经讷言的肖梦琪无意中看到会议室门口的人头耸动,她仔细看了看,是总队的技侦,一想可能是有新情况了,于是告辞着先出了办公室。有些实时消息是即时上报的,今天领导都坐在这儿开会,怕是下面的找不到汇报人了。

“哎哟,一个领导也找不着……”曹亚杰笑着道。

“怎么了?”肖梦琪看老曹脸色颇好,觉得要有消息来了。

“这个……有个好消息。”

“别说……我猜,王成的协查有下落了?”

“太乐观,错了。再猜。”

“嗯,那是大同方面查找失车有消息了?”

“太悲观,再猜。”

“哎,算了,我不猜了。”肖梦琪一把抢过纸质的情况汇报,扫了几行,一下子眼亮了,狂喜问道:“怎么找到的?”

“就是4S店挖到的……技术上的人已经到现场了,应该有发现。”曹亚杰笑道,更深的情况他没细讲。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肖梦琪“哗”一声推门回来了,众人看她的表情,都愣了下,杨总队长期待地问道:“有什么消息?失车查找有结果了?”

“比那个消息更好……他们查到了王成的第二个落脚点,和一个女人同居的地方,在那儿有可能采集到更多的证据。杨总队长,我的人在外面,我需要出下现场。”肖梦琪请假道。

“那快去,替我慰问一下前线的同志啊,辛苦了。”杨武彬乐了,摆手道。

肖梦琪连敬礼也忘了,风风火火地跑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此次的发现价值会有多大。现在最大的难点在于确认身份。不过如果那真是个落脚地,又没有刻意清理干净,万一能采集到确认身份的证据,这个案子很可能就没有什么难度了。

“咱们先休会吧,我掐算了下,今天是个好日子,会有惊喜的。”许平秋保持着笑眯眯的样子,对显得有点儿尴尬的众人道。

没讨论出方向,线索却从没想到的地方出来,这让大家有点兴味索然了,一行人陆续离开了会场,邵万戈和解冰也好奇地询问了现场位置,追着去了。

现场已经忙碌起来了,一个旧式的小区,物业管理很差劲,小区门口就是很深的旧式垃圾池,里面一堆垃圾。据说这里大部分都是租住房屋,卫生费不好收,所以一来二去就成这德性了。此时垃圾池周围围了一圈警戒线,六七位痕迹检验警察戴着口罩、手套,在垃圾堆
里刨着,恶心得标哥和余罪远远地躲着。

刘萍萍住在四楼,租的两居室,估计可能会有痕迹,现在也有五六位技侦进驻了。实时消息已经有了,确实找到了一双鞋子和两条内裤,这两人同居有些日子了。

肖梦琪到场的时候,第一眼就发现了蹲在路牙上吮着冰棍的余罪和鼠标两人。平时二人这德性肯定会惹得她皱眉的,不过今天她看两人简直就像看到白马王子,那表情叫一个笑靥如花。从车里奔下来,她兴奋地问道:“怎么找到的?”

“瞎蒙的呗,侯波不小心泄露的。”鼠标道。

“人呢?”肖梦琪问。

“在车里……几天前她扔过两袋垃圾,刚找了回来……现在情绪有点儿不稳定,随后再问她吧。”余罪指了指,姑娘在车里坐着呢,等着辨认那些分类拣出来的垃圾。

“牛!”肖梦琪看了看,竖了根大拇指,说着和哥俩儿蹲到了一块,不客气地问,“喂,没我的冰棍呀?”

“我请我请……等着啊。”鼠标乐了,小步颠着,给领导买冰棍去了。肖梦琪看余罪热得满头是汗的样子,随手掏了张纸巾递上来。余罪愣了下,她笑着道:“擦擦汗啊,看,成什么样子了。这两天累坏了吧?”

“我不累,他们才累。”余罪接过来,擦了擦汗,指指那些在垃圾池里干活的同行,感叹道,“他妈的,看咱们警察当得可怜不可怜,什么脏活都得干。”

“嗯,可怜这个词不能用在你们身上,你们顶多可恶可恨一点。”肖梦琪笑道。那边标哥奔回来了,肖梦琪刚接着冰激凌,余罪开骂了:“刚才买根冰棍还要跟我划拳定输赢,给领导买的就不心疼了?”

“我巴结领导,关你屁事啊。”鼠标嘚瑟道。

“得了得了,你们俩别拌嘴……上去看看。”肖梦琪心情大好地吃着冰激凌,带着两人直往楼上来了。

现场的检测进行了一半,这些专业人士可不会放过任何可能留下蛛丝马迹的地方,从玻璃平面、柜子到卫生间的瓷砖墙面,任何可能采集到指纹的地方都被检查了。现在正在进行对微量残留物的提取,包括毛发、皮屑、痰,或任何一种人体的残留物,都可能成为解开一
个人身份之谜的钥匙。

“情况怎么样?”肖梦琪问着带头的一位技侦,是市局鉴证科的,临时纳入专案组,随时待命出现场。

“虽然房间被清理过,发现的东西还是不少,指纹有十几枚,毛发也提取到十几根……不过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嫌疑人最后离开的时间距现在有十一天,消失的证物也不少了。”技侦道。

“辛苦你们了。”肖梦琪兴奋道。

这里她帮不上其他忙了,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肖梦琪走出房间,发现只剩下余罪一个人了。

“严德标呢?”肖梦琪问。

“下去溜达了。”余罪漫不经心道。

“咱们也出去吧,别妨碍技侦干活。”肖梦琪领着路,余罪在后面悄然无声地跟着,走了几步,她随意问着,“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层面的?”

“很简单嘛,在王成的住所,干净得连苍蝇也没有,本来以为他是刻意打扫过,可我看了好多次,一直感觉不对劲……太干净了,干净得洗漱台上一点儿残留都没有,抽水马桶里的水都有水锈了,那你说这种干净说明了什么?”余罪问。

“是根本没住过。”肖梦琪道。

“对,他是肩负着犯罪团伙的前哨使命来的,他肯定也知道警察很可能从车上找问题,然后注意到他……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设一个反侦察点,让落脚地无迹可寻,就可以成功地掐断侦破进程。这也是本案中没有发现痕迹的原因,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车上做过手脚,而是没
有查出来。”余罪道。

几次痕迹检验都没有任何发现之后,那里也确实已经成了被抛弃的线索。肖梦琪也没想到余罪仍然能捡到漏子,捡一次是巧合,捡两次似乎就不能用这个词形容了。她笑了笑问道:“所以你就从他的日常生活入手?”

“对,我告诉你他的几个特点:第一,不吃辣椒,喜欢清淡的菜;第二,喜欢玩网游;第三,性格开朗,喜欢交朋友,在4S店口碑相当不错,所有人都以为他回家探亲去了;第四,很聪明,而且干过车辆修理一类的活,水平不低,当然,水平太差也不会被招聘进去了;
第五,这个人有可能是两广一带的人……”

“等等,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地方人?”

“我和他的临时女朋友谈过了,说了几句常用的话……比如‘上街’,两广一带人说‘去该’,老广说普通话,半辈子都说不利索,再加上他的体型、相貌、食品喜好,应该差不了多少。”

余罪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感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似乎是一种隐隐的直觉,就像曾经在深牢大狱中见到过的那些天南海北的罪犯一样,无聊中待得久了,进来个新人,乍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地方的。

话停了,肖梦琪的脚步也停了,她以一种欣赏的眼光审视着余罪,自嘲似的笑了,边走边道:“你为什么总喜欢给人一种惊讶的感觉?”

“还有更惊讶的想不想听?”余罪道。

“说来听听。”肖梦琪快习惯了。

“他在这里是临时起意勾搭了个女店员,如果所料不错,他应该还有第三个落脚地。在第一个落脚地早出晚归,仅仅是打个幌子而已,像这样的人,肯定是步步小心,因为只要错一步就万劫不复了。他们的每一步都是设计好的。”

看肖梦琪有兴趣了,余罪接着道:“别太兴奋,第三个落脚地可能没什么用处。对于男人,更多会选择比如宾馆、桑拿房这样的地方,鬼混一晚上,肯定更安全,人流量大,痕迹也会很快被掩盖……他之所以搞一个空房子,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正常一点,当然,也
有转移侦破视线的效果。”

“我现在倒觉得,他这步步小心,还是漏洞百出啊。”肖梦琪笑道,回身一指,“是在你眼中。真不可思议啊。”

“我们下的功夫多而已,我把4S店的所有店员,包括看门的都问遍了,而且不止问了一次,而你们更喜欢坐在窗明几净的地方讨论,当然觉得不可思议了。”

余罪道了句,慢悠悠地下楼了。肖梦琪怔了下,又追了上去,问长问短。谁也没注意,专家和警员的身份无形中已经调换了。

这一天果真是个好日子,嫌疑人王成在女店员住处留下了太多的证据:毛发、内裤、鞋子,找回的垃圾袋里,居然还有个用过的安全套。当然,这些还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发现是完整的指纹,那是在卫生间的瓷砖壁上提取到的,同一个地方还发现了刘萍萍的指纹。这
个不经意的疏漏,终于成了此案最大的收获。

指模最终和犯罪信息库里的一位对上号了,这个人真名就叫王成,有盗窃机动车辆的前科。曾经都以为嫌疑人会使用化名,谁也没想到,他用的是一个不起眼的真名套着假资料,这恰恰又是一个排查的盲点。因为发往各地的排查资料都备注“化名王成”,恐怕地方警察
十有八九会忽略真正叫王成的人。

下午十七时,面部比对完成,身份最终确认。特警总队随即下达了封队的命令,从即时起,要进入真正较量的阶段了。快到下班的时分,又一个意外发生了,崔厅带着不少省厅大员莅临特警总队慰问来了,据说还要和大家共进晚餐。

崔厅一个一个办公室走过,激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压抑了这么多天,也显得格外强烈。不过跟着领导班子队伍的肖梦琪突然发现,真正的主角余罪却不在了,而且直到吃饭的时候,她都没有看到人。问鼠标时,鼠标闪烁其词,就是不告诉她……

此时的余罪孤零零地站在滨湖小区的入口,他等了已经足足两个小时了。他等的是栗雅芳。虽然许平秋把事情压下去了,不过余罪反而觉得心里有点儿惶恐,那价值一百多万的车还扔在那儿,也许土豪不在乎,可自己每次去排查,都有一种心理压力似的。就像他反感栗
家以势压他一样,潜意识里,也有些反感许平秋这么压制对方。

案情进展到这一步,他估计栗家恐怕也不敢再伸手要赔偿了,总队不讹他经费就不错了。

车来了,一辆红色的奥迪泊在他身前不远。车门洞开时,出现了一条修长的玉腿,透明的水晶高跟鞋衬着纤足,一瞬间让余罪想起了监狱里那个有恋足癖的嫌疑人。此时连余罪也觉得,实在值得恋一下。

下了车,栗雅芳整整坐乱的裙装,摇曳着步子,站到了余罪面前。她比余罪足足高出半个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眼光审视着余罪,很不客气问道:“有话就在这儿说吧,我就不请你进去了。”

刚接到这个电话时她很反感,没理会,不料这个缠人的警察一直不停地打,气得她故意让对方等了两个小时。可余罪却是不愠不火地告诉她:“案情基本确认,虽然还没有找到作案的证据,不过他是头号嫌疑人跑不了了。”

“哼……”栗雅芳气得哆嗦了下,“明白了,问题出在我们店里,你们就是正常公务排查,然后,赔偿可以一分不付了,对吧?你不觉得你们有点儿无耻吗?”

似乎确实有点儿,面对笑靥如花的富家女,余罪那仇富情绪可提不起来了,尴尬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告诉你,尽快把王成这段时间在你们店里做过维护保养的车辆,全部召回来重新检查,他不可能只在一辆车上做了手脚……万一有没发现的问题,客户一跑
远程就出故障,不但自己麻烦,如果再知道详情,对你们的声誉也是一个损失不是?”

这也是本案的一个盲点,即便那些价值数十万上百万的豪车半路出了故障,这种有损声誉的事,4S店也要想尽一切办法遮掩,无形中就成了劫匪们最好的掩饰。

这是第三次提这个忠告了,每次都被栗雅芳无视了,这一次依然如此,她哼了哼不屑地道:“卖个好啊?不必了吧,我赔得起……就这些话?那拜拜啦,我就不必谢你了啊。”

“还有……”余罪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如果我有钱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买下那辆车,不给你们添麻烦。”

“哈哈。”栗雅芳哈哈大笑着,尔后一整脸色反问道,“可是你没有,对不对?”

“对!”余罪点头道,不卑不亢。

“哈哈……那你消遣我是不是?”栗雅芳气得脸色泛红了。

“不是……”余罪掏着口袋,拿出一张卡递到栗雅芳面前,正色道,“这里面有十万,我们两人先凑了这么多,如果达不到你的心理价位,给我们点时间,我们慢慢还……我知道许处长以这件事压制你们,不让你们上诉,其实我期待你们把我告上法庭,真因为这事被开
了,我不赔钱也心安了,反正我也赔不起。”

钱虽然少得可怜,可让栗雅芳有点动容了,她好奇地盯着余罪,似乎在寻找此举的用意。

——理论上他完全可以不赔,那些无耻之人她见得多了,不过现在她却觉得这两位砸了车的,有些地方还是很可爱的。

栗雅芳愣着,有点狐疑地问道:“什么意思?”

她美目眨着,很不解。服软?不像。这些“烂人”,不在背后坑你就不错了,这段时间她正防着呢。栗雅芳看到他这种态度,反而有点紧张了,毕竟黄鼠狼给鸡拜年,目的肯定不纯洁。

“您别多想,我们无冤无仇,我知道想坑我们一把不是你的本意……坦白地讲,我有一百种办法坑你们,可我思前想后,还是选择尽我所能赔偿你,求个心安而已。”余罪把卡又往前递了递,告诉她,“刚申请的卡,密码六个0,回头给我个收据。”

栗雅芳下意识地接住银行卡,奇怪地打量着余罪,余罪却是憨憨笑了笑,回头朝自己的车走去,那样子让栗雅芳有一种错觉,似乎他是一个拥资亿万的高富帅,走得既潇洒且从容。

车走了好久,她在原地傻站了好长时间,上车时给店里拨着电话安排着:“……小伍,把近段时间在咱们店里做过维护保养的车辆都召回来,什么也别说,免费保养就行了,让高师傅对冷却系统全部查一下,一定要细查啊……什么,昨天就有辆抛锚的……啧,好了,我
知道,尽快通知一下……抛锚的拖回来,费用从店里走。”

她有些懊悔,这事没做在前头,心里有一种很烦的感觉,特别是看着副驾上扔的那张银行卡,一看就让她觉得更烦了。正烦着,电话又来了,一接一问,又是父亲要让她陪几位领导吃饭的事,她一听就火了,对着电话嚷道:“爸,咱们在商言商,你不要一直和当官的扯
关系。拿钱的时候谁都高兴,出了事谁都撂着不管,一有事就咱们两头作难。我可告诉你件事啊,那劫匪可能还真出在咱们店里,公安要是找麻烦,那可就一找一个准,咱们不该插到人家的矛盾里……平局长授意?那这个人背后还是许处长呢。真要闹得不可开交,生意
可怎么做啊?”

她和父亲嚷着,看样子分歧很大,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就算是富贵之家,这经也不好念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