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第5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4:58:37 作者:


关灯
护眼

姑姑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她是拿工资,吃商品粮的公职人员,又有着那样光荣的家庭出身,乡村里的小伙子,没有人敢动这个念头。那时我已经五岁,经常听到大奶奶过来跟我奶奶议论姑姑的婚事。大奶奶忧心忡忡地说:她婶子,你说,心都二十二岁了,与她同年出生的,都抱上两个娃了,可她,怎么连个上门提亲的都没有呢?我奶奶说:嫂子,你急什么?像心这样的,没准儿要嫁进宫里做皇后呢!到那时,你就成了皇帝的老丈母娘,我们也就成了皇亲国戚,铁定了要跟着沾光呢!大奶奶说:胡啰啰!皇帝早被革命了,现在是人民共和国了,是主席当家。我奶奶说:既然是主席当家,那咱就把心嫁给主席。大奶奶恼怒地说:你这人,身子进了新时代,脑子还留在解放前。我奶奶说:我跟你不一样,我这辈子没离开过咱这和平村,你去过解放区,进过平度城。大奶奶说:你别跟我提平度城,提起平度城我就头皮麻!我是被日本鬼子抓走的,是去受罪,不是去享福!——两个老妯娌,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但头天大奶奶气哄哄地走了,似乎是永世也不跟我奶奶见面的样子,第二天,她又来了。每当看到她们俩在一起议论姑姑的婚事时,我母亲就偷偷地笑。

记得有一天傍晚,我们家的母牛生小牛,不知道那母牛是以我母亲为榜样或是那小牛以我为榜样,竟然也是先生出一条腿,便卡住了。那老母牛憋得哞哞地叫,看样子非常痛苦。我爷爷我父亲他们都焦急万分,搓手、跺脚、转圈子,无计可施。牛可是农民的命根子啊,何况这牛是生产队放在我们家代养的,真要死了,那可了不得。母亲悄悄地对我姐姐说:嫚,我听到你姑姑回来了。没等母亲说完,我姐姐就跑了。父亲白了母亲一眼,说你瞎胡闹,她是给人接生的!我母亲说:人畜是一理。

我姑姑跟着我姐姐来啦。

我姑姑一进门就发脾气,说你们想把我累死吗?给人接生就够我忙的了,你们还要我接牛!

母亲笑着说:妹妹,谁让你是咱自家人呢?不找你找谁呢?人家都说你是菩萨转世,菩萨普渡众生,拯救万物,牛虽畜类,也是性命,你能见死不救吗!

姑姑说,嫂子,幸亏你不识字,要是识上两箩筐字,和平村里如何能盛得下你!

母亲说,即便我识上八箩筐字,也比不上妹妹一根脚趾头。

姑姑的脸上虽然还是怒冲冲的神情,但显然已经消了气。此时天色已暗,母亲点起家里所有的灯,剔大了灯草,都端到牛棚里。

那母牛一见到姑姑,两条前腿一屈,跪下了。姑姑见母牛下跪,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我们的眼泪也都跟着流了下来。

姑姑检查了牛的身体,半是同情半是戏谑地说:又是一个先出腿的。

姑姑把我们轰到院子里,怕我们看了受刺激。我们听到姑姑大声下令,我们想像着母亲、父亲在姑姑指挥下帮母牛生产的情景。那晚是农历的十五,月上东南时分,天地一片皎洁的时候,姑姑喊:好,生下来了!

我们欢呼着冲进磨坊,看到母牛身后,多了一个浑身粘液的小家伙。父亲兴奋地说:好,是头小母牛!

姑姑气哄哄地说:真是奇怪,女人生了女孩,男人就耷拉脸;牛生了小母牛,男人就咧嘴乐!

父亲说:小母牛长大了可以繁殖小牛啊!

姑姑说:人呢?小女孩长大了不也可以生小孩儿吗?

父亲说:那可不一样。

姑姑说:有什么不一样!

父亲见姑姑急了,不再与她争辩。

母牛调过头,舔舐着小牛身上的粘液。它的舌头上仿佛有灵丹妙药,舔到哪里,哪里就获得了力量。大家都感慨万端地看着这情景。我偷眼看到,姑姑的口半张着,眼神很慈爱,仿佛那老牛的舌头舔到了她身上,或者她的舌头舔到小牛身上。等母牛的舌头差不多舔遍小牛身体时,小牛抖抖颤颤地站了起来。

我们张罗着找脸盆,倒水,找肥皂,拿毛巾,让姑姑洗手。

奶奶坐在灶前,拉着风箱烧火,母亲站在炕前擀面条。

姑姑洗完手,说:饿死我了!今晚我要在你们家吃饭。

母亲说:这不就是你的家吗?

奶奶说:是啊,才不在一个锅里摸勺子几年呢。

这时,大奶奶在我家院墙外,呼唤姑姑回去吃饭。姑姑说,我不能白给他们家干活儿,我要在这里吃。大奶奶说:你婶子过日子急,你吃她一碗面,她会记一辈子的。我奶奶提着烧火棍跑到墙根,说:你要是馋了呢,就过来吃一碗,要不就滚回去。大奶奶道:我才不吃你的东西呢。

面条煮好后,母亲盛了满满一大碗,让姐姐给大奶奶送过去。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姐姐跑得急,摔了个狗抢屎,那碗面条泼了,碗也碎了。为了不让姐姐回来挨骂,大奶奶从自家碗橱里找了一个碗让姐姐端回来。

姑姑是个极其健谈的人,我们都愿意听她说话。吃完面条后,她背靠着墙壁,侧坐在我家炕沿上,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踩着百家门子,见识过各种各样人,听过许许多多的逸闻趣事,转述时又毫不吝惜地添油加醋,这就使她的谈话像评书一样引人入胜。八十年代初,当我们从电视里看到刘兰芳的评书连播时,母亲就说:这不分明就是你姑姑吗?她要不当医生,说评书也是一张好嘴!

那晚上的谈话,还是从她在平度城里与日军司令杉谷斗智斗勇开始。那时我才七岁,姑姑看我一眼,说,跟跑跑差不多大,就跟着你们的大奶奶和你们的老奶奶去了平度城。到了那里就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门口有两条大狼狗看着。那些大狼狗平日里吃的都是人肉,见了小孩子就伸舌头。你大奶奶和你老奶奶整夜地哭,我不哭,倒头就睡,一觉睡到大天明。在黑屋子里关了不知道几天几夜,把我们挪到一个独立小院里,院子里有一棵紫丁香,那个香啊,熏得我头晕。来了一个穿长袍带礼帽的乡绅,说是杉谷司令要请我们赴宴。你老奶奶和你大奶奶只知道哭,不敢去。那乡绅对我说:小姑娘,劝劝你奶奶和母亲,让她们别怕,杉谷司令没有害你们的意思,只是想跟万六府先生交个朋友。我就说:奶奶,娘,别哭了,哭管什么用?哭能哭出翅膀来吗?哭能哭倒万里长城吗?那乡绅拍着手说:说得好!小姑娘太有见识了,长大了肯定是非凡人物。在我的劝说下你们老奶奶和你们大奶奶不哭了。我们跟着那乡绅上了一辆黑骡拉的轿车,不知拐了多少弯。进入一个高门大院,门口站着双岗,左边是黄皮子,右边是日本兵。那大院很深,从大门进去,一个院子套着一个院子,仿佛永远走不到头。最后进入一个大花厅,门窗隔扇都是雕花的,太师椅子都是檀木的。那杉谷司令穿着和服,手里握着一把折扇,不紧不慢地摇着,一看就是个文化人。说了一些之乎者也的话就招呼我们上席,一张大圆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你们老奶奶和大奶奶不敢动筷子,我可不管那一套,吃这个狗日的!用筷子不得劲,索性用上了“皮笊篱”,大把抓着往嘴里塞。杉谷端着酒杯,笑眯眯地看着我吃。吃饱了,双手放在桌布上一擦,我的困劲儿就上来了。我听到杉谷问我:小姑娘,让你父亲到这里来好不好?我睁开眼,说:不好。杉谷问:为什么不好?我说:我父亲是八路,你是日本,八路打日本,你不怕我父亲来打你吗?

说到此处,姑姑捋起袖子看了一下手表。那时候全高密县里不超过十块手表,我姑姑竟然戴上了手表。哇!我大哥一声惊呼,我们家只有他见过手表。他当时在县一中上学,他们的从苏联留学回来教俄文的老师戴着一块手表。我大哥哇完之后就喊:手表!我与姐姐也跟着喊:手表!

姑姑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把衣袖放下,说:不就是块手表吗?咋呼什么?她故意的轻描淡写更加重了我们的兴趣。先是大哥试试探探地说:姑姑,我只是远距离地看过我们纪老师的表……您能不能让我看看……我们跟着大哥说:姑姑,让我们看看吧!

姑姑笑着说:你们这些小家伙,真是淘人,一块破表,有什么好看的!她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把表摘下来,递给我大哥。

母亲在一旁大声提醒:小心!

我大哥小心翼翼地接过表,先捧在手心里看,然后放到耳边听。大哥看完了,转给姐姐看,姐姐看完了,转给二哥看。二哥只看了一眼,没来得及放在耳边听响就被大哥抢了回去,还到姑姑手里。我有些气急败坏,哭起来。

母亲骂我。

姑姑说:小跑,长大了跑远点,还愁没表戴?

就他那样,还戴表?赶明儿我用墨水在他手腕上画一个吧。我大哥说。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跑跑长的丑,长大了没准会有大出息呢!姑姑说。

姐姐说:他要有大出息,圈里那头猪也能变成老虎!

大哥问:姑姑,这是哪国产的?什么牌子?

姑姑说:瑞士英纳格。

哇!我大哥惊呼。我二哥和姐姐也跟着哇。

我怒冲冲地说:癞蛤蟆!

母亲问:妹妹,这东西值多少钱?

姑姑说:不知道,朋友送的。

什么朋友肯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母亲打量着姑姑,说:是不是他们姑夫啊?

姑姑站起来,说:快十二点啦,该睡觉了。

母亲说:谢天谢地,妹妹倒底名花有主了。

你可别出去胡啰啰啊,八字还没一撇呢!姑姑转脸叮嘱我们:你们也不要出去胡说,否则我剥了你们的皮。

第二天早晨,我大哥可能因为头天夜里没让我看姑姑的手表心感内疚,他用钢笔在我腕上画了一块表。画得非常逼真,非常漂亮。我非常爱护这块“表”,洗手避水,遇雨藏手,颜色淡了借大哥的钢笔描,让它在我手腕上保存了三月之久。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