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第五部 第三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5:43:22 作者:


关灯
护眼

公安派出所来访接待室。室内只有一张长桌,桌上摆有一部电话。墙上挂着锦旗、奖状之类。

女警官小魏端坐在桌子后,指指桌前的一把椅子,示意陈眉就座。陈眉依然是那身装束:黑袍遮体,黑纱蒙面。

小魏:(一本正经,学生腔调)来访公民,请坐。

陈眉:(没头没尾地)大堂前为什么不设上两面大鼓?

小魏:什么大鼓?

陈眉:过去都是有大鼓的,你们为什么不设?不设大鼓老百姓怎么击鼓鸣冤?

小魏:你说的那是封建社会的衙门!现在是社会主义,那些玩意儿早就废除了。

陈眉:开封府就没有废除……

小魏:你是从电视连续剧里看到的吧?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陈眉:我要见包龙图。

小魏:公民,这里是滨河路公安派出所群众来访接待室,我是值班民警魏英,你有什么问题请向我反映,我会将你反映的问题记录在案,并向我的领导汇报。

陈眉:我的问题太大了,只有包龙图才能解决。

小魏:公民,包龙图今天不在,你先把问题告诉我,我负责将你的问题向包龙图汇报,你看如何?

陈眉:你保证?

小魏:我保证!(指指对面的椅子)您请坐。

陈眉:民女不敢坐。

小魏:我让你坐你就坐。

陈眉:民女谢座!

小魏:要不要喝水?

陈眉:民女不喝水。

小魏:我说女公民,咱们不演电视剧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陈眉:民女原名陈眉,但陈眉死了,或者说陈眉一半死了,一半还活着,所以,民女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小魏:女公民。你是逗我玩呢?还是想让我逗你玩?这里是公安局派出所,是个严肃的地方。

陈眉:原先我有两条高密东北乡最关的眉毛,所以我叫陈眉。现在,我的眉毛没了……不但眉毛没了(尖厉地)连睫毛也没了,连头发也没了!所以,我已经没有资格叫陈眉了!

小魏:(省悟)女公民,如果不介意的话,您能不能摘下面纱?

陈眉:不能!

小魏:如果我没有猜错,您是东丽玩具厂火灾的受害者?

陈眉:你真聪明。

小魏:我当时还在警校学习,从电视上看过这次火灾的报道,那些资本家的心真是黑透了,我发自内心地同情您的遭遇,如果您要反映火灾后的赔偿问题,最好还是去法院,或者,去找市委和市政府,或者去找新闻媒体。

陈眉:你不是认识包青天吗?我的事只有他能做主。

小魏:(无奈地)那好,你说吧,我愿尽我的力量,把你的问题往上反映。

陈眉:我要告他们,他们抢走了我的孩子。

小魏:谁抢走了你的孩子?您慢慢说,不要看急。我看您还是先喝杯水,润润喉咙,您的喉咙都嘶哑了。(倒一杯水递给陈眉)

陈眉:我不喝。我知道你是想借我喝水时看到我的脸。我讨厌自己的脸,也讨厌别人看到我的脸。

小魏:非常抱歉,我没有那个意思。

陈眉:自从受伤之后,我只照过一次镜子,从此之后我便恨镜子,恨所有能照出人影的东西。我本来想还完欠我爹的债就自杀,但现在我不想自杀了,我自杀了,我的孩子就要饿死了。我自杀了,我的孩子就成孤儿了。我听到我的孩子的哭声了,你听……他的喉咙哭哑了,我要给他喝奶,我的乳房胀得像气球一样,马上就要爆炸了。可是他们把我的孩子藏起来了……

小魏:他们是谁?

陈眉:(警觉地往门口看)他们是牛,像锅盖那么大的牛,叫起来哞哞的,凶恶的牛,吃小孩子的牛……

小魏:(起身去关好门)大姐,你放心,这墙壁都是隔音的。

陈眉:他们手眼通天,和官府里的人有勾结。

小魏:包青天不怕他们。

陈眉:(离座跪倒)包大人,民女之冤深如海洋,请大人为民女做主。

小魏:讲来。

陈眉:大人容禀,民女陈眉,原高密东北乡人氏。民女之父陈鼻,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当年为生儿子,令民女之母超计划怀孕,不幸事情败露,先是东躲西藏,后来在大河之上被官府追捕。民女之母在木筏上生出民女后不幸身亡。民女之父见又生一女,大失所望,先是将民女弃之不顾,后又将民女接回。因民女是超生,父亲被罚款五千八百元。父亲从此日日酗酒,醉后即打骂民女姐妹。后来,民女随姐姐陈耳南下广东打工,一是想挣钱还父债,二是想寻一个光明前程。民女与姐姐陈耳是公认的美女,如果学坏,金钱就会滚滚而来,但民女与姐姐坚守贞操,要学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不承想一场大火,夺去了姐姐生命,也毁了民女面容……

小魏用面巾纸沾泪。

陈眉:我姐姐是为了救我才烧死的……姐姐……你救我干什么?与其这样不人不鬼地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小魏:这些可恶的资本家!应该把他们抓起来,通通枪毙!

陈眉:他们还不错,赔了我姐姐两万元,付了我住院期间全部的医疗费,又赔了我一万五千元。这些钱,我全部给了父亲,我对他说,爹,你超生我时罚的款,加上二十年的利息,我用这笔钱全部还上了,从今之后,我一点都不欠你的了!

小魏:你爹也不是个好东西。

陈眉:再坏他也是我爹,你没有资格骂他。

小魏:他用这笔钱做了什么?

陈眉:他能做什么?吃,喝,抽,全部糟光了!

小魏:这个堕落的男人,真是猪狗不如。

陈眉:我说过了,不许你骂我爹。

小魏:(自嘲地)我也是瞎起劲。后来呢?

陈眉:后来,我到牛公司去打工。

小魏:我知道这家公司,很有名的。听说他们正在从牛皮肤里提炼一种高级护肤品。一旦成功。可报世界专利。

陈眉:我告的就是他们。

小魏:讲来。

陈眉:他们养牛只是个幌子,他们真正干的事是生娃娃。

小魏:生什么娃娃?

陈眉:他们雇了一群女孩子,给需要孩子的富贵人生娃娃。

小魏:竟有这等事?

陈眉:他们公司里有二十间密室,雇了二十个女人,有结过婚的,有未结过婚的;有丑的,有俊的;有有性怀孕的,有无性怀孕的……

小魏:什么什么?什么叫有性怀孕?什么叫无性怀孕?

陈眉:你装什么清纯?这种事还不知道?你是处女吗?

小魏:我真不明白……

陈眉:有性怀孕,就是陪着那男人睡觉,像两口子一样,住在一起,直到怀孕为止。无性怀孕,就是把那男人的精子,用试管,注到女人子宫里!你是处女吗?

小魏:你呢?

陈眉:我当然是。

小魏:可你刚才还说你生过孩子。

陈眉:我是生过孩子,但我是处女。他们,让那个胖护士,把一管子精液注入我子宫,所以我尽管怀了孕,生了孩子,但我没跟男人睡觉,我是纯洁的,我是处女!

小魏:你说的他们到底是谁?

陈眉:这个我不能说,我说了他们会杀了我的孩子……

小魏:是牛公司那个胖子吗?叫什么……对“圆腮”的?

陈眉:袁腮在哪里?我正要找他!你这个畜生,你骗我,你们合伙骗我!你们说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你们用一只剥了皮的死猫冒充我的孩子。你们上演了一场现代版“狸猫换太子”。你们用这种方式赖了我的钱,你们想用这种方式断绝我寻找孩子的念头,钱,我不要了,本小姐不爱钱,本小姐要是爱钱,当年在广东时,一个台湾老板要出一百万包我三年。但本小姐要孩子,本小姐的孩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孩子,包大人,您一定要为民女做主啊……

小魏:他们让你代孕时,跟你签过什么合同吗?

陈眉:签过啊,签过合同后支付代孕费三分之一,等生完孩子、顺利交接后再支付全额。

小魏:这可能是有点麻烦,不过,没关系,包大人会把案子断明白的,你接着往下说。

陈眉:他们对我说,那管精子,是一个大人物的。那个大人物基因优良,是个天才。他们说那个大人物为了生一个健康的宝宝,戒了烟、酒,每天吃一只鲍鱼,两只海参,保养了整整半年。

小魏:(嘲讽地)真够下本钱的。

陈眉:培育优良后代,是百年大计,当然不惜血本。他们说大人物看过我毁容前的照片,认为我是混血美女。

小魏:你既然不爱钱,为什么要为人代孕?

陈眉:我说过我不爱钱了吗?

小魏:你刚才亲口说的。

陈眉:(回忆)我想起来了,是因为我父亲出车祸住进了医院,我为人代孕是为了偿还父亲的住院费。

小魏:你真是个孝女,这样的父亲,死了也罢。

陈眉:我也这样想过,但他毕竟是我父亲。

小魏:所以我说你是个孝女。

陈眉:我知道我的孩子没死,因为我听到过他出生时的哭声……你听,他又哭了……我的孩子,从生下来就没吃娘一口奶……我的可怜的孩子……

派出所长推门进来。

所长:哭哭闹闹的。有话好好说嘛!

陈眉:(跪下)包大人,您要为民女做主啊……

所长:这是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小魏:(悄声)所长,这很可能是一桩惊天大案!(将笔录递给所长,所长随便翻看着)很可能涉及到组织妇女卖淫罪与拐卖儿童罪!

陈眉:包大人,救救我的孩子吧……

所长:好了,民女陈眉,你的状子本官接了,本官一定会报告给包大人知道,你现在回去等候消息吧。

陈眉下。

小魏:所长!

所长:你刚来,不了解情况。这个女人,是东丽玩具厂火灾的受害者,神志不清,许多年了。值得同情,但我们爱莫能助。

小魏:所长,我看到了……

所长:你看到什么了?

小魏:(为难地)她的乳房在分泌乳汁!

所长;那是汗水吧?!小魏,你刚刚上岗,干我们这一行的,既要保持警惕,又不能神经过敏!

——幕落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