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第五部 第一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5:42:22 作者:


关灯
护眼

中美合资家宝妇婴医院。大门富丽堂皇,看上去像政府机关。门口左侧的大理石贴面门垛子上,悬挂着医院的牌子。

大门右侧竖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镶嵌着数百张姿态各异的婴儿照片。

一个身穿灰制服的保安,笔挺地立在大门左侧,对一辆辆开进开出医院的豪华轿车敬礼,注目。他的动作因过分夸张而显得滑稽可笑。

一轮巨大的月亮在天幕上熠熠生辉。幕后传来鞭炮声,不时有灿烂的礼花照亮天幕。

保安:(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查看短信,忍不住笑出了声)嘻……

保安领班从大门内侧悄悄溜出来。

领班:(悄悄地站在保安身后,低声厉喝)李甲台,你笑什么?!(感到有什么东西蹦到脚面上。)咦,什么季节了,怎么还有这么多小青?!你笑什么?

保安:(突被惊吓,手忙脚乱,慌忙立正)报告班长,地球变暖,温室效应;没笑什么……

领班:没笑什么你笑什么?(抖着蹦到脚上的小青)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又要地震?我问你笑什么?

保安:(看看四周无人,笑着说)班长,这段子太好玩了……

领班:我跟你们说过,上班时间不许发短信!

保安:报告班长,我没发短信,我只是看了几条短信。

领班:那不一样吗?这要是被刘处长撞见,你的饭碗就砸了。

保安:砸了就砸了呗,反正我也不想干了,牛养殖公司老板是我表姨夫,我娘已经跟我表姨说了,让我表姨跟我表姨夫说说,让我表姨夫把我弄到他那里去上班……

领班:(不耐烦地)好了好了,你表来表去,把我都表糊涂了。你有个表姨夫可投靠,自然不怕砸饭碗,但老子还要靠着这个饭碗吃饭呢!所以啊,上班期间,收发信息,接听电话,概不允许!

保安:(挺胸立正)是!班长!

领班:小心着点!

保安:(挺胸立正)是,班长!(忍不住又笑起来)嘻……

领班:你小子喝了母狗尿了,还是做梦娶了个小富婆?说,到底笑什么?!

保安:我没笑什么啊……

领班:(伸出右手)拿来!

保安:什么?

领班:你说什么?手机!

保安:班长,我保证不看了行么?

领班:少啰嗦!你拿不拿?不拿我立刻向刘处报告。

保安:班长,我正在恋爱,没有手机不行……

领班:你爹恋爱那会儿,连电话都没有不是照样把你娘弄到手了吗?——快点!

保安:(无奈地将手机递给领班)不是我要笑,是这条短信太好笑了。

领班:(操作手机)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条什么消息让你笑成这样儿……为了培育优秀短跑运动员,国家体委下令让男子百米冠军钱豹和女子长跑冠军金鹿结婚。金鹿怀孕足月,到医院生孩子。钱豹问医生:我老婆生了个啥孩子?医生说:没看清,一生出来就跑没影了——就这老掉牙的段子也值得你笑?看我给你念几条。(领班摸出自己的手机,欲读,突然醒悟,将自己的手机连同保安的手机装进自己的口袋)今晚是中秋佳节,刘处说了,越是节日越要提高警惕!

保安:(伸手讨要)我的手机!

领班:暂时没收。下班后还你!

保安:(央求)班长,这大过节的,家家团圆,户户欢聚,吃月饼,放鞭炮,赏明月,谈恋爱,可我,像根棍子一样戳在这里,连给女朋友发发短信这点乐子也被你剥夺了。

领班:别哆嗦,好好值班。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一切可疑分子阻止在大门之外……

保安:行喽,你别听那刘大头忽悠了,大过节的,谁到这里来?强盗、小偷也要过节啊!

领班:严肃点!你以为这是逗你玩吗?(压低声音,神秘地)春节之夜,就有一伙恐怖分子,冲进(声音含混)妇婴医院,抢走了八个婴儿,作为人质……

保安:(严肃起来)噢……

领班:(神秘地)你知道谁的“二奶”住在我们医院等待分娩吗?

保安:(侧耳细听)

领班:(低声,神秘地)……你现在明白了吗?记住,那辆黑色的“大奔”和那辆绿色的“宝马”,都是他的座驾,要立正敬礼,注目追送,一丝一毫都马虎不得!

保安:是,班长!(伸手)现在您可以把手机给我了吧?

领班:不行,绝对不行,今晚是好日子,不仅金老板的太太有可能生,宋书记儿媳妇的预产期也是今晚,黑色奥迪A6车号08858,你就给我把眼睛瞪起来吧!

保安:(不满地)这些小兔崽子,真会找时候出生!——我女朋友说,今晚的月亮,是五十年来最大最圆的(仰望月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领班:(嘲讽地)别酸了!上学时好好背,还用得着当保安?(警惕地)那是什么?!

陈眉穿一黑袍,脸蒙黑纱,手里拿着一件红色的小毛衣上场。

陈眉:(身体摇摇晃晃,如同醉酒)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啊?娘来找你,你藏到哪里去了……

保安:又是她,神经病。

领班:去把她轰走!

保安:(立正站好)我不能擅离岗位!

领班:我命令你把她轰走!

保安:我在站岗!

领班:大门两侧五十米都是你警戒的范围!

保安:大门周围如发生可疑情况,值班门卫应坚守岗位,严防可疑分子冲进大门,并立即向领班报告。(从腰间摘下报话机)报告班长,大门右侧广告牌下发现一可疑分子,请火速增援!

领班:他妈的,你这小子!

灯光聚焦在广告牌前。

陈眉:(指点着广告牌上的婴儿照片)孩子,我的孩子,娘在叫你,你听到了吗?你在跟娘藏猫猫,躲着不见娘?小淘气,小宝贝,快出来,娘给你喂奶,你要不来,娘的奶就要被小狗抢去了……(指点着广告牌上的一个孩子)你要吃我的奶?不,不给你吃,你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双眼皮,大眼睛,你是个小眯眼儿……你也想吃我的奶,可你也不是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脸蛋儿红扑扑的,像个苹果,可你是黄脸皮……你更不是了,我的孩子是个男的,大胖小子,可你分明是个小丫头儿,丫头片子不值钱……(清醒地)生男孩给五万,生女孩只给三万!你们这些杂种,重男轻女,封建主义,你们的娘不是女的?你们的奶奶不是女的?都生男孩,不生女孩,这世界不就完蛋了吗?你们这些高官,大知识分子,有学问的大明白人,怎么连这么点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呢?……怎么,你说你是我孩子?小兔崽子,你是闻到我的奶味儿,被馋坏了吧?(抽动鼻孔)你想骗我,小兔崽子,做梦吧!我告诉你吧,即便你们用黑布蒙上我的眼睛,即便你们把我的孩子和一千个孩子混在一起,我用鼻子,也能把我的孩子找出来。你娘难道没跟你说过?一个孩子有一个孩子的气味!你想吃奶找你娘去,对,你们这些富贵人家的孩子,不叫娘,叫妈妈,吃奶不叫吃奶,叫吃妈妈……什么?你妈妈没有奶?没有奶算什么妈妈?你们天天说进步,我看你们是退化,退化得生孩子不用阴道,退化得乳房不分泌奶水。你们把自己该干的活儿让牛去做,让羊去做。吃牛奶长大的孩子有牛腥味,吃羊奶长大的孩子有羊膻气,只有吃人奶长大的孩子才有人味儿。你们想花钱买我的奶?休想,你们搬来一座金山我也不卖,我的奶,要留给我的孩子吃。……孩子,你快来啊……你不来,娘的奶就要被这些小孩抢去了,你看看,他们多馋啊,嘴巴都张开了;他们都饿了,他们的妈妈都把奶卖了,卖了换成了化妆品涂到脸上,卖了换成香水洒到身上了,她们都不是好妈妈,只顾自己臭美,不管孩子的健康……好孩子,快来啊……

领班:(立正,敬礼)女士,这里是妇婴医院,产妇和婴儿都需要安静,因此,请你立即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喧哗吵闹!

陈眉: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领班:我是保安!

陈眉:保安是干什么的?

领班:维持社会秩序,保卫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邮局、银行、商场、饭店、车站等等的安全!

陈眉:我认识你!(狂笑)我认识你,你是袁腮的保镖,人家都管你们叫看门狗!

领班:不许你侮辱我们的人格!如果没有我们,社会就要乱套!

陈眉:就是你,抢走了我的孩子!你脱了白大褂,摘了大口罩我也认识你!

领班:(惊恐地)女士,你说话要负责任,当心我告你诬陷罪!

陈眉:你以为换上这套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了?!你以为你穿上一套保安制服就成了好人?!你就是袁腮养的一条狗,万心,那个老妖婆,把我的孩子接下来,只让我看了一眼……(痛苦地)不……她一眼都没让我看……她们用白布蒙着我的脸,我想看看自己的孩子,只看一眼,可她们,一眼都不让我看就把我的孩子抢走了……但我听到了我孩子的哭声,他哭着要找我,他也想见我,天下哪有不想见母亲的孩子?可她们把他强行抱走了。我知道他饿了。他想吃奶,你们都知道,母亲的初乳对孩子是多么宝贵,你们以为我文化水平低,不懂这些事,但我懂,我什么都懂。我把全身最精华的东西都输送到乳房里,连骨头里的钙、骨髓里的油、血里的蛋白质、肉里的维生素都挤到乳房里,我的孩子吃了我的奶就能不感冒、不拉稀、不发烧,长得快,长得好,长得俊,但你们连一口奶都不让他吃就把我的孩子抱走了。(上前撕掳领班)

领班:(慌乱地)女士,你认错人啦,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什么袁(圆)腮,方脸的,我根本不认识……

陈眉:你当然不会说认识!你们这些贼,强盗,偷孩子、卖孩子的魔鬼。你们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们。不是你们把我的孩子抢走之后,还给我服了两片安眠药让我睡觉吗?我醒了之后,你们不是骗我说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吗?不是你们,弄来一只剥了皮的死猫在我眼前晃了晃,说那就是我孩子的尸体吗?你们这些强盗,抢走了我的孩子,还要赖掉我的劳务费,你们说好生了男孩给我五万,可你们说我生了死胎,只给我一万,你们抱走我的孩子,还想来抢我的初乳!你们拿着碗和奶瓶来挤我的初乳,说一毫升十元钱!畜生,我的初乳是留给我的孩子的。十元钱?十万元也不卖!

领班:女士,我再一次请你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报警了。

陈眉:报警?报警好啊!我正要找警察呢,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丢了孩子,警察管不管?

领班:一定会管,别说是丢了孩子,即便是丢了一条小狗,警察也会帮你找的。

陈眉:那好,我去找警察。

领班:对,赶快去。(指点方向,从这条街往前走,遇到红绿灯右拐)在那家歌舞厅旁边,就是滨河路公安派出所。

一辆轿车鸣着笛从医院里开出来。

陈眉:(愣怔片刻,突然惊醒似的)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就是被他们抱到这辆车拉走了。(向轿车冲去)你们这些贼,还我的孩子……

领班试图阻拦,但陈眉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气。将领班撞了一个趔趄。

领班:(气急败坏地)拦住她!

站在门口的保安也扑上来,将拦住车辆的陈眉拖住。陈眉拚命挣扎。领班上来,二人合力欲制服陈眉。挣扎中,陈眉的蒙面黑纱脱落,显出一副烧伤病人的狰狞可怖的面孔。两位保安吓得连连倒退。

保安:我的妈呀——!

领班:(看着地上被车轮辗碎和人脚踩死的小青)妈的,从哪里来了这么多鬼东西!

——幕落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