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第五部 第五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星期日 15:44:26 作者:


关灯
护眼

夜晚,灯光斜照,满台金辉。

娘娘庙一角,粗大廊柱下,蜷缩着陈鼻和他的狗。狗可以由人扮演。他的面前摆着一个破铁碗,铁碗里有几张钞票和几枚硬币。两支木拐放在身侧。

陈眉身着黑袍,面蒙黑纱,幽灵般上场。

两个身穿黑衣、面蒙黑纱的男人尾随她上场。

陈眉:(哀嚎着)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两个黑衣人向陈眉逼近。

陈眉:你们是谁?你们为什么也穿着黑衣,蒙着面孔?哦,我明白了,你们也是那场火灾的受害者……

黑衣人甲:对,我们也是受害者。

陈眉:(清醒地)不对,那次火灾受害者都是女工,可你们分明是男的。

黑衣人乙:我们是另一场火灾的受害者。

陈眉:那你们很可怜……

黑衣人甲:是的,我们很可怜。

陈眉:你们很痛苦……

黑衣人乙:是的,我们很痛苦……

陈眉:你们植过皮吗?

黑衣人甲:(不解地)植什么皮?

陈眉:就是从你的屁股上,大腿上,从你没被烧伤的地方,把好皮剥下来,贴到被烧伤的地方,你们难道没植过?

黑衣人乙:植过,植过,我们屁股上的皮,都被医生剥下来贴到了脸上……

陈眉:他们给你们植过眉毛吗?

黑衣人甲:植过,植过。

陈眉:他们用的是你们的头发还是你们的阴毛?

黑衣人乙:什么呀?阴毛也能变成眉毛?

陈眉:如果头皮全部烧坏了,那就只有用阴毛,阴毛也比没毛好啊,如果连阴毛也没有了,那就只好光溜溜,像青一样了。

黑衣人甲:对对对,我们什么毛都没有了,我们光溜溜的像青一样。

陈眉:你们照过镜子吗?

黑衣人乙:我们从来不照镜子。

陈眉:我们烧伤病人最怕的就是镜子,最恨的也是镜子。

黑表人甲:对,我们见镜子就砸。

陈眉:那没有用的,砸了镜子,但你砸不了商店的橱窗,砸不了大理石的地面,砸不了能照出人影的水,更砸不了那些看我们的眼睛,他们看到我们就会惊叫,就会逃跑,小孩子甚至会被吓哭,他们骂我们是鬼,是妖,他们的眼睛都是我们的镜子,因此,镜子是砸不完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脸藏起来。

黑衣人乙:对对对,所以我们用黑纱把脸蒙起来。

陈眉:你们想过自杀吗?

黑衣人乙:我们……

陈眉:据我所知,我们那些受伤的姐妹们,已经有五个人自杀了。照过镜子后自杀了……

黑衣人甲:都是镜子害的!

黑衣人乙:所以我们见镜子就砸。

陈眉:我原本想自杀,但后来我不想了……

黑衣人甲:活着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陈眉:自从我怀孕之后,自从我感觉到那个小生命在我肚子里跳动之后我就不想死了。我感到自己是一个丑陋的茧,有一个美丽的生命在里边孕育,等他破茧而出,我就成了空壳。

黑衣人乙:说得真好。

陈眉: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后,我并没有成为一张空壳自己死去,我发现我活得更欢实了,我不但没干巴,没抽抽,反而更水灵了,我脸上紧绷的皮似乎滋润了,我的乳房里全是奶……生育给了我新的生命……可是,他们把我的孩子抢走了……

黑衣人甲:你跟我们走吧,我们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

陈眉:你们知道我的孩子在哪里?

黑衣人乙:我们来找你就是帮你去见你的孩子的。

陈眉:(兴奋地)谢天谢地,你们快带我走,快带我去见我的孩子……

黑衣人架着陈眉欲下。

陈鼻身边的狗如离弦之箭扑上去,咬住了黑衣人甲的左腿。

陈鼻也跳起来,驾着双拐,蹦上前来,用单拐支撑着身体,用另一支拐,捣向黑衣人乙。

黑衣人摆脱了狗和陈鼻,退到舞台一侧,手中亮出匕首之类的凶器。陈鼻和狗站在一起。陈眉站在前台,与他们形成一个三角。

陈鼻:(咆哮着)放开我的女儿!

黑衣人甲:你这老不死的,老酒鬼,老无赖,老叫花子,竟敢来冒认女儿。

黑表人乙:你说她是你的女儿,你叫她一声,看她答应不?

陈鼻:眉子……我可怜的女儿……

陈眉:(冷冷地)你认错人了吧?你一定认错人啦。

陈鼻:(沉痛地)眉子,我知道你恨爹,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姐姐,对不起你们的娘,爹害了你们,爹是罪人,爹是废人,爹是一半死了一半活着的死活人……

黑表人甲:这就叫忏悔吧?附近有没有教堂?

黑衣人乙:沿河往东走二十里,有一座刚刚修复的天主教堂。

陈鼻:眉子,爹知道你上了他们的当,骗你的人是爹的老朋友,爹要帮你讨回公道!

黑衣人甲:老东西,到一边待着去。

黑衣人乙:姑娘,跟我们走吧,我们保证让你见到你的孩子。

陈眉向黑衣人走去,陈鼻与狗上前阻拦。

陈眉:(愤怒地)你是谁?你凭什么拦我?我要去找我的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的孩子从生下来就没吃过一口奶。再不喂他就要饿死了你知不知道?

陈鼻:眉子,你恨我,我理解;你不认我,我同意。但你不能跟他们走,他们把你的孩子卖了,你如果跟他们走,他们就会把你推到河里淹死,然后伪造一个你跳河自杀的现场,这样的事,他们干过不止一次-了……

黑衣人甲:老东西,我看你真是活够了,有这样污人清白的吗?

黑表人乙:你胡说什么?我们这样的社会里。哪有你说的这些凶杀、暗杀的丑恶现象?

黑衣人甲:一定是去路边店里看录像看多了。

黑衣人乙:脑子里出现了幻觉。

黑衣人甲:把社会主义当成了资本主义。

黑衣人乙:把好人当成了坏人。

黑衣人甲: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陈鼻:你们本来就是驴肝肺,牛杂碎,是猫、狗吣出来的脏东西,是社会渣滓下三滥……

黑衣人乙:他竟然还骂我们是社会渣滓下三滥?你这头从垃圾堆里找食吃的猪,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

陈鼻: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不但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还知道你们干过一些什么。

黑衣人甲:我看,该把你请到河里去洗个冷水澡了。

黑衣人乙:明天早晨,前来烧香拴娃娃的人就会发现,那个在庙门口乞讨的老叫花子失踪了,连他的那条瘸腿狗也失踪了。

黑表人甲:没有人会关心这事。

黑衣人甲、乙与陈鼻和他的狗搏斗,狗被打死,陈鼻被打倒。两个黑衣人正欲刺死陈鼻时,陈眉撕开面纱,显出狰狞恐怖的面孔,发出鬼一样的尖叫声,将两个黑衣人吓得扔下陈鼻逃走。

——幕落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