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寻踪千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8:44 作者:


关灯
护眼

八月六日,广西省,吾宁市。

这座精致的南国小城此时笼罩在蒙蒙的细雨中,满街飘荡着五颜六色的伞,像雨中怒放的花儿,加上阔叶的榕树,精致的建筑,组成了一幅让人心旷神怡的美景。

青山路,188号,新世纪网吧的牌子,夹杂在商铺中丛中。有一个寸发、精瘦个子的男子,二十多岁,在商铺的雨檐下奔跑着,偶尔躲着雨,到了网吧门口,一闪身进去了。

外面清清凉凉,网吧里却是闷热嘈杂,此人递了张票子到吧台,直道:“开台机子。”

服务员一看,老客户了,笑着问:“好久没见你了。”

“那想我啦?”男子舌头舔舔嘴唇,凑上去问,“我也想你啊。”

“电信区80号……切。”服务员给了他个白眼。

每天都要面对很多这样暧昧的话语,这里的女网管早混成精了。男子笑了笑,进了网游区,找到机子坐下,开机,然后叫了两听饮料,慢慢地饮着,随手点着电脑,在等待游戏进入的时间,他打开了QQ,输入了一行字:“宝哥,你那儿情况怎么样?”

对方是手机QQ在线,很快回过来了:“没事啊,我都闲得无聊了。”

“那什么时候出去?”

“歇段时间吧。怎么,钱又不够花了?”

“还没开始花呢,我是觉得待家里没意思,不如出去玩刺激。”

“悠着点啊,我们都在暗处,你小子可有前科,最怕出事的就是你。”

打字打到这儿,男子警惕地四下看了看,网吧这里乱得紧,一群学生样的在吼着,还有一些不三不四的货色,都不知道干什么的,哟,他还看到了一个很胖的妞吃着冰激凌从吧台走过,真扎眼。

“没事,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蓝爷的水平?我可是一点儿问题都没出。”他继续敲了行字。

“那当然,出了问题你还想在外面潇洒啊?”

“宝哥,你太胆小了吧,隔着几千公里呢……对了,阿飞他们呢?”

“能怎么样,不花完钱,你见不着人的。”

“没事就好……我下了啊,玩会儿游戏……”

“玩吧,真想不通,弄俩钱就整装备,比阿飞找妞儿都不如……”

“呵呵……各有所好嘛……”

聊了会儿天,他关了QQ,进入自己的游戏账号,得意地操纵起键盘。这一玩起来,就没时间概念了。等换了几个常玩的游戏,他觉得肚子有点饿时,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了。不知不觉玩了几个小时,他伸了伸懒腰,关游戏的时候,又打了开QQ,翻着联系人,找到一个
,输入了一行字:“陈经理啊……”

“在,哪位……”

“阿成,你们那儿有新来的小妹么?”

“有啊,大佬你有兴趣来试试啊……”

“真的假的?”

“试试就知道了,我们这儿服务没有缩水的哦。”

“嘿嘿……OK!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给我安排好啊。”

“没问题……”

他的脑海里闪过旖旎的场景,赶紧关电脑离开了网吧,这夜晚看来得找点刺激才行啊。

下楼,他拦了辆出租,在饭店吃了一顿,看看时间,随后电话联系着,直驱陈经理提供的那个场所,那里有个很让人遐想的名字:波澜苑。

画面,定格在霓虹灯闪烁的招牌上——波澜苑。

追踪,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那地方是不容易进去的。

一辆车的局促空间里挤着好几个人,李玫道:“解析出来了……这是游戏账号,他爱玩的游戏有四种,还有他的QQ号和密码,我刚登录了一下,把他的聊天记录拷下来了……好像和一个叫宝哥的有联系……还有这个陈经理。”

“陈经理不用查。”曹亚杰道。

“为什么?可能是同伙啊。”李玫道。

“那是鸡头,什么同伙。”余罪道。

曹亚杰、俞峰哧哧笑了,李玫面红耳赤,肖梦琪却是拍拍她的肩膀嘉许道:“干得不错,跟了他几天,今天的收获最大……哎对了,能查到另一端的接入地址吗?”

“查了,在深港,只能定位到移动信号塔周围。”李玫道。

“还得再等等……宝哥,阿飞,看来要想抓捕这个团伙,比咱们想象中的难度大,还不是一座城市的……这个蓝爷,你们觉得像头目吗?看啊,王成说了这样的话,‘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蓝爷的水平?’”肖梦琪问。

“听口气像老大啊。”俞峰道。

“嗯,应该是。”曹亚杰附议。

“你觉得呢,余罪?”肖梦琪征询着。

“要是这一伙的话,那就没错了,不过这样的话难度就更大了啊。一个团伙数人,分散在数个城市,万一他们有特定的联系方式,一个人失联,其他的溜了就不好办了……可要是同时抓捕,那得多大动静啊。”余罪道。

“那个先放放,八字没一撇,想那么远干吗?”曹亚杰道。

“找个地方吃饭吧,我快饿死了。”有人插进来了,是鼠标,他负责开车,在陌生的城市开车可不好玩,跟着导航走了不少冤枉路。

“那好,咱们先吃饭……今晚的监控让外勤负责吧。”肖梦琪电话上安排着后一辆车里的队员。

“不用监控,不到明天日上三竿,他根本出不来。”余罪道。这地方干什么的,李玫也多少清楚点儿,她不服气地回了他一句道:“好像你是嫌疑人,也去过似的。”

“不光嫌疑人,男人进去都那样。”余罪道。

这话惹得几位男性全哧哧笑了,李玫面红耳赤,直说这帮货越来越没底线。

肖梦琪只是笑了笑,除了案子,她不作其他发言,相处多日,她也渐渐习惯这种没底线的氛围了。

车行驶在陌生城市的大街上,饭前是一段瞎聊的时间,这时候终于可以打开窗户,感受一下雨后清新的空气了,初来乍到的,其实还真有些想家。

案子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经到实质性阶段了。这个拼凑的支援小组在专案组大放异彩,作案车辆、作案人的落脚点,以及恢复三位疑似作案嫌疑人的肖像,都出自他们之手,而庞大的外勤力量,仅仅在大同市查到了已经被消解成一块废铁的作案车辆。专案组讨论派遣省外
的小组时,这打前锋的重任又落到他们身上,肖梦琪细捋着记忆中这两周忙碌的事,简直像梦一样,一眨眼,她已经带着人奔赴千里之外的吾宁市了。

“余儿啊,你以前是不是跨省办过案?”俞峰问余罪。

“办过,都不止一回了。”余罪道。

“好不好办?咱们在这儿几乎是孤军啊。”曹亚杰接上了。在这儿干什么也得偷偷摸摸,连地方警察也不能知会,不像办案,倒像作案。

“这是惯例,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能通知当地警察的,万一有个闪失,那就白来了。”余罪道。

“可咱们的力量不够啊。”李玫道。今天还扮傻妞进网吧玩了会儿,这活儿干得她老刺激了,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将嫌疑人抓捕归案。

“这种事,声势越大越坏事……现在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暴露,多跟几天时间,能挖出来的东西更多,那比抓起来审讯还管用。”余罪道。

别人的疑问,他总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了,在这一点上,肖梦琪是自叹弗如的,而且来吾宁几日,不管是逛街、进酒吧、泡网吧,还是到哪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余罪简直像向导一样,带着这一组人把王成的底子挖了个七七八八了。

“就到这儿……尝尝狗肉去,兄弟们,怎么样?”鼠标在问,附议一片。

对了,还有这位吃货,找路的方向盘不太强,可找饭店是一找一个准,找到的地方绝对价廉物美。泊好车,几个人鱼贯而入,要了包间,一天的工作结束,此时才能够放下心来好好地吃一顿了。

刚坐下的时候,肖梦琪的电话响了,她告辞出了包间。电话是尹南飞打来的,她犹豫一下,不过还是接起来了。电话里尹南飞问长问短,每每这些关心,总让她有一种厌烦的感觉。她不耐烦地对着话筒说:“南飞,你别这么婆婆妈妈行不行?不知道我出任务啊!”

“吧嗒”一声,肖梦琪把电话给扣了……

尹南飞是在会议室外的拐角打的电话,吃瘪后他心里老不舒服,讪讪收起了手机,看到总队长和政委来了,赶紧奔回了会议室。

这次的阵容很精干,重案二队来的解冰,特警总队的外勤队长尹南飞,市局刑侦处的赵贺,还有配给各组的技侦人员,杨武彬扫了一眼阵容,大致介绍着案情:“……我们几天前派出的先遣小组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已经查明和嫌疑人联络的几位劫匪,第二批三个组,
每组四个人,你们的任务是到当地独立展开工作,直接向家里汇报。抓捕时机成熟之后,家里会通知地方警力协助你们,在此之前,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他们的身份、住址、家庭、财产、有无武器等所有情况,摸得越清越好……现在,我命令——”

全体起立了,杨武彬道:“解冰一组,赴深港市,追踪浮出的二号人物,宝哥。”

“是!”

“尹南飞,你带队赴北海市,追踪三号人物——阿飞。”

“是!”

“赵贺,你带队赴滨海市,目标人物——蓝爷。”

“是!”

“我重申一遍,我们现在还没有更确切的信息,不过很快就能出来,追踪时大家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这一跨地区的作案团伙,他们的反侦查能力是相当强的,没有家里的命令,除了追踪,你们不能做任何打草惊蛇的事。”

“是!”

“准备一下,今晚零点出发,老规矩,该交代的事都交代一下,放下所有包袱,轻装上阵。”

“是!”

简短的动员令,是特警队这儿独有的氛围。命令一下达,一群人分组准备出发,收拾装备的、给家里告别的,还有抓紧时间处理手头私事的,大家都行动起来了。杨武彬和许平秋随后从会议室里出来,安排着政委去问候问候大伙,有些家务细节,能代劳的就代劳了。杨
武彬此时倒嫌许平秋有点婆婆妈妈,笑着道:“老许,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是有心人。”

“这是关心,不是有心,万一有家事影响心情,工作也干不好啊。几千里外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许平秋道,这些朝气蓬勃的小伙子,总是让他有种宝刀已老的感觉。

“你这工作干得,谁敢说不好……这次要把这伙劫匪拿下来,我看部里得给咱们一个表彰了。”杨武彬兴奋地道,案情推进的速度大大超过了预期,他的期望值也随之越来越高。

“不要太乐观,这种案子的变数太多,而且很难拔根,从这个嫌疑人王成的联系记录就看得出来。”许平秋道。

“我怎么没看出来?”杨武彬愣了下。

“要不说你没脑子呢。我问你,他为什么只有和宝哥的联系记录?”许平秋一句话问愣杨总队长了,随后解释道,“因为这是单线联系,是团伙惯用的手法。你抓到一个,只能牵出一个人,而不是牵出一个团伙来,这中间只要稍有差池,就成一锅夹生饭了,很可能因为
证据力度不够而无法定罪,特别是这种证据很可能早就已经销毁的案子。”

“哦,那倒是,这群人真邪了,受害人的车辆,愣是找不着一个实物。”杨武彬道,这么一说,似乎难度又无限加大了,他追着许平秋问道,“老许,那全靠你了啊,抓人我们在行,这整人的事,还得靠你们。”

“哈哈……那倒是,我就怕找不出来。真找出来,就有办法整喽。”许平秋笑着道。

他知道,总会有解决办法的,看到即将出行的一干队员时,他记不清这是总队第几次出省办案了,有载誉而归的,也有无功而返的,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信心很足,似乎觉得这案子和那次凶险的滨海之行相比,有点小儿科了……

总队已经派遣三个小组分赴深港、滨海、北海。

联络人,联络方式,各组协查的内容,一一在肖梦琪的手机上显示出来。

看到此处,她起身出了房间。小组下榻在吾宁饭店,她和李玫一个房间,不过这时候,李玫肯定被那群人拉去打牌了,她去敲了史清淮的房门,没人;又敲了敲俞峰和曹亚杰的房门,也没人。

得,估计又钻鼠标那儿去了,她踱过两个房间,已经听到了里面嚷叫的声音,敲门而入时,顺手把总队的通知递给史清淮。肖梦琪看看那几个玩兴正浓的,李玫、曹亚杰、鼠标、俞峰,四人斗着地主。史清淮看完把手机还回来,笑着道:“还是他们玩得高兴,要不,你
也过来玩玩?”

“玩牌我可是菜鸟水平……余罪呢?”肖梦琪没看到人。

“刚才还在,估计到外面透气去了。”史清淮道,他也不清楚。

“我找找他去。”

“哎,梦琪,明天的安排是什么?”

“等会儿再说。”

她风风火火走了,史清淮讪笑了笑,现在这个组里,上级认可的领导是肖梦琪,而队员认可的领导却是余罪,他这个夹心饼干可不好当。

不过不好当也得当下去,没人注意到,他又默默地给那帮玩的人烧热水、准备水果了。

肖梦琪奔出楼下,在门口的超市转悠着,却没有找到余罪,电话联系时,没想到他就在宾馆门前,等她去而复返时,看到了夜幕下的余罪正倚着铁艺栅栏,正抬头看着一株高大的榕树。

“哟,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肖梦琪开着玩笑,和他站到一起了。

“这太文艺了,我们二货是吃饱了犯愣,饿了发呆。”余罪道。

“你为什么总是把自己归到二货一类?”肖梦琪笑着问。

“那是因为,我们名副其实。真正的疑问是,你为什么总喜欢往二货堆里凑?”余罪笑着回道。

“那是因为,太文艺的方式,不适合我们的职业。”肖梦琪笑道。

两个人相视而笑,看得出余罪并不那么二。肖梦琪笑着把总队派驻先遣小组的情况说了一遍,解冰、尹南飞余罪都认识,这位赵贺却陌生了。肖梦琪介绍道,这位是之前在刑侦支队任职的一位,曾经是打击五原车匪路霸的总指挥,这次也被省厅调出来了。

“不错啊,阵容规格不低。”余罪笑道。

“他们的行动,将以咱们为首,而且,总队的命令是,我们这个核心小组,可以随时调拨他们的人员。”肖梦琪道,这是一个殊荣,不过看余罪根本无动于衷,肖梦琪有点儿奇怪地问,“喂,我怎么觉得你对什么好像都没感觉?”

“不会吧,我对你就挺有感觉。”余罪突然道。

“啊?我?你指哪方面?”肖梦琪愣了下,莫名地心跳加快。

余罪笑了,笑里有点儿不怀好意。肖梦琪显得更紧张了,尴尬道:“我……我……有男朋友,尽管在我的眼里你也很优秀……不过,恐怕我们只能保持工作关系,这些话我得提前说清楚……你不会介意吧?”

余罪笑得更欢了,男女之间的暧昧,偶尔来一下无伤大雅,还能调节情绪。比如看这位女领导紧张的样子,两腮通红,饶有兴味,余罪笑着说:“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异性之间第一次见面,都会很自然地往双方进一步发展的方向意淫一下,这个理论正确吗?”

“对于用下半身思考的男性,是正确的;不过对于更期待安全感的女性来讲,大部分时候是不正确的。”肖梦琪道,对于这种话题的调侃,她竟然不觉得反感。

“我觉得也是,因为对你很有感觉,看来我也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了。”余罪正色地说了句,还给了肖梦琪一个无比诚恳的眼光,然后又扭头摆了个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滑稽动作,气得肖梦琪直想朝他臀部猛踹一脚。

“喂,那我回去了。”肖梦琪道。

“嗯,回去吧……我再想想,怎么样才能追到……”余罪像在自言自语。

“追不到的,你不是我的菜。”肖梦琪咬牙给了余罪一句话。

余罪似乎被刺激到了,扭过头来,看了肖梦琪一眼,解释道:“哦,我不是说追你,我是在想怎么追到这拨嫌疑人。”

说完他又把头扭回去了,这下倒把肖梦琪搞得脸红了,她扭头便走,走了一步,又猛惊醒,回头时,恰恰看到了余罪偷瞟后迅速转头的动作,把她给气得又跑回来了,和余罪站到了一起,心平气和道:“调戏女领导,对你来说很有成就感是吧?”

“这话我得很严肃地告诉你。”余罪正色道,面对面地看着肖梦琪,然后很诚实地吐了个字,“有!”

“粗话我就不说了,告诉我,除了逗逗女性之外,你对嫌疑人还想了些什么?”肖梦琪终于找到一种能表达自己想法的方式。

“嗯,这个可以有……我在想,是不是能用一种温柔的方式,把王成搞定。”余罪道。

“你指什么?”肖梦琪道,“现在只知道几个昵称,宝哥、阿飞、蓝爷,贸然抓他,要是没有审讯出结果,那怎么办?”

“很可能他知道得根本不多……咱们的追踪只发现了他一个人,对外联系很少,睡到中午起床,然后在网吧打游戏,再然后……哎哟,这家伙过的简直是神仙日子啊。”余罪道。

“这能说明什么?”肖梦琪道。

“这能说明他根本没有生活目标,是在瞎混日子……而且他的通话记录中只有宝哥的联系方式,问阿飞的情况也是通过宝哥问,我想,他们可能仅仅是单线联系,这样就算抓了这一个,也惊动不了其他人,而且我们撬开他嘴的时间,至少有十二个小时……”余罪道。

“啊?你又想胡来了?总队没有命令,谁敢抓人?”肖梦琪被余罪的想法吓了一跳。

“你们杨总队长不懂刑事侦查,这种事情,有时候该快的地方,就必须迅雷不及掩耳……这是一个打前哨的小卒子,我们在他身上,不能耗费更多的精力。你觉得呢?”余罪问。

不管是调侃还是工作,余罪讲出来的话总是有点儿耸人听闻。肖梦琪没主意了,余罪笑了笑道:“你该请示一下许处长……我就是建议啊,不过看你这样,以前没干过外勤,想在我们身上刷点儿经验是吧?那你得出类拔萃呀,一味听命行事,你是出不了头的。”

余罪指责着,仿佛肖梦琪才是下属一般,说完了,这家伙还老气横秋地背着手,迈着八爷步子往酒店门厅去了。

“这个死东西。”肖梦琪似乎被点中了要害一般,有点儿心虚,她又从头捋了遍嫌疑人这几日的行踪,却越来越发现余罪说得有道理了,不是核心人员,单线联系,先行控制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如果能安全地控制一个,那侦破的主动性,可就会大大提高了。

想到此处,她摸出手机,直接向总队长汇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