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6: 我的刑侦笔记》-戏外有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43:14 作者:


关灯
护眼

“这样行吗?”李玫不太确信地问。

“我刚和余罪通过话,没问题。”曹亚杰道。

一说是余罪教的办法,那可行性似乎提高了一大截子。俞峰拽走了李玫手里的打印单子,扫了眼,吓了一跳,直问道:“你们是说,直接和尹天宝通信录里的手机号码联系?”

“是啊,又快又直接。”李玫道。

看俞峰不解,曹亚杰解释着,现在无法正面确认阿飞、可可、龙仔这些马仔究竟是谁、隐身何处,可根据今天截获的尹天宝的手机号码,反查他的通信记录,发现有数十个不间断的电话往来。于是曹亚杰和余罪商量之下,又想出了一个歪招。

很简单,直接联系,再让王成确认录音。

“是不是得汇报一下?”俞峰不确定地道。

“得了吧,你指望大保姆干这事?”曹亚杰道,看李玫犹豫,他甩上脸了,“你们看着办吧,我也是看你们辛苦,绞尽脑汁想让你们轻松一下,不管你们怎么看,我觉得余罪给的办法,很有实用性。”

“行,试试就试试……”李玫拍桌定论了,反正这数日一直在尹天宝那些所获不多的资料里打转,等突破还没准等到什么时候。

拨号、准备录音,李玫调整着情绪,接通之后,她以一种甜得发腻的声音道:“先生,您好……恭喜您的手机号在我公司成立周年庆中抽中大奖,奖品为一部iPad平板电脑……”

“去你妈的,骗子!”对方回了句,直接挂了。

李玫有点儿恼火,曹亚杰却是抚掌大笑着:“有这一句就够了,继续。”

“先生,您好……恭喜您的手机号在我公司成立周年庆中抽中大奖,奖品为一部iPad……”

“滚你妈蛋……什么玩意儿。”对方骂了句。

“滚你妈蛋……不要拉倒。”李玫对骂了句。

“你谁啊?出来,出来老子弄死你。”对方上火了。

“你谁啊?你不出来老娘回头都弄死你……”李玫恶狠狠回骂了句,先挂了。

刚挂,得,电话回过来了,她赶紧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一副讨了便宜自得其乐的样子,直抚着怦怦乱跳的胸口,看来当泼妇的感觉还是挺刺激的。

乐了半晌,左右侧头看时,曹亚杰、俞峰都痴痴地盯着她,她惊声问:“怎么了?”

“肥姐,你骂人的声音很甜美啊。”俞峰笑道。

“确实很甜美。”曹亚杰附和道。

哟,李玫直抚着自己的脸,痛不欲生地说道:“我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了,都怪你们,都怪余罪和鼠标那俩货,把姐这个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的淑女变成泼妇了……”

“继续……就这样,多和他们骂几句。”曹亚杰乐道,那样的话,能提取到更多的音频资料。

“那换换方式,当骗子不能这么蠢吧,就一个办法。”李玫要拨号,又想到这茬儿了。

“这样说:先生,恭喜您在商场消费抽中大奖,请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到我处办理领奖……然后问他方便提供一下身份证号码吗。”曹亚杰道,只要提供身份证,不愁警察找不着他。

“不行,太浅显……这样说:先生您好,这里是10086客服,您的手机号码刚刚申请了开通国际长途业务,并且消费境外声讯服务业务总金额666元,请问是否为您本人亲自操作……”俞峰道。这样的话,机主的第一意识是吓一跳,然后才破口大骂,这样录音就更没问题
了。

“还有更好的,直接说你是快递公司,问他在哪条街……怎么送货。”

“购车退税也行。”

“银行卡消费透支,保证吓他一跳。”

“要不暧昧点,直接说有小姐怎么样?”

曹亚杰和俞峰超常发挥了,说得兴高采烈。李玫忙不迭地左看看右看看,她奇怪了,这两位不知怎么变得一身贱性,说这些骗人办法倒像是亲自干过一样。她翻着白眼,戳着曹亚杰道:“闭嘴……当警察可以不要命,可不能这么不要脸吧?”

训了曹亚杰一句,她记着这几招骗术,边记边说:“这有什么难的,我当初在信息中心,见过的骗子档案多了。这些都是小毛骗,真正的大骗子,人家还办了所警校,招聘了几百号人培养警察呢。”

说笑着都乐了,调整了一会情绪,李玫照章施法,一个一个联系上了,或中奖,或退税,或消费透支通知,这些已经被骗子用烂的歪招几乎骗不到人了,多数人接到电话第一反应都是骗子,第二反应是骂骗子一顿。多数电话,基本是在对骂中开始和结束的。

对于骂人李玫虽然已经窥得门径,可毕竟是初入此道,骂着骂着,满头大汗,有点儿词穷了,毕竟曾经自以为是淑女,用这类骂人词汇显得不那么顺口,又拨了电话骂了几句之后,她放下电话,直道:“不行不行,骂人都这么累。”

“换换招数。”俞峰提醒着。

“对,暧昧那招……就说小姐服务,可以上门的。”曹亚杰道。

“男人都有这种阴暗心理,都想干这事……不是我说的,鼠标说的。”俞峰劝着。

“试试又不坏事,当警察还能介意这种事?”曹亚杰忽悠着。

“好……试试就试试。”李玫似乎觉得被两位同伴小觑了,拿着电话,拨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诈骗语音,“喂,先生您好,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我们提供各类上门服务,有护士、空姐、车模等各类美女供您选择。”

说这话的时候,李玫都有点儿脸红了,三个人侧耳倾听着回音,片刻,电话里的另一头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李玫面红耳赤地扣了电话,瞠目结舌道:“是个女的!”

曹亚杰和俞峰伏在桌上,笑得直打战。

说笑归说笑,不过收获却是不错,这些音频随即被放到了羁押王成的房间里,听了不到十个音频,监控上的李玫发现王成的表情有变化了,眼皮子在跳,脸上肌肉抽了抽,她通知着特警又回放了一遍,再问时,王成嚅嗫地吐了一句:“这好像是阿飞的声音!”

哈,李玫乐坏了,和曹亚杰、俞峰击掌相庆,又挨个播放一一让王成确认。

成功始于细节、祸患缘于忽微,这些日子点点滴滴的积累,已经快到井喷的时刻了,今天又有一个重大发现,从尹天宝的通信记录里,反查到了那名叫“阿飞”的劫匪,经信号定位和远赴北海追踪的尹南飞一组发回来的监控记录确认,结果出来了——就是他!

“你这一组真是奇人异士荟萃啊,这样都行?”肖梦琪得到确认消息以及内勤组的查找方式后,哭笑不得地对史清淮道了句。

“这叫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都是好猫。”史清淮笑道,这支特殊的队伍走到现在已经大大超过预期了,现在专案组都没人怀疑,思维的子弹要比真枪实弹更奏效。最起码找出这几个嫌疑人,已经是奇功一件了。他看了看资料说道:“阿飞,齐宇飞……无业,因为参
与流氓斗殴被劳教过一年零六个月……看来这也是个马仔,说不定和王成一样,都是在打工期间被尹天宝招募的。”

“应该如此,是个炮灰级别的……刚刚南飞查到的消息是,这家伙在7月22日到的家,应该是作案后潜藏起来了,等风头过去再做下一次。”肖梦琪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起身随意道:“走啊,看看那几位功臣去,他们的奇思妙想,经常能让案子柳暗花明呀,我在发愁这事
呢,他们倒都已经解决了。”

史清淮笑了笑,跟着肖梦琪下得楼来,敲门而入时,解冰也回来了,正和曹亚杰、俞峰讨论着什么,作为领队的肖梦琪拍拍手示意道:“同志们,停一下啊……刚刚又有一个嫌疑人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已经确认,咱们总队长、尹南飞队长,通过我向奋战在一线的在座各
位表示感谢和慰问,我和史科长也对你们卓有成效的工作提出表扬。”

掌声四起,最高兴的莫过李玫了,最激动的却莫过于解冰了,这个小小的伎俩,比大队的外勤排查还有效。他听到消息就回来了,那兴奋之情也是溢于言表,这个在外人看来难如登天的案子,已经快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了。

“大部分人都在,我们凑这个时间,把案情再大致梳理一下……大家说说,对这个案子的最大幕后嫌疑人,都有什么看法。”肖梦琪道,拉了张椅子坐下了,就坐在解冰身边。她对这位帅哥的第一印象极好,之后的印象更好,询问的眼光投向他时,解冰不好意思地笑笑
道:“我就不班门弄斧了,不愧是刑事侦查支援组,各组的消息,基本都是你们拿出来的。”

“在咱们这个集体里,谁谦虚,那就得批评谁啊,你说呢,史科长。”肖梦琪道。

一唱一和,史清淮接着话茬儿道:“对,可以容错,但不能藏私。”

解冰笑了笑,直道:“那好,根据这些天的侦查,我有一种预感,尹天宝很可能不是这个团伙的头目……他肯定参与了,但应该是一个组织人的角色,而不是策划人。”

“我补充一句话,我同意解副队的意见。”俞峰插了句道,总结着自己的发现,“迄今为止,我已经发现了关联账户共113个,少则几千,多则上百万,这些账户间的出入资金上千万,操纵这么多账户,而且要具备保密性,这不是一两个人忙得过来的,更不是像尹天宝、
阿飞、王成这样的土炮能干得了的。从抢劫到销赃,几乎都见不到现金,这种作案手法很罕见,毕竟黑社会的宗旨是:现金为王。”

有道理,众人频频点头,尹天宝几乎没有躲藏,恰恰能反证他身上根本没有让他恐惧不安的证据,换句话说,现在除了王成的指认,专案组还没有找到更有力的证据,能证明的事情只是教唆着王成在车上做手脚,可这位做手脚的,连案发现场都没有到过,仍然只是旁证

“好,那按照惯例,描摹一下这个神秘幕后的特征……我先说啊,你们帮我捋捋思路,看我哪儿漏了。”肖梦琪想了想,若有所思地开口道,“这个人有几个特征:第一,很强势,从他对组织的控制就能感觉出来,王成对他几乎是景仰的态度;第二,反侦查能力很强,
从这个作案模式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不是上次余罪歪打正着猜到了这种可能,恐怕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所以我判断,他很可能有过前科,否则这么强的反侦查能力就无从解释了;第三,除了尹天宝这几位干活的,他还应该有个智囊,或者是他,或者是他假手于人,否
则善后工作以及操作这么多的账户,也说不通……暂且就这么多,下面谁来?”

肖梦琪不确定地说了几句,看到众人中少了余罪,气氛有些太凝重了,反而让她觉得有点儿不适应。她笑着问解冰,解冰道:“我不习惯猜测,不过我觉得尹天宝这个关键人物,应该是解开所有谜的钥匙,如果解谜,只能从他身上入手。”

“这个我和肖主任讨论过,这个人我们不是动不了,而是不敢擅动。在没有掌握他幕后的情况之前动了他,万一真正的幕后溜之大吉,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总队的意思是,要么不动,要么一网打尽。”史清淮道。

这是所有案子的惯例,除恶务尽。可真正做到这一步何其难也,肖梦琪看大家快冷场了,她插进来道:“都各抒己见,我们现在掌握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应该有些案子的前瞻性了。”

“没掌握多少啊,怎么看都像一个合法商人。”李玫道。数着尹天宝的简历了,十几岁就开始打工,房产是老房子拆迁的补偿房子,四年前以房子为抵押向银行贷了一百五十万开始自己开车行,能查到曾经有过银行追欠的记录,不过之后又全额归还贷款,相比北方经常
见到的那些欠债不还的老赖,人家算得上一个诚信的业主了。

“问题恰恰在这儿。”俞峰插进来了,质疑道,“既然有过银行追欠的记录,那只能说明一点,他经营不善,还不上贷款……可后来又一次性地归还了所有贷款,这钱怎么来的?”

这地方的来钱门道可多了,曹亚杰说了,薛岗镇离码头近,那儿是出名的汽车配件、零件甚至各类走私车的集散地,玩车发财的人简直如过江之鲫。一条走私货轮靠岸,可能马上就诞生数位百万甚至千万富翁。原本专案组觉得那些受害人车辆的消失有点儿匪夷所思,不
过到这儿才发现,太正常了,能查找的不过就是个发动机号和车架号,对于这些常年玩车的人,不管是拆了零件、改装、消除痕迹,还是变卖出去,根本没有难度。

“难就难在这儿,尹天宝之所以以公开的身份大摇大摆地生活在这儿,那这里很可能不会给我们留下更多的证据。”解冰道。

此为正解,也是史清淮和肖梦琪商量过的,就即便有也被他们处理了,现在顶多能留下的就是那几位作案的人证。史清淮道:“上午我和肖主任交换了一下意见,我们共同的认识是,一个嫌疑人犯罪心态的形成、模式的选择以及后来的巩固,都是有诱因的……所以,我
们对他的排查还应该更细一点,找出他初次作案的时间,找到驱使他走上犯罪道路的动机和诱因,很可能他的引路人,就在他的生活轨迹里。”

“而且这个犯罪值得深挖一下,可以试着查找一下近些年被我们抓到过的车辆劫匪,看看有没有和他生活发生交集的可能。”解冰道。

“有,查过了,十几例……”李玫找着档案,直接给了解冰一份。

“没有谁无缘无故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犯罪分子,他是怎么上道的,这点很关键……不过从我们外围的调查了解,还是没有能找到有这种能力和智商的人。最起码我们的犯罪信息库里没有。”肖梦琪道。

现在比较难的是给全队一个准确的方向,进而直达目标,少走弯路。那些作案的小鱼小虾好抓,真正的幕后难找。现在离犯罪团伙越来越近,那种投鼠忌器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

——仅仅是一个叫“蓝爷”的称号,是姓蓝,还是绰号蓝爷?抑或是尹天宝为了迷惑手底的人,故意放出的风声?

据王成交代,每次都是尹天宝打着蓝爷的旗号告诉所有人该怎么办,怎么招聘进入店里,怎么和周围人处好关系,怎么设置一个空房子躲开排查,作案后再怎么撤离,计划步步紧扣,如果不是在五原临时兴起泡了个卖车的妞儿的话,恐怕现在连王成也抓不到。

当真正得知这个作案细节每一步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时候,在场的免不了心里都有点儿担忧了,连一个打前哨的都布置得这么周密,何况那些作案和幕后呢。简单地讲,现在哪怕就抓了尹天宝和阿飞也无从定罪,除非他们一五一十自己交代。

当然,那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有,总队也不敢轻易尝试。

症结就在这儿,肖梦琪正要布置一下大致的排查思路时,她和史清淮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了。两人一看外勤的号码,马上接起来了,然后相视都愣了,电话里传来了张凯和王朋利两位特警失声的汇报:“肖主任,打起来了……一群拿砍刀的,冲进洗车行了!”

“史科长,打起来了,怎么办,余罪和严德标还在里面,二十几号人……”

顾不上讨论了,一行人急着站起来了,史科长要呼叫其他外勤帮忙。在奔出房间门的一刹那,肖梦琪难得地清醒了一下,拦着众人道:“等等,千万别冲动,情况不明……都不要慌,解冰,你带上几个外勤去,其他人,各守岗位。”

安排了句,解冰领命匆匆而去,肖梦琪叫了一位守家的特警随即风驰电掣赶往事发现场……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