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第四部第九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5:38:35 作者:


关灯
护眼

先生,非常惭愧,您期待已久的那部话剧,依然没有动笔。素材实在是太多了,我感到有点像“狗咬泰山——无处下嘴”。在构思过程中,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与此题材有关的事件,又以其丰富的戏剧性,不断地摧毁我的构思。另外,更让我为难的是,我身不由已地陷入一场巨大的麻烦中。我不知该如何脱身,或者说,我不知该如何扮演我在这事件中担当的角色。

先生,我想您已经猜到了,我前面所说的,不是幻想,而是确凿的事实。小狮子终于承认,她的确偷采了我的小蝌蚪,使陈眉怀上了我的婴儿。我感到血冲头顶,怒不可遏,狠狠地抽了她一个嘴巴。我承认打人不对,尤其是我这种戴着“剧作家”桂冠的人,更不应该有如此的野蛮行径。但是先生,我当时的确是气疯了。

从小扁头筏工那里回来后,我就展开调查,但每次去牛养殖中心都被保安拦截。我给袁腮和小表弟打电话,他们的手机都已换号。我逼问小狮子,她讥笑我神经病。我将网页上有关牛公司代人怀孕的内容打印下来,去市里向计生委举报。计生委的人留下材料,然后便没了下文。我去公安局报案,公安局的接待人员说这事不归他们管。我打市长热线,接线员说一定向市长反映……先生,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当我终于从小狮子嘴里逼出真相时,那婴儿,在陈眉肚子里,已经六个月了。五十五岁的我,糊里糊涂地又要给一个婴儿做父亲。除非采用冒险、残酷的药物引产终止她的妊娠,我这个父亲是做定了。年轻时的我,曾经因此断送了前妻王仁美的性命,这是我心中最痛的地方,是永难赎还的罪过。现在,即便我狠下心来,先生,我狠下心来也没用,因为,我根本进不了牛养殖中心,即便能进去,也见不到陈眉的面。我猜想,牛养殖中心里,必有复杂的暗道机关,通向地下迷宫,而且,从小狮子的话语里,我也感受到,袁腮和我的小表弟,本身就是黑道中人,他们急了眼,六亲不认,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出来。

小狮子挨了我一巴掌,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鼻子破了,血流如注。她好久才出声,不是哭,而是冷笑。冷笑之后,她说:打得好!小跑,你这个强盗!你竟敢打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你着想。你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没有儿子,就是绝户。我没能为你生儿子,是我的遗憾。我为了弥补遗憾,找人为你代孕。为你生儿子,继承你的血统,延续你的家族。你不感激我,反而打我,你太让我伤心啦……

说到这里,她哭了。眼泪和鼻血混在一起。我的心中大不忍。但一想到这么大的事她竟敢瞒着我,气又汹汹上升。

她哭着说:我知道你心痛那六万元钱。这钱不用你出,我用自己的退休金。孩子生出来,也不用你抚养,我自己抚养,总之,与你没关系了。我在报上看到,捐一次精子可得一百元报酬,我付你三百元,就算你捐了一次精子。你可以回北京去了,与我离婚也可以,不离也可以,总之与你没关系了。但是,她抹了一把脸,如同一个壮烈的勇士,说,你如果想毁掉这个孩子,我就死给你看。

先生,从我写给您的信里。您也知道了小狮子的脾气,她当年跟着我姑姑转战南北,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锤炼出了一副英雄加流氓的性格,这娘们,被惹急了,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只有安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寻找一个最妥当的方式,解决这个难题。

尽管一想到引产,心里就感到冰凉,就感到不祥,但还是幻想着能用这种方式解决难题。我想,陈眉之所以要替人代孕,说到底是为了钱;那么,用钱来解决这问题,也就顺理成章。问题的关键是,我如何能见到陈眉。

自从在陈鼻的病房见过一次,再也没有见过她。她黑裙遮体,黑纱蒙面,行踪神秘,使我感觉到,这高密东北乡,有一个我从未涉足的神秘世界。那世界里生活着侠客、通灵者,还有一些蒙面人。想起不久前,为了陈鼻的医疗费,我拿出五千元交给李手,请他转交陈眉,但过了几天,李手将钱退回,说陈眉拒不接受。——也许,陈眉为人代孕,就是为了替父付医疗费吧——想到此我心更乱,这简直是——这个该死的小狮子——我只好去找李手了,在我们这拨同学中,只有他的头脑还算正常。

昨天上午,在唐吉诃德餐厅那个角落里,我与李手对面而坐。广场上人流如蚁,“麒麟送子”的节目正在上演。伪桑丘给我们送上两扎啤酒便知趣地躲开。他脸上的笑容相当暧昧,好像洞察了我的隐秘。当我吞吞吐吐地将事情对李手说罢,李手竟然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你幸灾乐祸!我不满地说。

他端起杯子,碰响了我的杯子,喝了一大口,说:这算什么灾?这是大喜啊!祝贺老兄!老来得子,人生大喜!

你别拿我开涮了。我忧虑重重地说,尽管我已退休,但毕竟还是公家的人,生出一个孩子,怎么向组织交代?

李手说:老兄,什么组织、单位,这都是自己给自己捆上的绳索,我们面临的事实是,你的精子与一个卵子结合孕育成的一个新生命,即将呱呱落地。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看到一个携带着自己基因的生命诞生,他的诞生,是你的生命的延续。

问题的关键是,我打断他的话,说,这个婴儿出生后,我到哪里去给他落下户口?

这点小事还能难倒你?他说,现在不是过去了,现在,只要有钱,基本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再说了,即便落不下户口,他作为一个人,已经存在于这个星球上,他终将享受到一个人的所有权利。

行了,老弟,我是来找你想办法的,你净给我讲这些空话废话——这次我回来,发现你们,不管是念过书的还是没念过书的,怎么都是一副话剧腔?都是跟谁学的呀!

他笑了,这就是文明社会啊!文明社会的人,个个都是话剧演员、电影演员、电视剧演员、戏曲演员、相声演员、小品演员,人人都在演戏,社会不就是一个大舞台吗?

别给我贫了,我说,快想办法,你不会希望我见了陈鼻叫岳父PB?

见了陈鼻叫岳父又能怎么样呢?太阳就熄灭了吗?地球就不运转了吗?我告诉你一个真理:你不要以为世界上的人都在关心你的事,你是不是以为人人都在盯着你?其实,各人有各人的烦心事,没人管你这档事儿。你跟陈鼻的女儿生一个儿子,或者你跟另外一个女人生一个女儿,这都是你自己的事。即便有那些好管闲事的人议论几句,那也是过眼云烟,风过即散。关键是,孩子是自家的骨肉,生出来就大赚了一笔。

可我跟陈鼻……我说,这简直像乱伦!

胡说八道!他说,你跟陈眉毫无血缘关系,乱的哪门子伦?至于年龄,更不是问题,八十岁老翁娶十八岁少女,不是成了美谈被万人传诵吗?关键是,你连陈眉的身体都没见过,她就像一个工具,你只不过租来用了一下,如此而已。总之,老兄,他说,不必考虑那么多,不必自寻烦恼,好好锻炼身体,准备抚养儿子。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指指自己布满燎泡的嘴唇,说,我可是心急火燎!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我求你,捎个话给陈眉,让她立即终止妊娠,原定的代孕费我照付,另外再加一万元,补偿她因引产带给身体的损失。如果她嫌少,那就再加一万元。

那你何必呢?既然这么舍得花钱,等她生下来,花钱疏通疏通,落下户口,堂堂正正当爹就是了。

我无法对组织交代。

你太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吧?李手讥道,老兄,组织没那么多闲心管你这事,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写过几部没人看的破话剧吗?你以为你是皇亲国戚?生了儿子就要举国同庆?

这时,几个身背旅行包的游客探头探脑地进入饭馆,伪桑丘像球一般滚出去,笑脸相迎。我压低嗓门,说:我这辈子,只求你这一次。

他抱着膀子,摇摇头,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姿态。

他妈的,你这小子,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往火坑里跳?

你这是让我帮着你杀人,他也低声说:六个月的婴儿,隔着肚皮都能喊爸爸啦!

你帮不帮?

你以为我就能见到陈眉吗?

那你一定能见到陈鼻,把我的话转告陈鼻。让陈鼻去找陈眉。

要见陈鼻很容易,李手说,他每天都在娘娘庙门前乞讨,傍晚时,拿乞讨来的钱到这里买酒喝,顺便拿走一个面包。你可以坐在这里等他,也可以到前边去找他。但我希望你不必跟他说,说也是白费口舌。你如果心怀慈悲,就不要用这样的事情折磨他了。这么多年来,我总结了一条经验,解决棘手问题的最上乘方法是:静观其变,顺水推舟。

好吧,我说,那就顺水推舟吧。

老兄,孩子满月时,我来设宴,咱们好好庆贺一番。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