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第二部第11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5:12:01 作者:


关灯
护眼

十一

进手术室之前,王仁美突然抓过我的手,看看我腕子上的牙痕,满怀歉意地说:

小跑,我真不该咬你……

没事。

还痛吗?

痛什么呀,我说,跟蚊子叮一口差不多。

要不你咬我一口?

行啦,我说,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呢?

小跑,她抓着我的手说,燕燕呢?

在家里,爷爷奶奶看着呢。

她有吃的吗?

有,我买了两袋奶粉,两斤蛋奶饼干,还买了一盒肉松,一盒藕粉。你放心吧。

燕燕还是像你,单眼皮,我可是双眼皮。

是啊,要像你就好了,你比我漂亮。

人家都说,女孩像爸爸的多,男孩像妈妈的多。

也许是吧。

我这次怀的是个男孩,我知道的,我不骗你……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嘛,我故作轻松地说,过两年你们随了军,去了北京,我们给女儿找最好的学校,好好培养,让她成为杰出人物。一个好女儿,胜过十个赖儿子呢!

小跑……

又怎么啦?

肖下唇摸我那把。真的是隔着衣服呢!

你怎么这么逗呢?我笑着说,我早忘了。

隔着厚厚的棉袄,棉袄里还有毛衣,毛衣里还有衬衣,衬衣里——

还有乳罩,对吗?

那天我的乳罩洗了,没戴,衬衣里有一件汗衫。

好啦,别说傻话了。

他亲我那一口,是他搞突然袭击。

行啦,亲口就亲口呗!谈恋爱嘛。

我没让他白亲。他亲了我一口,我对着他的小肚子踢了一脚,他捂着肚子就蹲下了。

老天爷,肖下唇这个倒霉蛋儿。我笑着说,那后来我亲你时,你怎么不踢我呢?

他嘴里有股子臭味儿,你嘴里有股甜味儿。

这说明你生来就该是我的老婆。

小跑我真的挺感谢你的。

你谢我什么?

我也不知道。

别情话绵绵啦,有话待会儿再说。姑姑从手术室里探出头,对王仁美招招手,说:进来吧。

小跑……她抓住我的手。

别怕,我说,姑姑说了,这是个小手术。

回家后你要炖只老母鸡给我吃。

好,炖两只!

王仁美在走进手术室前,回头望了我一眼。她上身还穿着我那件灰色破夹克,有一个扣子掉了,残留着一根线头。穿一条蓝裤子,裤腿上沾着黄泥巴,脚上穿着姑姑那双棕色的旧皮鞋。

我鼻子一阵酸,心中空空荡荡。坐在走廊里那条落满尘土的长椅上,听到手术室里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我想象着那些器械的形状,似乎看到了它们刺眼的光芒,似乎感觉到了它们冰凉的温度。卫生院的后院里,穿过来孩子的欢笑声。我站起来,透过玻璃看到,有一个约有三四岁的男孩,手里举着两个吹成气球的避孕套。男孩在前边跑,两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在后边追赶……

姑姑从手术室里跳出来,气急败坏地问我:

你是什么血型?

A型。

她呢?

谁?

还能是谁?!姑姑恼怒地问:你老婆!

大概是O型……不,我也不知道……

混蛋!

她怎么啦?我看着姑姑白大褂上的鲜血,脑子里一片空白。

姑姑回到手术室,门关上。我把脸贴到门缝上,但什么也看不着。我没听到王仁美的声音,只听到小狮子大声喊叫。她在打电话,给县医院,叫急救车。

我用力推门,门开了。我看到王仁美……我看到姑姑挽着袖子,小狮子用一个粗大的针管从姑姑胳膊上抽血……我看到王仁美的脸像一张白纸……仁美……你要挺住啊……一个护士把我推出来。我说,你让我进去,你他妈的让我进去……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从走廊里跑过来……一个中年男医生,身上散发着一股子香烟与消毒水的混合味儿,把我拉到长椅上坐下。他递给我一枝烟,帮我点燃。他安慰我:别急,县医院的救护车马上就到。你姑姑抽了自己的600CC给她输上了……应该不会有大事……

救护车鸣着响笛来了。那笛声像一条条蛇,钻入我的体内。穿白大褂提药箱的人。穿白大褂戴眼镜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人。穿白大褂的男人。穿白大褂的女人。抬着折叠式担架的穿白大褂的男人。他们有的进入了手术室,有的站在走廊里。他们动作很敏捷,但脸上的神色很平静。没有人注意我,连看我一眼的人都没有。我感到口腔里有股血腥味儿……

……那些白大褂们懒洋洋地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他们一个跟着一个钻进了救护车,最后把那副担架也拖了进去。

我撞开手术室的门。我看到,一块白布单子蒙住了王仁美,她的身体,她的脸。姑姑满身是血,颓然地坐在一把折叠椅子上。小狮子等人,呆若木鸡。我耳朵里寂静无声,然后似有两只小蜜蜂在里边嗡嗡。

姑姑……我说……您不是说没有事吗?

姑姑抬起头,鼻皱眼挤,面相丑陋而恐怖,猛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