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步步危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9:09 作者:


关灯
护眼

“清淮呀,你们发掘出来的信息,我和杨总队他们讨论过了,问题也就出在这儿。王成的作案可能性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以上了,但没有证据,如果是小案子,刑警队就解决了,可它恰恰不是,各方都在关注着,万一整个不上不下,到时候被动的就是咱们了。”

许平秋的声音,听得出来,很忧虑。

“许处,今天余罪提出一个可行性方案,他判断这个王成是前哨人员,根据他的生活习性,在抓捕后我们有至少十二个小时可以突审……这样的话……”史清淮的声音,很期待。

“我理解你们急于推进案情的心情,不过必须有耐心,必须找到最佳的机会。”许平秋道,似乎又觉得自己不一定是正确的,又补充道,“但光有耐心也不一定就足够了,一个领队,你必须学会审时度势,根据现实情况采取最适合的处理方式。”

“我……明白了。”史清淮道。

“不……你不明白。”许平秋的声音。

“那许处,您的意思是……”史清淮在请教。

“送你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许平秋的声音。

“啪”的一声,电话挂了,接着是嘟嘟的忙音。

早餐桌上,史清淮用手机播放完录音,问道:“这就是结果,我昨天晚上向许处长请教的,你说,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让我们自行决断。”肖梦琪道,若有所思地想着,下意识地往嘴里送着早餐,却早食不知味了。

来吾宁市数日,一直就是跟着王成,看他吃喝玩乐潇洒,已经查了个底朝天了。这家伙老家在乡下,来吾宁上学后户口转到吾宁就再没有动过,房子是租的,工作没有正式的,收入来源谁也不清楚,这类人,恐怕除了他自己,不会再有人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的。

就算警察知道了,但拿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的话,即便能证明他到过五原,到过4S店,但和劫案什么的也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啊。

肖梦琪回头看了眼临窗的那一桌五人,此次跨省行一共十一人,除了他们七人,还有四位训练有素的特警队员,那些人可就累多了,每天轮班倒盯着嫌疑人的一举一动,现在估计还守在洗浴中心呢。

“怎么办?”史清淮问。

一听这话,肖梦琪笑了,一直以来,史清淮就是这个组里最优柔寡断的,反而她这个外来的有点儿喧宾夺主了,她笑了笑道:“抓捕没难度,但能不能从他嘴里得到我们需要的信息,这个难度就大了。”

“你别忘了,我们队里可有个高手呢。”史清淮道,眼光瞟着余罪,他压低了声音道,“你看过他和嫌疑人交手了吧?杀人放火的都没问题,何况对付这样一个小卒子。他的判断是准确的,不能在这样一个人身上耗费太多时间。”

“我也在考虑这个,可是万一打草惊蛇的话,那我们恐怕就得背着处分回去了……你听明白许处的意思了吗?你可以选择适合的方式,但是总队不会给你下这个命令的,不是万无一失的,哪个指挥员也不会下这种命令。”肖梦琪道。

“……是挺为难啊。”史清淮讪讪道,又问着,“杨总队长的意见呢?”

“你可以不用考虑他,以他的意思,早该把人抓回去严刑拷问了。”肖梦琪笑道。对于特警总队,接触的大多数是恶性案件,这种案件中,检察院很少会过问具体手段。

“那你的意思呢?”史清淮又问。

肖梦琪不说话了,从口袋掏出来两枚硬币,递给史清淮一枚,笑着道:“为了公平起见,为了不让我觉得你是在曲意逢迎,我们用硬币作一个决定,字朝上同意,花色朝上不同意。”

“好!”史清淮笑着拿着硬币,攒在手心,看了看,慢慢地压在桌上。肖梦琪慢一步,笑着压在桌上时,两人相视间,是一种很默契的微笑。肖梦琪笑着问史清淮道:“其实我知道你心里的决定,尽管你很担心,但你也会这样选择的。”

“你何尝又不是呢。证明一下。”史清淮道。

“OK。”肖梦琪道,离开了手。

两枚,都是字朝上。两人笑了,毕竟都见识过余罪的手段,他们对这个货相当有信心。

“他们在干什么?”俞峰悄悄问。

“领导的隐私,不要瞎打听。”鼠标道,吃着这儿特有的米粉,风味不错。

曹亚杰回头看了看,帅气的史清淮和很有气质的肖梦琪坐在一起,在这个餐厅颇有俊男靓女搭配的意思,回头率很高,他羡慕道:“这才是天作之合的一对啊……现在想想以前光知道埋头挣钱,错过的东西太多了。”

“别胡扯啊,史科长有老婆了。”俞峰道。

“可像你我这号没老婆的光棍,谁搭理呀。”余罪吃着饭,自嘲了句,惹得众队员哈哈笑了。

这话说得不知道触动了李玫哪根神经,她一咽嘴里的吃食,桃花眼眨了眨道:“哎,这结过婚的男人还就是有味道……我第一次见咱们领队,他看我的眼神就很深沉,仿佛要洞彻我这颗少女的心……其实在见面的第一刻,我就喜欢上他了。”

“噗……”四个人齐齐喷了,鼠标喷得最凶,一根粉条从鼻孔里喷出来了。肥姐哪点都好,就是有时候孤芳自赏得过分了。大家一笑,李玫就不高兴了,直说他们搞歧视。

众人为了保护肥姐那点儿自尊,赶紧止笑,扭头又见鼠标鼻孔里挂着粉条,一下子又笑得全身抽搐了。

“无聊,这有什么好笑的。你们能喜欢女领队,我就不能喜欢男领队呀,哼。”李玫有点儿受伤了,气咻咻地,对着早餐食物开始发泄了,吭哧吭哧,一个人又扫了两份。

“吃完饭咱们小聚一下,开个碰头会啊。”肖梦琪吃完路过时,顺口说了句。

李玫应了声,其他人又哧哧地笑,搞得两位领队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不过史清淮也已经习惯这些人的无厘头了,摇了摇头,走了。

会议很简单,情况大致一讲,症结就在于能不能得到更确切的消息。对此,鼠标不以为然,让特警摁住揍一顿,他敢不说?

得,马上被肖梦琪否决,要这样的话,还不如不干呢,万一有差池,或者是逼急了人家说胡话,后方那么庞大的警力可消耗不起。曹亚杰建议直接进入审讯,因为看现在的情况,这些隐藏在各地的作案人单线联系,这是他们的优势,却也是他们的破绽,因为落网一个,
其他人不可能马上得到消息。

这话听得余罪多看了老曹一眼,看来经验多了是比普通人强一点,比如李玫一听这事就犯傻,不知道该怎么办。俞峰倒是也有信心,如果现在能搞清楚王成收入来源的渠道,那反查一下,可能会对他们整个洗钱的渠道有更好的把握。

史清淮强调的是,绝对不能打草惊蛇,否则宁愿放弃,就这么保守追踪。

肖梦琪认为,如果没有在短时间内突破对方心理防线的可能,她也宁愿放弃。她讲了一通罪犯的心理心态,在被警察抓到的一刹那,他们会下意识地从心理上和行动上开始抵抗,这个抵抗因人而异,解除他们抵抗的有效方式,一是有确凿的证据,二是有足够的威慑力。

当然,言外之意是,咱们什么都没有。

她笑着看余罪,其他人也都转过头看他,余罪笑了,直道:“看样子你们又想学我两招是不是?”

“就你那两下,也就那样吧。”曹亚杰不以为然道。

“就是,拽什么呀?铐回来揍一顿,不说,再揍一顿,好像谁不会似的。”李玫总结着。

“喂喂,那是我的办法。”鼠标得意地道。

“这个话题可以不用讨论啊,你们的素养,已经成功地突破底线了。”俞峰笑道。

“大家听听余罪的想法。”史清淮道,无形间已经把余罪的威信树起来了,就再不齿这货的人品吧,可谁也不得不承认,在对付嫌疑人方面,他的水平是相当令人惊讶的。

“这个简单,你们调整一下心态,就好解决了。”余罪道。

一句话听得众人凛然,都诧异地看着他,就听余罪道:“第一个纠结,你们是警察,警察不能干那没证据的胡来事对吧?第二个纠结,如果事情办不成,很麻烦对吧?第三个纠结,这个案子的牵涉重大,搞不好会影响职业前途对不对?”

这话听得肖梦琪直皱眉头,史清淮却是大度地笑了笑道:“对,昨晚我想了一夜,还是下不了决心。”

“这个简单,你调整一下心态,别把自己当警察不就行了?你患得患失、瞻前顾后,能办成什么事?”余罪道。史清淮辩着:“不可能不患得患失啊,这么大的案子,嫌疑人心里清楚该判多少年,万一短时间审不下来,让其他人警觉,那我们困难就更大了。”

“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别把自己当警察,这事就好解决……而且不要用警察的抓捕手法。”余罪道,众人的兴趣被撩起来了,他睁大眼睛,坏笑着道,“把他骗到那个地方,整他一回不就行了。”

哥几个笑了,根本就是大同小异嘛,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招似的,结果连鼠标的也不如。

史清淮苦脸了,肖梦琪却是眉头一展,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直催道:“往下说……你确定有这种两全的办法,既能得到消息,又不让对方察觉到咱们是警察?如果能给他造成这种心理错觉的话,那就值得一试了。”

“这个很容易,我们几个,就站他面前,他都不会认为是警察。”余罪一摆手,自然是讲哥几个都不咋地了,气得李玫也开始向他竖中指了,众人笑时,余罪道,“这样,设个口袋,让他自己钻进来,不要用抓捕的办法,那样的话,他十有八九第一时间就知道犯事了,
自然而然就开始抵触。”

“怎么设?”李玫问。

“你看过那么多案例,一点都没学会?”余罪反问着,看着茫然的李玫,坏笑着提醒道,“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他恐惧,让他失去判断力,只要有一种奏效,咱们的目标就迎刃而解了。”

李玫胸前一鼓,紧张地吸气了,她兴奋地道:“其实我对作案很有兴趣啊,要不借鉴一下犯罪分子的手法?”

“可是怎么诱出来啊?”鼠标问。

“那简单……这样,他不是喜欢游戏吗,有办法和他组队吗?”余罪问。

“有,我能搞上账号。让俞峰操纵,肯定让他大开眼界。”李玫道。

“设计游戏里这样一个巧合,别赢他太多,和他旗鼓相当,然后想办法搭讪……有一起组队的情谊,我想,在游戏里说句话问题不大。”余罪道。

“接下来呢?”李玫问。

“接下来,他要是发现队友居然是个女性,会不会是惊喜呀?”余罪问。

“哎,对,这办法好,光棍世界要是来个女玩家,那可是众星捧月啊。”俞峰道。

“这不就齐活了……只要搭上讪,只要他有兴趣,把他勾搭出来,让他到某个指定地方,请女玩家吃顿饭就行了……咱们也来个半路截人,悄无声息地把他带走。”余罪道。

“那接下来呢?”李玫愣着问,这思维方式,实在让她想不通结果了。

“接下来咱们扮个黑社会什么的,吓唬吓唬就行了,问出信息来,直接拘捕他;问不出信息来,他难道能想到咱们是警察?”余罪问。

这时候鸦雀无声了,如此大胆的构思,就鼠标也听得咂舌了。史清淮表情僵住了,不知道该说句什么;肖梦琪更不用说了,已经习惯警察的思维了,这个弯她都没拐过来。

“犯罪手法的高明,就在于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为什么现在骗子都愿意打着公检法的旗号骗人,因为实用啊。扮警察犯罪,事半功倍;那么扮罪犯打击犯罪,难道有什么不对?”余罪道,迎着肖梦琪质疑的目光。

这也是一种挑衅,她把皮球踢过来,现在余罪又踢回去了,你将我,我也将你,看你敢不敢干。

“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如果不是警察式的抓捕,他可能不会起疑心。用这种想象不到的方式把他诱进一个陷阱里,足够掩饰我们的真实目的了。”肖梦琪评价道,想了想,看了史清淮一眼,她知道指望不上了,又盯了余罪两秒钟,斩钉截铁地道,“值得尝试。”

一说这个,反倒把余罪惊得“呃”了声,肖梦琪笑道:“你来指挥,你这样子,没有人怀疑你会是警察。”

“啊?真干?”余罪稍有些紧张了。

“难道你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肖梦琪反问着,似笑非笑,像有意无意的挑衅。

“啧,小意思,看我的……你们几个,跟我走,今天,怎么也把他钓出来。”余罪一起身,很潇洒地一挥手。妈呀,最先乐得跟上的却是李玫和鼠标,曹亚杰和俞峰觉得有点儿不合适,不过看史清淮听之任之的表情,一机灵也跟着去了。

五人神侃了若干小时,诱捕行动在外勤报告王成从洗浴中心出来后,正式拉开了帷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