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见猎心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39:37 作者:


关灯
护眼

“嚓嚓嚓……嘭嘭嘭……轰轰轰……”

网吧的声音总是这么千篇一律,刀声枪声砍怪声,声声惨烈。网吧里的人大多数都戴着耳麦,盯着屏幕,身无外物,男人女人未成年人,人人入迷。

刚吃完中饭,王成又坐在一家网吧宽松的VIP包间里,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屏幕,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在这种虚拟世界里称王称霸,不过在今天这款射击游戏中和自己搭伴的几个队友实在不怎么样,一直拖后腿,让他有点儿恼火。又一次被人完爆后,他
气得直拍桌子。

“组队请求……组队请求……”不经意间,他看到了一个闪烁的通知条,正打得郁闷的他,随手点开了对方的资料,哦,和自己的级别差不多。没怎么想就允许加入了,两人组队,又加了几个队员,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

三分钟过去了,他眼睛亮了,这个网名“悍匪娘”的家伙居然是个高手,对方两个队员刚跳出来,凌空未落就被爆头了。

五分钟过去了,整队无人伤亡,反倒是对方被打得惨不忍睹,只剩一个人了,他讶异了,到现在为止,他还没开枪呢。

又过了三分钟,最后一名敌人刚侧身冲出来,又迎来一个完美的爆头动作,王成乐坏了,拍着桌子狂喊,心想这他妈才叫队友。

几轮过后,自己这一队如入无人之境,迅速攀上了即时游戏的第三名,对战的请求排了十几列,都不服气要来一较高下了。王成从来没有遇到过让他如此热血沸腾的完胜,他顾不上其他了,紧张地操作着,不时地和对方在屏幕上交流着……

可能他做梦也想不到,和他搭伴的人是警察。

余罪等人此时才领略俞峰的风采,用着房间的笔记本,俞峰玩得可轻松之极了。虽然在射击场上十打九不中,可游戏里,他对各类武器的性能了然于胸,随手一点,一个人能打一个队。曹亚杰和鼠标看得直咂舌,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孙羿和骆家龙把这货捧为神人了。

确实神,从开场到现在居然都没空过一枪。俞峰看着一干瞠目结舌的队友,笑着道:“这都是我玩剩下的了,小时候玩街机,一枚硬币能打通关。每次去玩,游戏机房的老板都给我说好话,让我生意清淡的时候再去,不收钱。”

嘚瑟的样子,别人不理会他了。李玫却是盯着一屏的解析数据,偶尔在纸上写着什么,余罪凑上来问时,她说道:“他在网吧已经玩两个多小时了,按照他的习惯,恐怕得到天黑了……今天玩得高兴,没登录QQ联系,看来他们之间的联络很松散。”

余罪手肘支在桌子上请教道:“肥姐,他要是上QQ,你第一时间能知道?”

“那当然。”李玫道,手机号、银行卡号、住址,都已被支援的外勤悄无声息地掌握了。

“俞峰,想办法和他建立联系……他现在一定很仰慕你。”余罪道,又强调着,“沟通的时候让肥姐说话,肥姐这女声,只要不嚷,还是挺性感的。”

“去死吧你。”李玫翻着白眼。

“同志们啊,相信我,咱们现在正在做一项前无古人、后来无者的试验,用我们思维的子弹在虚拟世界里击中对手……一定要听从指挥啊。”余罪强调着。曹亚杰问道:“你这意思是,勾引他上钩是不是?”

“对。”余罪道。

“行吗?”俞峰眼皮不抬,质疑道。

“当然可以,这个时候他已经对你产生了兴趣,万一建立联系,他一下子发现你是异性,那种强烈的好奇,一定会驱使他追着你不放的………肥姐,成败全靠你了,虽然现实世界里你是个肥妞,可是虚拟的世界里,你完全可以成女王……”余罪凛然道,忽悠着李玫上路

“那和他说什么?”李玫不确定地问。

“尽情释放你心理的阴暗,特别是男女之间那种遮遮掩掩的话题,永不过时。”余罪道。

解释了半天,鼠标听出来了,插了句:“这他妈不是搞仙人跳吧?”

“滚。”余罪忙不迭地回道,又跑到俞峰这儿。游戏还是俞峰操纵,李玫观战,两人使着眼色,点开通话时,李玫无师自通一般,几乎是现场指挥:“跟上跟上……无影侠,注意你的左侧……保持队形,我断后……堡垒左侧还有两个敌人。”

说着,李玫看看几位队友,似乎在征询她的表现如何,那几位悄悄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这个时候,网名叫“无影侠”的王成终于被震惊了,听筒里传来了他诧异的声音:“哇塞,悍匪娘,你还真是女的啊?”

“是美女……你这‘无影侠’可是名不副实啊。”李玫道。

“声音这么好听,不可能是老娘吧,哈哈。”王成在调侃了。

“哈哈……是小娘子……”

“娘子的声音真好听,我都有点儿动心了……”

“哼!就怕你们这样的,满足不了美女的胃口啊。”李玫咬牙切齿,红着脸道。

话筒里,又是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房间里哥几个也听得差点喷了,这“美女”的胃口,绝对满足不了。不过豪放的“悍匪娘”绝对勾起他们猎奇的胃口了,已经有一位队友发着QQ号,想要和李玫交换联系方式了。

“上钩了,他要我的QQ号。”李玫兴奋了一下,捂着听筒道。

“给他。”余罪眼睛亮亮地,奸笑着道,“不要主动加他,等着他加你。”

接下来余罪又开始布置,要找一张照片放到李玫的网络相册。没现成的,好办,把史清淮和肖梦琪的PS一张,当成两口子。什么?那不是有夫之妇,钓不到嫌疑人?余罪直斥曹亚杰和余峰,你们懂个屁呀,这样才稀罕。

几个人嚷着,忙碌着,把这个网上仙人跳,搞得越来越像回事。

游戏玩着玩着,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

“哇,这悍匪娘,真凶悍。”

王成一直玩到悍匪娘下线,聊过了几句,是自由职业者,在吾宁出差,这么巧合的事让他怔了下,打开QQ时,他迟疑了一下,一种莫名的警惕升起来了。

不对,好像想多了,对方根本没有加他QQ的请求。他查找着这个号码,一看注册地,是京城,一看网络相册里有三两张照片,那是一对男女,男的很帅,女的很漂亮,像是两口子,他的戒备一下子全消了。

申请,加好友,他留言了:悍匪娘子,我是无影侠,哪天约我玩啊,我也在吾宁。

“怎么办?到关键时候了,现在约他?”李玫紧张了,没想到这货真上钩了。

可是,相册里是肖梦琪和史清淮的照片啊,真见面不露馅儿了?

“不会现在约……你这样说,在开会。”余罪道。

李玫在电脑上输入着,抬头问:“他问我在吾宁干什么?”

“告诉他,你是卖钻石的经理,搞直销。”余罪道。

李玫按余罪说的回答,过了一会儿又抬头问:“他说他对钻石很感兴趣。”

余罪笑道:“他在试图给你找话题,没事,瞎聊呗……把你当成高傲的女王,对他不屑一顾,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就成。”

懂了,李玫一点头,运指如飞,不过对方明显不是心在钻石上,一会儿问年龄,一会儿问家庭,而李玫则保持着不远不近的接触。聊着聊着,渐入佳境后,冷不丁李玫惊声尖叫了一句:“啊,他要和我视频。”

“坏了坏了,给他发个照片……肖梦琪的。”余罪慌乱道,心想对方肯定上钩了。

李玫刚一发,又喊起来:“他说太小,看不清……”

“调戏调戏他……拍个敏感部位。”余罪掏着手机,不过一看满屋几个货色,都不入眼,盯上李玫时,李玫吓得一捂前胸,紧张地喊着:“绝对不行。”

“好像就你有胸似的……老曹,来来,拍鼠标的胸,俞峰,帮忙。”余罪一看正躺着犯迷糊的鼠标,急中生智了。曹亚杰和俞峰把鼠标拽起来,外衣一脱,哟,俞峰的眼睛亮了,标哥这膘肥的,“胸器”还真不错。老曹也使坏了,手从鼠标背后往前摩挲,前胸一下子鼓
起来了。鼠标迷迷糊糊嚷着:“咋啦咋啦,你们想在我身上发泄呀?”

“咔嚓”一张,余罪眼睛一亮惊呼道:“我靠,若隐若现,绝对是‘人间胸器’。”

李玫一看,乐得快笑翻了,接上电脑,简单一PS,发过去了。

“要是用标哥的胸把嫌疑人钓住,那他就太悲催了。”俞峰笑道。

笑声还没结束,李玫又开始惊呼:“完了完了,他彻底被鼠标的胸迷住了,死活要视频。”

“快去,把肖梦琪拉过来。”余罪惊呼道。

哎?鼠标一听这事来劲了,一骨碌爬起来,趿拉着鞋,和老曹一起去喊人了……

“娘子,你还在么?”

王成又输了一行字,心里有点儿痒痒。经常泡网上的人,一般都是无聊、空虚、寂寞。

不过这个似乎不像,应该是一个搞销售的,这样的人应该怎么勾搭呢?他心里百爪挠心地想着,约出来吃饭,有点快了;约泡吧,人家不一定去……只有找到她的弱点,才有可能钓出来。

于是他飞快地输入了一行字:“娘子……我是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客户很多啊,要不要介绍几个大户给你?”

哟,有结果了,只见娘子回道:“可以呀,我们公司今晚在吾宁的代理要召开客户见面会,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来的哦。”

这一个邀请,正中王成的下怀,他乐颠颠地打了一行字:“可我不认识你呀。”

说着随手就点开了视频请求,一定得看看,要是一个四五十的老太太就算了。

视频请求通过了,王成心一紧,紧张地盯着屏幕,视频的窗口弹出了一个女人的画面,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她笑着招了招手。那一笑的风情,看得王成张口结舌,连招呼也忘打了。

“讨厌,你怎么看上去傻乎乎的。”又一行字来了。

“看见你第一眼,谁都会被惊傻的。”王成兴奋地道。

“讨厌,不让你看了……那说好了,一定来啊,我们在吾宁的销售网络铺得很一般,急需打开市场。”对方关了视频,这样说道。

“小意思喽……我给你当销售员都没问题。”王成道。赶紧问着开会的地址,一看是吾宁饭店,一听有公司的车接送,哎呀,把这哥们儿乐得直拍键盘……

“成了,赶紧给外勤车辆贴个钻石公司的标志,一会儿接他去。”余罪道。

说这话时,其他人都在乐呵。俞峰的技术、李玫的声音、鼠标的胸加上肖梦琪的脸蛋,硬是把嫌疑人迷得神魂颠倒,非要追着来参会了。不过接下来怎么办还没有仔细商量呢,肖梦琪蹙着眉,哭笑不得地问道:“你这搞来搞去,没什么新意嘛,和仙人跳差不多,难道还
把他骗来宾馆?”

“不一样的,这种人对别人都有下意识的戒心,可现在,他除了精虫上脑,什么心思也没有……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怀疑‘悍匪娘’是个警察,只要他思维上有这个误区,就好操作了。”余罪道。

“那好,准备一下……接人去。”肖梦琪知道箭在弦上,不发也得发了。

磨蹭了一个小时,李玫在电话里逗着,又是公司车接,又是客户酒会,嫌疑人此时已经是毫无戒心了,直接给了个地址让人去接送。

据外勤的报告,这货因为要参会,还专程到商厦购了一身西装。等肖梦琪驾车驶近时,果真看到了穿戴一新、打扮得帅帅的嫌疑人,正在翘首企足地等着“悍匪娘”来接他。

车停,肖梦琪跳下来,喜出望外地看着王成,似乎对他很满意似的,欣赏的眼光凝视了片刻,伸手道:“你是……无影侠?哇,好帅哦。”

“悍匪娘……你比照片可靓多了。”王成也乐了。

“感谢你对我们公司的支持啊,请请请,我把我们公司在当地的代理介绍给你,要是有门路,保证大赚一笔。”肖梦琪请着人,两人闲聊几句,王成看着贴着钻石公司标志的商务车,说说笑笑地,跟着上车了。

然而就在王成头伸进车窗的一刹那,他看到了车里的人,猛地察觉到了危险。不过已经晚了,肖梦琪膝盖一顶,他一踉跄,有人把他拽进去了,还没有喊出来,就听到“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声音,接着他一下子晕厥了。

肖梦琪和跟踪的特警打了个手势,看看四下,来往的行人没有注意到这辆车里发生的事,她慢悠悠地开门上车,发动,向市区外驶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